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野山女人香

                      點擊:
                      山村少年帶領全村留守女人發家致富,并且在這些留守女人的幫助下,排除萬難,勵精圖治,最終飛黃騰達。

                      正文 第1章 賠俺的莊稼

                      “娘隔壁的,不會這么巧吧?”楊進寶趴在草叢里瞪大了眼,嘴巴里的狗尾巴草掉在了地上。

                      他看到了熱情奔放的一幕,不遠處的高粱地有一男一女在打架……。

                      男人抱著女人打得正歡,兩個身體在青紗帳里翻滾,這邊滾到那邊,那邊又滾到這邊,身上的衣服都被撕扯了。

                      “牛寡婦,看我怎么收拾你。”男的說。

                      “馬二楞,你弄死我吧,我不想活了!”女的說。

                      看得清清楚楚,男人是馬家村的光棍馬二愣,女人是牛家村的牛寡婦。牛寡婦在馬二愣的身上拼命撕咬,馬二愣抱著牛寡婦,好像要將她撕扯揉碎。

                      “狗曰的,男人欺負女人,真表臉!”楊進寶怒罵一聲握緊了拳頭。

                      眼瞅著女人要吃虧,因為此刻的牛寡婦襯衫被男人撕裂了,脖子下閃出一團嫩滑的雪白。

                      楊進寶立刻驚呆了,忍不住想高歌一曲:“我看見一座座山,一座座山川,亞拉鎖,那就是青藏高原……。”他忽然感到自己有點……暈奶。

                      “死鬼,你輕點,別那么猴急嘛,小心被人看見。”馬寡婦竟然沒有反抗,反而抱上了男人的脖子。

                      “黑燈瞎火的誰看得見?抓緊時間速戰速決!”馬二楞的語氣竟然變得非常急迫。

                      瞅半天,楊進寶終于明白了,原來他倆根本不是打架,而是在干那些……不三不四的貓狗事兒。

                      牛寡婦年紀不大,才二十四五歲,身體特別標志,余波蕩漾,輕輕一碰,就像一粒石頭子扔進平靜的秋水,蕩起一層好看的漣漪。

                      “一對狗男女!竟然禍害俺家的高粱,看我怎么收拾你倆?”楊進寶頓時覺得臉紅心跳,特別生氣,因為這塊高粱地正是他家的責任田。

                      滿坡的高粱紅透了米,被兩個沉重的身體壓得東倒西歪,一山的鳥雀也被驚得撲撲楞楞亂飛,跟看到老鷹一樣。

                      可惜了今年的好收成……那可是爹娘的血汗啊?

                      “馬二愣子,你敢糟踐俺的莊家,看我不打死你?揍你個陽光燦爛,萬紫千紅!”楊進寶的怒氣不打一處來,順手抄起一塊石頭,直奔馬二楞的屁股砸了過去。

                      “啊——!”馬二楞沒防備,被楊進寶用石頭拍個正著,差點被拍得陽……痿。

                      這小子一聲慘叫,跟觸到高壓電那樣,嗖地跳起來提褲子就跑,眨眼沒影了,好像被門夾了尾巴的狗。

                      “馬二楞,有種你別跑!再糟踐俺的高粱,小爺一刀把你劁了!”楊進寶拍拍手竟然沒追趕,因為馬二楞人高馬大,根本打不過他,擔心這小子狗急了跳墻。

                      男人一走,地上只剩下了牛寡婦,女人嚇壞了,趕緊拉起衣服遮掩羞恥,慌亂地好像風雨里的樹葉。

                      “娘隔壁的楊進寶,咋是你?你在這兒干啥?”發現只有楊進寶一個人,牛寡婦竟然不害怕了,噗嗤一笑。

                      “我看地嘞,防止麻雀啄俺家的高粱。”楊進寶鄙夷了女人一眼,眼睛還在她半果的胸口上瞅了瞅,哈喇子能甩出去八里地。

                      女人的身體顫三顫,他的腦袋也跟著點了三點,跟一只啄米的雞差不多。

                      “你都看到了啥?”牛寡婦一邊系扣子一邊問,樣子不慌不忙。

                      “我看到你跟馬二愣子在俺家地里打滾,還看到他扯你的衣服。你倆摸摸噠呀棒棒噠,還……親嘴。”楊進寶沒好氣地怒道。

                      “噗嗤!”牛寡婦一笑:“死小子,瞧得還挺仔細,瞧見就瞧見了,沒啥了不起的。”

                      “你倆糟踐俺家的高粱,這可是俺家全年的收成,弄壞了那么多,賠錢!快賠錢!!”楊進寶氣壞了,爹娘還指望秋天高粱賣了,給他娶媳婦哩。

                      被他倆這么一滾,壓倒多半,比他娘壓路機還厲害,必定會造成減產,自己的媳婦等于被一對賤人給滾沒了。

                      “這高粱是恁家的?”

                      “廢話!當然是俺家的,別人家的,我才懶得管嘞。”

                      “那你想要多少錢?”牛寡婦整理好衣裳,又理了一下前額凌亂的云鬢問道。

                      “最少三百塊,少一毛錢也不行!”楊進寶是很聰明的,抓住了女人的把柄,使勁勒索。

                      一對鳥賤人!讓你們快活!

