<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全民進化時代

                      點擊:
                      “我要是能夠重活一次,這天下也就沒誰了。”
                      林真雖然是星境武者,卻憋憋屈屈的過了一輩子,從地球時代開始,到人類大遷徙走出太陽系,他一直都沒混出個人樣,一輩子無數的仇沒報了,無數的愿望沒實現。
                      當他快掛的時候,他將自己一輩子的經歷總結了起來,想著如果能夠重來一次,他會如何利用先知優勢,走上人生巔峰,帶著這個幻想,他閉上了眼睛。
                      然后,宇宙黑洞出現了,時空崩塌,等他再睜眼的時候,已經回到了大災變時期的地球....。

                      第一章 重生

                      十月,北方大地已經被大雪覆蓋,天地之間一片白茫茫。

                      原野的盡頭,一座大城拔地而起。

                      城墻高有百米,厚達數十米,城墻上面足以讓兩輛大型卡車并排奔跑。

                      全部的鋼筋混凝土結構,城墻周圍數千米內,遍布了無數的感應地雷,城墻上或明或暗,無數的金屬炮口密密麻麻的向外延伸。

                      就連城墻地下,數十米內也都是混凝土澆筑,重達數百噸的合金鐵門將城市封閉,形成了幾乎堅不可摧的要塞,無論天空還是地面或者地下,都是武裝到牙齒的防御。

                      城市綿延百里,這是華夏北方最大的基地市,公元歷時期這里叫做哈爾濱,神變歷之后,這里就叫做冰城,光復之后開發建設,打造成了人類和變異獸戰爭的橋頭堡,也是人們賴以生存的北方家園。

                      第六高中位于冰城北區,校園內學子數千,今天是高三年級最后一次上課,接下來就是畢業考試了。

                      三班的班主任導師站在講臺上授課。

                      “今天是我給你們上的最后一節課,三天后就是畢業考,上午考文化課,下午考體能三項測試,這一天的時間就是決定你們未來命運的時刻,當時就出成績,到時候會有軍方和各大武館現場收人,能不能得到那些武館的青睞,你們日后是否能有出息就看這次了,作為你們的導師,我在這里祝福你們好運。”

                      導師講完,轉身收拾東西離開教室,學校放學了。

                      學生們魚貫而出,但是很多人并沒有第一時間離開校園,對于學校,學生們還是很有感情的,都想在這里留下最后的回憶。

                      相熟的學生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話別,更多的是探討未來。

                      “好緊張啊,就要畢業考了,我不想去上大學,我想成為一名武者,文化課我還不擔心,但是體能三項可怎么辦呢?我的出拳還不足150kg,不會有武館愿意收我的。”

                      “我雖然出拳達到了200kg合格線,算是二級戰士的入門水平,但是我平均每秒合格拳速4.5拳,也不達標,難道我要去當一個動員兵嗎?”

                      “4.5應該還有提升空間,文化課及格,只要神經反應達到0.1的及格線,應該還是有可能進入武館的,再說軍隊也未必就不行,出身軍隊的武者不比武館少吧。”

                      “那是軍隊基數大,再說真正的強者不都還是武館出來的,比如我們華夏第一強者烈風,他的烈風武館可是華夏區第一武館,我做夢都想成為一名烈風戰士的。”

                      “烈風你就不要想了,就算長風、屠龍,這兩個武館也不是一般人有資格進入的,我看咱們班里面也就歐陽宇、孟冬和林真三個有希望,這可是咱們班的三架馬車。”

                      “歐陽宇和孟冬還行,但是林真恐怕差點兒吧,我聽說他可是因為咱們的校花安寧得罪了歐陽宇,歐陽宇放話了,不會讓林真進入任何一家武館的。”

                      “不會吧,武館會聽歐陽宇的?”有同學不信。

                      “難說,歐陽宇家很有勢力的,他爸爸還是基地市的官員,只要林真的成績不逆天,說句話一般的武館還是會給面子的。”

                      “是嗎?那林真可就危險了,他的成績也就是超過合格線一點而已,咦!林真呢?怎么沒有看見?剛才我記得還在的。”

                      幾個閑聊的男生左右一看,卻看到一個背影已經走出了老遠,正是林真。

                      黑色的眸子里面閃著光,林真的步伐飛快。

                      他已經忘記多久沒有走的這么快了,雖然這身體還很弱,但是他的血液是的,渾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

                      老天如此的眷顧他,居然在壽元耗盡的時候,出現了宇宙黑洞奇景,空間坍塌,時間逆轉,他的靈魂居然重回了地球,重回到了他高中畢業的前夕。

                      前世,他林真一心習武,希望有朝一日改變自己的命運,改變家人的命運,可是命運卻從來不曾真正的眷顧于他。

                      雖然他的資質也算不錯,卻算不得真正天才,加上出身平民,資源匱乏,習武生涯無比的辛苦,步步走的都不順利。

                      要么就一點資質都不要有,老老實實做一個普通人,要么就要做一個天才,林真這種底層的武者想要出人頭地太難了,他的一生被無數天才碾壓過,成為過無數人的墊腳石,雖然他足夠聰明,卻始終成就有限。

                      直到神變歷結束,林真還活著,卻一直都是憋屈的活著,他想要實現價值,照顧家人的愿望都破滅了,活的夠久,只是因為他能忍耐,即使有些天才死了,他還活著,可這卻不是他想要的。

