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八荒圣祖

                      點擊:
                      太古時代,生死虛界洞開,漫天仙佛遁隱,蒼茫大道登天無門!
                      千萬年后,群雄并起、萬國林立、紛爭不斷。
                      然,仙佛之路渺茫,無人能夠再臨登天路,世人皆沉淪紅塵,上天欲借吾手做這鎮壓萬世的圣祖!
                      爾等以為可否?
                      汝是誰?
                      施主,吾只為一死亡中掙扎回來還俗的小和尚爾!
                      愿吾還俗之日起,手持靈符,登天路、踏八荒,彈指遮天、鎮壓永世回!

                      第0001章 悲催的小和尚

                      漫無邊際的黑云壓了下來,滾滾的雷聲讓人驚顫,夕陽的最后一縷光輝早在半個時辰之前就已經徹底的消失在了天際,晦暗的天空下,到處充滿了粘稠的血腥味。

                      這是一處蠻族的礦場,數以百計的青蠻子剛剛將礦場叛亂的一千六百多的大乾國奴隸屠殺殆盡,僅僅只有少數人幸免于難,躲在礦洞的角落瑟瑟發抖。

                      深達兩百多米的礦坑之下,密密麻麻的散布著三百多個礦洞,地方不算小,但卻也關押著一萬六千多的奴隸。

                      一處不顯眼的礦洞中,一頭白發的糟老頭子腮幫子鼓動了幾下,驚奇的看著眼前面色發白,但是卻在不斷念經的小和尚。

                      糟老頭子雖然清瘦,但是比起其他的奴隸,一席打滿了補丁的長袍卻相當的干凈,整個人的精氣神充足,不像是日日夜夜遭受鞭撻的奴隸。

                      先前青蠻子的血洗連他這個在這里呆了二十多年的老油條都是依舊感覺到心驚膽戰,然而這個半個月前被逮進來的小和尚,見識過了如此的血腥場面之后,除了面色慘白一些,沒有半點的不適。

                      要知道面對跋扈慘無人道的青蠻,即便是大乾國的那些軍士,也都是戰戰兢兢的。

                      和尚在贛州萬里大地并不少見,然而真正有名的也就那么幾個大寺院的僧人,距離最近的也就是大乾國的大乘寺。

                      如今佛門式微,雖然大乾國十二大上品門派之中大乘寺位列其中,然而僅僅屈居末尾。那些光頭和尚對于殺生可是異常顧忌的,更別提看到這些殺人盈野的景象了。

                      “小和尚,別念你的狗屁經了,告訴老頭子我,你是怎么被逮進來的,看你的裝束,怎么也不像是荒野里的野狐禪。”

                      白發老者瞥了一眼正在搬運尸體扔進地底火窟焚燒的青蠻子,眼神中精光閃爍,悄然間將一顆百斤的巨石堵住了礦洞,防止那些蠻子注意到這里的異常。

                      礦洞深處的小和尚抬起了腦袋,此子約莫十五六歲,唇紅齒白,一雙劍眉沖霄,端的是個俊小伙,一身上品的蠶絲衣鑲嵌著金邊,看起來身份就不小。

                      小和尚望著面前這個為他保駕護航近半個月的老不死的,嘴角浮起了一抹苦笑,不是他不想說,而是說出去壓根沒人信啊。

                      這些天來他一直在罵娘,自己明明在少林寺里面吃齋念佛好好地,只不過是和方丈清遠大師開了個玩笑,想要還俗娶媳婦。

                      結果直接給少林寺上上輩分的圓覺師祖氣憤不過,拿起供奉佛祖的法器直接拍在了他的腦門上。

                      沒等他反應過來,一道金光閃過。

                      他直接暈了,醒來之后就被關押在這個暗無天日的礦洞之中了,完完全全的脫離了原來的宇宙時空,真的是見鬼了。

                      “施主,野狐禪如何,正經的大乾國僧人又如何,青蠻撲殺無數生靈,小僧能做的不多,只能夠給那些冤死的生靈念幾句往生經罷了。”

                      嘆息了一口氣,明遠小和尚終究是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實,這些日子他可是不斷的在給自己催眠,然而再怎么念經,也改變不了他不在原來宇宙的事實。

                      老常頭眼角抽搐了幾下,這個小和尚還真是油鹽不進,自己也算是六十多歲的人了,竟然沒能從他的口中掏出半點有用的。

                      明遠小和尚雙手合攏,對著老常頭微微鞠躬:“常老施主,不知這礦坑究竟是地處哪里,距離大乾國有多少里地?”

                      老常頭不屑的瞥了他一眼,明遠小和尚的想法他自然也知道,想要逃出這個魔窟罷了,但是這可能么?

                      且不說這礦坑有數百米的高度,想要上去只能夠從云梯那邊攀爬上去,或者等青蠻子用巨大的竹簍吊上去。

                      天梯那邊可是有超過兩千的成年蠻子守著,別說是他們這些手無寸鐵,面黃肌瘦的奴隸了,就算是大乾國的五千雄兵,想要打進來,也是有心無力。

                      蠻族雖然被稱之為化外夷族,但是戰力之強,當屬贛州百國當中最為兇悍的。

                      成年的蠻族戰士,單手可扛百斤的物品,手上拿著的雙板斧起碼有百八十斤,若是放在大乾國的一般軍士手上,可能直接把人壓垮了。

                      這座青蠻的大礦坑駐扎如此之多的成年青蠻戰士,足以看出蠻族對這里的重視,想要逃出去比登天還難。

                      尤其是前些日子,這礦坑的青蠻駐軍,竟然來了三個有著巴圖魯稱號的蠻子,這些人可都是青蠻王族以一當百的強人。

                      正常情況下,大乾國邊塞的甲士三人才可與一個青蠻成年戰士較量,想要絕殺一人的話,起碼得五位甲士。

                      而擁有巴圖魯稱號的青蠻,可是能夠同時力敵百位青蠻成年戰士的強悍存在,絕對是軍中的殺人狂,足以媲美大乾國武將當中的萬夫長。

                      雖說不想打擊小和尚的求生,老常頭還是如實的回答了,畢竟想要在這里活下去,就得認清事實。

                      “此地是青蠻國東部邊塞的第三礦場,距離大乾國的邊境有兩百六十多里,到處都有青蠻子,一般人別想逃走,被抓到的話那下場絕對比死還要凄慘百倍。”

