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逍遙小神醫

                      點擊:
                      小農民種果園,開工廠,日進斗金,妙手神醫,高官達貴跪求上門。 校花,御姐,女企業家……各種美女紛紛朝村子匯聚!

                      第一章:苞米地

                      晚風拂過綠油油的苞米地,越過蜿蜒的小河,帶著稻田地的清香吹向四面臨山的二龍村。

                      “吱呀”

                      一聲木質大門打開的聲音,打破了二龍鄉的寧靜。

                      接著哐啷一聲,銀色月光下,金富貴趁著夜色,悄無聲息的摸到了李盈盈的窗戶下。

                      “咚咚咚。”敲了三下窗框。

                      “誰呀”推開窗戶,李盈盈梳著兩根大辮子探出頭來。

                      “除了我,還能有哪個野男人大晚上的來找你”

                      金富貴調笑著,身子一翻跳進窗內,一把將李盈盈拉入懷里,一股女孩子身上特有的幽香鉆進鼻子里,十分舒服。

                      “快放開我呀,別讓人看見了。”李盈盈小心翼翼的朝四下看去。

                      “看見就看見,怕什么,大不了老子娶你。”金富貴又把李盈盈拉入懷里。

                      剛洗完澡的李盈盈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胸前兩團柔軟蹭在金富貴的身上,惹得金富貴火急火燎,雙手急切的朝李盈盈衣服里面摸去

                      “不行,富貴。”

                      金富貴手剛伸進去就被李盈盈一把給推開了,俊俏的小臉愁云慘淡:“富貴,我爹說了,不同意咱倆的事兒。”

                      “你爹不同意,你同意就行唄。”

                      金富貴看了看眼前的李盈盈,水靈靈的臉蛋,吹彈可破,一雙會說話的眼睛,又大又亮,加上李盈盈是村長的女兒,很少下地里干活,皮膚像城里人水靈靈,身上總是有一股幽幽清香,是整個二龍村小伙子們的女神。

                      金富貴追了個把月,費了好多工夫,就在昨天李盈盈才同意做他的女朋友。

                      可算把女神追到手,金富貴美滋滋的一夜沒睡著,可是李盈盈卻臉色冷冷的:“我爹說了,你家太窮了,欠了一屁股債,還有個腦癱的弟弟,嫁給你以后得過苦日子。”

                      “我不會讓你過苦日子的,今年干旱各家的收成都不好,糧食要漲價了,我已經想好了把水稻全拔了種高粱,年底能賣個好價錢。”

                      說話的同時,金富貴一雙眼睛也沒閑著,直直盯著李盈盈的胸前。

                      雪白的胸脯從領子里看的一目了然,碩大的兩團白肉,隨著李盈盈的呼吸一上一下的起伏著。

                      “真的嗎”李盈盈半信半疑,一張小臉皺皺著:“如果你賺不到錢,我爹是不會讓我嫁給你的。”

                      “放心吧,嫁給我絕不會讓你過苦日子的。”金富貴搓著手,急不可耐的盯著李盈盈妙曼的身體:“我得回家哄我弟睡覺了,走之前讓我親親。”

                      李盈盈嬌嗔的瞪了金富貴一眼,水靈靈的眼睛慢慢的閉上

                      “盈盈啊,睡了嗎”

                      忽地房門被推開,李拐棍走進來,晚上吃飯的時候女兒說和金富貴好了,那老金家是什么條件,整個二龍村最窮的一戶,一間茅草房搖搖欲墜,恨不得一場大雨連人帶房子都沖沒了,決不能讓閨女嫁給金富貴。

                      輾轉反側睡不著,李拐棍打算來找閨女談談,一開門就見到金富貴抱著自己閨女,而自己的閨女則閉著眼睛,撅著小嘴,不用想也知道兩人在干什么。

                      李拐棍蹬時大怒,搖著拐棍就朝金富貴輪過來:“金富貴你好大的膽子,竟然跑我家來了,看我不打斷你的腿。”

                      “老李頭,我和盈盈情投意合,你別壞我好事兒。”

                      金富貴身子一閃躲過拐棍,李盈盈急忙推開窗戶,焦急的喊:“富貴,快跑。”

                      “老李頭,盈盈早晚是我的媳婦,你就認了吧。”金富貴看著李拐棍嘿嘿一笑,身子靈巧的跳上窗臺。

                      “臭小子,別讓我逮到你,我扒了你的皮。”

                      李拐棍的罵聲盤旋在身后,金富貴幾步沖出院子,輕輕一躍跳過柵欄消失在黑夜中。

                      “哼,都怪老李頭壞我的好事兒。”回想起李盈盈妙曼的身材,金富貴心里直癢癢,自覺地繞開村里唯一的主路,朝后面的小片山繞過去。

                      李盈盈家住在村頭,金富貴住在村尾,整個二龍村只有一條主路,金富貴斷定李拐棍肯定叫人在這條路堵他,干脆從后面的小山繞路回家。

                      第二章:人參娃

                      清新的晚風伴著松木的清香,四周靜悄悄的

                      “哎呀”

                      漆黑的夜里忽然傳來一聲孩兒的哭聲。

                      “什么鬼東西”陣陣陰風吹來,金富貴打了個哆嗦,雙眼緊盯著前面的一顆老槐樹。

                      這顆老槐樹有千年歷史了,每當打雷下雨準遭雷劈,樹枝黝黑,樹心主干被雷劈出一個巨大的黑洞。

                      “好冷啊”

