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齊宇問道

                      點擊:
                      一個華夏的大學生重生到修真界,他前世是一個學哲學的大學生,特別愛看諸子百家。重生后又在修真界一個沒有仙人的凡人星球上求仙問道,憑借前世的記憶以及一卷道書,一把青峰劍闖蕩整個修真界。凡人界,修真界,仙界,神界,圣界,混沌界,虛無界,他一路問道巔峰。

                      第一章穿越重生

                      一條幽靜的小路上,一輛自行車在緩緩的行駛著。騎著的是一個帥帥的小伙子,他叫齊宇,是一所三流大學的學生,這也就算了,可他還是學哲學的。以至于快畢業時找工作沒人要。他很憤怒,也很無耐,只得回家看看,因為今天是他的爺爺生曰。

                      他是他爺爺收養的,從小就跟著爺爺長大,他很愛他爺爺。

                      “快到家啦,爺爺一定在等著我回去吃飯,我的快點,快下雨啦”他看了看天自言自語道。

                      說完他就加快了速度,遠處的那處孤零零的房子已近了,他飛一般趕到了家中,突然他望見門上的白布,這時天下起大雨來,一道紫色閃電劈在他頭上,他的兩眼一黑就不醒人事啦。

                      等到他醒過來的時候已經發現他自己躺在一間破廟里啦。他吃力的睜開了眼睛,望了望四周,發現自己在一個破廟里,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他腦袋一聲響聲,就有一股記憶涌入腦內,齊宇終于知道自己重生道一個古代華夏的世界里,他的身體的這個人的記憶告訴他這個世界的一些情況。

                      原來他重生的這個人是個孤兒,也叫齊宇,從小就與一幫乞丐混在一起,由于身體從小就體弱多病,經常受別的乞丐欺負,這一次是他為了一個饅頭與別的乞丐起了沖突,他被活活打死啦正好齊宇被紫色閃電劈到這個世界與這個小孩融合啦,他也因此重生啦。

                      這個世界有許多大大小小的國家,齊宇所在的這個國家叫青云國,青云國是一個小國家,他就居住在都城城西的破廟里,他所在的世界有許許多多仙人的傳說,但是誰也沒見過。齊宇從小就想做仙人,但是他體弱多病走不了很遠,一直到10歲也沒出過都城。

                      齊宇終于知道自己到底重生到怎樣的一個世界啦,他長舒了一口氣,低下頭想了想遠在華夏的爺爺,眼淚就止不住流了下來,但是很快他就用手檫了檫臉重新振作起來,“爺爺已經不在了,我就在這個世界好好活下去,說不定將來等到我當了仙人之后就可以把爺爺復活啦”齊宇想了想,想完他就準備去找點東西吃,但是一準備起來,就發現自己全身痛死啦,他甩了甩頭這才發現自己不久前被打了個半死,身上這里青一塊紫一塊的。他咬了咬牙,艱難的爬起來朝外走去,走到大門口,對著太陽升了個懶腰,笑了笑準備迎接新的一天。

                      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他朝著河邊走去,不一會就來到了河邊。齊宇挽了挽袖子,就試著下到河里去摸魚,這條河不是很深所以他經常來這。有時候能不到一兩條,有時候卻只能餓著肚子過夜。

                      不過今天卻很不幸運,摸了半天,連只蝦都沒摸到,齊宇只得走到岸邊休息一下,想著自己今后的生活,他不知道怎么辦,直到傍晚,他好不容易才摸了條不大不小的魚,抓著魚,他感到了一陣滿足。

                      他急忙生了一堆火,用早已準備好的樹枝把魚串上放在火上烤著,這時一只小狗模樣的小家伙悄悄來到了齊宇身邊,汪汪的叫了幾句,嚇得齊宇都快把魚扔掉啦,齊宇望了望四周看到一只小狗的動物流著口水直直的看著他手中的魚,他不禁笑了起來。

                      齊宇一咬牙撕了一塊扔給小家伙,小家伙用飛一般的速度把魚抓到嘴里,不一會兒就吃完了,齊宇又看了看小家伙,發現它還是直直的看著他手中剩下的魚,齊宇皺了皺眉,自嘲的笑了笑還是把剩下的魚全扔給了它。

