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野山女人香

                      点击:
                      山村少年带领全村留守女人发家致富,并且在这些留守女人的帮助下,排除万难,励精图治,最终飞黄腾达。

                      正文 第1章 赔俺的庄稼

                      “娘隔壁的,不会这么巧吧?”杨进宝趴在草丛里瞪大?#25628;郟?#22068;巴里的狗尾巴草掉在?#35828;?#19978;。

                      他看到了热情奔放的?#33618;唬?#19981;远处的高粱地有?#33618;?#19968;女在打架……。

                      男人抱着女人打得正欢,两个身体在青纱帐里翻滚,这边滚到那边,那边又滚到这边,身上的衣服都被撕?#35835;恕?br />
                      “牛寡妇,看我怎么?#24080;?#20320;。”男的说。

                      “马二楞,你弄死?#37326;桑?#25105;不想活了!”女的说。

                      看得清清楚楚,男人是马家村的光棍马二愣,女人是牛家村的牛寡妇。牛寡妇在马二愣的身上拼命撕咬,马二愣抱?#25490;?#23521;妇,好像要将她撕?#24230;?#30862;。

                      “狗曰的,男人欺负女人,真表脸!”杨进宝怒骂一声握紧了拳头。

                      眼瞅着女人要吃亏,因为此刻的牛寡妇衬衫?#33618;?#20154;撕裂了,脖子下闪出一团嫩滑的雪白。

                      杨进宝立刻惊呆了,忍不住想高歌一曲:“我看见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亚拉锁,那就是青藏高原……。”他忽然感到自己有点……?#25991;獺?br />
                      “死鬼,你轻点,别那么猴急嘛,小心被人看见。”马寡妇竟?#24187;?#26377;反抗,反而抱上了男人的脖子。

                      “黑灯瞎火的谁看得见?抓紧?#22868;?#36895;战速决!”马二楞的语气竟然变得非常急迫。

                      瞅半天,杨进宝终于明白了,原来他俩根本不是打架,而是在干那些……不三不四的猫狗事儿。

                      牛寡妇年纪不大,才二十四五岁,身体特别标志,余波荡漾,轻轻一碰,就像一粒石头子扔进平静的秋水,荡起一层好看的涟漪。

                      “一对狗男女!竟然祸害俺家的高粱,看我怎么?#24080;?#20320;俩?”杨进宝顿时觉得脸红?#22902;?#29305;别生气,因为这块高粱地正是他家的责任田。

                      满坡的高粱红透了米,被两个沉重的身体压得东倒西歪,一山的鸟雀也被惊得扑扑楞楞乱飞,跟看到老鹰一样。

                      可惜了今年的好收成……那可是爹娘的血汗啊?

                      “马二愣子,你敢糟践俺的庄家,看我不打死你?揍你个阳光灿烂,万紫千红!”杨进宝的怒气不打一处来,顺手抄起一块石头,直奔马二楞的屁股砸了过去。

                      “啊——!”马二楞没防备,被杨进宝用石?#25918;?#20010;正着,差点被拍得阳……痿。

                      这小子一声惨叫,跟触到高压电那样,嗖地跳起来提裤子?#22242;埽?#30504;眼没影了,好像?#24187;?#22841;了尾巴的狗。

                      “马二楞,有种你别跑!再糟践俺的高粱,小爷一刀把你劁了!”杨进宝拍拍手竟?#24187;?#36861;赶,因为马二楞人高马大,根本打不过他,担心这小子狗急了跳墙。

