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猎艳小村医

                      点击:
                      村里的嫂子们接二连三地到村诊所看病,到底是啥毛病还非得要求用大号针针灸?小小村医,医术妙不可言,金杯银杯不如嫂子的口碑,就连城里的各色美女也蜂拥而来,“迟凡,给嫂子挂个晚上的号,嗯,半夜治疗效果好……”

                      第一章 嫂子来偷瓜

                      “嗯......呃......啊......”

                      锅台庄村头的瓜棚里,令人热血喷张的浅吟低唱声正跌宕起伏着,竹床不堪重负的咯吱声混杂蝉鸣声中,让人听起来格外躁动。

                      此时,一妙龄少妇正衣衫半解地在竹床上扭捏哼唧,她?#32426;?#24494;颦、轻咬朱?#21073;?#40763;息也稍显粗重。

                      “桂花嫂子,还痛么?你这是耐受......还是舒坦?#20426;?#36831;凡将手掌从她小腹位置挪开,?#32426;?#24494;皱,?#34892;?#19981;?#22836;?#22320;问道。

                      “嗯,不痛了,好舒服呢,再揉会吧好么?里面暖暖的......”

                      刘桂花嘟嘴笑笑,生拉硬拽将迟凡的手重新摁回她肚皮上,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将迟凡的手沿着小腹往下挪蹭了一下。

                      “那就好......什么东西扎手?额......”

                      迟凡随口应着,突然指尖传来一阵“刺痛?#20445;?#20182;扭头一看不禁脸红不已:?#34892;?#33537;壮浓密的小调皮正从她小内内边缘探出脑袋来。

                      “痛么?我给你吹吹?#20426;?#21016;桂花眉毛轻挑,挑衅地努着嘴朝迟凡啵了一下。

                      迟凡一阵懵逼无语,心里暗骂:今天真是日了狗了,刘桂花啊刘桂花,你TMD偷我的大西瓜也就罢了,我不计较,还死不要脸地让我免费给你治肚子疼?还TMD拿那啥毛毛扎我?你大爷的,老子非得从你身上捞点好处不可!

                      迟凡是村里唯一的村医,三个月前他那师傅兼养?#20613;磐揉?#23617;了,他便顺理成章地继承了那破诊所--?#38750;?#22320;说就是他家那两间南屋。

                      锅台庄原本就不大,再加上“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印象,来找迟凡看病的乡亲们少得可怜,有时候一个星期也碰不到一个,更雪上加霜的是镇上刚开了家西医诊所,所以他这嘴上没毛的小中医就悲催地被打入冷宫了。

                      好在他师傅还留了两亩西瓜地,所以他还不至于饿死,勉勉强强还能维持生计。

                      “嫂子,你老?#21040;?#20195;,偷了几次瓜了?你说这笔账该怎?#27492;?#21834;?而?#36965;?#25105;还给你治病了吧?#20426;?#20182;冷笑逼问道。

                      “就头一回嘛......你说咋办?#20426;?#21016;桂花扭动了下身子,挑衅地朝迟凡媚笑凝视,伸出手指在迟凡胸膛上游走摩挲了一下。

                      “你就不怕我......把你那啥办了?要不然你用身子赔偿我的瓜钱?#20426;?br />
                      迟凡挤眉弄眼坏笑说着,眼睛不安分地朝她胸口瞄来瞄去:两抹霸道的曲线从刘桂花半解的衣衫中显露出来,甚至连前?#35828;?#37027;粉红凸起也若隐若现。

                      刘桂花是村里数得着的俊媳妇,要?#36710;?#26377;?#36710;埃?#32780;?#30097;?#26448;还玲珑有致,迟凡也曾在难眠的夜里幻想过跟她倒腾快活的场景,一想到她被压在身下叫唤求饶的画面,他就忍不住热血喷张......

                      他想看清这诱人景色的全貌,不禁伸着脑袋凑近了一些,不断小心翼翼地变?#21796;?#24230;窥探景致。

                      “就怕你不敢......”刘桂花挺了下胸脯,?#28982;?#22320;一笑。

                      “我不?#36965;?#21621;呵哒,这是你自己找的!”

                      迟凡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哪经受不住刘桂花肆无忌惮地?#35980;Γ?#20182;忍不住伸手猛然朝她其中一座山峰抓去。

                      “嗯......”