                      齊宇看著小家伙吃得那么香,不免抬頭望著滿天的繁星,想到自己的爺爺,嘆了口氣“哎,可憐的小家伙”不一會小家伙的叫聲把齊宇的思緒拉回到現實中來了,齊宇奇怪的看著小家伙,只見小家伙一會指著齊宇一會又指著自己,隨后又胡亂比劃了一通,齊宇看著它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小家伙想說什么。它隨即又比劃了一遍,齊宇這才明白它的意思,它是要齊宇與它一起去個地方。齊宇沒辦法只好跟著它去。

                      小家伙在前面跑著,齊宇卻跟著跑的氣喘吁吁,不一會小家伙在一個洞口停了下來,齊宇跑到那個洞口時已是汗流浹背啦,他指著小家伙埋怨道“還有多遠,別跑那么快。”

                      小家伙好像沒聽見似的又時比劃一通,齊宇只得跟著它進入里面,一進洞齊宇就發現這個洞黑漆漆的,齊宇不禁有些害怕,不過又想到小家伙,又不得不跟著往前走。

                      不一會終于他發現前面有一絲光亮,他急忙跑了過去,發現小家伙已經在那里了。他不禁望了望四周,發現對面墻壁上有兩道石門,而且還有字。他仔細看了看發現一個寫著‘功法’,一個寫著‘丹藥’。他首先走到功法的那道石門前用力推了推石門,卻推不動,他又接著試了幾次,還是推不動,沒辦法他只得一屁股坐在地上休息了好一陣才爬起來用力推石門,好不容易把石門給推開啦發現里面就一卷道書以及一些詩詞雜書。

                      他急忙把道書打開發現這本道書是與他一樣來自華夏,這不由得齊宇一陣驚奇。

                      原來這本道書來自一個華夏的古代道士,道士原本是個詩人,后來轉修道,偶然在一個遺跡中發現了這本道書,卻不想他花了一千年修煉到渡劫時卻被劈到了這個世界,來到這個世界只剩下了受了重傷的靈魂,不得不在此修了一個簡陋的洞府來安放這些東西留給有緣人。

                      齊宇看到這長舒了一口氣,自己活下來,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跡。他搖了搖頭,接著看下去卻驚喜的發現這是一部叫《鴻蒙決》的道書,上面記載著修煉的劃分;練精化氣,練氣化神,煉神化虛,煉虛合道,地仙,天仙,金仙,太乙金仙,大羅金仙,至于后面的還有沒有道書上沒有記載。看想到自己僥幸活了到這齊宇下定決心一定要修仙,于是他馬上雙腿盤握起來,擺出無心朝天修煉起來。

                      第二章修煉完畢出游

                      天邊漸漸浮出一絲陽光,齊宇睜開眼發現自己丹田內已有一絲真氣,不由長舒一口氣,想到“最難的時候過去啦,只要有一絲真氣入內就算已入道了,在經過以后不斷的修煉,一定能突破到煉精化氣的階段”。

                      其實齊宇已經算是煉精化氣了,不過是境界還不穩定罷了,但整的來說煉精化氣就是把外在的靈氣納入丹田,不斷壓縮直到形成一團氣旋,就能達到煉精化氣大成,隨著氣旋不斷變大從而直沖大腦打開腦中識海形成神識就突破到煉氣化神了。

                      這時齊宇不禁望了望天邊,一絲紫氣隨之吸入體內,隨而進入識海,與齊宇腦中一團紫氣融合啦,紫氣不免增大了幾分。這時齊宇不覺發現世界變得不同了,周圍的十米盡入腦內,就連一只螞蟻都感覺的到。“汪汪”一聲小狗叫驚醒了齊宇,齊宇隨之站起來,望了望四周,發現小家伙可憐巴巴的望著他,齊宇這才發現自己昨天還沒吃飯,而以齊宇現在的修為還達不到辟谷,現在肚子都餓了。沒辦法齊宇只得朝小家伙招了招手,示意它跟著自己出去。