                      男人一走,地上只剩下了牛寡妇,女人吓坏了,赶紧拉起衣服遮掩羞耻,慌乱地好像风雨里的树叶。

                      “娘隔壁的杨进宝,咋是你?你在这儿干啥?”发?#31181;?#26377;杨进宝一个人,牛寡妇竟然不害怕了,噗嗤一笑。

                      “我看地嘞,防止麻雀啄俺家的高粱。”杨进宝鄙夷了女人一眼,眼睛还在她半果的胸口上瞅了瞅,哈喇子能甩出去八里地。

                      女人的身体颤三颤,他的脑袋也跟着点了三点,跟一只啄米的鸡差不多。

                      “你都看到了啥?”牛寡妇一边系扣子一边?#21097;?#26679;子不慌?#24187;Α?br />
                      “我看到你跟马二愣子在俺家地里打滚,还看到他扯你的衣服。你俩摸摸哒呀棒棒?#30504;?#36824;……亲嘴。”杨进宝没好气地怒道。

                      “噗嗤!”牛寡妇一笑:“死小子,瞧得还挺仔细,瞧见就瞧见了,没?#35835;瞬黄?#30340;。”

                      “你俩糟践俺家的高粱,这可是俺家全年的收成,弄坏了那么多,赔钱!快赔钱!!”杨进宝气坏了,爹娘还指望秋天高粱卖了,给他娶媳妇哩。

                      被他俩这么一滚,压倒多半,?#20154;?#23064;压路机还厉害,必定会造成减产,自己的媳妇等于被一对贱人给滚没了。

                      “这高粱是恁家的?”

                      “废话!当然是俺家的,别人家的,我才懒得管嘞。”

                      “那你想要多少钱?”牛寡妇整理好衣裳,又理了一下前额凌乱的云鬓问道。

                      “最少三百块,少?#24187;?#38065;也不行!”杨进宝是很聪明的,抓住了女人的把柄,使劲勒索。

                      一?#38405;?#36145;人!让你们快活!

                      “可嫂子家里没钱啊,很穷的,你就不能可怜可怜人家?”牛寡妇竟然抽抽搭搭哭了,两个呼之欲出上下乱抖,抖得杨进宝直眼晕。

                      “你不拿钱,我立刻把你跟马二楞亲嘴的事儿在全?#20013;?#25196;,看你的脸往哪儿搁?”杨进宝才不会可怜她呢,瞧你俩刚才那快活劲儿?云山雾罩,天崩地裂,根本?#35805;?#20474;家的高粱当回事儿。

                      “进宝,别……千万别!你把这件事告诉全村的人,嫂子就没脸见人了!”牛寡妇?#23478;?#21523;死了。

                      山村的人很封建,知道她在外面跟野汉子偷吃,脊?#27735;?#19981;被山民戳弯,门牙?#19981;?#31505;掉两颗。

                      “那就快赔钱,赔钱!!”杨进宝继续威胁。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用别的东西抵你的钱行不行?”牛寡妇可怜巴巴看着他。

                      “你还有啥?”

                      “俺的身体,进宝,咱俩好吧,嫂?#21448;?#36947;你还是个童子鸡,没尝过女人的滋味,想不想做一回男人?#21487;?#23376;教你哈,女人的滋味啊……美着哩。”牛寡妇擦擦眼泪,又开始解自己的衣服了。

                      扣子一拉,两片雪白就半隐半现,杨进宝再?#25569;?#22823;嘴巴,久久?#19979;?#19981;上。

                      啥都明白了,女人打算把他拉下水,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他的嘴,防止他在村里胡说?#35828;饋?br />
                      这是同归于尽,破罐子?#25169;?#30340;节奏。

                      杨进宝还?#24187;?#30333;咋回事儿,牛寡妇已经抓了他的手,按在了那片雪白上,一点点向着衣服里面探触。

                      他一下子晕了!那感觉好舒服,好柔软,让他不能一手把握。

                      “嫂子你干啥?松开,快松开!!”杨进宝打个冷?#21073;?#24819;推开她。

                      “进宝,你听我说,你牛哥死得早,嫂子二十?#27492;?#23432;寡……熬不住啊!早晚要改嫁,?#32433;?#23233;给你算了,其实嫂子相中你很久了,你早晚要娶媳妇,就把我娶了吧……。”

                      女人不但没松开,仍旧抓着他的手,一个劲地往身上按。

                      杨进宝激动了,长这么大,他第一次看到这么成熟女人的身体。

                      牛寡妇长得俊,做闺女的时候就不是丑人,蜂腰,用手?#40644;?#22905;?#22303;?#33410;了。俩眼睛一眨巴,半道街的男人都能被她勾趴下。

                      可一想到这身体刚才被马二愣子抱过,亲过,心里就一阵阵恶心。

                      再说天黑了,下工的人很多,?#33618;?#20123;见义勇为的村民看见,还不打?#32654;?#23376;的腚?

