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嫂子的春天

                      點擊:
                      好吃不過餃子,好玩不過嫂子。小小農民,憑借著過人之處,面對村里各位嫂子的誘惑,他還能淡定么?

                      第001章去看病

                      在南平村的東邊有一間衛生所,村醫是村委會主任的媳婦兒張雪梅。

                      張雪梅這個女人長的很漂亮,有著農村婆娘少有的白皙皮膚,特別是那一雙水汪汪嫵媚到可以勾魂兒的大眼睛,恐怕是個男人都忍不住被她把魂兒給勾走了。

                      大家心里頭都清楚,張雪梅這婆娘只不過上了幾年衛校,能夠坐上村醫這個可以撈到油水又清閑的工作,完全是因為他家的男人是村委會主任。

                      “救命啊,雪梅!”

                      下午閑的很,張雪梅便在衛生所里午睡,此刻她正做著一場美夢,夢里她夢到正和模樣俊俏身材強健的男子使勁兒的折騰,卻不曾想被這么一個叫聲給喊醒了。

                      這也怪不得張雪梅,她家男人占著自己的身份,平日里沒少糟踐村里的娘們,壓根沒有時間來安撫如狼似虎年紀的她,所以她平日里也只能趁著沒人的時候自己做點美夢,要是來了興致,自己也關上衛生所的門自我安慰一番……

                      “真是晦氣!”美夢被打攪,張雪梅輕啐一聲,整理了一下衣衫,這才走出了衛生所的門外,走出去一看,卻見來人是村里的李玉鳳,并且此刻還扶著一個年輕人。

                      “喲,這是怎么啦?”張雪梅嫵媚的眸子閃爍著希翼的神光,她瞥了李玉鳳一眼,隨后目光才落在了李玉鳳扶著的年輕人身上,驚呼一聲,“哎喲喂,玉鳳,強子這是咋的啦?來來來,你們先進來。”

                      說著,張雪梅和李玉鳳兩人搭了把手便把李強扶到了病床上。

                      “小強這是怎么了?”張雪梅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年輕人詢問起李玉鳳。

                      李玉鳳看了張雪梅一天,咬了咬唇,支支吾吾地說道:“強子去瓜地看西瓜,眼看飯點到了,我見他還沒有回來,便去瓜地喊他,結果去了之后他就……他就躺在那邊迷迷糊糊地了。”

                      聽完李玉鳳的話,張雪梅抿了抿嘴,唇下的那顆美人痣也微微動了一下,看上去很是迷人,她不由地暗道,李玉鳳言辭含糊,看來這件事兒恐怕沒有這么單純才是。

                      農村的娛樂活動本來就少,村里的男人大部分都出去打工了,這些個娘們平日里也沒啥娛樂,不外乎就是聚在一起八卦誰家的家長里短。

                      張雪梅自然也不例外,眼看著有新聞,她自然是來了興致。

                      只見她輕咳一聲,有些為難地說道:“他嬸兒,醫者父母心,我不是不想給強子治病,只是你也知道,治病也得知道病因才是,你不跟我說實話,強子這病我是沒辦法治的。”

                      一聽這話,李玉鳳頓時慌了神,朝迷迷糊糊的李強看了一眼,似乎想到了什么,臉上浮起一抹羞紅之色。

                      她先前去喊李強吃飯的時候卻發現李強下邊兒都是光著的,手邊還有一本那種小書,李玉鳳這么大年紀了,當然明白李強這犢子在干啥,可是她平日里就很是內向,如何好意思這么說出口啊?

                      不過想起李強那貨子脹的和黃瓜似的,而且還有血跡,她又揪起了心。

                      李玉鳳的神情全都被張雪梅看在了眼里,她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弧度,看來真的有問題!

