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极品小职员

                      点击:
                      一个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在纸醉金迷的都市里坚守着内心的底线和执着,他抛开物质的欲望,却陷入情感...

                      第一章 春梦无痕

                      我在朦?#25163;?#30475;到了浴?#36965;?#21548;到了里面撩?#35828;?#27969;水声。

                      这让我的内心狂跳,如同几十只蚂蚁在爬,痒痒的,充满着一种让人心跳的向往。

                      浴室的门没有关好,露出一道缝隙,朦胧的雾气中,一个诱?#35828;?#30333;皙娇躯,在优雅地动着。

                      我心跳加速,呼吸变得急促。

                      乳白色的雾气微微飘动,刚刚沐浴完的芸儿,如同雨后的翠竹,透着淡淡的出尘味道,带着一丝娇嗔妩媚,穿着半透明的真丝睡袍,从浴室里走出来,抬起一双含情脉脉、清?#21644;?#26126;的大眼睛望着我。

                      “小克,今天是你的生日,我说过,要在今天把自己当做最好的礼物?#36879;?#20320;。”芸儿娇媚地笑着。

                      “芸儿,我爱你!”我再也忍不住身心的冲动,激动向前,想把芸儿拥在怀里。

                      可是,芸儿突然脸一寒,发出一声冷笑,然后倏地不见了,我眼前一片空无。

                      “芸儿——”我焦急万分,一阵惶恐,大叫起来,猛然在床上坐起,内心呯呯狂跳,身上的汗水已经湿透了我的汗衫。

                      看着小旅馆简陋的房间,我意识到自己刚才在做梦。

                      点燃一支烟,在袅袅的青烟中,我陷入了迷惘的酸楚。

                      这个梦,在我的流浪生涯中,如同一根毒刺,深深刺在我的灵魂深处,无休止折磨着自己。

                      天亮后,?#39029;?#29616;在丹城鸭绿江的游轮上。

                      今天是8月3号,我的生日。

                      芸儿答应将自己在今天当做生日礼物交给我的,我也?#24613;?#22909;在今天将?#31456;?#30340;房子作为惊喜?#36879;?#33464;儿。

                      这一天终于到了,可是,房子?#24213;?#20844;司统统没有了,连同我梦寐以求的芸儿。

                      一个月前,破产失恋的我开始四处流浪,不知不觉来到了这座边境城?#23567;?br />
                      带着忧郁的心情,我拿起数码相机,看着对岸那个贫困的国家。

                      这个国家够落魄的,如同此时破产和失恋的老子一般,我自嘲了一句。

                      这时,一个穿白色连衣裙的窈窕女郎款款进入我的视线,站在甲板另一侧眺望远处。

                      我拉近距离,从相机里打量着这个女人。

                      这女人太美了,漆黑而略微有点蜷曲的秀发,如同瀑布一般,随意披散在细腻白嫩的脖颈上,精致漂亮的白皙?#36710;埃?#36879;出一丝妩媚诱?#35828;?#32418;润,风姿?#30053;?#30340;身段,连衣裙下白皙的浑圆小腿……

                      我反复鉴定着美女,冰冷的心感到一丝暖意。

                      正看得入迷,美女突然转身,板着?#23576;?#30452;向我走来。

                      偷窥被发现了!我一慌,放在快门的食指不由一颤,?#38738;?mdash;—美女定格在相机里。

                      忙收起相机,转过身,?#30333;?#33509;无其事的样子看江面。

                      “喂——”身后传来冷冷的声音。

                      我转过身:“美女你好!”

                      “把照片删掉!”她带着命令的口气。

                      她说话的口气让我?#34892;?#19981;快:“拜?#24515;?#25630;清楚,是你自己走过来的,你破坏了我取景照相,你应该主动向我道歉才对!”

                      “狡辩,把照片删掉!”她的口气愈发生硬。

                      “不删你又怎么样?先给我赔礼道歉!”我不客气地说。

                      “没教养!”她鄙夷地说。

                      ?#19968;?#20102;:“你说谁没教养?”

                      “你!”她毫不示弱。

                      “你才是,一看就是有爹娘生长无爹娘教养的主儿。”我脱口而出。

                      美女的脸立刻发白:“你——你说谁?”

                      ?#39029;?#24515;想逗她,模仿她的口气:“你!”

                      美女浑身发颤,突然冲过来要夺相机,?#30097;?#20307;一闪,美女刹不住脚,带着惯性向江里扑去——

                      我眼疾手快,一把伸出胳膊,拦胸就将她捞了回来。

                      感觉手心热乎乎的,定睛一看,手正?#26790;?#22312;了美女的……

                      美女惊叫一声,猛地脱离我的怀抱,抬手冲我就是一巴掌,又响?#25191;唷?br />
                      “流氓——无耻——”美女斥骂着,转身就往客舱疾走,谁知脚下一滑,“噗通”摔倒了,仰面朝天躺在甲板上。

                      立刻,我看到了一副动?#35828;?#22330;景。

                      我?#34892;?#30505;晕,两眼直勾勾盯住,甚至忘记拉她一把。

                      美女迅速爬起,?#31368;?#29408;地怒视着我,眼圈发红,一瘸一拐狼狈地进了客舱,甚至顾不?#38376;?#25171;身上的泥土。

                      ?#19968;?#36807;神,摸着火辣辣的脸颊,觉得玩地?#34892;?#36807;了,摆弄了下手里的相机,将照片?#22659;?#20102;……

                      丹城之行结束后,我继续流浪,到了位于辽东半岛的滨海城市海州。这时,身上的钱已经所剩无几,我开始考虑一个?#36136;?#30340;问题——生存。

                      决定在海州暂时停下流?#35828;?#33050;?#21073;?#25214;份工作让自己活下来。

                      ?#33464;?#25214;到了一份工作:在海州传媒集团下属的发行公司做发行员。填表的时候,我隐瞒了自己大学毕业的身份,在学历那一?#24863;?#20102;高?#23567;?br />
                      一个俊秀的女孩笑吟吟走过来:“你好,亦克,我叫元朵,市中发行站的?#22659;ぃ?#20174;明天起,你就到我们站里工作。”

                      女孩一笑脸上就出现两个小酒窝。

                      “元?#22659;?#22909;!”

