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我樓上的女神

                      點擊:
                      主角:秦烈、陳婉婷。 秦烈在華夏第一特種兵退役后,回到了都市,一次偶然機會,與女總裁發生了超友誼關系……給女神做貼身男秘!嬌俏校花,雙胞胎姐妹,火爆警花,冷艷女殺手接憧而至,看他如何翻云覆雨,幫女神叱咤都市,逍遙花都!

                      第一章飛來艷福

                      滴滴滴……

                      破舊的床頭櫥上,一個老式的手機短信鈴音響起。

                      秦烈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伸手摸起手機,按下了掛斷鍵,房間內瞬間安恢復了安靜。

                      看到窗外已經大亮,只是在臟兮兮的窗簾遮擋下,屋子里昏暗了許多。

                      啪!

                      將手機扔到一邊,在枕頭下摸出三塊五一包的劣質香煙,抽出一根后,用打火機點燃,用力的吸了一口。

                      古龍香水?

                      他鼻子用力嗅了幾下,空氣中彌漫這淡淡的香水味道!

                      尼瑪的,三塊五的香煙能抽出上千塊的香水味道?真tmd神了!心中不禁暗暗自嘲道。

                      嚶嚶……

                      一個女人的呢喃聲響起,讓他瞬間變得清醒,猛的坐了起來,側頭望去。

                      “哇靠,這是誰?”

                      床的一側躺著一個長發女孩,雖背對著他看不到容貌,但烏黑的秀發,光滑的后背及渾圓的翹臀,便足以勾起男人的獸性。

                      或許聽到了他的驚訝聲,女孩懶慵的翻動身體,平躺在床上。

                      長長的睫毛,瓜子臉,小巧的鼻子嘴巴,嘴角抿起形成一個完美的弧度,仿佛沉睡的天使。

                      極具規模的胸脯與纖細的腰肢形成了完美的比例,平淡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修長而筆直的雙腿……

                      唰!

                      秦烈感覺到鼻孔中兩行熱流涌出。

                      不會是做夢吧?

                      他狠狠的扭了一把自己大腿,刺骨的疼痛傳來,讓他接受了這突然的幸福,用力晃了晃頭,恍惚的回憶起了昨晚的一幕。

                      昏暗的酒吧,曖昧的燈光,震耳欲聾的音樂聲,狂歡的人群,一個酩酊大醉的女孩纏著自己……

                      “嘿嘿,極品啊!”

                      秦烈咧嘴一笑,沒想到酒吧獵艷也能有這么漂亮的女孩,簡直太tm走運了。

                      想到這里,伸出大手向她的飽滿摸去。

                      “啊!流氓!”

                      當他的大手剛剛碰到女孩,還沒來得及感受,女孩猛的睜開了眼睛。

                      看到一個猥瑣的大叔,流著鼻血赤身在身邊,那種驚恐可想而知,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尖叫。

                      同時白光一閃,*下意識的橫掃,沖著他雙腿間的位置踢了過來。

                      臥槽!斷子絕孫腳?秦烈一個翻身下床躲了過去,驚出一聲冷汗。

                      噓!噓……

                      這廉租房隔音效果不好,女孩這聲音太過刺耳,很容易把警察都招來,就算被鄰居聽到,會對自己光輝燦爛的形象產生不好的影響。

                      他匆忙將手指放在嘴邊,做出一個噤聲的動作。

                      “你是誰?為什么在我床上?”女孩抓過床單,遮擋住嬌軀驚恐的問道。

                      “美女,這是我家,請你搞清楚,你是在我的床上。”秦烈色迷迷的看了她半遮半掩的嬌軀,耐心的解釋道。

                      尼瑪的,昨晚上該是怎么樣欲死欲仙的感覺?現在怎么回憶不起來了?

                      “你這個禽獸,流氓,色狼……”

                      女孩感覺到身體某處傳來的微微痛楚,揭開床單看到上邊一朵如花的鮮紅,眸子里瞬間充滿了淚水。

                      仿佛用所有惡毒的語言,都不足以描述她內心的憤怒,繼續道:“你到底對我做了什么?”

                      她這是明知故問,或者說想聽到對方否認的回答,哪怕是種自欺欺人的慰藉也好。

                      保留二十多年清白容易嗎?在如今空虛,浮躁的社會環境中,需要抵抗多大的誘惑?

                      可今天卻被一個猥瑣男賺了便宜,悲催的心情可想而知。

                      “美女,我還想問你,昨晚有沒有趁我酒醉不省人事時,趁機對我……”

                      秦烈故作一臉無辜的反問。

                      尼瑪的,都說男人提上褲子不認賬,這女人連褲子都沒提呢,居然立馬翻臉不認人了?

                      “你真無恥!”女孩一愣,俏臉通紅咬牙切齒道。

                      “這……也不能怪我,是個誤會!”秦烈厚著臉皮回答。

                      ……

                      女孩徹底無語了,片刻之后,顯然也回憶起了昨晚的事情,淚水瞬間充滿了眼眶,哽咽的說道:“你轉過身去,我要穿衣服。”

                      “人之初,性本善,其實身體也是一樣,大家光溜溜的來到這個世界,無論男人女人,都應該坦然面對,就是因為有了齷蹉的想法,才會穿上……”

                      “滾!轉過頭去,不允許看!”女孩的憤怒再次爆發,抓起旁邊的一個枕頭扔了過來。

                      被你賺了便宜我認了,可別tm再唧唧歪歪,整的好像老娘我賺了你多大便宜?