                      “可嫂子家里沒錢啊,很窮的,你就不能可憐可憐人家?”牛寡婦竟然抽抽搭搭哭了,兩個呼之欲出上下亂抖,抖得楊進寶直眼暈。

                      “你不拿錢,我立刻把你跟馬二楞親嘴的事兒在全街宣揚,看你的臉往哪兒擱?”楊進寶才不會可憐她呢,瞧你倆剛才那快活勁兒?云山霧罩,天崩地裂,根本沒把俺家的高粱當回事兒。

                      “進寶,別……千萬別!你把這件事告訴全村的人,嫂子就沒臉見人了!”牛寡婦都要嚇死了。

                      山村的人很封建,知道她在外面跟野漢子偷吃,脊梁骨不被山民戳彎,門牙也會笑掉兩顆。

                      “那就快賠錢,賠錢!!”楊進寶繼續威脅。

                      “要錢沒有,要命一條,用別的東西抵你的錢行不行?”牛寡婦可憐巴巴看著他。

                      “你還有啥?”

                      “俺的身體,進寶,咱倆好吧,嫂子知道你還是個童子雞,沒嘗過女人的滋味,想不想做一回男人?嫂子教你哈,女人的滋味啊……美著哩。”牛寡婦擦擦眼淚,又開始解自己的衣服了。

                      扣子一拉,兩片雪白就半隱半現,楊進寶再次張大嘴巴,久久合攏不上。

                      啥都明白了,女人打算把他拉下水,用自己的身體堵住他的嘴,防止他在村里胡說八道。

                      這是同歸于盡,破罐子破摔的節奏。

                      楊進寶還沒明白咋回事兒,牛寡婦已經抓了他的手,按在了那片雪白上,一點點向著衣服里面探觸。

                      他一下子暈了!那感覺好舒服,好柔軟,讓他不能一手把握。

                      “嫂子你干啥?松開,快松開!!”楊進寶打個冷戰,想推開她。

                      “進寶,你聽我說,你牛哥死得早,嫂子二十來歲守寡……熬不住啊!早晚要改嫁,干脆嫁給你算了,其實嫂子相中你很久了,你早晚要娶媳婦,就把我娶了吧……。”

                      女人不但沒松開,仍舊抓著他的手,一個勁地往身上按。

                      楊進寶激動了,長這么大,他第一次看到這么成熟女人的身體。

                      牛寡婦長得俊,做閨女的時候就不是丑人,蜂腰,用手一掐她就兩節了。倆眼睛一眨巴,半道街的男人都能被她勾趴下。

                      可一想到這身體剛才被馬二愣子抱過,親過,心里就一陣陣惡心。

                      再說天黑了,下工的人很多,被那些見義勇為的村民看見,還不打爛老子的腚?

                      所以他使勁掙開女人的手,連滾帶爬跑了,好像一只中箭的兔子。

                      “咯咯咯……。”身后傳來了牛寡婦銀鈴一般的笑聲:“死小子,真是個童子雞,還知道害羞哩?”

                      正文 第2章 討債

                      “媽的,這娘們是不是看上了我?哎……人長得帥就是沒辦法。”沖下山坡,楊進寶感到了后悔。

                      剛才為啥不答應她,把她按在草叢里?

                      如果跟馬二愣一樣,扯她的衣服,摸她的……喵咪。她一定不反抗,說不定還會跟我配合哩。

                      一顆好白菜啊,被豬給拱了,可惜那頭豬不是我。

                      看看天色已晚,夜幕完全降臨,楊進寶回到了家。

                      走進家門,他發現爹老子楊招財坐在餐桌前抽煙鍋子,老娘系著圍裙已經做好了飯,將飯菜端上了餐桌。

                      “進寶,回來了?”楊招財問。

                      “嗯,回來了。”

                      “吃飯吧,地里的高粱熟了沒?”爹老子又問。

                      “熟了,就是被牛寡婦跟馬二愣糟踐了不少,他倆沒穿衣服,在咱家高粱地打滾。爹,明天我去找他倆理論,讓他包賠咱家的損失。”

                      楊進寶仍舊氣呼呼的,都氣飽了,不想吃飯。

                      楊招財使勁將煙鍋子在桌子腿上磕了磕,吹干凈里面的煙屎,然后纏起來別在褲腰里,老臉紅透了,好像秋天的茄子。

                      他當然知道馬二愣跟牛寡婦在自家的地里干啥?倆人熬不住了,孤男寡女干柴烈火,偷吃嘴唄?

                      “進寶,算了。”老人特別尷尬,嗓子里發出一句沉悶聲:“寡婦不偷,五谷不收,幾顆高粱不值幾個錢,大家鄉里鄉親的,不要逼人太甚。從明天開始,我把家里的手藝傳授給你。”

                      “嗯,好的爹,我一定好好學,不讓祖宗留下的手藝失傳!”楊進寶一屁股坐下,開始吃飯。

                      楊招財覺得是時候將祖傳的手藝傳給兒子了。

                      他們家是祖傳的獸醫,專門幫人劁豬,煽狗,閹割騾馬,給老母豬播種,幫母牛接生……。

                      到楊招財這一輩,這門手藝整整傳了兩百多年,十里八鄉的家畜跟牲口有病,都找楊神醫治療,名聲傳得很遠。

                      這門手藝也養活了他們家祖孫十多代,讓他們全家幾輩人都衣食無憂。

                      特別是到楊招財這一輩,獸醫的技術到了登峰造極、爐火純青的地步。

                      一把劁豬刀舞動起來風雨不透,能上九天攬月,能下五洋捉鱉。

                      從前,一頭三百斤的豬,他一只手就能按趴下,劁豬從來不用第二刀,江湖人稱楊一刀。

                      現在,他感到自己年老體衰氣力不支,兒子也長大了,是時候傳承衣缽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