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婚姻痒了:妻子的外交

                      点击:
                      周航的老婆去闺蜜公司公关部做了公关部长,结果她常常谈生意,偶有夜不归宿,偶有烂醉而归,最可恨的是,她还带着一身烟酒味回家,周航更发现老婆手机上的露骨短信,老婆出轨了吗?背叛了吗?
                      激情褪去的婚姻遭遇现实的诱惑,围城中的我们将何去何从?昨夜枕边的人,明天会在哪里?

                      公关妻子的堕落

                      第1章 雨夜跟踪公关妻子

                      夜幕笼罩着宁海市,九月底,外面稀里啪啦的传来了小雨打在遮阳篷上的声音。

                      周航系着花点围裙,又端出了一道他最拿手的菜,蒜爆鱼。

                      此?#32972;?#39277;的餐桌上已经是四菜一汤了,周航放好鱼,又转身在橱柜里摸出了一瓶干红出来,那还是他过年时,单位发福利给的一瓶,听说价格在百来块左右。

                      “老婆,快来吃饭了,菜都凉了。”周航解下围裙,朝着浴室方向招呼了一声。

                      他的家也就几十平米,一间卧?#36965;?#19968;个客厅,外加厨房和浴卫两用?#36965;?#20174;餐桌这就能看到浴?#36965;?#28020;室是玻璃门,透过玻璃门,可以看到一个前凸后翘的身形。

                      里面的女人正在梳着头,连搭理都没搭理。

                      没多会儿,她终于拉开玻璃门走了出来,一袭鹅黄色的连衣裙,丰腴?#39592;?#30340;魔鬼身材,特别是那足有36D的硕大,深深雪白的沟壑,宛如?#23376;?#33324;的洁白肌肤,娃娃脸大眼睛,标准的大美女。

                      周航拉开椅子,咧嘴笑道:“老婆,快来吃饭了。”

                      他老婆叫张晴,说起能讨到这么漂亮身材又好的老婆,周航一直都在朋友圈里被朋友们羡慕。

                      ?#32972;?#20182;在大学学的是平面设计,而张晴是他大学同学,在学校经常会?#38405;?#29305;的身份出席学校的各大典礼,周航如见初梦,使了许多能耐,才把她追到手,并且走到结婚这一步。

                      当他回想着过往时,张晴已经从沙发上拿起她的皮包,冲着周航说道:“我晚上不在家吃了,你今天怎么做这么多菜啊,多浪费啊,吃不完就进冰箱。”

                      周航一听,忙上前拦住了她,一脸神秘的笑道:“老婆,你今晚不管什么事,能不能全推掉了啊,因为今晚有大事情啊。”

                      “大事情?什么大事情啊?肖丽让我陪她去谈笔大生意,我不去不行的。”张晴摇了摇头,坚持要走。

                      这时周航急道:“老婆,你都忘了啊,今天是咱们结婚五周年纪念日啊。”

                      张晴脸上依然很平?#29627;?#30452;视着周航,很歉意的说:“老公,我当然记得这个日子啊,只不过今晚的生意不能没有我参与啊,结婚纪念?#31456;錚?#26126;天我在陪你过也一样的嘛。”

                      周航很是失望,指着桌上的四菜一汤和红酒,气呼呼的说:“生意,你一直就?#36824;?#30528;谈生意,你记不记得你有多少天没在家好好陪我吃顿饭了。”

                      “老公,别生气嘛,我要不谈生意,咱们吃什么喝什么,拿什么买你身上穿的衣服,你以为我想这样没日没夜的在外奔波,你要是月工资上万,我至于这么劳累嘛。”张晴也觉得结婚纪念日出去应酬不好,可是她知道,这一晚很特殊,肖丽可是说了,请的是大客户,要是谈成了生意,给她的奖赏也不会少了。

