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至尊小農民(海大叔)

                      點擊:
                      神秘青年王鳴忽然回到山村,和風韻小嫂子發生了不可告人的羞羞事,整個山村也不再平靜,不少大姑娘小媳婦,都因為他騷動了起來。

                      第1章嫂子你變豐滿了

                      砰砰砰!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破了杜家村夏夜的靜寂。

                      這他媽的誰啊?正在炕上趴在媳婦兒劉月娥雪白的肚皮上努力耕耘的王大奎一臉不爽的罵了一句。

                      劉月娥正被干得臉頰緋紅,嗓子里正哼哼,忽然就這么被硬生生的打斷了,也是一肚子火,不禁沒好氣的挺了幾下腰。

                      這劉月娥也不知道是吃什么長大的,身材絕佳,皮膚白皙,尤其是胸前那一對,高聳挺翹,而她那小蠻腰,水蛇一般,這樣的女人,看看都覺得享受,就不要說壓在身下了。

                      王大奎本來就有點軟不拉幾的家伙頓時成了霜打的茄子蔫吧了,就剩下大拇指那么大!

                      完了完了,給老子嚇陽——痿了王大奎從劉月娥肚皮上跳下來大叫。

                      原來也不咋樣!哼!劉月娥不滿的說。

                      放屁,老子哪次沒把你干爽了?王大奎長得五大三粗,可就是胯間的那玩意長得不盡人意,還不持久,這就是他的軟肋。

                      尤其是被劉月娥這么一說,頓時發了火,揮手在劉月娥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在被窩里等著,等我看看是哪個王八蛋敲門,回來再收拾你!

                      劉月娥哼了一聲,伸手揉揉自己富有彈性的臀部。

                      王大奎穿了個大褲衩就出了屋:哪個活膩味的,大半夜的敲什么門?

                      ……大奎表哥,是我!門外響起一個有些虛弱的聲音。

                      王鳴?王大奎一愣,腳下趕緊走了幾步,就到了黑漆鐵皮大門前,從一側的水泥臺上摸出鑰匙來把大門打開。

                      只見一個穿著一身黑色運動服的青年正捂著胸口站在門外,借著月光可以看到他臉色蒼白,渾身都在發抖。

                      你這是咋整的?王大奎連忙過去把王鳴扶住,臉上充滿了關心。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他的表弟王鳴。

                      王鳴一臉苦笑,搖頭道:別提了,剛才打車遇見兩個打劫的!沒想到咱們這兒還真不太平。

                      走到門口,王大奎才想起自己媳婦兒還光著腚呆在炕上呢,就連忙大聲的說:月娥,趕快起來,我表弟來了!

                      其實這時候劉月娥已經從被窩里鉆了出來,穿了一條白色的大褲衩和一件碎花的布衫。

                      這是咋地了?劉月娥見王大奎扶著王鳴進來,頓時嚇了一跳。

                      別廢話,趕緊打盆水去!王大奎在外面還沒看到王鳴怎么樣,可一進屋有了燈光,才發現王鳴胸前的衣服居然開了一個大口子,里面都是血,嚇得臉都白了。

                      表哥,沒事兒,就是皮外傷,我這有藥,一會兒上點就好了!那兩個小子,下手還真黑!王鳴在王大奎的攙扶下坐在屋子里靠近窗臺的實木椅子上,大大的松了口氣說。

                      這時候劉月娥已經打來了清水,和王大奎七手八腳的把王鳴的上衣脫了。

                      就看見他的胸口上竟然有一條一尺長的口子,還不斷的往出冒血呢。

                      夫妻倆就是普通的農民,冷不丁看到這情形,都嚇得渾身發抖。

                      王鳴深吸一口氣,從褲兜里掏出一只瓶子來:表哥,表嫂,幫我把傷口洗洗,然后把這藥上上,就沒事兒了!