                      当迟凡的指尖碰触的一刹那,刘桂花身体不由得一颤,她嗔怪地挑了下眉毛,不但不反对,反而“助纣为?#21834;?#22320;将衣扣全部撕扯开来。

                      “咕......”

                      迟凡咽了口吐沫,炙热的天气再加上?#28792;?#30340;欲望被点燃所带来的燥热里外夹击,这让他躁动难耐。

                      他喘着粗气、手哆哆嗦嗦地将她的衣衫往两侧?#35835;?#19968;下,两眼腥红地直勾?#21561;?#30528;那两个半球。

                      “好看么?要不要咬一口?你敢咬我么??#39029;阅?#30340;瓜,你吃我的......”

                      刘桂花脸颊绯红,?#28982;?#22320;柔声细语,胸脯一挺往迟凡眼前凑了凑。

                      “?#36965; ?br />
                      迟凡粗暴地?#35805;?#23558;她摁倒在竹床上,张开嘴巴扑了上去。

                      “讨厌!你弄痛人家了......啊!嗯......就这样,别停下......哎?#21073;?#20320;别光啃一边啊,弄偏沉了怎么办?那就不美?#25628;剑?#36718;换着来......哟,我有点受不了了......”

                      刘桂花闷哼吟唱着,抽风似的扭捏着身子,像是在挣扎逃脱,又像是在自投罗网。

                      “嗯,来了。”

                      迟凡腾出嘴来应了一声,埋头继续忙活,在刘桂花的引导及他自己的摸索下,他现在已经找到了敲门,不再一味地使用蛮力,而是拿捏好力度、发力方?#21073;?#26102;而蜻蜓点水,时而百转千回。

                      他两只手也没闲着,左手游走于起伏的曲线之间,揉、捏、搓、拽......手法变幻无穷,他居然活学他用地将一些针灸手法引申了过来,效果很相当不错,这从刘桂花那愈发“放荡”的喊叫声中就能印证;右手则是顺着她的小腹往那神秘地带探索,他并未急于直接包抄敌方老营,而是先在外围排查敌情,一寸一寸地将那险恶的地形摸查清楚。

                      刘桂花?#28792;?#22320;夹腿象征性地抵抗了一下,转瞬间就放弃了挣扎,甚至扭动了一下屁股去主动迎合迟凡的动作。

                      “小凡凡,怎么停下了?!来呀......”素素?#33041;?#22320;低吼着,身体颤栗颤抖得更?#22303;?#20102;。

                      “嫂子,你......尿了?#20426;?#36831;凡皱眉问道。

                      他手上满是黏糊糊的无名液体,似乎还有股子说不出来的味道。

                      “哈哈,笑死我了,小凡凡啊你可真是个生瓜蛋子,这就是快乐的水?#21073;?#35201;不?#33618;?#37324;干巴巴的,鼓捣起来怎么能舒坦?#20426;?br />
                      刘桂花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花枝?#20063;?#22320;放荡大笑,胸前的曲线被抖得波涛汹涌,像极了两只上蹿下跳的大白兔。

                      迟凡想抬手?#24189;?#33041;袋遮掩囧状,可又停住了,他怕那啥快乐的水沾到脸上,他急忙争辩说:“这个我当然知道啦,别忘了我可是医生?#21073;?#37027;啥,嫂嫂你那啥水也太多了吧?就跟提开闸门似的......”

                      “来吧,嫂子今天任你处置!有啥招术就使出来吧,你千万别跟福生那废物似的。”

                      刘桂花急躁地三下五除二将短裙褪了下去,八爪鱼似的手足并用缠住了迟?#30149;?br />
                      “福生哥他怎么了?#20426;?br />
                      迟凡好奇地问道,嘴?#33151;?#34987;她给霸道地封住了。

                      刘桂花腾不出嘴来回答迟凡的问题,只有越来越激烈的?#30475;?#22768;回应着他。

                      双唇传来的温柔湿润感觉让他不自觉地把这个问题暂时抛到了脑后,转而闭上眼睛去“胡搅蛮缠?#34180;?br />
                      鼻息声此起彼伏,迟凡跟刘桂花游蛇般缠?#21697;?#28378;,竹床吱咯得更惨烈了--仿佛随时都可能因不堪重负而被压垮,可惜他俩现在那还?#35828;?#19978;这些?