                      一听这话,周航气更大了,他是工资少,才三千多一些,而张晴每月工资七八千,?#20154;?#22810;了一倍。

                      盯着张晴,周航冷哼道:“你是嫌我挣钱少,养不起你了。”

                      张晴一看他生气了,也不示弱的说:“对,不光养不起我,更养不起孩子,以后咱们要是生孩子了,我在家闲着了,你能挣?#33618;?#31881;尿不湿钱嘛。”

                      对于张晴的如此数落,周航顿时?#29942;?#26080;言了。

                      其实他的家庭很简单,父母是下岗工人,张晴就不简单了,她的父母是一家?#21448;?#31038;的编辑,现在已经拿着退休金在家养老了,而张晴在她闺蜜的公司上班,一月基本工资都在五六千以上,加上一些奖金近万。

                      要不是张晴挣这么多钱,他确实不敢说有能力养家,还要每个月往父母那里汇点钱,给父母买些吃的穿的。

                      见周航低下了头,张晴语气一软,?#21487;?#21149;道:“我为的是什么,挣的钱还不是都在你银行账户里存着,你说给你父母买什么,我从没怨言过,你?#30340;?#29238;母要老年代步车,我不也是答应了,只不过一个结婚纪念日,只要咱们过的好,哪天过不一样,等我闲下来了,咱们出去旅游,我好好陪你过嘛。”

                      周航最终点了点头,目送着张晴走出了家门。

                      他实在搞不懂,肖丽的公司到底每天有多少生意谈,他只记得张晴从进肖丽的公司后,就没在家好好吃过饭。

                      结婚三年的那次之后,周航更加怀疑,张晴出外谈生意,似乎并不是太过正经的谈。

                      外面的雨还下着,周航没有吃饭,而是拿把伞追了出去,看到张晴上了一辆黑色的轿?#36947;?#24320;,他连忙在路上拦了辆出租车跟了上去。

                      前面的黑色轿车停在了一家名为假日酒店的豪华酒店门口,从车上先下来了一个男人,竟然给坐在后面的张晴开了车门,那就好像是服务上?#35835;?#23548;一样。

                      当张晴快步走向酒店时,他又将车开走了。

                      付了车资,周航连忙下了车,一直等到张晴进了酒店,他才跟着走了过去。

                      “你好,请问一下,刚才穿着鹅黄色裙子的女士,去了几楼?”周航是第一?#24043;?#36827;这种豪华酒店,他却没有一点生疏感,没进来吃过饭,总在电视上常看过这些细节。

                      前台的服务生先是打量了一下周航,看样子有些犹豫。

                      周航忙笑道:“我是她的同事,因为来晚了,所?#28020;!!?br />
                      服务生可不知道周航在说谎,直接回道:“302包间,先生可以走楼梯,电梯因为故障还在维修?#23567;!?br />
                      这酒店高五层,还有电梯,真是挺实用的。

                      周航没犹豫,走上楼梯一直爬到了三楼,这酒店豪华在于,装修好,服务态度好,三楼一个走道里竟然有十几个服务生,都站在包间外面,看样子是为了服务留下的。

                      找到了302包间,周航也没辙,门是关着的,他总不能直接进去?#20254;?br />
                      在门口徘徊了几秒,站在门口的一个女服务员,疑惑的?#23454;潰骸?#20808;生,您找人还是用餐?”

                      周航心说自己是跟踪老婆来的,总不能说找老婆?#20254;?br />
                      “哦,没什么事,我找卫生间的。”周航随口说道。

                      女服务员一听,向旁边一?#31119;可?#35828;:“一直走到尽头就是。”

                      周航犹豫了一下,还是快步走了过去,直接进了卫生间。

                      在卫生间的独间里,周航犯起了愁,自己这么跟来了又有什?#20174;茫?#21448;能看到自己老婆到底接触了什么人嘛。

                      就在他思索着要怎么办的时候,突然隔壁传来了声音。

                      “喂,肖丽啊,你介绍的人还真不错,可是她不打算喝酒,那晚上哥哥我怎么办啊,看她那态度,似乎对我不太满意啊,生意上的事,要不改天谈好了。”