                      鳴子,要不咱們去衛生所吧?你這傷口,不縫怕是不行啊!劉月娥擔心的說。

                      不用去,皮外傷!!王鳴有些失血過多,說話都變得很虛弱。

                      別廢話,表弟說不用去就不用去!王大奎罵了一句。

                      他這個表弟,高中沒考上,被他爸罵了幾句,就賭氣離家出走了。

                      一走就是三年,音信皆無,就連他的父母都認為他是死在了外面。

                      夫妻倆把王鳴的傷口清洗干凈,又找了白酒仔細的擦拭了一遍,最后才把王鳴的那瓶藥倒在傷口上。

                      整個過程王鳴一聲未出,只是額頭上全是豆大的汗珠,看來是強忍著疼痛呢!

                      上好藥后,劉月娥跑去西屋找包扎用的布,王鳴才嘿嘿一笑說:表哥,我記得你們剛結婚那會兒,嫂子還干瘦干瘦的,這幾年竟然這么豐滿了,看來你沒少耕耘啊!

                      你小子,都快嗝屁了,還逗哏!王大奎罵道。

                      他和這個表弟自幼關系就賊好,他比王鳴年長四五歲,只要有人欺負王鳴,都是他出頭把欺負王鳴的人打得滿地找牙。

                      王鳴離家出走之后,他沒少托關系四處尋找,可是卻渺無音信。

                      我說鳴子,你這三年到底去哪兒了啊?你是不知道,我叔我嬸兒找你都快找瘋了!王大奎問道。

                      一句話兩句話說不清楚!王鳴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就含糊的說。

                      這三年多的生活,完全不是常人可以想象得到的,他自然不會說出來。

                      第一年,他是在一個極端惡劣的環境下進行常人無法想象的訓練。

                      后面兩年,則是被分派到各地保護極為重要的人物。

                      總結起來,他所做的事情,可以歸類到安保工作里。

                      但是又有些不同,因為有些時候,他們也會去執行一些其他的任務。

                      此刻回想起來,十分的不真實。

                      這時候劉月娥拿了一條白布出來,替王鳴仔仔細細的包扎好:鳴子,等明天嫂子去衛生所給你買點紗布,今晚先這么對付著!

                       第2章誘惑

                      謝謝嫂子!王鳴的那藥十分有效,這一會兒的工夫就已經止住血了。

                      現在把用布包扎上,感覺頓時好多了,王鳴說話的氣息也穩當了。

                      都是自家人,謝啥呀!劉月娥對王鳴的印象還是她結婚的時候,那時王鳴才十五,鬧洞房沒少被他折騰。

                      月娥,你去西屋住,我陪著鳴子!王大奎心里面還有些生氣剛才被劉月娥奚落的事情,就沒好氣的說。

                      劉月娥撇撇嘴,就乖乖的去了西屋,反正是夏天,睡哪兒都一樣。

                      鳴子,你上炕上躺著,需要整啥,哥給你整!王大奎把王鳴扶上炕。

                      王鳴也不客氣,直接就躺在還沒來得及整理的被窩里:表哥,你去陪嫂子去吧!我這沒事兒,不用擔心!

                      那怎么行?你受著傷呢!王大奎不干。

                      嘿嘿,這點小傷算什么?王鳴嘿嘿一笑,對他來說,這點傷還真算不上事兒,這三年在外面比這重的傷都受過。

                      見王鳴雖然臉色蒼白,說話有氣無力,可是精神頭還不錯,王大奎就放心下來。

                      尋思了下就說:那也行,你要是有事兒,就叫我!能聽見!

                      嗯!王鳴疲憊的閉上眼睛,三年了,第一次回到家鄉,睡上熱炕頭,終于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王大奎伸手把燈關了,就去了西屋。

                      西屋有張雙人床,床邊就是一只大立柜,裝得都是平常他們穿的衣物什么的。

                      劉月娥正躺在床上生悶氣,見王大奎進來了,就一翻身,背對著他。

                      媳婦兒……王大奎爬上床,從背后抱住劉月娥。手從她衣服下擺伸進去,就握住胸前的一只肉球揉捏起來:鳴子不說我還真沒發現,你這胸部還真變大了!

