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萬界至尊

                      點擊:
                      這是一個地球人高調崛起,成為萬界至尊的故事……
                      被譽為殺手之王的地球人凌天,帶著記憶穿越了,靈魂降臨在修真界紫霞星的一個小門派弟子身上,從此開始了萬界至尊之路。
                      別人修仙,他卻修神;
                      別人修一個靈胎、元嬰,他卻能修九個;
                      別人養靈獸的時候,他已經有神獸成群;
                      別人不敢招惹的仙女、神女、天之驕女,他偏偏要去**一番;別人不敢去的兇境、險地、禁地、藏寶之地,他卻如履平川……
                      諸天萬界,唯吾獨尊!

                      第一章 殺手凌天

                      “嬌妹果然冰雪聰明。”

                      宋奇在姚嬌的瓊鼻上點了一下,道:“我們二人聯手,絕對輕松勝他。”

                      “你不只是想勝他那么簡單吧?”姚嬌若有所指的問道。

                      “他能為一介凡人拿出一粒肌骨玉露丹,證明他身家頗厚,而且以他的實力,必定是藍楓宗重點培養的精英弟子,儲物袋里恐怕有著寶貝無數。”

                      宋奇誘惑說道:“如果我們將之斬殺,說不定能從他身上找到凝胎丹,到時候我們晉級靈胎期的希望就增大許多。”

                      “別做美夢了,凝胎丹何等珍貴,就算是藍楓宗里有這種靈丹,只怕也不會讓弟子隨身攜帶,至多是等某個弟子即將突破時才會賜予。”

                      姚嬌翻了翻白眼,又道:“那人是藍楓宗精英弟子,此處又距離藍楓宗并不算太遙遠,萬一我們去殺那人,那人身上帶著藍楓宗高手的信符,我們恐怕也有殺身之禍。”

                      “富貴險中求,這樣的事情,我們干的還少嗎?”

                      宋奇手指輕敲桌面,說道:“我們二人聯手,那人必定迅速敗亡,就算他有信符,也將信符捏碎了,等不到藍楓宗的強者到來,我們就已經逃之夭夭了。”

                      姚嬌沉默不語,似乎還在猶豫。

                      “況且,有嬌妹你出手,在你的媚術之下,他恐怕頃刻間就迷失心智,沒有捏碎信符的機會。”宋奇又補充了一句。

                      “行!”

                      姚嬌終于點頭,又道:“不過,所得好處,我要占六成。”

                      宋奇也沉吟了片刻,最后還是點頭道:“就依嬌妹。”

                      “什么時候動手?”姚嬌問道。

                      “那人應該是回家省親的,要不了多久必定會返回藍楓宗,我們就在半路上等著他。”

                      宋奇立身而起,說道:“事不宜遲,我們現在就可以動身了。”

                      凌天并不知道宋奇還在打著壞心思,他在王貴家又睡了一夜,直到翌日清晨時分,他才離開石村。

                      凌天起床的時候,天色只是蒙蒙亮,王貴一家還在睡覺,因為之前已經說過要走,所以他沒有再去辭行。

                      沒有回頭,也沒有絲毫留戀,凌天離開時的神色很平淡。

                      這次回來,只是為了了卻一樁緣分而已,昨天能為石村一戰,凌天覺得自己已經對得起石村,對得起王二牛的一家人了,畢竟自己穿越而來的時候,王二牛已經死了,并非自己害死了王二牛。

                      其實,若不是為了石村,為了王貴一家人,昨天凌天會直接斬殺了宋奇。

                      斬殺宋奇容易,可殺了宋奇之后,宋村的人日后必定更加憎恨石村的人,而且宋奇的師傅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一旦人家尋仇,找不到凌天,他們極有可能找到石村來。

                      為了穩妥的了結此事,凌天連宋奇的一根手指頭都沒有傷害,甚至在占據上風的情況下,主動提出賠償一粒肌骨玉露丹。

                      凌天素來謹慎,顧慮周全。

                      在凌天看來,自己已經退讓,宋奇若是識好歹的聰明人,就該見好就收,不會把事情鬧大。

                      離開石村后,也就走了三十多里,凌天來到一條小河邊上。

                      來的時候,也經過了這條小河,不過當時河里并沒有一個妙齡女子在洗澡,而這次卻有。

                      河水雖然清澈,卻并不深,那女子站在河中,肚臍以上的身體全部露在了外面。

                      不得不說,那女子肌膚白嫩,身段婀娜,胸峰飽滿,肥臀挺翹,三千青絲垂落如瀑,渾身不掛寸縷,若是尋常男人看到,必定會為之駐足,偷偷在一邊窺視。

                      可凌天不是尋常男人,他對偷窺美女洗澡沒有半點興趣,只是往河里看了一眼,便就掉頭離開,而且步伐明顯快了不少。

                      這荒郊野嶺的,一個妙齡少女在河中洗澡,以凌天這種人的性子,自然會敬而遠之。

                      只是讓凌天意外的是,自己剛剛快步走了幾步,一陣嘩啦的水聲傳來,那水中的女子,居然是縱身躍起,就那么光著身子飛落到了岸邊。

                      凌天不禁又看那邊瞅了一眼,看到了許多不該看的美妙風景。

                      不過,也僅僅只是一眼而已,凌天便就扭頭,準備繼續前進。

                      “怎么,我不好看嗎,兄臺竟是這般避如蛇蝎?”

                      讓凌天更沒想到的是,那女子居然會對自己說話。

                      沒錯,肯定是對自己說話,這里并沒有別人。

                      “非禮勿視。”

                      凌天又忍不住多了一句嘴,道:“姑娘還請自重。”

                      言罷,凌天便就頭也不回的邁步前進。

                      “呵呵,我等修仙之人,何必拘泥于凡俗禮節?”

