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我結婚后的那幾年

                      點擊:
                      因為老公早泄,我開始變得欲求不滿,老公回老家休息的時候,一次意外讓我和小偷歡愛了,從那之后,我的身體就越來越敏感,我按耐不住去了酒吧,那個一夜情最多的地方,和一個男人已經快要做愛了,結果被老公的一個電話打斷,我突然清醒過來,內心滿是愧疚地逃走后,身體越來越難耐,林苑邀請我去她家,讓我看了她的性感內衣和情趣玩具,甚至帶著我看av,那是我第一次看av,隨后我忍耐不住,去了成人用品店,打算買和林苑一樣的玩具,用來安慰自己。

                      第1章墮落的前兆

                      恩……老公……夜里,我緊緊抱住在我身上馳騁的男人,細碎的呻吟從口中溢出。

                      我能感覺到身上的男人因為我的呻吟越發地激動,就當我以為我能愉快地享受情欲帶給我的一切時,男人卻停住了,下身的一陣熱流讓我明白發生了什么。

                      老公你射了?雖然我看不見自己的臉,但也能夠想到現在我的臉色是多么地難看。

                      我也是一個有正常需求的女人,老公的雄風一天不如一天,越來越越不能滿足我,身體的空虛讓我想要抓狂。

                      恩……老公的聲音很小,似乎是很尷尬。

                      忘記說了,我老公叫陳企,三十二歲,國企的一名小員工。

                      而我湯琳琳,二十七歲,私人公司的廣告總監。

                      好了,睡覺吧。

                      我知道今晚沒戲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強迫自己壓下還在體內燃燒的欲火,以及想要沖著老公發火的心,翻身裹住被子睡覺。

                      老公的手臂環住了我的腰肢,我抿了抿唇,明明這手臂是那樣地有力,抱著我給我心安,可是偏偏那方面的能力不行。

                      我是一個比較遵循傳統的女人,我并不想出軌。

                      老公,我嘆了口氣,翻身回抱他,我們去醫院檢查一下好嗎?說完這句話,我能明顯感覺到摟著我的男人動作突然變得僵硬,低沉帶著磁性的聲音響起:我們可以去藥店買藥吃,醫院……就算了吧。

                      老公的回答我很理解,作為一個男人,那方面不行,還真是難以啟齒的。

                      那就去醫院買藥吧,早點睡吧,明天周一還要工作呢。

                      我窩在老公懷里,感受著老公懷抱的溫暖,閉眼睡覺。

                      第二天老公果真去藥店買了藥,我也滿懷期待地等著老公重振雄風。

                      可是一個星期過去了,老公還是那個樣子,根本不能滿足我,我心里想要出軌的念頭越來越強烈。

                      老公,你還是去醫院看看吧。

                      不然我害怕我真的會出軌啊。

                      后半句話我沒有說出口,這一次老公雖然不情愿,也還是點頭答應了我。

                      從醫院出來后,我的心有些沉,醫生說老公的早泄想要治愈很難,這就意味著,我很有可能一直得不到滿足。

                      琳琳,走在路上,老公突然拉住我的手,聲音一如既往地低沉,是我最喜歡的音色,我想給公司請假,然后回老家休息幾天。

                      我點點頭:恩,休息一下也好,很久沒回去看爸媽了,我這里最近工作比較忙,就不陪你回去了。

                      我工作忙嗎?并不。

                      老公離開的第一天,我去了酒吧,身體一直得不到滿足,讓我漸漸忍不住要去打破內心禁錮住自己的倫理綱常,我是一個正常的女人,我想要被填滿,被占有,被狠狠地侵占啊!我穿著一身比較休閑的衣服走進了酒吧,我保守的打扮和這里顯得是那么地格格不入,不過我不在意。