                      哼!劉月娥扭了一下身子:你表弟在東屋呢,能聽見!

                      ……王大奎有些訕訕,就把身子緊緊的貼在劉月娥的后背上。下面的家伙頂在她圓溜溜的屁股上,來回的摩擦:這兩個月咱們杜家村這還真不太平了,這還沒到半夜呢,就有人敢打劫!

                      哼,沒準就是杜富貴那犢子玩意兒招來的!你……別亂動。劉月娥被王大奎摸得有渾身都燥熱起來。

                      也不知道鳴子這次回來,還走不走了?王大奎把玩著劉月娥肉球上的蓓蕾。

                      嗯哼……捏疼了,死鬼!唉,這孩子脾氣太倔了,讓大人操心。你看老叔和老嬸兒這三年都老成啥樣了,還不是擔心擔的?劉月娥低聲的說,這幾年王大奎在尋找王鳴的事情上沒少花錢,她肚子里能沒有怨氣嗎。

                      鳴子從小就這樣,脾氣倔又要強!唉,當年老叔就是罵了他幾句,說什么爛泥扶不上墻啥的!結果這小子就離家出走,唉!王大奎嘆口氣說。

                      劉月娥沒吱聲,關于王鳴離家出走的事情,她早就聽得耳朵出繭子了。

                      王大奎見她不理自己,心里有些不高興,就把手伸到她褲衩里面,在那還濕乎乎的地方掏了一把,然后順手把那白色的大褲衩脫了下去。

                      媳婦兒,你這大屁股又宣呼又滑溜,真好!王大奎摸著劉月娥滑溜溜的大屁股,把自己的寶貝掏出來,就頂進屁股縫里。

                      嗯……劉月娥忍不住嗯了一聲,王大奎的東西雖然比較容易疲軟,不過勉強還能對付著用,尤其是剛插進去的時候,還是比較有感覺的。

                      你輕點,別叫鳴子聽見了!劉月娥屁股扭了扭,配合著王大奎的聳動。

                      喔……別整那么快,要不……要不一會兒……王大奎故意快速動了幾下,把劉月娥整得頓時來了感覺。

                      王鳴躺在熱乎乎的炕頭上,深深的吸了口氣,心里默默的想著:爸媽,我這次回來,就一定會讓你們過上好日子,好好孝敬你們的!

                      喔喔喔!

                      天色還沒亮,村子里的大公雞們就開始準時的報點了。。

                      杜家村在一夜的沉睡中蘇醒了過來。

                      王大奎自幼就習慣公雞打鳴就起床,這時候他已經伸著懶腰從床上爬起來,推了一把劉月娥:媳婦兒,天亮了,快起來!

                      嗯……昨晚王鳴回來,折騰了半天,然后又被王大奎搗弄了一會兒,劉月娥根本就沒怎么睡覺。被王大奎這么一叫,就慵懶的翻了個身,砸吧砸吧嘴,繼續睡覺。

                      這個懶娘們!王大奎罵了一句,也不管她,下了床去東屋。

                      躡手躡腳的推開門,見王鳴也沒有醒,還小聲的打著呼嚕,睡得很香。

                      王大奎搖搖頭,就轉身出門,扛起放在門旁的鋤頭,打算去地里把雜草處理一下。

                      村子里的人在夏季都喜歡起早去地里干活兒,等太陽升起來了,就回家歇著,要不然那毒辣辣的太陽著實讓人受不了。

                      王大奎把門鎖好,就上地了。

                      劉月娥感覺到一陣的尿急,就從床上爬起來,迷迷糊糊的出去,在廁所里放了一通水。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