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天才小农民

                      点击:
                      落榜少年马飞,回家务农期间,无意中得到七色神通,从此开启了一条通往财富的金光大道。 把美丽的村花娶回家,众美环绕,逍遥山村。

                      第1章 对台戏

                      “噗噗噗……”天刚蒙蒙亮,古树屯的空气中,就传来了大喇叭在即将说话前的前奏,随后,大喇叭里就是支书杨大牙那透着?#36130;?#30340;沙哑声音:“这个,老少爷们们注意啦,呵呵,这个,大家伙都知道了吧,这个,呵呵,我闺女就要去咱们市报社上班啦!金城市报社啊!呵呵,这个这个,咱们杨家的祖坟上都冒了青烟啦!呵呵,这个这个,闺女有出息,老子也高兴!这个这个,今天晚上,各家?#23478;?#27966;代表,到我家来喝喜酒!呵呵,喝喜酒!我就是高兴,不用随礼哈。”

                      听到这个消息,全村的人顿时各怀心思。

                      最特么气?#35828;?#26159;最后一句:“不用随礼哈。”他杨大牙摆酒,谁敢真的俩肩膀扛一张嘴去白吃?那不是老鼠日猫腚——自找麻烦么!

                      不多时,村里唯一的小卖部的柜台里面,就出现了一个庸懒地梳着头走出来的美女,她穿着一身粉色的连衣裙,这女人皮肤极白,白得令人眼晕,?#32469;?#26159;灵活生动的一双美眸,顾盼生姿,媚光四射,活生生一个范冰冰下乡。能够娶到这么美貌的老婆,而且能不让自家女人下地干粗活,也只有村长张小丑了。

                      这女人梳着头坐定,就冲着里面喊:“小丑,你特么真是懒?#21487;?#30952;——屎尿多!不是掉茅坑里了吧?#25179;?#32039;给我滚过来!我告诉你,咱妹子的喜酒,今天?#21069;?#19981;可!你赶紧给我去村委会喊广播!”

                      张小丑并不丑,反而是相貌堂堂,而且整个人在精壮之外,还透着一股精明劲,要不然年纪轻轻也不可能成为古树屯的村长。

                      不过,此时的张小丑,正皱着?#32426;罰?#20174;小卖部的后门系着腰带走出来:“嘘,春兰,小点声。”

                      美貌媳妇果然声音小了许多:“你个死鬼,刚才在老娘身上折腾的虎劲哪儿去了?我可告诉你,你张小丑绝对不能让他杨大牙给压一头!咱妹子的喜酒,今晚必须办!别缩头缩脑一副熊样!”

                      张小丑忽然来了精神:“老婆说的对!就今晚!我倒要看看,古树屯到底谁是一把手。趁着这件事,正好也看明白,到底谁会站在咱这边!兰兰放心,我马上去喊广播!”

                      春兰顿时偎了过来,抱住他就用软濡的嘴唇在张小丑脸上香了一记:“这才是我的好小丑,快去吧,喊完就回来吃饭,顺便叫上几个人,操办这事!”

                      于是,事隔半个多小时后,古树屯的大喇叭又响起来,传出的是张小丑洪亮的声音:“大家注意啦,都知道,我妹子张影今年也是大学毕业参?#24248;?#20316;,考上了县里地干部!哈哈!这可是凭真本事考上的,大家说该不?#20204;?#36154;一下?就是今晚了,我请大家喝喜酒!哈哈,每户?#23478;?#27966;代表参加啊!不用随礼,白吃白喝,老少爷们不用跟我小丑客气!”

                      村民们?#26197;?#26377;点头脑的,立?#22530;?#30333;了,今天的古树屯将上演一出精彩的对台戏。古树?#22303;?#21482;金凤?#35828;?#21916;酒,就定在了同一天的晚上!