                      酒吧內四處飛散的曖昧的因子讓我心情愉悅,可內心的渴望就越發地強烈了。

                      給我來一杯威士忌,謝謝。

                      坐在吧臺旁,我沖著侍衛禮貌地笑了笑。

                      不是我自夸,作為廣告總監的我,無論是臉蛋還是身材,都是格外出色的,酒吧內,至少有數十道火熱的目光在我身上游走。

                      這么漂亮的小姐竟然會喜歡威士忌這樣烈的酒,身邊響起男人的輕笑,我轉頭看去,是名模樣普通的男人,女士喝太烈的酒可不太好哦,侍衛來杯銳澳。

                      男人就這么自說自話,為我點了銳澳。

                      謝謝。

                      我禮貌地點頭道謝,酒杯中屬于銳澳透亮的光芒讓我神情恍惚,我這樣做真的是對的嗎……小姐是新來的吧?以前從來沒見過你呢。

                      男人靠近我坐了下來,屬于男性特有的氣息在我鼻尖繚繞。

                      我不自然地往邊上坐了坐,哪怕決定想要這么做,我骨子里還是一個傳統的女人。

                      恩……最近工作比較累,出來放松一下。

                      我盡可能地讓自己笑得自然一點,盡管我知道這不太可能。

                      小姐你好像很緊張啊,對了,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劉天宇。

                      自稱是劉天宇的男人微笑著看著我,我抬頭與他對視。

                      他眼中的欲望是我最熟悉的東西,可是我從來沒能得到過滿足。

                      我叫白雨。

                      我隨口胡扯了一個名字,拿過酒杯抿了一口,來掩飾自己的尷尬。

                      我很少喝酒,再加上心里有些不安,我被嗆到了,再溫和的酒被嗆到,也能變成烈酒一樣讓人難受。

                      咳咳咳……我忍不住咳嗽起來,因為酒精的刺激,眼眶有些泛紅。

                      白小姐你沒事吧?怎么那么不小心啊,喝酒都能被嗆到。

                      劉天宇連忙輕輕拍打著我的后背,為我順氣。

                      男人火熱的手掌在我的背上輕輕拍打,更是撥撩著我本就沒能滿足的渴望。

                      身體里一陣燥熱,我暗叫不好。

                      白小姐?白小姐你怎么樣了?劉天宇關切的聲音越發地模糊,我猜到是他給我下藥了。

                      要不就這樣從了吧……就這樣墮落了……我不是一直得不到滿足嗎,現在就是一個好機會,能夠讓我脫離苦海啊。

                      心底仿佛有一個來自深淵的聲音,不斷引誘我上鉤。

                      劉天宇的臉越來越近,我突然清醒過來,猛地推開了他,跑出了酒吧。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我這樣真的對得起老公嗎!我一路狂奔回家,涼涼的夜風不斷拍打著我的臉,并沒讓我得到一點兒的冷靜,體內的燥熱越發地難耐。

                      回到家,我還來不及坐下,便發現家里亂七八糟的,就像是進了小偷一樣。

                      我下意識想喊老公,可是突然想起來,老公回老家了,現在只有我一個人了。

                      我緊張地咽了一口唾沫,體內的燥熱此時也下去了大半,我小心翼翼地往房間內走去。

                      翻東西的聲音從臥室傳來,我順手拿起掃帚,輕手輕腳地推開了臥室的門。

                      臥室門剛一打開,我就被人拉了進去,隨后猛地甩在了床上。

                      嘭地一聲,我重重地摔在了床上,一陣頭暈目眩。

                      當我從頭暈眼花中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被人摁住了雙手,恍惚間,看見匕首在月光下泛著的寒光。

                      別出聲,不然我殺了你!渾厚的男聲在我耳邊響起,讓我忍不住身子一抖,被下藥的身體又開始蠢蠢欲動。

                      我努力抑制住自己身體里的燥熱,配合地點點頭。

                      把這里值錢的東西全部交出來!似乎是因為我的配合,小偷摁住我手腕的大手松了幾分。

                      那炙熱的溫度讓我不由得有些失神,同時也有些不安,從什么時候開始,我變得這么欲求不滿了,對一個小偷,都會有感覺。

                      嗚嗚……我甩了甩頭,示意我要說話。

                      只要你不大喊,我就放開你。

                      小偷湊在我耳邊壓低聲音道,滾燙的呼吸噴吐在我的耳畔,讓我越發地難耐。

                      我點點頭,示意自己一定會聽話的,小偷才松開了我,不過抵住我脖子的匕首并沒有離開。

                      明明此時是生死攸關的時刻,我卻滿腦子是交合的事情,身體的空虛讓我越發想要被男人狠狠地占有。

                      但我不敢承認,骨子里的保守讓我把自己這一切的變化都算在了在酒吧里被下藥上。

                      我家沒什么值錢的東西了……我抬眼看著他,小聲地開口道。

                      你少騙我!住在這高檔小區里,你告訴我沒有錢?小偷顯然不相信,手上的匕首用力了幾分。

                      第2章墮落的開始

                      真的,買下這個房子,已經花光我和我老公所有的積蓄了。

                      我無比誠懇地點點頭,說話的聲音也是特別低。

                      什么!你還有老公?!他在哪兒?!小偷一聽我有老公,頓時不安起來,就連聲音都大了幾分。

                      我連忙捂住他的嘴,脖子不小心被鋒利的匕首劃破,我不由得痛呼出聲:嘶……你小聲點,不害怕被發現嗎!小偷顯然沒想到我會這么做,不由得微微一愣:你……我老公回老家了,現在不在家,不過我家是真的沒錢了,買房子把所有錢都花光了。

                      我看著小偷在黑暗中閃爍著幾分微光的眼睛,緩緩地開口道。

                      體內不斷升騰的欲望讓我自己都快要不知道我在做什么了,我需要男人,我要男人,我要男人來狠狠地占有我!那現金總有吧!兩千塊!給我兩千塊!或許是因為我的配合,小偷把手上的匕首放了下來,換作用手摁住我的手腕。

                      在我的包里,我也不知道還有多少,你先放開我,我去給你拿。

                      我動了動手腕,小偷火熱的手掌讓我越發地開始迷失自己。

                      小偷放開了我,目光中的警惕消散了不少。

                      我深吸了一口氣,把身體的燥熱壓下去幾分,將不遠處的包拿過來。

                      包里有我的手機,當小偷看到手機的時候,頓時警惕起來:你別想著耍花招,否則……不等他說完,我直接把手機遞給了他:喏,我不會報警的。

                      說完,我掏出錢包,數了數,里面還有三千塊。

                      這里有三千塊,你一起拿去吧。

                      我把錢齊好,一起遞給他。

                      小偷愣了愣,突然低頭大哭起來:我真是沒用!誒?你怎么了啊?我被小偷這突如其來的哭聲給嚇到了,連忙問道。

                      小偷并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數了兩千塊出來,放進自己兜里,剩下一千塊還給了我:這兩千塊算是我借你的,等我有錢了,我就還給你。

                      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遇見這么有職業道德的小偷,說要兩千塊,就只要兩千塊。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