                      所以他使劲挣开女人的手,连滚带爬跑了,好像一只中箭的兔子。

                      “咯咯咯……。”身后传来了牛寡妇银铃?#35805;?#30340;笑声:“死小子,真是个童子鸡,还知道害羞哩?”

                      正文 第2章 ?#32456;?br />
                      “妈的,这娘们是不是看上了我?哎……人长得帅就是?#35805;?#27861;。”冲下山坡,杨进宝感到了后悔。

                      刚才为啥不答应她,把她按在草丛里?

                      如果跟马二愣一样,扯她的衣服,摸她的……喵咪。她一定不反抗,说不定还会跟我配合哩。

                      一颗好白菜啊,被猪给拱了,可惜那头猪不是我。

                      看看天色已晚,夜幕完全降临,杨进宝回到了家。

                      走进家?#29275;?#20182;发现爹老子杨?#32961;?#22352;在餐桌?#20474;?#28895;锅子,老娘系着围裙已经做好了饭,将饭菜端上了餐桌。

                      “进宝,回来了?”杨?#32961;?#38382;。

                      “?#29275;?#22238;来了。”

                      “吃饭吧,地里的高粱熟了没?”爹老子?#27835;省?br />
                      “熟了,就是被牛寡妇跟马二愣糟践了不少,他俩没穿衣服,在咱家高粱地打滚。爹,明天我去找他俩理论,让他包赔咱家的损失。”

                      杨进宝仍旧气呼呼的,都气饱了,不想吃饭。

                      杨?#32961;?#20351;劲将烟锅子在桌子腿上磕了磕,吹干净里面的烟屎,然后缠起来别在裤腰里,老脸红透了,好像秋天的茄子。

                      他当然知道马二愣跟牛寡妇在自家的地里干啥?俩人熬不住了,孤男寡女干柴?#19968;穡?#20599;吃嘴?#25314;?br />
                      “进宝,算了。”老人特别尴尬,嗓子里发出一句沉闷声:“寡妇不?#25285;?#20116;谷不收,几颗高粱不值几个钱,大家乡里乡亲的,不要逼人太甚。从明天开始,?#37326;?#23478;里的手艺传授给你。”

                      “?#29275;?#22909;的爹,我一定好好学,不?#31859;?#23447;留下的手?#24080;?#20256;!”杨进宝?#40644;?#32929;坐下,开始吃饭。

                      杨?#32961;?#35273;得是时候将祖传的手艺传给儿子了。

                      他们家是祖传的兽?#21073;?#19987;门帮人劁猪,煽狗,阉割骡马,给老母猪播种,帮母牛接生……。

                      到杨?#32961;?#36825;一辈,这门手艺整整传了两百多年,十里八乡的家畜跟牲口有病,都找杨神医治疗,名声传得很远。

                      这门手艺也养活了他们家祖孙十多代,让他们全家几辈人?#23478;?#39135;无忧。

                      特别是到杨?#32961;?#36825;一辈,兽医的技术到?#35828;?#23792;造极、炉火纯青的地步。

                      ?#35805;?#21121;猪刀舞动起来风雨不透,能上九天揽?#25314;?#33021;下五洋捉鳖。

                      从前,一头三百斤的猪,他一只手就能按趴下,劁猪从来不用第二刀,江湖人称杨一刀。

                      现在,他感到自己年老体衰气力不支,儿子也长大了,是时候传承衣钵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