                      神變歷結束,地球第二次劇變,人類開始走出地球,向星際遷移,最終他在星際之中,甚至成功的突破了凡境,沖擊星境成功了,算是在星際之中活了下來。

                      但是那不過又是一個悲劇的開始,林真依舊生活在底層,被無數的天才壓著,永無出頭之日。

                      直到他再次沖擊境界失敗,壽元耗盡,快死的時候他才有所領悟,他這一生謹小慎微,一切安全第一,雖然活的夠久,卻始終無法更進一步,這不是武者的路,他一開始就走錯了路。

                      如果他有重來的機會,那么他將會把握一切的機會,利用一切的資源,努力走出一條通天之路。

                      武者,本就是逆天而行的事情,選擇平庸就不要習武了!

                      這是林真死前的覺悟,他認為自己明白的太晚了,一切都結束了,不會再有重新來過的機會。

                      當他閉上眼睛之前,他看到了天幕洞開,天潮逆襲,時空風暴肆虐,宇宙黑洞出現了!

                      他感覺自己的靈魂就要被黑洞能量撕碎,可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居然是在高中的教室里面。

                      他還是林真,他還活著,帶著他的所有記憶,回到了地球,回到了他最希望回到的年紀。

                      林真走出教室的時候,還不敢相信現在看到的一切。

                      但是周圍的所有所有都告訴他,這是真的,他回來了。

                      “我好久好久沒有見過的家人,我回來了!我喜歡的女孩兒,我回來了!”

                      前世的一切遺憾,這一世都不能有!

                      第二章 回家

                      北方基地市是一個長百里,寬八十里的長方體,其中北區的面積占了城市的五分之一,但是卻容納了城市一半的人口,是典型的平民區。

                      在寸土寸金的基地市,住平房的都是富人,住高樓的都是窮人,為了充分的利用空間,平民區全部都是方方正正的樓房,高度都有幾十層,密密麻麻的建設著,每一個家庭都居住在狹小的空間內。

                      就算再擠,人們也不會離開基地市,因為離開基地市高大的城墻,外面是怪獸橫行的世界,是普通人的禁區,只有強大的武者才能在外面生存。

                      林真穿過一條小巷,按照從前的記憶,很快找到了自己家的小區樓房。

                      “這樓房高有三十層,為了節省電力和空間連電梯都沒有,越頂層的,越是窮人,我家住在二十八樓。”

                      “爸爸林立業這個時候應該回來了,他平時都在小區樓下賣早點,現在估計在家里準備明天的豆漿和包子。”

                      “媽媽應該在做手工,她沒有工作,只能依靠手工的繡品每天賺取一點生活費,收入低的可憐,他們的收入,都用來供我上學了。”

                      林真走進昏黃的樓道里,一步步的走向第二十八層。

                      “上輩子,為了讓父母搬離這貧民區,我拼命習武,高中畢業考上雖然成績達標了,卻被歐陽宇從中作梗,硬生生延緩了半年時間才加入了碧空武館,一年之后才讓父母離開這個小區,那時候,父母因為勞累已經做下病根了,之后一直都沒能痊愈。”

                      “這一次,一定不會是上次一樣的結果....。”

                      林真思考著,已經來到了家門口。

                      好久好久沒有見過父母了,林真的心情有些激動。

                      不過他還是很快穩定了情緒,畢竟他曾經活了很久,心理年紀實在太大了,也見識過太多大場面,并不至于情緒失控。

                      在兜里摸了一下,一把古樸的鑰匙出現在手中。

                      “這種防盜門,據說還是公元歷時期的產品,只能用來防御普通人,稍微會點開鎖技能的人都能打開,只能用于貧民區了,那些富裕的家庭,早就使用了基地市科技部研發的高級感應門了。”

                      將鑰匙插入鎖孔開門,一股飯菜的香味撲面而來。

                      狹窄的小屋,父親林立業正在用一臺老式的豆漿機榨豆漿,這臺機械在林真看來古老的掉牙,但卻是這家人的希望,沒有這臺機器,恐怕林真連基本的學業都難以完成。

                      母親則是在用一個燃氣灶炒菜,鍋里面一條鯉魚燉的正香,林真卻知道,這一條魚也是母親用繡品換來的,二老還舍不得吃。

                      “爸,媽,我回來了。”林真努力露出笑容。

                      “兒子回來了,快快洗手,你媽燉魚了,馬上就要開飯了。”林立業笑著招呼兒子,兒子就是他們家的希望,雖然林立業更希望林真成為一個軍隊的科研人員,可他知道兒子想要成為武者。

                      母親李琴更是走過來,主動給林真脫下了外面的衣服:“累了吧,好好休息休息,馬上就要考試了,可別給自己太大壓力,家里還過得下去。”

                      “爸媽你們放心吧,我沒事兒,考試對我小事一樁。”

                      林真很快也恢復正常,笑著脫鞋進屋,想要幫爸媽忙活忙活,爸媽卻說什么都不讓他動手,讓他先去收拾收拾。

                      家里只有四十平米,客廳廚房加上爸媽的房間其實就是同一間,另外還有一個小衛生間和一個隔出來的小臥室,那是林真的私人空間。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