                      一抹金色的光芒在明遠小和尚的眸孔中一閃即逝,兩百六十里地倒不是太遠,全力趕路的話,兩日就差不多了。

                      對于老常頭的警告,他不置可否,這些蠻子造下的殺戮雖然很大,但是他也不是沒見過更加可怕的場景。

                      原來的世界中少林寺乃是華夏大地最強的佛教宗門,總領天下豪雄,佛門傳承的典籍數不勝數,暗中掌控的神奇密地更是難以計量。

                      他明遠所說年紀不大,但是天賦超群,八歲遁入空門,短短的幾年時間綻放出了璀璨的佛門天資,得到了少林寺三大圓字輩師祖的全力培養。

                      十二歲的時候,明遠就成為了戒律院的四大戒律候選天僧之一,其后被投放地底魔窟,擊殺的魔物多如過江之鯽,成為少林寺萬年歷史上唯一一個在十二歲完成最強試煉的天僧。

                      試煉歸來的時候,身上的血腥味之濃厚,就連三大圓字輩的神僧都是面色陡變,驚顫莫名,認可了明遠小和尚戒律殺佛的傳承身份。

                      三年的誦經念佛,雖說消去了大半的殺氣,但是沉穩厚重的心理承受力能夠讓他近乎無視這些蠻子的行徑帶來的惶恐。

                      “為何?難不成此處這些年來,沒人能夠逃出去么?”明遠找了塊圓滑的青石坐在上面,整個人寶相莊嚴,一雙黑眸當中蘊含大智慧。

                      老常頭面露驚色,果斷道:“自然是有,但是那是踏入了超一流九品境界的高手,豈是我們這些泛泛之輩能夠比擬的!”

                      九品高手?

                      這又是什么品秩?難不成這個世界的實力境界劃分還和原來的世界大相徑庭?

                      明遠小和尚的眼神一亮,在遁入少林寺之前他就不是個安分的主,不然也不會被少林寺最高輩分的圓字輩師祖調教鎮壓六七年后還想著還俗娶媳婦。

                      如今已不在原來的世界,頭上少林寺太上一輩對他的緊箍咒等于是拿掉了,那豈不是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

                      明遠嘴角開裂,露出了一口的大白牙,腦門上的九道暗金色的戒疤有神秘的佛道咒一閃即逝,一時之間老常頭還以為自己看得眼花了。

                      低聲念了一聲佛號,明遠輕輕的推開了巨石,露出了一道縫隙,迷蒙間能夠瞧到外面不斷推搡毆打努力的青蠻子。

                      “老常施主,外面這些蠻子又是幾品的高手?”

                      見到明遠小和尚的發問,老常頭的面皮抽搐了幾下,心頭有些難以置信,這小和尚似乎怎么看也不像個初出江湖的雛兒啊,怎么連十二品秩都不知道?

                      “武道十二品秩乃是贛州百國聯合制定的武道修為鐵則,但凡是百國之人,武林之中近乎所有強者都在這十二品秩之內。”

                      停頓了一下,老常頭見到明遠小和尚的臉上來了興趣,接著說道:

                      “最低的一品者只需力氣過人,雙臂能舉起百斤重物,懂些粗淺的拳腳功夫即可。最頂級的十二品乃是絕世高手,說是萬人敵也不為過,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乃是百國之內的超級大宗師。”

                      隨著老常頭的娓娓道來,明遠小和尚俊臉愈發凝重,萬人敵,即便是在華夏古國當中,那也是神僧級別的最強存在,少林寺的圓字輩三大師祖就有這等能耐。

                      沒想到初來乍到,在這新穎的土地上,竟然已經有人將此等境界明示出來了。

                      “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逃出這片礦坑,除非是練就頂級神功,達到超一流九品高手體內的真氣連綿不絕,一口氣直接奔出數百里才成。”

                      老常頭的語氣異常的蕭索,九品的超一流高手,別說是這個礦坑之中了,就算是在整個青蠻族的地界上,充其量也就那么幾十人罷了,個個都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

                      被關押在這里的奴隸,身手最厲害的也就五品高手,這些年的鞭撻和鎮壓早就磨掉了絕大多數人的血性,成為了行尸走肉。

                      老常頭算是其中比較精明的,憑借著自己的圓滑手段,加上四品的實力,在這奴隸礦坑之中稱得上活得最好的一批人。

                      第0002章 礦坑的魔

                      “小和尚,外面這些青蠻子實力大多數都在二品的境界,少數人有著三品實力。那些巴圖魯可都是七品一流高手,不要枉送了性命啊。”

                      出奇的,老常頭這種幾乎是被血腥廝殺磨光了耐性的絕情人,竟然對明遠小和尚關照非常,萬般囑托他不要冒這個險。

                      雖然不清楚這個年輕的小和尚究竟是那個寺廟的僧侶,但是卻讓他莫名的有些袒護,這個小和尚的親和氣質連他都頗為驚訝。

                      “三品么,老常頭,想離開這座人間煉獄么?”明遠一屁股坐在了旁邊簡陋的三角石凳上,手掌的骨骼噼里啪啦作響,似乎是在詢問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