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透視小神農

                      點擊:
                      鄉野小子王木生,一朝偶獲神秘龍珠,獲得逆天的透視,鑒寶,醫術,動植物催生,以及各種神奇的特殊能力。\n\n種田治病辦工廠,帶領鄉親們發家致富;透視鑒寶搞古玩,成為全球最大的私人收藏家;從一個一無所有的鄉野小農民,一路不斷崛起,成就一段權色無雙之路……

                      第一章 神秘的珠子

                      幸福村,四周群山環繞,只是在前些年的時候全國各地響應國家號召,修筑村村通公路的時候,才算是打通了一條出村的水泥道路。在村東頭的位置,還有一條美麗的清水河,四周環繞的山脈與清水河相互映襯在一起,可謂是山清水秀,風景獨美。

                      “孩子他娘,娃兒的婚事咋說了?”前晌十點多鐘的時候,王木生從山上刨藥回來,到了院子里剛要把一上午在山坡上刨到的草藥晾曬出來,父親沉悶的聲音就從屋內傳了出來。

                      聞言,王木生放下藥筐,壓低腳步,向著窗臺的位置湊了過去。

                      “不行,俺讓東頭大翠嫂子問過了,人家女方不愿意。”剛走過去,母親嘆息的聲音響起,滿是無奈。

                      “為啥不行?咱們家木生可是方圓十里八村唯一的一名大學生,她一個初中都沒畢業的姑娘,憑啥看不上咱們家木生?”父親的聲音顯得有些激動,能夠清楚的感覺到那種輕顫。

                      “孩子他爹,咱們家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自打木生這孩子考上大學那年你生病到現在更是艱難,這幾年,如果不是木生堅持輟學每天上山去給你刨草藥治病,早就窮的連鍋底都揭不開了。”母親無奈的嘆息道,說著竟是小聲的抽泣了起來。

                      “木生這孩子,是我拖累他了,我這不死不活的樣子,還不如死了算了,這樣也能讓木生這孩子減輕一些負擔……”父親愧疚的聲音也變的哽咽了起來,話音落下,房間內傳出了重重的撞擊聲。

                      “孩子他爹,你這是干嗎呢!”母親急切的聲音響起,接著是兩人更加無奈的哭泣聲。

                      王木生心頭猛的一顫,幾個箭步沖了進去。

                      房間內母親抱著父親,兩個人抱頭痛哭,“爹,娘……”父親的額頭通紅,帶著一塊青紫的印記,王木生看的滿目通紅,眼珠充滿血絲,眼眶之中也噙滿了淚花,雙手握緊的拳頭鋒利的指尖更是刺入掌心。

                      “木生,今天怎么回來這么早?”見到王木生,父母有些意外,慌忙分開各自擦干眼角的淚痕,勉強擠出了一張笑臉。

                      “爹,你剛才是要干啥呢?”

                      “沒,沒啥。”

                      “還沒啥呢,我剛才在外面都聽的清清楚楚。”王木生的情緒很激動,聲音之中帶著一種強烈的顫抖,強忍著淚水不停的在眼眶里打轉,不過最終還是滴落了下來。

                      “木生,是爹拖累你了!”父親嘆了口氣道。

                      “爹,你說這算啥話呢,以后你可不能再想剛才那樣了,不然的話,如果你要是出什么事情的話,我就也不活了。”擔心父親會做傻事的王木生,用自己來威脅父親,他知道,父母最在乎的人就是他,這樣威脅的話,父親就肯定不會去做傻事了。

                      “你這孩子……”迎著王木生堅定的目光,父親最終還是點了點頭。

                      五年前,王木生考上國內有名的大學,成為附近方圓十里八村的地方里,唯一的一個大學生,這本是一件欣喜自豪的事情,然而就在王木生拿到錄取通知書的同一天,他被檢查出患有慢性腎衰竭的重病,這么些年來,全靠一個老中醫給的偏方維持著病情沒有繼續惡化,不過卻沒有絲毫好轉的跡象。

                      “爹,娘,我去瓜田看看,馬上就到了西瓜成熟的季節,我去施點肥。”王木生的心頭,終于重重的松了口氣出來。

                      “成,那你去吧。”

                      離開家,王木生挑著一擔土肥向著瓜田的方向走了過去,他目光堅毅的看著前方,一步一步邁著堅定的步伐:“爹,娘,你們放心,爹的病我一定會想辦法治好,而且以后我也一定會讓您二老過上好日子的。”

                      他發誓,就算是在家種田,也要種出一個名堂來,讓所有的人知道,就算是不上大學,他王木生也不是一個孬種。

                      前幾天剛剛下過的一場大雨,沖走了路面上一部分的泥土,以至于新一層的泥土裸露了出來,王木生剛剛走出村口,就注意到了一個奇怪的東西。

                      只見還是黃土的地面上,一個圓不溜秋的東西被卡在黃土之中,其中有一半的地方已經裸露了出來,看上去烏不溜秋光溜溜的。

                      “這是啥玩意?”彎腰,王木生將東西摳出來,這是一個直徑大約有三公分的樣子,通體烏不溜秋的,看上去也沒有什么奇特的地方,不過拿在手里,卻有一種莫名的感覺,那種感覺很舒暢,就像是拿著這玩意,整個人心情都舒暢了許多。

                      “不會是幻覺吧?”心頭突然生出的感覺,讓王木生不免有些詫異,看了看手里烏不溜秋的珠子,王木生覺得可能是天氣太熱產生的幻覺:“不過這珠子倒是挺奇怪的,烏不溜秋的,拿在手里也輕飄飄的,也沒有什么感覺,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東西?” 前幾年,村里經常有一些人到村子里收東西,這些人在村子里收的東西,大都是一些看上去很破舊或者是很奇怪的東西,但是給出的價格都很高,有的時候,一些東西竟然給出了忙活一季子田地里的農活,才能賺到的收入。

                      “說不定這東西也是個值錢的玩意呢!”回想起前些年那些進村收東西的那些人所收的東西,王木生決定要把這可珠子留下來,雖然說最近兩年進村收東西的人越來越少,但是零零散散的還是有人來的,如果遇上了,說不定還能賣些錢來。

                      不過正當他打算收起這枚珠子的時候,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原本通體烏黑暗淡無光的珠子,突然間泛起了一陣刺目的光芒,隨著他一臉震驚張大的嘴巴,竟是直接飛了進去。

                      “尼瑪,不是吧!”

