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仙道邪君

                      點擊:
                      修仙界的年輕高手楚云端,被心愛的師妹所殺,萬念俱灰之時,混沌中的一座仙府偶然認他為主,把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再度醒來,竟重生在一個世俗界的公子哥身上,又恰逢洞房花燭之夜……
                      白撿個媳婦,身上還帶個逆天仙府?重生一回,反倒還賺了?
                      這一世,他定要仗劍逍遙、傲世三界!

                      第1章 毒手

                      青山碧水,白云悠悠。
                      一座不起眼的山崖上,漫天靈氣奔涌,最終匯聚在一個青年男子的身邊,久久不散。
                      男子面容俊朗,劍眉英挺,乃是修仙界年輕一輩的天才人物,楚云端。
                      “但愿,師兄能順利突破吧……”旁邊,一名翩翩佳人喃喃自語,俏臉上有些緊張之色。
                      這女子方當韶齡,自有一股出塵的仙女氣質,說不盡的溫柔動人,正是楚云端的師妹,林月汐。
                      有師妹護法,楚云端大可安心突破。
                      可正當他全力吸收天地靈氣的時候,卻是陡然睜開雙眼,漆黑而深邃的眸子中,充滿震駭:“師妹……你……”
                      那張熟悉的俏臉上,沒有半點往日的柔情,反倒滿是冷漠、絕情,完全就是變了個人。
                      林月汐正握著一柄長劍,深深刺進楚云端的心臟之中,劍尖之上更是不斷涌出陣陣強大而狠毒的力量,竟直接將楚云端的魂魄絞滅得幾近粉碎。
                      楚云端胸口突然傳來鉆心的劇痛,他無法接受,自己的至親至愛之人,竟會下此殺手;也無法理解,林月汐的實力,何時變得如此可怕,竟能一劍刺得他形神俱滅?
                      如果只是單純的心臟被刺穿還有救,但魂魄被毀,就徹底回天乏術了。
                      楚云端面如死灰,雙眼空洞,苦笑一聲:“為什么?”
                      一句為什么,包含著無盡的痛心。他希望自己是在做夢,然而渾身的麻木與痛苦,還有極速流失的生命力卻是如此真實。
                      “為什么……”
                      可惜,他沒有等到回答,只能從漸漸模糊的視線中看到對方冷漠的眼神。
                      這種眼神,還屬于那個溫柔可愛的小師妹嗎?
                      楚云端用盡最后一絲力量,仰天長嘯。嘯聲之中,滿是不甘、不解……
                      臨死之前,他最后深深看了一眼林月汐,卻見林月汐的臉上滿是不屑和厭惡,紅唇輕啟,似乎是在說些什么。
                      只是,楚云端再也聽不到了。
                      …………
                      楚云端的意識,終于徹底模糊,將要消失在混沌之中。
                      死在最信賴的愛人手中,何其可悲!
                      他仿佛感覺到,自己下一腳就要跨進陰曹地府內。
                      可正當此時,一陣狂猛而玄奧的吸引力陡然將他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天旋地轉,空間錯亂。
                      楚云端只覺得自己所處的世界瞬息萬變,良久之后,渾身傳來是強烈的僵硬感。
                      楚云端剛經受過巨大打擊,完全不清楚發生了什么,腦中只剩下麻木,渾身無力。
                      渾身無力?!
                      他大吃一驚:我不是死了嗎,死人怎么會渾身無力?不對,剛才那股奇怪的力量……怎么回事?莫非……我沒死?
                      楚云端連忙感受一下自身的狀況,這一感受,他更加震驚了。
                      我真的沒有灰飛煙滅?!
                      現在的我,絕非無主殘魂,而是有著完整的身體……
                      我難道……奪舍重生了么?