                      村支书杨大牙的闺女杨雪今年大学毕业,到金城市报社实?#21834;?#24066;报社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挤进去的,要不是杨雪曾在几家有影响的报纸?#25103;?#34920;过几篇精彩文章,就凭他杨大牙那点关系,?#33618;?#22312;古树屯让女儿下地干活了。

                      女儿如此争气,支书杨大牙差点把尾巴撅上天,于是今天一大早就得意洋洋地在村委会广播里喊,今天晚上请乡亲们来喝喜酒。

                      其实按照村上的旧俗,也只有婚丧嫁娶和生孩子这种事才会办酒,象升学宴、庆祝宴之类的,杨大牙这是独一份!

                      偏偏张小丑的妹妹张影刚好这两天也要参?#24248;?#20316;,张影考上了县里的公务员,即将成为县人社局的干部。

                      村民们都在琢磨:“支书和村长家的喜酒,应该去谁家?#23194;兀?#20004;边都去?肯定不行啊!那不就成了最不让人待见的墙头草了?”

                      马飞和杨雪、张影都是同班同学。从小学,初中,一直到高中,十几年的同学。只是,人家杨雪和张影都考上了名牌大学,马飞却在高中辍了学。

                      古树屯这种小地?#21073;?#24403;年进县城读高中的娃只有他们仨,马飞、杨雪、张?#21834;?#32780;且古树屯从来没有出过大学生,甚至高中生都极少,马飞虽?#24187;荒?#19978;大学,但在村里也算是个高级知识分子。

                      杨雪和张影不仅才学出众,论容貌也都是当之无愧的村花,都很争气的考上了名牌大学,古树屯一下子飞出两只美丽的金凤凰,马飞在为她俩感到高?#35828;?#21516;时,也暗自叹息,自己现在什么都不是,地地道道一个种田小农民,和他们的差距越来越大了,自己的那份梦想,也越来越?#35835;恕?br />
                      不过,马飞并不觉得种田丢人,一家三口只要肯卖力气,一年下来收入也能上万。这几年,爹手里已经攒?#35828;?#38065;,琢磨着找村支书批块宅基地,给儿子盖房娶媳妇。

                      马飞当然也在考虑娶媳妇的事,毕竟二十多了,村里同龄的,孩子都满街跑了。但他还有一点小心思:要是讨老婆,要么是杨雪,要么就得是张影,这俩妮子可都是跟自?#21621;嗝分?#39532;一块长大的,小时候一起玩过家家的时候,她们都争着给我马飞当媳妇呢。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日薄西山,马飞揣着娘给的一百块钱,走向杨支书的家,恰巧要经过临街的小卖部。

                      春兰从午后起,一直就坐在临街的小卖部里面的柜台上,一双灵动的俏眸,打量着每一位从街上走过的村民,心里暗自盘算:我倒要看看,谁会无?#28216;?#20204;家小丑!同时,她还存了一份心思,最?#23194;?#20026;自家多拉?#23500;?#26449;民过来,因为她上午就打听好了,来喝喜酒的村民,肯定?#23478;?#38543;礼的!数百户的村民,份子钱也不是个小数目!

                      用眼角看到马飞走过来,却没有在自家门口停留的意思,春兰立刻扬声叫道:“小飞,你过来一下。”同时,摆出自认为最美的笑容,声音也是那么好听,“帮嫂子个忙,好不好?”

                      第2章 三个条件

                      “啊,春兰嫂。”马飞的眼珠子盯在春兰那露在裙子外面,欺霜赛雪般的白腿上转了两圈。吞了一口口水,犹豫了一下,还是来到柜台前,春?#23478;?#20945;到柜台前,由于距离较近,马飞的鼻端,便传来一?#27801;?#29087;女?#35828;?#24189;香,沁人心脾。

                      马飞?#30333;?#19981;在意她四射的魅力,垂下眼皮盯着柜台:“春兰嫂,什么事?”