                      小家伙這才跟著齊宇向外走去。來到洞外,齊宇又到河邊摸了兩條魚吃了,忽然想起洞府內還有一個石門沒打開就立即招呼小家伙朝洞府走去。

                      走進洞府,齊宇試著推了下另一個石門,發現自己很容易就把石門推開了,齊宇趕忙走了進去發現石門內一個超大的丹爐處在哪,旁邊架子上還有幾瓶丹藥,以及一卷道書。齊宇趕忙走上前去,發現道書上寫著《丹器決》,這是一部煉丹煉器的道書。齊宇又轉過身來看了看中間的大丹爐,就運用《丹器決》中的收字訣,把丹爐縮小到拳頭大小揣進衣服里。齊宇不免感嘆那個道士怎么沒有留下一個乾坤袋了,其實也不怪那個道士,乾坤袋已經被雷劫時劈的碎掉了,而只留下這個丹爐啦。

                      他甩了甩頭,把這些念頭壓下,又繼續把剩下的幾瓶丹藥全揣進衣服里朝外走去。走到外面,齊宇這才想到自己今后的去處,沉思了一會兒,齊宇最終還是選擇出去游歷一番。他望了望四周發現小家伙也跟著它出來了,便說道:“小家伙,你是呆在這還是跟著我出去游歷一番”。小家伙用它毛茸茸的腳撐著下巴,露出一副人沉思的模樣,想了想就使勁朝著齊宇點了點頭。

                      齊宇看到這不免覺得小家伙太通人姓,就想這小家伙來歷肯定不凡,就對著它說道:“小家伙,你以后就與我姓齊,就叫齊天吧。”“好啦,我們就去游歷吧”齊宇對著齊天招了招手向遠處走去。

                      轉眼半年過去了,一條小路上一位書生似的小伙子在緩緩的向前走著,身后跟著一只小狗,這就是我們的主人公齊宇。自從齊宇打算外出游歷一番,他就到過青云國的許多城市,他一路看著沿途的風土人情,不免像置身于華夏的古代一般,半年的時間齊宇的修為也緩緩的提升著,修為已穩定在煉精化氣初期了,丹田中的氣旋也有很大的變化。

                      也許是修為的緣故,齊宇十一歲就有十五六歲的樣子。在這半年中,齊宇也從《鴻蒙決.》中學了幾個簡單的法術,一個是最基本的火球術,以及掌心雷等幾個法術。(術法分為法術,道術,仙術,神通后面的道書上沒記載)看著不遠處的一處城鎮,齊宇不免加快了腳步,來到城門口,兩排威武的士兵把守著,齊宇抬了抬頭看了看城墻上的幾個字“流舒城”愣了一會兒緩緩的走進了城中。

                      只見城中人來人往,好不熱鬧,齊宇和小家伙這樣一個怪異的組合引起了周圍的人好奇,但是看了一會兒也就見怪不怪啦。齊宇沒理會這些一直朝前走去,突然前面一陣議論聲,齊宇也好奇的走了過去,只見一群人圍著一個乞丐似的小男孩,看起來只有六七歲,小男孩全身臟兮兮的躺在那,一雙眼睛迷茫的盯著四周的人,齊宇看到這不免心中一酸,想到自己與他何其的相似,嘆了口氣,想到“同時天涯淪落人,就幫幫他吧”。

                      于是就走過去把小男孩扶起來,對著他溫和的說“小弟弟,你為啥在這里,你父母了”。小男孩遲鈍了一下,輕輕的說了一句:“我父母都病死啦,我一個人就只得餓著肚子在街上乞討”說完小男孩又把眼睛移開了。齊宇看到這不免嘆了一口氣,就對小男孩說:“哎,你以后就跟著我”小男孩沒說話,齊宇只得扶著小男孩朝前面走去。齊宇用僅有的一點錢幫小男孩買了一件衣服就詢問了小男孩一番,這時小男孩在稍稍露出一點笑容,笑著告訴齊宇他叫李云。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