                      反正雙方誰也不認識誰,過了今天就當什么事都沒發生好了,她心中默默的安慰自己。

                      女孩名叫陳婉婷,是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長的女兒,本來在米國哈佛大學管理系上大二,可隨著公司的規模擴大,爸爸便將她喊了回來,負責管理東海的分公司。

                      對于爸爸來說,直接參與管理的經驗比上大學更加的實際,何況東海這邊的市場很重要,不想讓外人染指,以免帶走公司的信息及資源。

                      陳婉婷不想回來,更不想當什么老總,但胳膊拗不過大腿,只能辦了休學手續而來到了東海市的分公司。

                      可到了公司之后,一切并不順心,孤獨郁悶之下,便出來借酒消愁,結果發生了這件事情。

                      現在她后悔都來不及……

                      哇靠!起碼36c,秦烈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心中暗暗嘆道。

                      陳婉婷整理好衣服,粉白相間的t恤,泛白的緊身牛仔褲,將她身材勾勒的同樣完美。

                      隨后深深的吸了口氣,狠狠的瞪了秦烈一眼,抓起桌上的lv包,快步向門口走去。

                      “再見!歡迎下次再來!”秦烈依依不舍的揮手告別。

                      “我這輩子不想再見到你!”

                      ……

                      唉!現在的女孩,怎么都這么沒禮貌?也太不珍惜這來之不易的緣分,秦烈苦笑著搖了搖頭。

                      當他回頭看到床單上的斑斑紅點時,兩只眼睛立刻充滿了猥瑣的精光。

                      “大河向東流啊,天上的星星參北斗啊!說走咱就走……”

                      酒吧獵艷都能撿到這么大便宜,簡直是比中大獎都難,不禁再次躺在床上,哼起了小曲。

                      突然想起剛才的短信鈴聲,伸手將手機抓了起來。

                      黑白屏幕上顯示“華夏xx銀行溫馨提醒:你的銀行卡號尾號為8888的銀行卡內轉入一千萬……”。

                       第二章活著

                      他知道,這是四年特種兵生涯的全部津貼。

                      看到這個數字,非但沒有任何喜悅,反而內心充滿了失落與傷感。

                      國際任務四十八次無一失手,其中包括米國海豹特種精英親自把守,號稱連只蒼蠅都飛不出來的死亡監獄內,單槍匹馬救出被關押的華夏重要人員。

                      也包括帶領他的四個隊員,一夜之間干掉東瀛號稱擁有數十萬幫眾的相紀幫幫主田野井二及他的二十六個幫會頭目,讓整個幫派人人自危,談之色變。

                      一千萬!

                      對于普通人來說,絕對是個天文數字,幾代人都賺不到這么多錢。

                      但對于華夏特種大隊最高級別的翔龍特種兵來說,錢只是概念,或者說連這種概念都沒有。

                      百分之七!

                      這是從進入翔龍到退役的人員比例,不言而喻,百分之九十三的隊員死亡,活下來是一種奢望,誰還會在乎錢?

                      尤其是作為翔龍大隊最強A組隊長的秦烈,國際殺手組織出價二十億買他的人頭,也有雇傭兵團五十億向他拋出橄欖枝,世界頂級富豪爭相邀請他去做私人保鏢直接開出的空白支票,只要他肯填上數字,對方會毫不猶豫的將錢打進他的賬戶。

                      可退役后,他選擇一個人來到了東海,過著普通人自由平靜的生活。

                      ……

                      秦烈整理了一下紛亂的思緒,簡單的洗漱,出門去買早餐。

                      當走到樓下后,在樓前乘涼的石凳上,一個老頭在悄悄的抹著眼淚。

                      “劉大爺,怎么了?發生了什么事?”

                      劉大爺今年五十多歲,花白的頭發,干巴巴的臉上布滿深深的皺紋,印證了他經歷的滄桑。

                      此時一臉的憔悴無助,仿佛又瞬間蒼老了許多。

                      他是秦烈在樓下租房的鄰居,平時老實巴交但為人熱情,秦烈沒少到他家里蹭飯吃。

                      “強子跟人打架,被打傷進了醫院,需要手術費兩萬多。”

                      劉大爺流下渾濁的淚水,用手抹了抹繼續道:“他上大學的錢都是東拼西湊的,現在我去哪兒弄這么多錢?”

                      “跟人打架?”秦烈眉頭擰起疑惑的問道。

                      他自然見過強子,這孩子非常有上進心,品學兼優不說,還經常出去打零工補貼家用,完全不像一些天之驕子那樣上網,泡妞的混日子。

                      就他怎么可能跟人打架?再說他那瘦弱的小身板也沒打架的資本……

                      “劉大爺,上車,我陪你去醫院看看。”

                      雖然事情蹊蹺,但先手術要緊,秦烈走向倚在墻上的一輛摩托車道。

                      “你大媽在那里陪他,沒錢去了也沒用。”劉大爺嘆了口氣道。

                      “我來想辦法!”

                      ……

                      劉大爺半信半疑,畢竟秦烈平時晝伏夜出,還經常帶些女人回來,又沒份正經的工作,怎么可能有這么多錢?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