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我的絕世美女校花老婆

                      點擊:
                      “老婆大人,聽說你又當選校花了。這全是老公為你服務的功勞呀!你要不要……”
                      “滾!

                      第0001章 租房子

                      炎炎夏日,熾熱的風像膠水一樣,綿黏在人們身上。

                      流火四射的季節里,太陽散發著火熱的光輝,光芒像烈火一樣在烘烤著大地。

                      女人們穿著涼薄的透明霧白色短袖,還有齊臀超短裙,筆直潔白的雙腿顯得十分高挺,胸前的那一抹柔軟,像是兩只大白兔一樣,在躍躍欲試的抖動著。

                      女人們這種清一色的清新搭配將男人們的視線全都吸引了過去。

                      男人們露出了貪婪而又好色的眼神,饑渴的掃視著在街上來往的女人。

                      在貧瘠而又窮困的山里待了二十二年的葉軒,望著街上的美女,趕緊收回了目光。

                      街上的這些女人和老頭子看的小黃書里描寫的不太一樣。

                      因為,街上的女人是會動的。

                      腿在走動,胸在抖動,屁股在甩動。

                      在山上,老頭子經常教育葉軒,女人這種‘動物’如果看得多了很容易營養不良,而露點的女人看的多了……相當容易犯罪。

                      “我葉軒,作為祖國未來的花朵,絕對不能被這種毒奶所毒害。”葉軒默念著老頭子教給他的話,心里平靜了很多。

                      老頭子是葉軒的師傅,說起話來,操著東北口音,一口老牙,像玉米粒似的,整個人枯瘦如柴,像是個瘦猴一樣,尤其喜歡吸煙,特別是旱煙,腰間常別著一桿銅質的煙槍,平淡無奇,但偏偏就是這樣的一個老頭,卻擁有著十分強大的力量,簡直就是一雙拳頭打天下,一桿煙槍走四方。

                      “該死的老頭子,讓我下山找個女人,那女人有什么特征都不給我,還就給我兩塊錢,這真夠租房子的?”

                      葉軒一臉茫然,若有所思的看著手里握著的那兩枚一元硬幣,不理解地疑惑道。

                      葉軒手里僅有的這兩枚硬幣,可是老頭子一邊流著眼淚,一邊依依不舍地從臭氣哄哄的褲頭中拿出來的。

                      穿過街道,就是別墅區。

                      望著眼前占地數畝有余的豪華大別墅,葉軒鼓起勇氣,大膽的按響了眼前別墅的門鈴。

                      叮咚!

                      很快,從別墅內廳中走出了一個正穿著睡衣的女孩。

                      女孩雙腿筆直,亭亭玉立的站在葉軒的身前,冷傲的眼神仿佛目空一切,櫻桃般的小嘴涂抹著烈焰深紅色的口紅,一雙水靈的眼睛,泛出十分冰冷的眸光。此刻,女孩目光如刃,掃射在葉軒身體之上,她在上下打量著葉軒。

                      同樣,葉軒也在毫無忌憚的看著眼前這個胸前飽滿,讓人忍不住想上前捏上一捏的女孩,開口道:“我在網上看到了你的招租信息。”

                      “就你?”

                      女孩冷冷一笑,蔑視的眼神橫掃在葉軒身上,她原本有些疲倦的雙目,頓時閃爍出了幾道光芒。

                      她盯看著葉軒,在葉軒腳上,穿著一雙地攤貨的人字拖,下身牛仔褲黑的油污發亮,上身則是穿著五塊錢一件T恤。

                      就這種人,也配和她合租?

                      這家伙,還真有臉來問。

                      當真是厚顏無恥之人!

                      “怎么了?我不可以嗎?”

                      只一秒,葉軒便將女孩渾身上下看了個遍,女孩三圍什么的更是了如指掌。

                      葉軒在內心中,還不斷地感嘆道“現在女孩發育真好”。

                      這女孩看著也就是二十歲的年齡,該發育的地方全都發育了,不該發育的地方……居然也發育了,而且還發育的很好。

                      這怎么也得有36D了吧!

                      葉軒心里邪惡的笑著,表面上,卻只是露出淡淡地微笑,儼然一副正人君子模樣。

                      “這里是別墅區。你知道這的租金是多少嗎?”

                      熱風吹過,女孩輕輕地撩動著披肩長發,冷笑了幾聲,質問道。

                      女孩名叫唐小柔,這棟別墅是她父母專門為她買下的,以便她能靠學校近一些。

                      但唐小柔卻覺得一個人居住太過無聊,保姆、保安太過無趣,所以她才想到出租房子這個點子,希望能讓別墅熱鬧些。

                      誰知道,剛發上網的消息,就被這樣一個……不知從哪個山溝里出來的家伙給看到了。

                      最關鍵的是這家伙,居然還真敢上門來問。

                      要知道,這別墅所在位置,是江北市外灘區,這里的房子一平米要十幾萬呢好不好!

                      就穿成這種樣子的家伙,渾身地攤貨,居然還好意思開口租這里的房子?

                      拜托,大叔,來之前照過鏡子嗎?

                      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厚顏無恥?

                      一瞬間,這些話都從唐小柔腦海里飄過。

                      但她有著極好的素養,硬是將這些話憋進心里,選擇了平心靜氣的和眼前這個窮家伙談一談‘錢’的哲學!

                      “下山前,師傅給我說,江北市的房子,兩塊錢就可以租了。”葉軒疑惑,搖了搖頭,又說道:“難道不是這樣的嗎?”