                      心里的戒備還未放下,金富貴又聽見一個聲音,奶聲奶氣的口齒不清,像剛剛學會說話的孩子。

                      “什么人”金富貴裝著膽子,朝老槐樹走過去。

                      “救救我,我好冷啊。”

                      奶聲奶氣的聲音再次傳來,金富貴這次可以確定聲音是從老槐樹的黑洞中傳出來的。

                      “你是妖還是鬼”金富貴聽村里老人家說過,樹被雷劈是因為樹洞里面有妖怪,糟了天譴被雷劈。

                      “我好冷啊,你可以救救我嗎”聲音再次響起。

                      金富貴吞了下口水:“你是誰”

                      “我是寶寶。”

                      “你在哪兒了啊”

                      金富貴心里的恐懼散去,認定是誰家的熊孩子迷路了。

                      “我在樹洞里面呢。我好冷啊”奶聲奶氣的聲音越來越虛弱,金富貴拿出打火機,打開火光朝樹洞里面照去

                      火光照亮樹洞,漆黑的樹干內寸草不生,卻長了一棵巨大的人參。

                      此時那棵人參像小孩子一樣,伸出雙手可憐巴巴的向金富貴討抱抱:“快點把我抱出去,我好冷。”

                      “啊”金富貴尖叫一聲,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的打火機也嚇掉了,四周重新陷入黑暗中。

                      那棵人參寶寶的哭聲斷斷續續的傳來:“你為什么不抱我啊,快點抱我出去啊。”

                      金富貴做了幾次深呼吸,鎮定了幾秒鐘,重新打開打火機,火光照亮樹洞內,人參寶寶半截身子埋在土里面,上半截在土上面。

                      金富貴壯著膽子問:“你是什么東西”

                      “我是寶寶。”人參寶寶可憐兮兮的望著金富貴,一根像手臂的須子指了指它被埋在土里的身子:“救救我吧。”

                      金富貴找了根小木棍把人參寶寶身邊的泥土挖開,用手指撥去浮土,把人參寶寶連根拔了出來。

                      待整個人參寶寶拔出來,金富貴驚的眼睛瞪得老大:“好大一棵人參。”

                      “當然嘍,我可是萬物之王。”人參寶寶舒展了一下四肢,晃晃腦袋怡然自得的說:“我終于出來嘍,啦啦啦。”

                      人參寶寶活潑好動,在金富貴的手里跳來跳去,小腦袋上面兩個小眼睛看著金富貴眨了眨:“你愿意做我的爸比嗎”

                      “做你的爸比”金富貴一臉無語:“我還沒結婚呢,就多了個寶寶,而且你這個樣子被人看見會嚇到別人的。”

                      “沒關系,我現在就消失。”人參寶寶在金富貴的手上轉了一個圈,看著金富貴說:“從今以后那就是我的爸比了。”

                      人參寶寶忽然飛起來,朝金富貴的眉心撞來,饒是金富貴身體強壯,也抵不住這么大一顆人參的攻擊,直挺挺的暈了過去。

                      “爸比爸比,快醒醒。”

                      金富貴睜開眼睛,此時天已經大亮了,一個穿著白大褂的美女正附身拿著一個小型手電筒觀察他的眼睛,護士服領口敞開圓潤碩大的兩個肉團隨著身體搖晃來回的擺動。

                      第三章:好大

                      “好大”金富貴驚嘆一聲,美女醫生趕緊站直身體,羞怒的瞪了一眼金富貴,對守在病床邊的兩個老人說:“身體沒事,可能是撞樹上給撞暈了,休息幾天就好了。”

                      “好久不見呀,趙靈兒還是這么招人稀罕。”

                      趙靈兒是二龍村唯一的一名醫生,也是唯一的一個城里人,醫藥大學畢業后就來二龍村當醫生了,金富貴暈倒后被同村人發現給送來醫院了。

                      趙靈兒瞪了金富貴一眼,恪守著醫生的職業操守:“這幾天如果有頭暈惡心,及時來醫院復診,沒什么事兒你可以回家了。”隨后瞪了一眼金富貴,一扭頭蹬蹬瞪走了。

                      金富貴看著趙靈兒纖細的腰身,舔了舔嘴唇。

                      “混小子,沒有一天安分的,整天往外面亂跑。”聽兒子沒事兒,母親杜月來又開始數落起金富貴:“今早村長來了,說昨晚你跑去他們家找李盈盈,那李盈盈不是咱們能娶得起的。”

                      老金頭掐滅了手里的旱煙,把金富貴扶起來說:“兒子,咱們回家吧。”

                      回家路上,母親杜月來數落他們爺倆:“就你慣著他,村長家哪兒是咱們能得罪起的把村長得罪了,今年的補貼又沒了,咱家一年就靠這么點補貼了,沒了補貼全都喝西北風去吧。”

                      “沒有補貼就沒有了,地里種著糧,餓不死。”老金頭拍著兒子的肩膀,得意的說:“那么多小伙子看好李盈盈,她李盈盈就看好咱家兒子,只要兒子愿意,我就給他說親去。”

                      “還說親就你一年種那么點地,賺的幾個錢不夠吃飯的,哪兒來的錢給彩禮”

                      婦女一旦進入中年,絮叨起來就像世界末日,金富貴不愛聽兩個人吵架,先行一步回了家。

                      “寶寶你在哪兒”

                      再醫院醒過來的時候,金富貴聽見人參寶寶的聲音,但是全身上下都找遍了,也沒找到人參寶寶。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