                      她心里有些不屑,這李玉鳳平日里在大家口中裝的很好,沒想到也是個不要臉的婆娘。

                      不過讓張雪梅有些不爽的是,這李玉鳳還就是沒有任何的不良風評。

                      這讓張雪梅心中很是不平衡,她自問姿色不錯,可是在村里的風評卻沒有李玉鳳好。

                      女人都是善嫉的,張雪梅也不例外,她心想,一個女人一直一個人,不偷漢子那才見鬼了呢!

                      “玉鳳啊,這治病救人可不能隨便耽誤啊,這要是延誤了治病的最佳時間,我可不負這個責任啊!你這一直不跟我說強子的病因,你還是帶著他另請高明吧!”張雪梅見李玉鳳還是不肯松口,帶著幾分嚇唬的意味說道。

                      “我……”

                      李玉鳳張了張嘴,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李強,終于還是將實話給說了出來。

                      不過聽完之后本來滿是期待的張雪梅則閃過一抹失望,她起初覺得可以抓到李玉鳳的小辮子,卻不曾想是李強的破事兒。

                      李強這壞小子在村里那是出了名的討人嫌,小小年紀就偷看村里的小媳婦洗澡,甚至還有幾次張雪梅還發現李強在自己家那邊晃蕩,不過幸好發現的及時,否則身子還真的要被這個壞小子給看了去。

                      因此,張雪梅也不咋的稀罕李強,之前的那股興奮勁兒也變得索然起來。

                      “他嬸兒,你就幫忙救救強子吧。他年紀還小,要是那地兒真的不好使了,那,那他這輩子可就真的完了。”李玉鳳說話間已然帶著幾分哭腔了。

                      張雪梅心中暗道,不好使才好呢,這小子平日里沒少干缺德事兒,現在算是報應了!

                      不過雖然如此,可病還是要治的,否則落了話柄在別人嘴里可就不好了,她看了李玉鳳一眼,說:“玉鳳啊,你先出去等著吧,我這邊要檢查,不太方便。”說完,她便出去拿醫藥箱了。

                      一直躺在病床上的李強神志清晰,可是他卻發現自己壓根起不來,特別是想到自己那地兒被咬了,他更是害怕的要命,這要是以后那玩意兒不能用,那男人活著還有啥意義啊?

                      一想到以后要不能用了,李強將那條該死的翠綠色小蛇給罵了個遍,你說你咬哪里不好,干啥盯著那里咬啊……

                      第002章教你

                      正當李強覺得未來的人生毫無意義之際,一陣“咯噔咯噔”地高跟鞋和地面碰撞的聲音傳了過來,他知道,是張雪梅那婆娘來給自己治病了。

                      張雪梅因為有一個村主任男人,所以平日里條件不錯,打扮也非常的時髦,很趕潮流,再配合她這樣的歲數,成熟之中滿是女性獨有的風韻,而且這婆娘眼波之間媚意橫生,李強從看的書里知道,這婆娘就是一個字,騷的緊。

                      當然,對于張雪梅李強是非常喜歡的,而且平日里幻想的對象便是張雪梅。

                      瞧見張雪梅走進診室里頭,那頭長發燙染的非常時尚,臉蛋上的妝并不是很濃,看上去有幾分清純,但是嘴角下的那顆美人痣卻使得她原本的淡妝變得頗具媚色。

                      成熟的張雪梅有著很不錯的身材,那鼓囊囊的地方把白大褂都給掙得高高的,透過半透明的白大褂,隱約可以看到她里面穿的是那種時下非常流行的包臀短裙,一雙大長腿被黑色的褲襪緊緊地包了起來,看的讓人口水直流。

                      “這他娘的要是可以瞧瞧里頭那對鼓囊該多好啊。”李強吞了吞唾沫,心里忍不住歪歪了起來。

                      忽然,他覺得眼前一晃,雪梅嬸兒外面的那件白大褂早已不見了,而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件黑色的小衣?

                      這……這是咋回事兒?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了李強一跳,他使勁兒的眨了眨眼,心中一陣后怕,難不成被咬了之后有啥后遺癥?