                      從小生活在山里的葉軒,對金錢并沒太大概念。

                      除了每個月會出去執行幾次任務以外,葉軒是很少接觸外界的。

                      而且,即便出任務,葉軒也只是去一些比較偏遠的地區。

                      譬如說,百慕大、金三角。

                      在這些地方,金錢……遠遠沒有武力來的更有價值。

                      所以,對武力值爆表的葉軒而言,缺乏著金錢概念,是很正常的。

                      “兩塊錢……大叔,你確定你不是來這搞笑的?這里的房子,如果要租一個月,最低也要五千塊。”唐小柔險些一口老血噴出,看著眼前這個窮小子,冷聲說道。

                      “五千塊?我記得,我每次出任務,好像都有一兩千萬美金。這次只帶兩塊錢,是因為老頭子告訴我出門用不著錢,租房子兩塊錢就夠,缺錢了,直接搶別人的就行了。”

                      葉軒輕聲嘀咕道,手里被攥緊的兩枚硬幣似乎真沒什么用處。

                      “行了,不租房子就趕緊走。礙眼!”唐小柔不禁揉了揉太陽穴,大清早就被這樣一個山區小癟三給玩弄一頓,唐小柔心情很不好。

                      這家伙,絕對腦殘加智障,很可能還是個神經病。

                      “呵呵。”

                      葉軒苦笑著,轉身,拉著身后破舊的行李箱,離開別墅大門。

                      正當葉軒剛準備離開時,一道強勁而又刺耳的發動機轟鳴聲從不遠處傳來。

                      就在那塵土飛揚的一瞬間。

                      一輛血紅色的汽車,車身流線如刃,鋒芒四射,一只跳躍的馬被鑲嵌在車前蓋上,整輛車顯得十分奢華,以著急剎的姿態,停在了葉軒的正前方。

                      法拉利!

                      “小柔,今天是你生日,我來給你送花了。”

                      法拉利的剪刀式車門打開。

                      一個穿著帥氣,西裝革履,皮鞋锃亮的男子,梳著斜劉海,留著燕尾發,戴著一副金絲框眼鏡,手中拿著一束九十九朵玫瑰花,站在了別墅門前,喊道:“小柔,做我女朋友好嗎?”

                      “陳海,我已經有男朋友了。我勸你最好對我死心。”唐小柔一改矯揉造作的模樣,臉色頓時變得冰冷起來,冷聲說道。

                      “小柔,別開玩笑了。我早就打聽過了,你根本沒有男朋友,就連在高中,你都沒談過一次戀愛。”

                      陳海用食指推了推眼鏡框,一副知識分子,不,衣冠禽獸的模樣,他半瞇著眼睛看著唐小柔,陰笑著說道:“你就別騙我了。”

                      隨即,陳海冷冷地看著葉軒一眼,低沉著聲音道:“別告訴我,你這個土樓比,就是小柔的男朋友?”

                      “額……”

                      葉軒無奈的搖了搖頭。

                      正想辯解,但沒等他說話,別墅大門打開。

                      唐小柔一臉嬌柔的模樣撲向了葉軒懷里,一雙潔白的玉手輕輕拍打在葉軒的胸膛上,完全就是一副向男朋友撒嬌的樣子。

                      “作為祖國未來的花朵,有便宜不占,是傻蛋。”葉軒本著好色的本質,毫不猶豫的雙手攬住唐小柔的玉肩,任由唐小柔胸前的兩抹柔軟,緊緊地貼附在胸膛之上。

                      真軟!

                      唐小柔嗔怒的哼了一聲,卻也不好發怒,為將陳海氣走,只好忍了,放任葉軒那雙賊手在身上肆無忌憚的游走著。

                      “你是個什么幾把東西?”

                      陳海憤怒的盯著葉軒,怒吼道,眼神狠狠地剜在葉軒的身體上,手中的玫瑰花,直接被他拍落在地。

                      媽的,就這種渾身地攤貨的家伙,也配和他陳海搶女人。

                      惹惱了老子,弄死這個狗癟養的。

                      “呵呵,作為祖國未來花朵,我一直都秉承著講文明禮儀,樹道德新風,能動口就不動手,能動手就不留活口的優良傳統。你說,你剛才罵我,這不是逼我打你嗎?”

                      葉軒冷冷一笑,三步做兩步,健步上前,直接拽住陳海的頭發,按著陳海的頭,往下狠狠地一壓,隨即膝蓋猛地向上一頂,只聽‘啪’的一聲,陳海的鼻梁直接就斷了。

                      “你媽的居然敢打我,老子弄死你。”

                      陳海眼睛血紅,金絲眼鏡框從中間折斷,鼻梁斷裂,鼻孔血流不止,他雙手使勁地撕扯在葉軒身上,瘋狂了一樣咒罵著葉軒。

                      “看來,我得教教你,該如何做一名合格的華夏人。”

                      葉軒左手攬住唐小柔十分柔軟的嬌軀,右手反著掌面,猛地向上一揚,狠狠抽在陳海的右臉上。

                      啪的一聲,陳海整個人橫飛出去三四米,摔在地上,骨頭在咔嘣不斷地作響。

                      “我不管你是誰,但請你記住,以后有我的地方,你最好不要出現。否則……我不介意再打你一頓。”

                      葉軒冷笑著,平靜地看著倒在地上的陳海,微笑說道,而他的手則是在唐小柔屁股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