                      是个男人在打电话的声音,打电话很正常,可是这其中提起的名字,让周航一下紧张了起来。

                      肖丽,那不是自己老婆的闺蜜嘛,肖丽现在是一家企业的老板,而张晴被她招到麾下,在她公司的公关部做一个部长的职位。

                      公关,对于周航并不陌生,因为他所在的广告公司,就常与搞公关的人打交道。

                      所谓公关,分为很多种,有的是专门维护某些人的利益而做文笔公关,有的则是谈生意,称为生意公关,当然还有公关小姐,可是公关小姐和公关的含义却相差甚远了。

                      在许多大型娱乐场所,常会有高薪招聘女公关的广告,周航也替宁海市一家娱乐会所做过这类广告,说白了,公关小姐就是陪吃陪喝陪睡的,名字比出来卖的要好听多了。

                      听不到肖丽的声音,但是却可以从男人的话语中知道,肖丽给他安排了一个人妻,晚上喝完酒就能带着去开房潇洒潇洒,那不就是陪睡的意思嘛。

                      听完男人的话,周航整个人都呆若木鸡了,难道男人和肖丽口中的人妻会是自己的老婆,可是张晴也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啊。

                      在一起生活了五年,周航对张晴还是很信任的。

                      只不过信任在这时都快瓦解了,他真想冲进302包间,质问一番。

                      “冷?#29627;?#21608;航,你老婆是为了和你有美好的生活条件,才出来陪客谈生意,她不会背叛你,不会出轨的。”

                      周航自己在告诉自?#28023;?#19968;定要相信老婆张晴。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在卫生间待了近半小时,周航忍不住才走了出去,当?#39277;?02包间时,他还是能听到里面?#20449;?#30021;怀大笑的声音。

                      在这等不出个结果,周航?#33618;?#19979;楼离开了酒店,但是他并没选择回家,而是打着伞站在了酒店对面的一处广告牌后面。

                      下雨了,天很冷,周航出来时急匆匆的衣着很单薄,但是身体上冷,丝毫比不上他的心冷。

                      时间定格在了晚上十点钟,这场饭局?#20013;?#20102;三个小时,能有多少话,竟然聊了这么久。

                      当一群?#20449;?#20174;酒店里出来时,周航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老婆张晴,此时此刻,她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不,确切的说,是那个胖肚子的男人搂着她的腰,而张晴走?#26041;?#37117;有点打晃,明显喝了不少。

                      再看肖丽更过分,她竟然左右搂着两个男人,那亲昵的态度实在是不?#35752;笔櫻?#21608;航认识肖丽的老公,他是一家外企的经理,但是人家?#20154;?#21608;航有钱多了,只不过人长得不?#23567;?br />
                      要是肖丽的老公在这看到这个局面,不知道会做何感想。

                      气愤瞬间袭上了周航的脑门,他真想扔下伞冲过去,?#29942;?#25602;着自己老婆的胖男人,拉着老婆回家。

                      最终他没有这么做,也因为五男六女已经?#21483;?#19978;了?#33713;怠?br />
                      看着车开远了一些,周航立?#27748;?#20303;出租车,继续跟了上去。

                      三辆?#33713;?#24182;没开多远,就停在了路边一家名为安都宾馆的门前,安都宾馆是宁海市三星宾馆,来这里的人除了住宿睡觉,哪还能有别的事情做。

                      看到张晴被胖男人扶着下车,并且与他并行进了宾馆,周航的脑袋轰得像要炸开一般,果然他没想错,他们要去开房,要在房间里做那些见不得人的苟且之事了。

                      如果一个男人见到自己老婆被别的男人带进宾馆还能忍的话,那也不是男人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