                      楚云端尚且不敢相信現實,若非他曾經修為不低,見識廣博,根本都不敢做出如此論斷。
                      “本該陷入萬劫不復的我,被那種奇怪的力量救了,然后莫名其妙地轉生到了這個新的身軀之內。”
                      “應該就是這樣吧……”
                      楚云端很清楚,奪舍重生本是極難的事情,可他自己什么都沒做,卻輕松地獲得了新生,著實讓他無法理解。
                      他想不通前因后果,索性暫且不去考慮,而是立即冷靜下來,開始嘗試適應自己的新身體。
                      “既然沒死,終歸是好事。只是,師妹為什么會……”楚云端心情依舊沉重,大難不死,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林月汐問個清楚。
                      不論是從二人之間的感情,還是從林月汐的性格上考慮,他都想不通到底為何……林月汐要這么做。
                      尤其是他臨死前還發現,林月汐突然像變了一個人,更讓他心中難安。
                      他不知道該如何去憎恨自己最疼愛的師妹,只覺得一座大山壓在身上。
                      然而現在,無論他如何焦慮、心急,都不得不接受自己重生在另一個身體里的現實。
                      楚云端暫且將心事放在一邊,想要睜眼起身,看看自己到底重生在什么樣的身體里。結果卻發現,自己竟然直挺挺地癱在床上,動彈不得。
                      “好不容易獲得新生,為何會有渾身僵硬的感覺?莫非,這幅身軀是個殘廢?那可就有些麻煩了。”心中驚疑之下,他立即仔細感悟一下自己現在的狀態。
                      剛去感受,他就在心里怨道:“賊老天,你逗我吧!把我重生在一個死人身上是什么意思?”
                      他赫然發現,新的身體,是個死人的身體!
                      也就是說,那股神秘力量拯救了他的殘魂,最后卻把他丟進了一個死人體內。
                      死人,怎么可能動彈?
                      楚云端剛才還打算,起來好好燒幾炷香來感謝老天,此時卻發現自己仍然是一個死人,心里憋屈得很。
                      與此同時,五臟之內傳來陣陣劇痛,讓楚云端確信——身體的前任主人剛死掉不久,恐怕還不到半個時辰!
                      在修仙之人看來,凡人之死,就是魂魄歸西。
                      而掌控這副身體的前一個魂魄,恐怕早就去陰曹地府拜見閻王了,剩下的只是個無主的軀殼,而且是一個被“毒死”的軀殼。
                      非但如此,這個身體的狀態簡直差到了極點。
                      排除中毒不說,身子骨本就虛的不行,肝、腎、脾、臟……沒有一個是健康的,全都千瘡百孔、破爛至極。
                      “這家伙生前到底都在干些什么?這樣的人,就算不被毒死,也活不了多久。”
                      接連的意外,讓楚云端覺得命運在戲耍他。不過,當務之急還是想辦法恢復修為,才能考慮后續的事情。
                      假若有什么隱情,那么他一定要查清;假若師妹真的是心生歹意,那么……他也是個有仇必報的人。
                      因為楚云端的師尊向來居無定所,時常帶著弟子四處云游。所以楚云端僅憑現在這點凡人的能力,要在茫茫世界中找到師傅和師妹,完全沒有可能。
                      索性,他就放棄腦中亂七八糟的念頭,沉下心考慮如何將這副被毒毀的身子復原。
                      同時,他略微又分出一道神識,自己打量起來自己。
                      楚云端畢竟曾是個修仙之人,如今尚可分出一點神識感應周圍。不過以他目前的狀態,也只能勉強感受到這個房間內的情況。
                      “也罷,沒有魂飛魄散就不錯了,怎能再挑三揀四呢。身體被毒垮了還可以慢慢恢復,還好、還好……這張臉還算英俊。表面看來,也是個風度翩翩的大好青年。”楚云端看了看自己,自我安慰道。
                      由于前任剛死不久,四肢健全,五臟未毀,而楚云端本身魂魄未滅,曾經又是金丹高手,魂魄與新身體融合之后,只需將毒排出,讓血肉之軀恢復生機,就能“起死回生”。
                      只是這個過程,還需要一些些時間。
                      正在這時,他的精神又是一震:我旁邊……怎么還有個姑娘?