                      “嘻嘻。”元朵两边的酒?#36805;?#28145;了,“别叫我?#22659;ぃ?#21483;名字好了,或者叫我小元!”

                      我咧咧嘴。

                      元朵把一个袋?#25317;?#32473;我:“里面是你的工作服,衣服口袋里有发行站的地址,明早5点准时上班。”

                      我接过袋子,里面有一件红马甲,还有一顶红色太阳帽。

                      我随手戴上太阳帽,冲元朵点?#35828;?#22836;,转身正要走,一辆黑色轿车在门口停住,一个穿白色职业套裙黑色丝袜的女人下了车。

                      我定睛一看,这不是在鸭绿江游船上被自己非礼的那位神仙美女吗?

                      这时背后传来元朵的声音:“秋总来了。”

                      ?#19968;?#36523;一震,震得?#34892;?#34507;疼,脑子?#20197;?#31967;地冒出一句:“什么秋总?”

                      “就是我们公司的老总。”元朵在?#30097;?#21518;小声说,“秋总叫秋彤,原来是集团人力资?#24202;?#21103;主任,刚被集?#25490;?#21040;我们公司任老大1个月。”

                      一个月前我遭?#30505;?#21364;正是她春风得意时。

                      人生何处不相逢,要是她看到我,一定会毫不客气敲了我刚刚到手还没开始赚银子的饭碗。这年头,找一份适合自己快速赚钱的工作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我将帽檐使劲往下一拉,低头就往外走,在门口处和秋彤擦肩而过,身后传来元朵的声音:“报告秋总,我们站刚招聘了一名新人,就是刚从你身边过去的那个帅哥……哎,亦克,你等下。”

                      听到这里,我头也不回,走得更快了,直奔公交候车点。

                      正是下班高峰期,公交车上很拥挤,几乎连放脚的空都没?#23567;?br />
                      妈的,怎么这么巧,怎么这么倒霉,下一步?#36855;?#20040;办?#31354;?#22312;公交车上,我很懊丧。

                      到站下车后,我做出了决定:不走,但要避免秋彤发现自己。

                      我自我安慰着:秋彤是老总,我是发行员,不说中间还有副总,起码还隔着?#22659;?#36825;一层,打不了直接交道,她是发现不?#35828;摹?br />
                      想到这里,我心里轻松了一些,往宿舍走去。

                      我租住的宿舍在一所大学附近,一个宿舍楼的单元房,不到100平方的空间被房东用密度板分割成了6个小房间,房间里除了一张单人床,就?#33618;?#25918;得下一张电脑桌。

                      不过我的随身东西也很简单,除了几件衣服几本书,就是一个笔记本电脑,房间小倒也无所?#21073;?#21453;正只要有张床能栖身?#25176;小?br />
                      走了一会儿,我随手一摸口袋,糟了,手机不见了。

                      这部手机是芸儿在今年情人节的时候?#36879;?#25105;的,价值不菲。漂泊期间,我一直随身带着它,虽然手机卡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欠费停机了,但每每看到这手机,总能勾起一阵暖暖的回忆。

                      我心里大痛,芸儿消失了,手机也不见了,我到哪里去?#24050;?#36807;去?还有,手机里存贮着我所有朋友的联系电话,手机丢了,我将彻底和以前的圈子里的人失去联系。

                      急忙沿着来时的路往回?#36965;?#19968;直找到下公交车的地?#21073;?#37117;没有发现。

                      应该是在公交车上被小?#24471;?#36208;了,我?#23194;?#19981;已。

                      干发行员没有手机是不行的,我摸了摸口袋里仅存的800元,走进一家手机店,买了一部黑白屏的诺基亚手机和一个电话卡。买完这些,身上还剩下400了,这400,要支撑我一个月的生活。

                      最艰难的时刻来到了。

                      在附近的沙县小吃要了一碗混沌,喝了一瓶二锅头,吃喝完毕,沿着马路随意溜达起来。

                      摇摇?#20301;巫?#21040;五星级洲际大酒店门口的时候,来了尿意,疾步进去,急急直奔卫生间,突然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一脚踩在那?#35828;?#38795;上,自己也一个?#24590;?#28369;倒了。

                      “乡巴佬,瞎眼了!”那人怒叫起来。

                      抬头一看,一个30岁左右的高瘦男子,衣着名牌,头发梳地油光发亮,正带着鄙视和傲慢的神情俯视着我。

                      我忙道歉。

                      “光道歉就行了?#38752;?mdash;—给我擦?#21024;唬?rdquo;说着,那男人掏出一个白色手绢扔到地上。

                      我心里一阵屈辱,不由握紧了拳头。

                      “怎么了?”这时一个女?#35828;?#22768;音传过来。

                      我抬头一看,一个穿蓝色连衣裙的女人正从后面过来。

                      晕,秋彤!

                      秋彤此时也看到了我,身体一颤,愣住了。

                      我心里连叫倒霉,对我恨之入骨的秋彤?#38553;?#20250;让这个男人痛打我一顿,出出游船上被羞辱的那口恶气。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