                      那女子笑了笑,竟然是飛快的追了上來,并擋在凌天的身前。

                      只不過此時,那女子身上卻是多了一件薄薄的紗裙。

                      不多這件紗裙還好,多了它,更是讓這女子多了一份朦朧美。

                      有的時候,一個漂亮女人完全裸著并不誘人,偏偏她身上有那么一件衣服遮掩著,更具誘惑力。

                      “姑娘擋住在下去路,又是何意?”凌天瞇著眼睛問道。

                      “山林中多有猛獸毒蟲出沒,我一個嬌弱女子行走其中,十分危險,不知可否與兄臺一路同行好有個照應呀?”

                      那女子言語之際,媚態盡現,眼泛秋波,一條嫣紅的丁香小舌還在嘴唇舔了一圈,著實的令人癡醉,有種忍不住要將她攬入懷中好生吝惜一番的沖動。

                      在這一刻,縱是凌天,都是意識一陣恍惚,險些淪陷。

                      好厲害的媚功!

                      凌天心中暗驚,迅速穩住心神,冷哼道:“姑娘乃是筑基后期修為,又精通魅惑之術,可是比這山林里的猛獸毒蟲更加不好招惹。”

                      那女子見凌天沒有中招,也是有些驚訝,暗道對方的心境修為不差。

                      “唉。”

                      那女子幽幽嘆息,道:“兄臺竟是不解風情之人,枉我見兄臺儀表堂堂,想要與你多多親近。”

                      見那女子一臉幽怨,楚楚可憐的樣子,凌天的意識又是一陣恍惚,他知道對方又施展了更厲害的媚術。

                      凌天心中一動,原本沉靜的臉色變得呆滯起來,眼神也是盡現迷離,甚至隨后臉上還浮現出了癡傻的笑容。

                      那女子見此,媚眼一亮,暗道你小子終于是扛不住了吧!

                      “漂亮妹妹,來,讓哥哥親一個。”

                      凌天一臉癡迷,像是失去神志,還伸出了一只手去摸那女子的下巴。

                      “好好好,讓你親一個。”

                      那女子也是順勢往前一步,直接窩進了凌天的懷里。

                      啵!啵!啵……

                      凌天也沒有客氣,還真是在那女子的臉上親了起來。

                      那女子心中暗暗得意之后,又在猶豫,是不是在此時直接出手將這廝殺了。

                      無疑,現在是動手的絕佳時機,對方已經被迷惑,全無防備,完全可以一擊必殺。

                      可這廝真的被迷惑了嗎?

                      那女子有些懷疑,處于謹慎起見,那女子沒有立即暴露殺機,而是很干脆的把自己身上的輕紗也脫下了,更是抓住了凌天的一只手,往她的玉峰上按去。

                      如果這廝表現得很饑渴,很狂熱,便就證明這廝確實被迷惑了。

                      如此香艷的情況,凌天還是首次遇到,不過反正自己也沒吃虧,不摸白不摸,他不僅摸了,而且很是用力。

                      “疼!”

                      “輕點!”

                      那女子嬌吟,不過她又抓住了凌天的另外一只手,朝著自己小肚子下面移去。

                      “嬌妹,你這是干什么呢?”

                      也就在凌天的手劃過那一叢芳草之際,宋奇出現了。

                      宋奇皺著眉頭走來,指著凌天說道:“嬌妹,他已經被迷惑,你怎么還不動手?”

                      姚嬌瞟了宋奇一眼,道:“讓他做個快活鬼多好,再說了,就這么殺了他多可惜呀,他可是筑基期的修士,一身的精元可是對我有大用的。”

                      “漂亮妹妹,這家伙是誰呀?”凌天指著宋奇問道。

                      “他的鮮血對我的血劍也有大用!”

                      宋奇說著,已經是手握長劍,不等姚嬌再次開口,他已經揮劍斬向了凌天。

                      而在此刻,凌天卻是一個閃身,躲到了姚嬌的身后。

                      姚嬌還沒反應過來,自己的脖子居然是已經被一只大手抓住,讓她感覺一陣窒息。

                      “不好,上當了,他沒有被迷惑!”

                      姚嬌心驚,不過她既然敢于靠近敵人,用自己的身體施展更強力的媚術,自然也有脫身之法。

                      就當凌天準備發力,直接掐斷姚嬌脖子的時候,一道道紅光自姚嬌的身體各處射出,皆是帶著危險的氣息。

                      凌天無奈,只得在這一刻選擇松手,同時迅速閃開。

                      閃躲之際,凌天才看清,那一道道紅光竟然是一根根細針。

                      這些細針沒有擊中凌天,射出十余丈后,又飛回了姚嬌的身體。

                      “兄臺,你可是很不厚道呢,明明沒有被迷惑,還裝模作樣占我便宜。”

                      脫身之后,姚嬌又披上了那條紗裙,不溫不火的說道。

                      “你的便宜也不知道被多少男人占過,我可不稀罕。”

                      凌天臉色恢復平靜,言語也是沒有波瀾。

                      剛才凌天確實是裝的,一是為試探這女子到底何意,二是想要在發生變故時瞬間制服這個女子。

                      如果那女子不是身懷細針法寶,此刻的她必定已經是橫尸荒野,香消玉殞。

                      第二章 死而復生

                      十幾個殺手精英見凌天氣勢狂暴,個個都是心驚肉顫,即便明知不敵,他們也依然是硬著頭皮向凌天圍攻而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