                      春兰用那双?#19968;?#30524;玩味地盯着眼前这个毛头小子,她自然知道自己的魅力有多大,于是故意把身子?#26197;?#21069;倾,凝视着马飞的脸:“哎哟,小飞,长得挺壮实呀。嗯,你进来,帮我抬一下桌子,一会儿大家都来喝喜酒呢。”

                      “啊……”看到裙子领口露出大片雪白粉腻,马飞一下子就看傻了眼,脑子一阵迷糊,就随口应了一声,“好吧。”

                      从柜台里的小门进入院子,身后的纱窗门就哐当一声自动关上了。?#30041;伶面?#36208;在前面的春兰,当然知道马飞正被自己的魅力所迷,故意说道:“小飞,嫂子这裙子好看不?”

                      马飞的目光一直盯在春兰那双晶莹玉润的小腿上,下意识地说:“好看!太好看了!”也不知道他说的是裙子还是腿。

                      春?#35760;?#25670;小蛮腰,转过身来:“小飞,你是?#27492;?#31036;的吧?”

                      马飞顺口说:“嗯,是啊。”脑子里只晃荡着两个字:粉,白……粉的是裙子,白的是腿。

                      春兰心中暗道:这个嫩小子被老娘迷得七荤八素的,份子钱到手喽!她嫣然一笑:“既然是?#27492;?#31036;的,就交给我好了,一会儿我让杨会计帮你写上?#23663;?#20102;。”

                      “嗯,好啊。”马飞鬼使神差似地,掏出那张一百的红钞,递了过去。眼前那张酷?#21697;?#20912;冰的生动俏脸,真是让人着迷。

                      看着春兰那接钱的手,马飞愣愣地说了一句:“嫂子,你这手保养的真好,太好看了。”

                      春兰微眯着一双俏眸,伸手竟然捉住了马飞递钱的手,轻摸了一下:“嫂子好看?嗯嗯,地球人都知道啊。倒是小飞你,这手上都起了老茧了呢。”

                      “啊。”马飞只觉得手上传来一阵软软腻腻,顿时有如触电,竟然下意识地缩回了手,“嫂子,要抬哪张桌子?”未经人事的小毛头,毕竟不如春兰的大方。马飞顿时就后悔了,干嘛缩手啊,?#33618;?#21482;小手摸着,全身都觉得漂漂荡荡,仿佛要飞起来,舒爽到了极处,让他一时留连不已。

                      在农村,无论你多大年龄,和嫂子?#34892;╆用?#20030;动和语言,都被?#28216;?#27491;常,如果当事人反感甚至挑刺,其他人反而觉得当事人心胸狭窄。但是,如果和弟媳妇或者小辈的媳妇胡说?#35828;?#25110;者动手动脚,则让人绝对不能容忍。

                      马飞虽?#24187;?#30333;农村的这个习俗,但他真的没有勇气再摸上春兰的手,?#33618;?#36319;她去抬桌子,顺便瞅几眼那粉致光润的美肌,算是找回一点利息。

                      抬了两张桌子出来摆好,春?#23478;?#32463;?#30475;?#36830;连,那揉胸?#23588;?#30340;模样,更添魅力。

                      马飞忽然说:“春兰嫂,张?#21485;?#21738;里了?”

                      春兰顿时收起了笑盈盈的俏面,冷冷地瞥了他一眼:“行啊小子,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有前途。”

                      “嘎?”马飞皱起了?#32426;罰?#22047;囔道:“我什么时候吃碗里的了?谁又是锅里的?”

                      春?#35760;?#25242;刘海,挑挑眉毛,扭了扭小蛮腰,?#19968;?#30524;眯起:“你看嫂?#28216;?#35937;不象碗里的?”

                      马飞的口水差点滴出嘴角:“象!”话锋一转,又玩味地说:“可是,我从来?#24576;?#36807;碗里的啊,嘿嘿。”马飞的目光,肆意地盯在春兰的胸前,大有透衣而入之势。

                      终于,在春兰有意无意的挑-逗之下,马飞表现的自然了许多,也找回来了原来自己厚脸皮时的赶脚。

                      “哟?”春兰吓了一跳,觉得在马飞那种异样的目光之下,自己好像根本没穿衣服似的,不由后退了两?#21073;?ldquo;小子,毛还?#24576;?#40784;呢,就对嫂子?#34892;?#24605;了?我告诉你,你可老实点,要不然,我家小丑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