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透视小神医

                      点击:
                      小农民获得透视功能,从此青云直上,各色美女主动投怀送抱。

                      第1章 被羞辱的农民

                      “就因为我是农民,你?#36879;?#25105;戴绿帽、侮辱我?王可可,我赵小风会让你后悔的!”

                      金临市人民医院一间普通的病房里,赵小风睁开眼睛,眼里满是仇怨与愤怒之色。

                      赵小风刚进公司的时候认?#35835;送?#21487;可,两个人很快成了情侣关系,并相处了两个多月。就在昨天,一个同事来告诉他,王可可进了部长办公?#36965;?#24050;经半个多小时?#24576;?#26469;了。赵小风虽然不敢相信,但还是前去推开了部长办公室的门。

                      眼前的场景让他感觉整个人都快要窒息,连嘴都没让他亲过的王可可,居然跟那个四十多岁又?#35270;?#19985;的部长在做苟且之事。

                      面对赵小风的质问,王可可不仅不心虚,甚至还出言对他进行羞辱,说他一个农民根本没资格当她?#20449;?#21451;,应该滚回乡下种田去,只有部长这样的男人才适合她。

                      赵小风明白怎么回事了,这个女人将他身上的积蓄榨得差不多了,就直接甩掉了他,还给他戴绿帽。

                      他气疯了,冲上去就要打王可可,却?#33618;?#20010;部长拿起烟灰缸从后面砸了脑袋,直接晕了过去。

                      赵小风隐约听?#21073;?#37027;个部长说公司的副总裁是他叔叔,他不仅不会有事,还会把赵小风给开除掉。

                      “赵小风,你醒了?”

                      正在这时,耳边响起一道轻柔的声音,如春风细雨般沐浴着赵小风的心灵,让他烦躁愤怒的情绪变得安定了一些。

                      他遁声看去,就看到一个二十二三岁的年轻女孩。

                      女孩柳眉如画,清秀绝丽,双眸灵动,仿佛蕴藏着春风细雨,能够滋润任何?#35828;?#24515;灵。

                      她头上戴了一顶护士帽,将漆黑秀发包裹在里面,简单的护士服套在她身上,却将她那性感曼妙的娇躯完美凸显出来。

                      被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孩子盯着,赵小风?#36710;?#19981;由一红,慌忙的移开目光,看向了旁边的桌子,不敢与其对视。

                      “喂,你在看什么呢?你感觉怎么样了?”张灵嫣疑惑的问道。

                      “我……我没看什么。”赵小风摇摇头说道,可看桌子的目光却是没有移开。

                      “汩汩……”

                      正在这时,赵小风感觉?#38498;?#20013;涌现出一股清凉的感觉,双眸当中好似有紫金之气闪过,他的视线宛如穿透了一层层虚空、物质。

                      而后,他就‘看到’,桌子里面放着的一些?#28216;錚?#26377;一个不锈钢勺子、几双一次性筷子、?#35805;?#39292;干等等,甚至还看到了一只小蟑螂。

                      “怎么回事?这些东西不是在桌子里面的吗,为什么我能看得?#21073;?#38590;?#24576;桑?#25105;的眼睛能透视了?”

                      赵小风心里冒出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下意识的,他看向?#25628;?#21069;的张灵嫣,他想证明一下?#32422;?#30340;眼睛是不是真能透视。

                      “赵小风,你眼睛盯着哪里看呢?”张灵嫣察觉到赵小风那极具侵略性的目光,羞怒的瞪着后者,气愤的样子却显得很是可爱。

                      “咳咳……我可以出院了吗?”

                      赵小风显得很是尴尬,赶紧转移话题问道。

                      “嗯,你的伤势不是很?#29616;兀?#21482;是晕了而已。现在已经没事了,可以出院。对了,你的医?#21697;?#29992;,你们公司已经给你付过了。”

                      张灵嫣说完这话,没有再去理会赵小风,嫌弃的看了后者一眼,转身就向着病房外走去了。

                      显然,她已经将赵小风当成了流氓看待。

                      “呃……竟然被当成流氓看了?不过,刚刚是怎么回事?”

                      赵小风无奈的同时,心里又疑惑无比,?#32422;?#30340;眼睛怎么会透视呢?

                      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昨天那个部长用烟灰缸砸他脑袋的时候,他头上流了许多鲜血滴在了他胸口的一个玉佩上,玉佩是他家祖传的,不知道?#23454;?#36319;来历。赵小风伸手摸了摸脖子,哪里还有玉佩的踪迹。

                      “玉佩哪里去了?”赵小风疑惑不已。

                      而就在他疑惑的时候,他忽然察觉?#21073;院?#20013;好似有着一丝清流漂浮着,他很想看看这清流到底是什么东西,刚刚好像也是这玩意儿才使得他能够透视的。?#38498;?#20013;刚冒出这个念头,他立马就‘看到’,?#32422;?#30340;?#38498;?#20013;竟然有着一缕紫气。

                      这紫气很细很短,大概相当于绣花针那么大,里面散发出玄奥的气息。

                      “我的眼睛之所?#38405;?#36879;视?就是因为它的存在?”

                      赵小风盯着关闭着的门外,?#34164;?#30528;调动紫气。

                      紫气很快就随着他的意识运转起来,进入他的双眸,让他马上就‘看到’门外的走廊,几个女护士正从这儿经过。

                      “呃……我的眼睛真的能够透视了?”

                      赵小风重重的甩了甩脑袋,还抽了?#32422;?#20004;个耳?#24043;櫻?#30140;痛让他相信这不是在做梦。

                      ?#32422;?#33021;透视了!

