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征戰諸天世界

                      點擊:
                      一沙一世界,一葉一菩提!在清末,他揮動著大刀,砍殺向了洋鬼子;在龍蛇世界,他擊毀外星人戰艦主神號;在聊齋世界,他重建天庭。征戰諸天世界,求索大道的盡頭!

                      第1章 以武犯禁

                      劇烈的爆炸聲,撕裂了王斌的身體,王斌覺得自己的靈魂被閃電扯離了身體,飛向無盡的蒼穹!

                      接著,靈魂也是要撕裂開來。

                      這是灰飛煙滅嗎?

                      王斌笑著,只是他心中不悔。

                      王斌的爺爺,是一位拳師,習得形意拳,在舊時代是鏢局出身,一身武藝高強至極,已經達到了暗勁的水平。而如今的時代,法制社會,習武一點用處也沒有,爸爸、伯伯沒有習武,只是平常人。

                      而爺爺看他天賦出眾,從小嚴格要求他,于是王斌習練了一身好武藝,更是達到了明勁巔峰的水平。

                      到了后來,王斌是一個小公司的老總,又是有一個漂亮的女朋友,生活過得很是美滿。

                      只是那一天,某個“衙內”看上了女朋友,然后施展著手段,下藥。女友不斷反抗,不愿受屈,撞破高樓玻璃,跳樓身亡。

                      現實就是這樣狗血。

                      狗血的,王斌都是難以相信。

                      現實版的,高衙內強搶林娘子事件發生了。

                      王斌得到消息之后,五雷轟頂。

                      接著,王斌開始狀告,皆是石沉大海,沒有回應,還有一些潑皮,前來警告他,要打斷他的一條腿。

                      這就是權力,權力的威壓!

                      社會是公平的,卻也是不公平的,社會是光明的,可社會也是黑暗的,有光必有影。

                      于是,王斌憤怒了,打斷了潑皮的腿,又是殺上門,前去報仇。

                      “你以為有權力,就能以權壓人,為所欲為;而我有武道,匹夫一怒,流血五步!你欺負我女朋友,我殺你全家,我不后悔!”王斌的靈魂吶喊著,接著眼前一黑,一切感知就是消失了。

                      接著,王斌的靈魂,就要徹底隕滅的時刻。

                      虛空破裂開來,一個石橋出現了空中,融合到了王斌的靈魂中。

                      下一刻,石橋消失在虛空之中。

                      …………

                      “我死了嗎?”

                      王斌再次睜開了眼睛,看著這個世界,沒有陰曹地府,沒有牛頭馬面,只有一個巨大的男人臉。

                      接著小孩子的哭聲傳來。

                      “我有兒子了!”

                      這時,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語氣中滿是歡喜。

                      “別嚇著咱們兒子!兒子叫什么好聽?”

                      “私塾先生說了,文武合一,名為斌!兒子長大了,要文武雙全,叫王斌吧!”男子說道。

                      微微吃驚,王斌沒有想到,他死亡之后,沒有變成鬼魂,而是直接成了嬰兒了。

                      前世,他的名字叫做王斌;

                      而今生,也叫王斌。

                      很多事情,王斌想不明白,只是漸漸的,也不去想了。

                      只是唯一不爽的是,王斌后面漸漸有了一個大辮子。

                      靠!

                      一個大男人,不是娘們,卻是梳著辮子,似乎唯有我大清朝了!

                      王斌吐槽道。

                      而五歲時,王斌行走在大街上,遇到了一個個拿著洋槍的洋鬼子,而老爹好似見到了鬼一般,快速的躲開了。

                      王斌心中嘆息了一聲,他沒有生在好年代,竟然是華夏最為黑暗的一段時間,竟然是洋鬼子橫行華夏的時代。

                      老爹,名叫王正誼,字子斌,祖籍河北滄州,因他拜李鳳崗為師,排行第五,人稱“小五子”;又因他刀法純熟,德義高尚,故尊稱他為“大刀王五”。

                      王正誼一生行俠仗義,曾支持維新,靖赴國難,成為人人稱頌的一代豪俠。位列民間廣泛流傳的晚清十大高手譜中,與燕子李三、霍元甲、黃飛鴻等著名武師齊名。

                      ps:有光必有影。

                      第2章 大刀王五

                      鏢局大院中,一群武者正在習練武藝。

                      “習武之道,在于勤奮,冬練三九,夏練三伏,一天不練,手腳慢,兩天不練,丟一半。”

                      “習武之道,站樁為先,混元樁,無極樁、三體式等等,都是一回事,講就的是站穩,唯有站穩了,才能贏了。若是摔倒在地上,那就輸了!”

                      此刻,王五正在為一個個徒弟,講述著武術之道。

                      一個個徒弟站著樁,不動如山,吞吐呼吸著。王斌夾雜在其中,心情起伏著,來到了這個世界,已經十四年了,五歲開始習武,至今已經有了九年了。在后世,國術盡數剩下了花架子,只是富貴拳,相當于體操,鍛煉身體有余,可是卻搏殺戰斗,那是找死的料。

                      可如今,卻是清末,戰亂不斷,國術保持著搏殺的一面,戰斗力強悍。

                      老爹王五,就是鏢局出身,戰斗力強悍;可惜軍中**,又是沒有關系,不然參軍,也是軍中猛將。

                      “師傅,我看洋人就有地面纏繞技,還沒開打就先躺著,有的倒在了地上,可照樣是翻盤了?”一個徒弟好奇的問道。

                      “笨呀,那是擂臺比賽!”大刀王五道:“到了擂臺上,有著比賽規則,顧忌這個,顧忌那個。可是真正的戰場搏殺,是沒有規則的,無所不用其極,只為了殺死敵人!”