                      一想到這里,李強心中更是害怕不已,不過當他再次睜開眼睛卻發現眼前依舊是黑色的小衣,雪梅嬸兒的外面居然啥也沒穿……

                      這不是幻覺!

                      這次他是徹底的懵了,這……這到底是咋了?

                      張雪梅一進來就瞧見李強這個臭小子的眼睛盯在自己身上不放,這讓她不由得有些小得意,畢竟自己的身子能夠吸引李強這般年紀的小伙子對于張雪梅來說也是一件很滿足的事情。

                      為了顯示自己的得意,她還故意將鼓囊聳了聳,似乎是要讓自己的優勢更加的明顯一般。

                      “感覺咋樣啊強子?”張雪梅瞥了李強一眼,在李強的對面坐了下來,她背靠在椅子上,那雙大美腿上下錯開的翹著,看上去很是誘惑。

                      聽到張雪梅的話,李強也回過神來,他吞了吞唾沫,眼珠子緊緊地盯在張雪梅。

                      李強異常的激動,不過想到張雪梅外面穿著的衣衫不見了,他心中的疑惑便更加的濃郁起來。

                      “難不成我擁有了透視的能力?!”

                      李強心中暗想,隨后他便露出了狂喜之色,開玩笑,這要是真的話,那以后自己還不是想干啥干啥?

                      有了這樣的想法,李強便決定試一試,隨即,他便集中精神腦子里想著看看張雪梅這婆娘里面到底是啥?

                      一想到馬上就可以瞧見張雪梅那白花花的身子,李強便激動地不行。

                      忽然,李強的激動還沒有結束,他便發現眼前白花花的一片,此刻他眼中的張雪梅身上最后的那一件黑色小衣也全都不見了,那白花花的鼓囊形態渾圓飽滿,看上去就像是剛蒸好的饅頭,讓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特別是她脖子上的那條珍珠項鏈來回的晃悠著,時而可以觸碰到那白花花的鼓囊上,讓李強好一陣羨慕,恨不能自己就是那條珍珠項鏈,可以和雪梅嬸兒來個親密接觸。

                      有了這一番驗證,李強終于肯定自己之前的猜想是真的了,自己真的能夠看穿別人的衣衫!

                      李強這小子平時就焉壞的緊,偷看村里小媳婦小嬸兒子洗澡的事情沒少干,可是那種事情畢竟有一定的危險性,現在能夠看穿一些東西,偷看這種事兒也就可以明目張膽了!

                      一想到這里,李強忍不住嘿嘿壞笑了起來。

                      對面的張雪梅沒想到李強這小子居然嘴里流著哈喇子壞笑,忍不住斥道:“強子,你看啥呢?”

                      正自心中歪歪的李強被張雪梅這么一斥,立刻回過神來。他這才想起來自己那玩意兒還不知道好壞呢,這萬一不好使了,看得到吃不到有啥意思?

                      “嬸兒,我啥也沒看。”張雪梅這婆娘平日里就挺厲害的,再加上人家是村主任的媳婦,李強就算有那個賊心也沒有那個賊膽,立刻收回了壞心思。

                      張雪梅見李強這小壞蛋焉了,嫵媚地白了她一眼,輕啐道:“臭小子,年紀不大,心思倒是挺壞,自己玩自己玩出事兒了吧?”

                      聽到張雪梅這么說,李強的腦子里不由得想起來之前咬自己的那條蛇,那顏色鮮綠,現在他想想都還有些瘆得慌,隨即說道:“嬸兒,不是你想的那樣的,我……我是被蛇給咬了。”

                      張雪梅一聽這話,忍不住咯咯嬌笑了起來,那雙能夠勾走男人魂兒的眸子白了李強一眼,“臭小子,還跟嬸兒狡辯呢?你當嬸兒是那些小女孩子呢?你那點兒小心思嬸兒會不知道?”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