                      楚云端可以發現,一名妙齡女子斜倚在床邊。
                      女子身材姣好,不施粉黛,清麗可人。頭上的鳳冠霞帔,更給她增添一分高貴之美。
                      只不過,她的呼吸卻是十分微弱。
                      楚云端心中一驚,再一看周圍:紅燭暖帳,錦被熏香……
                      洞房花燭夜?
                      老天給我安排的新身體雖然很爛,不過送了個新娘子,算是補償嗎?
                      可是,這新娘子的氣息,微弱得有些過頭了吧?
                      ……不對,她也中毒了!
                      楚云端這才發覺,新娘子也中了致命之毒,只剩下最后一口氣,不需多久,怕是就要香消玉損。
                      “新婚之日,二人同時中毒,到底是怎么回事?”楚云端驚奇不定,連忙開始仔細搜尋前任的記憶。
                      前任已死,剩下的記憶自然地轉給了楚云端。
                      說來也巧,前任也叫楚云端,算是個富家公子。
                      早些年,前任是個文武雙全的年輕人,可惜后來因為一次事故而一蹶不振,變得放縱、頹廢,名聲極差。
                      今天,正是他和屋內這女子大喜的日子。
                      結果他喝了杯酒后,迷迷糊糊地朝床上一躺,就再也醒不來了。
                      記憶,也到此為止。
                      接著楚云端才意識到,自己借著前任的身軀重生,那么這新娘子就成了他的發妻。
                      “平白無故撿了個便宜媳婦?”楚云端心中哭笑不得,“慕蕭蕭,就是她的名字么……但愿她能再多撐一會兒,等我醒來幫她解毒。”
                      從前任的記憶中,楚云端了解到,慕蕭蕭的心性很是善良。
                      前任為人墮落,很受本家人排擠,唯獨慕蕭蕭對他很好。
                      以至于前任雖然已經魂飛魄散,卻仍有一絲執念——保護好慕蕭蕭。
                      楚云端本就心疼憐惜這女子,再受到前任的執念影響,自然不愿見到她無辜身死。
                      “咔吱——”突然,一聲輕微的開門聲響起。
                      楚云端心中警覺,連忙集中神識感應起來。
                      只見一名濃妝艷抹的女人小心翼翼地探了探頭,躡手躡腳地走了進來,不聲不響地把門合上。
                      這女人是……大嫂?她來干什么?
                      楚云端心念一動,隱隱捕捉到了一些什么。
                      這個舉止奇怪的女人,赫然是他現在的大嫂,余曼。
                      她伸著腦袋,朝著房間里面看了看,見到床上的一男一女都不動彈后,眼中浮過一絲歹毒的喜悅。
                      之后,余曼才大步走到床邊,食指在楚云端的鼻息下探了探。
                      “這沒用的家伙,總算是死了。”余曼低聲呢喃,語氣中滿是厭惡,好像恨不得楚云端早點歸西。
                      旋即,她又把手伸向新娘子的面前。
                      “這小賤人倒是命硬,男人都涼透了,你還剩一口氣撐著不死。既然愿意嫁過來,就隨那個廢物一塊去地府吧。”余曼冷哼一聲,小聲道,“不愧是華少,連化魂散這種奇毒都能搞到。”
                      余曼的聲音中,沒有一點兒憐憫。
                      而她口中呢喃提到的“華少”二字,卻被楚云端敏銳地捕捉到了:要謀害我的人,不僅僅是余曼一個?
                      在前任的記憶中,能被余曼稱之為華少的,只有一個人——五河郡首富的兒子,沈華。
                      這時,余曼確定楚云端已死,便轉身欲走。可當她看到新娘那張無暇的面容時,心中生出一股無名烈火,還有一陣強烈的嫉妒。
                      “小狐貍精,去死吧!”余曼惡狠狠地伸出雙手,朝著慕蕭蕭的脖子掐了過去。
                      感受及此,楚云端心頭大驚。
                      他有辦法解開慕蕭蕭的毒,但如果現在慕蕭蕭被余曼掐死,那可就沒救了。
                      可現在,楚云端自己都還算個假死人,怎能管得了別人?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