                      “在戰場上,千軍萬馬沖殺在一起,人擠人,人挨人,空間有限。一個大將從馬上摔下來,幾十把長矛刺殺而來,再厲害也得歇菜;一個步卒,一旦摔倒了,無數的大腳丫踩過來,會被活生生踩死!”

                      王五說道:“西方搏擊術,其基本上都是著重于肌肉力量的增加和外部形體的訓練,訓練方式不外乎負重練習,以求得體格的強化,以供搏擊所用,即所謂“外強”;而中國武術則更著重于“內調”,即內部機理的調整和用力習慣的養成,講究以固有體態能量最大限度地發揮,所以西方拳手大都體形彪悍,爆發力強,而中國的內家好手往往體格瘦弱,但一擊之下,攻擊力卻極強!”

                      “大部分拳法,七層的時間都放在站樁上,在站樁的基礎上再進行試力、走步、發力,有些則把站樁作為一項深化性訓練,是先學會動,即各種軌跡運動,再進行站樁。”

                      “武道入門需要錘煉肉身,把握勁力,使全身力量擰成一股,一舉一動都有千斤巨力,可稱為明勁。”

                      “一般人,搏殺起來,多是動用手臂的力量,或是動用雙腿的力量,再高明一些,是動用腰部的力量。一個人有十層的力道,頂多是能發揮出七層的力道。而明勁,隨手一招一式,都是全身的內外力量,爆發出十層十的力道!”

                      “天地萬物分陰陽,勁力自然也分為陰陽兩勁,明勁就是剛勁,而一味的剛猛終非正道,明勁達至巔峰后,需要勁力由剛化柔,由明轉暗。此時需要領悟柔勁,也就是暗勁,練就暗勁后,以暗勁易筋、易骨、易髓,將暗勁練透全身,暗勁成就者蓄養元氣,滋養身體,舉手投足間可將勁力隔空打出。”

                      似乎嘴巴說,還是說不利索,王五取出了一塊豆腐,又是取出了一塊青磚。

                      把豆腐放在了青磚上,然后王五一拍豆腐,結果豆腐沒有什么,可是下面的青磚卻是碎裂開來。

                      “武術中,有一些武者,專門練著金鐘罩,鐵布衫,外功厲害至極,可是外功再厲害,五臟六腑還是脆弱的,而暗勁以柔克剛,專門破外功。催動著暗勁一掌拍打而來,可能外面沒有事,可是內臟已經受傷了!”

                      “洋人都是人高馬大,而我大清子民,面黃肌瘦,在身材上,力量上,天然上遜色了很多。很多洋人,嘲笑我大清國百姓,為東亞病夫,我日他仙人班班。洋人天天吃著牛肉,喝著牛奶,吃著面包,能不身材高大嗎;而我大清國百姓,多數是吃糠喝稀,能不柔弱吧。即便是中等之家,也是米飯為主,只有在逢年過節,才吃肉!”

                      “吃食上,差了洋人一些,身體上比不過洋人,我們就要用發力技巧上,取勝!你有連環馬,我有麻扎刀;你有金兀術,我有岳爺爺;你有狼牙棒,我有天靈蓋。我大清國是有辦法的!”

                      王五自信的說道。

                      “而暗勁練透全身后,將勁力煉至圓融,剛柔一體,一羽不能落,一蠅不能加,此為化勁。”說著,王五縱身一躍,待到眾人反應過來,王五已經回到了原位,而他的手上正抓著一只麻雀。

                      王五攤開手,麻雀想飛起,卻始終無法著力。

                      若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王五的手掌始終在輕微震動,剛好抵消了麻雀的力道,使其難以飛起。

                      “這就是化勁!”

                      “明勁,練的是剛猛之力;暗勁,練的是陰柔之力;而化勁,剛柔并用,混元如一!”

                      王斌看著,驚呆了,開口問道:“爹爹,那明勁,暗勁,化勁,是武術的境界,還是發力的手法?”

                      王五說道:“傻孩子,算是境界,也算是發力手法。比如有些女子,先天不足,天生力氣較弱,難以將明勁修煉到了巔峰,想要每次攻擊,都是爆發出百分之百的力道,做不到,故而轉修暗勁,走得是陰柔的路子!”

                      “爹爹,那化勁之上,是什么?”王斌問道。

                      “化勁之上,沒有境界!”王五嘆息道。

                      “師傅,那金鐘罩,鐵布衫,能刀劍不入,能抗住子彈嗎?”一個徒弟問道。

                      “那的看什么槍了?”王五道:“若是鳥槍之流,還能抗住一二;可是遇到了毛瑟槍,鐵定扛不住!”

                      “師傅,我們習武十幾年,都是扛不住洋槍洋炮,那還學什么武?”一個徒弟泄氣道。

                      “習武,是為了強身健體,這是老祖宗留下的東西,不能丟!”王五說道:“習武之后,金鐘罩,鐵布衫,一頓排槍下來,照樣是馬蜂窩;鐵頭功練的再好,真的遇到了狼牙棒,用腦袋去撞擊狼牙棒,鐵定死翹翹!”

                      “當年,趙武靈王,胡服騎射,學的是蠻夷的招式,最后超越了蠻夷,打敗了蠻夷;而現在,我們不如洋人,可只要學好洋人的洋槍洋炮,照樣是能打敗洋人……”

                      “習武即便是成了化勁宗師,也是一個匹夫;要多讀書,讀書多了,腦袋里才不會長草。成了文化人,那才有大出息,多多向譚先生學習!那可是一個大學問家!”

                      老爹王五說著,眼睛中滿是敬佩!

                      譚先生,正是譚嗣同,老爹的好基友!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