                      珠子被吞進體內之后,王木生可以感覺到珠子在不停的來回游走著,一會在胸口的位置,一會又跑到了小腹的位置,一會在手臂,一會又在大腿,更要命的是,時不時的還會跑到那要命的地方。

                      王木生想哭,本以為可能撿到了個寶貝,沒想到卻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二話不說,放下一擔土肥,撒開腳丫子向著村口衛生室的房間就跑了過去。

                      幾分鐘的時間過后,一路飛奔的王木生終于來到村衛生室。“宋醫生,救……,救命……,救命啊!”從來沒遇到這種事情的王木生,進屋就扯著嗓子大叫了起來。#####
                      第二章 叫救命的女人
                      “王木生……”宋佳被王木生的大叫聲驚了一跳,抬頭看著一臉激動的王木生慌忙安慰道:“別急,先別急,到底啥情況你先給我說清楚?”

                      城里來的醫生宋佳,是整個幸福村最漂亮的女人,不僅人長的漂亮身材好,就連穿衣打扮也很洋氣。

                      此時的宋佳身著件白色的襯衫,黑色的短裙,外面披著一件醫生職業裝的白大褂,整個人坐在一張木藤編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白大褂的紐扣沒有系,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以腰肢為中心的纖細的曲線,誘惑十足。

                      襯衫的領口解開到第三扣子的位置,勾勒出一道深V的領口,領口一對飽滿的堅挺若隱若現,煞是耀眼。黑色的短裙下搭配著一條黑色的絲襪,透露出一種成熟女性的氣質,充滿了誘惑,最要命的是那一雙黑色高跟鞋包裹下的一雙玉足,更是美到令人窒息。

                      “剛才……,剛才一個珠子被我吞進去了。”王木生著急的道,這會完全沒有心思欣賞眼前的一幕風景。

                      “多大?現在在哪個位置?”

                      “這么大,就在這個位置。”王木生比劃著,指了指胸口的位置道。

                      “你說什么?這么大……”宋佳吃驚的張大了嘴巴,露出一口潔白整齊的牙齒。

                      按照王木生比劃的大小,那顆珠子足足有一個核桃般大小,怎么可能能被吞下去呢?不過看著王木生那一副表情,再回想起以往王木生在村里的為人,雖然覺得有些不大可能,不過宋佳最終還是選擇了相信王木生。

                      伸手在王木生剛指的胸口處按了按:“是這個地方嗎。”

                      “剛才是這個地方,不過現在又往下跑了。”宋佳的手指很柔軟,戳在身上有一種軟若無骨的感覺,夏季的衣衫很單薄,王木生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指尖傳來的那種滑膩的溫度。

                      “這里?”

                      宋佳稍稍的楞了一下,東西還會自己跑,這倒真是奇了怪了,不過她那嬌俏的玉手,在瞬間的遲疑之后,繼續緩緩的向下挪動了一些。

                      “再往下一點。”

                      宋佳依言,玉手再次緩緩滑落。

                      “往右,往右一點。”

                      “左,稍稍往左回一點。”

                      “往下。”

                      “再往下。”

                      宋佳的手掌此時已經按在了王木生小腹處的位置,聞言,繼續往下按了下去。

                      “對,就是這里。”等到王木生喊出這句話的時候,話音出口的第一時間,自己就傻愣在了那里。

                      “王木生,你說的那顆核桃大小的珠子就在這里?”宋佳有些羞惱的道。

                      王木生木納的點了點頭,隨即又慌忙搖了搖頭,珠子,確實是在宋佳捏著的位置,但是卻不是宋佳現在捏著的那東西,不過他又不知道該如何說是好。

                      原本就漲紅的臉頰,隨之也變得更加通紅了起來,迎著一臉羞惱的宋佳,掙脫出去,扭頭,一路狂奔了出去。

                      一口氣跑回到放下一擔土肥的位置,王木生這才停下來,到了這個季節,雖然還未到正午的時間,但是陽光已經變得異常的毒辣,氣溫很高,有一種快要把人烤熟了的感覺,不過他卻沒有感到一絲炎熱的感覺,而且連口粗氣都沒喘。

                      “真是奇了怪了!”王木生暗自奇怪的嘀咕了一句。低著的腦袋,可以清楚的看到,小腹下方正中央的位置,依舊處于一種不安分的躁動之中“真是丟死個人了!”腦海中回想起剛剛那一瞬間的一幕,王木生一臉尷尬的囧紅。

                      挑起一擔土肥,王木生繼續沿著村口的小路繼續往東向著清水河的方向走了過去,他們家的瓜田,就在靠近清水河的位置,瓜田因為臨近清水河的關系,倒是可以經常澆灌,不過因為山地土質的問題,就算是經常澆灌,西瓜的個頭也不大,而且大多也都不甜,翻山越嶺的拉到鎮上去賣的話,也賣不了幾個錢。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