                      “王可可,周文,我说过会让你们后悔,就一定会让你们后悔,给我等着吧。”赵小风心中悲愤的说道。

                      突然,他想到了一件事。

                      昨天?#32422;?#33041;袋好像被打流血了,可刚刚那个美女护士怎么说?#32422;?#21482;是晕倒了?他下意识的去摸了摸脑袋,居?#24187;?#26377;一丁点伤疤,也没有半点疼痛的感觉。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昨天周文并没有将?#32422;?#30340;脑袋打流血?

                      可是,他分明记得流了很多血,正是因为?#32422;合?#34880;浸湿了祖传玉佩,才让他拥有了紫气,获得透视能力。

                      难道说,这紫气不仅能让他的眼睛透视,还能疗伤?

                      赵小风决定试一试,他在桌上找到?#35805;?#27700;果刀,咬着牙在手指头上割了一下,然后马上调动紫气,将伤口覆盖。

                      仅仅?#24187;?#38047;的时间,随着紫气闪过,他手指上的伤口立马就消失,?#25351;?#20102;原样。

                      “看来这紫气的作用不是?#35805;?#22823;,不仅能透视还能治伤。”赵小风心里无比的兴奋。

                      “嘟嘟嘟……”

                      正在这时,他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看了看来电显示,是老家打来的。

                      “喂……”赵小风按下了接听键。

                      “哥,你身上有钱吗?前些天爸爸摘油桃卖,摔伤?#36865;齲?#33457;了一万多块才治好,在村长那里借了八千,村长家好像出?#35828;?#20107;,也要用钱,你快打钱来吧。”打电话来的是妹妹赵?#36857;?#35821;气显得?#34892;?#30528;急。

                      “什么?爸爸摔伤了?好,你别着急,正好我现在有时间,我马上赶回村里去。”

                      赵小风?#35805;?#25346;断?#35828;?#35805;,直接向着病房外面走去。

                      刚要踏出病房,他就想到了一个事。

                      妹妹说家里欠了村长八千块,而如今他的钱已经全被王可可给榨干了,银行卡里只剩下几百块生活费。

                      这个债,怎么办?

                      第2章 回乡

                      赵小风很头疼,他一下子也很难想到怎么去赚?#21069;?#21315;块钱。

                      “?#35785;?hellip;…”

                      正在这时,房门被敲响。

                      难道是刚刚的美女护士?

                      赵小风将房门打开,面前站着的并不是漂亮?#20013;?#24863;的美女护士,而是让他十分愤怒的人,周文。

                      在周文背后,还跟了两个身形魁梧的壮?#28023;?#30475;起来很彪悍。

                      “哟,赵小风,你气色看起来不错嘛,这是?#24613;?#20986;院了?”周文腆着个大?#20146;櫻?#19981;屑的看着赵小风。

                      “姓周的,老子出院?#24576;?#38498;,跟你有什么关系?”赵小风瞪着周文说道,这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拳头也捏了起来。

                      要不是周文身后还跟了两个魁梧大?#28023;?#20182;肯定会忍不住动手。

                      这个混蛋,昨天从背后偷袭,今天又带人,还特么是不是男人?有种单挑啊。

                      “跟我当?#24187;?#20851;系,?#21307;?#22825;来找你,只是给你一个通知。你,被公司解?#22303;恕?#20174;现在开?#36857;?#20320;已经不是我们神和药业集团的员工了。”

                      看着赵小风愤怒的神情,周文显得很是畅快。

                      “什么?公司凭什么解雇我?”闻言,赵小风更是怒从中来。

                      动手打?#35828;?#26159;周文,受?#35828;?#26159;?#32422;海?#26368;后他不仅没得到公司的关怀与问候,反而被开除?

                      而且来通知?#32422;?#30340;还是打?#32422;?#30340;周文。

                      难道就因为周文在上头有人?

                      这个公司,让赵小风感到无比的愤怒,怒火好似火山一样喷发。

                      “凭什么?就凭老子的叔叔是公司副总裁。而你,只是个穷光蛋的农民。你一个贱民,还想在我们城市里立足,而?#19968;?#35201;跟我堂堂公司部长作对,简直是脑子被驴踢了。哼,我玩你的女人,那是你的荣?#36965;?#20320;应该感激我才对,真是个?#24403;啤?rdquo;

                      周文不屑的轻哼一声,然后从?#36947;?#25720;出一沓钱来,抽出二十张,“你在公司干了半年,按照劳务合同,公司补你半个月的工资,这是两千块钱,拿去吧。”

                      嘴上这么说着,但他却直接将手一甩,二十张百元大钞就被他甩在?#35828;?#19978;,等着赵小风去捡。

                      这就是他此行的目的,来侮辱赵小风。虽然赵小风被公司开除了,但他也被他的叔叔给说了一顿,这让他心里?#34892;?#19981;爽,决定将气发泄到赵小风头上来。

                      “呼呼!”

                      赵小风喘着粗气,双眼通红,脖子上青筋暴?#19969;?br />
                      面对这般侮辱,他?#31449;?#26159;无法忍受下去。

                      “姓周的,老子跟你拼了。”

                      “吼!”

                      赵小风怒吼一声,如同一只蛮牛似的扑向周文。

                      老子是农民又怎样,不偷不抢,吃的用的哪一样不是靠双手赚来的?

                      老子是农民又怎样,就算你是大公司的部长,玩我的女人,照样跟你干架。

                      老子是农民又怎样,农民照样有骨气、有血气、有怒气!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