                      “嫂子,这事可千万别让我福生哥知道啊,那啥,抽空我给你鼓捣鼓捣那肚子疼的毛病,保准除根,以后啊你想吃西瓜就尽管过来摘......我给你送家里也?#23567;!?br />
                      迟凡拔出嘴来喘息说道,他头一次干这种勾当,心里多少又有点心虚。

                      可是会转眼一想,又便宜不赚王?#35828;埃?#24635;不能白搭上个大西瓜吧?再说了,他还免费给刘桂花治肚子疼呢,总得光吃亏不占便宜吧?那TMD是傻子,反正刘桂花那片地闲着也是闲着,?#23454;?#24471;松松土也是助人为乐嘛。

                      像是受到了召?#21073;?#20182;?#28792;?#22320;想去探索那秘?#22330;?br />
                      “嗯,只要咱俩不说出去,谁能知道?福生还在城里打工,过几天才回来呢。”

                      刘桂花喘息着点点头,抬手拍打了几下迟凡的屁股,示意他别再磨蹭了。

                      “嫂子,我......那啥,哎,咋说呢?#20426;?#36831;凡刚将短裤往下拉了一点,?#20174;?#32416;结蛋疼地停住了手。

                      “怎了?小凡凡你有难言之隐?不会是......哎,又一个......”素素疑惑地问道,?#33041;咕?#20007;地叹息。

                      “算了,你自?#21621;?#21543;!”迟凡咬牙闭眼猛然间将短裤拽至腿弯。

                      “啊?!你这里......太大了吧?!你就是个驴货,我......怕痛......你轻点!”刘桂花被迟凡那伟岸的物件差点惊落下眼珠子来,心里?#21767;?#24352;恐惧又?#26159;行?#22859;。

                      “要不然算了吧,我也怕弄伤你,虽然你那啥地?#25509;?#35813;挺顺畅了......”迟凡?#24189;?#33041;袋,有点沮丧地说道。

                      “不!嫂子?#19981;?#30528;呢!试试看吧,说不定很顺利呢,嗯,痛点也?#36824;?#31995;,下次就会好些吧?#20426;?#21016;桂花不死心地说道,?#35805;?#23558;迟凡的那啥拽住,然后挑衅地把玩着。

                      “喔......”迟凡闷哼一声,咬牙吼道:“好,今天就让嫂嫂尝尝厉害,待会可别受不了了,看我不捯你个肺!”

                      他浑身燥热难耐,早已精虫上脑,眼冒精光猛然将她摁倒,然后?#25628;?#20102;下去。

                      “别急......小凡凡咱们再游戏一会......”刘桂花哀求道。

                      “游戏个屁!拔腿叉开!老子被你?#35980;?#24471;都快喷鼻血了,麻蛋,还不让办实事?#20426;?br />
                      迟凡哪还有闲情逸致跟她?#26029;衅?#29492;急地强行用膝盖压住刘桂花的大腿。

                      “小凡凡,痛啊!轻点劈叉,嗯......你?#28909;?#23234;嫂我舒服一下嘛,待会你再折腾......好饭不怕晚啊!”

                      刘桂花偏偏不想让迟凡轻易得逞,她腰肢左?#19968;?#21160;着,险之又险地躲过迟凡的袭击。

                      “嫂嫂,现在怕是由不得你了,你就闭着眼从了吧!”

                      迟凡嘴角一挑无良地笑着,抬手将刘桂花的两条大长腿硬抗到肩上,?#24613;?#23601;此拿下。

                      “我......我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小凡凡你轻点,嫂子怕痛......”

                      刘桂花脸色通红地打量着迟凡那伟岸之处,轻咬朱唇?#21827;?#22320;哀求着,?#36824;?#22905;眼神中却满是?#26159;?#19982;坚毅,还默契地挪动了下屁股调整了下姿势。

                      正文 第二章 能动手就别?#21702;?br />
                      “黄花大闺女?嫂子你说啥胡话呢?你下边这块田地被我福生哥还不知道耕过多少次了,你俩结婚小半年了吧?行了,别TMD装纯,放松点......晕!还真是!”

                      迟凡不屑地说着,正要挺身而进,忽然又停住了:出于好奇心的缘故,他粗暴地将刘桂花的双手掰开,然后将秘境分开一些,凑近一看:那价值千金的环状轻薄物件赫然在目!刘桂花居然是完璧之身!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