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婚姻癢了:妻子的外交

                      點擊:
                      周航的老婆去閨蜜公司公關部做了公關部長,結果她常常談生意,偶有夜不歸宿,偶有爛醉而歸,最可恨的是,她還帶著一身煙酒味回家,周航更發現老婆手機上的露骨短信,老婆出軌了嗎?背叛了嗎?
                      激情褪去的婚姻遭遇現實的誘惑,圍城中的我們將何去何從?昨夜枕邊的人,明天會在哪里?

                      公關妻子的墮落

                      第1章 雨夜跟蹤公關妻子

                      夜幕籠罩著寧海市,九月底,外面稀里啪啦的傳來了小雨打在遮陽篷上的聲音。

                      周航系著花點圍裙,又端出了一道他最拿手的菜,蒜爆魚。

                      此時吃飯的餐桌上已經是四菜一湯了,周航放好魚,又轉身在櫥柜里摸出了一瓶干紅出來,那還是他過年時,單位發福利給的一瓶,聽說價格在百來塊左右。

                      “老婆,快來吃飯了,菜都涼了。”周航解下圍裙,朝著浴室方向招呼了一聲。

                      他的家也就幾十平米,一間臥室,一個客廳,外加廚房和浴衛兩用室,從餐桌這就能看到浴室,浴室是玻璃門,透過玻璃門,可以看到一個前凸后翹的身形。

                      里面的女人正在梳著頭,連搭理都沒搭理。

                      沒多會兒,她終于拉開玻璃門走了出來,一襲鵝黃色的連衣裙,豐腴凸翹的魔鬼身材,特別是那足有36D的碩大,深深雪白的溝壑,宛如白玉般的潔白肌膚,娃娃臉大眼睛,標準的大美女。

                      周航拉開椅子,咧嘴笑道:“老婆,快來吃飯了。”

                      他老婆叫張晴,說起能討到這么漂亮身材又好的老婆,周航一直都在朋友圈里被朋友們羨慕。

                      當初他在大學學的是平面設計,而張晴是他大學同學,在學校經常會以模特的身份出席學校的各大典禮,周航如見初夢,使了許多能耐,才把她追到手,并且走到結婚這一步。

                      當他回想著過往時,張晴已經從沙發上拿起她的皮包,沖著周航說道:“我晚上不在家吃了,你今天怎么做這么多菜啊,多浪費啊,吃不完就進冰箱。”

                      周航一聽,忙上前攔住了她,一臉神秘的笑道:“老婆,你今晚不管什么事,能不能全推掉了啊,因為今晚有大事情啊。”

                      “大事情?什么大事情啊?肖麗讓我陪她去談筆大生意,我不去不行的。”張晴搖了搖頭,堅持要走。

                      這時周航急道:“老婆,你都忘了啊,今天是咱們結婚五周年紀念日啊。”

                      張晴臉上依然很平靜,直視著周航,很歉意的說:“老公,我當然記得這個日子啊,只不過今晚的生意不能沒有我參與啊,結婚紀念日嘛,明天我在陪你過也一樣的嘛。”

                      周航很是失望,指著桌上的四菜一湯和紅酒,氣呼呼的說:“生意,你一直就只顧著談生意,你記不記得你有多少天沒在家好好陪我吃頓飯了。”

                      “老公,別生氣嘛,我要不談生意,咱們吃什么喝什么,拿什么買你身上穿的衣服,你以為我想這樣沒日沒夜的在外奔波,你要是月工資上萬,我至于這么勞累嘛。”張晴也覺得結婚紀念日出去應酬不好,可是她知道,這一晚很特殊,肖麗可是說了,請的是大客戶,要是談成了生意,給她的獎賞也不會少了。

                      一聽這話,周航氣更大了,他是工資少,才三千多一些,而張晴每月工資七八千,比他多了一倍。

                      盯著張晴,周航冷哼道:“你是嫌我掙錢少,養不起你了。”

                      張晴一看他生氣了,也不示弱的說:“對,不光養不起我,更養不起孩子,以后咱們要是生孩子了,我在家閑著了,你能掙夠奶粉尿不濕錢嘛。”

                      對于張晴的如此數落,周航頓時啞口無言了。

                      其實他的家庭很簡單,父母是下崗工人,張晴就不簡單了,她的父母是一家雜志社的編輯,現在已經拿著退休金在家養老了,而張晴在她閨蜜的公司上班,一月基本工資都在五六千以上,加上一些獎金近萬。

                      要不是張晴掙這么多錢,他確實不敢說有能力養家,還要每個月往父母那里匯點錢,給父母買些吃的穿的。

                      見周航低下了頭,張晴語氣一軟,嬌聲勸道:“我為的是什么,掙的錢還不是都在你銀行賬戶里存著,你說給你父母買什么,我從沒怨言過,你說你父母要老年代步車,我不也是答應了,只不過一個結婚紀念日,只要咱們過的好,哪天過不一樣,等我閑下來了,咱們出去旅游,我好好陪你過嘛。”

                      周航最終點了點頭,目送著張晴走出了家門。

                      他實在搞不懂,肖麗的公司到底每天有多少生意談,他只記得張晴從進肖麗的公司后,就沒在家好好吃過飯。

                      結婚三年的那次之后,周航更加懷疑,張晴出外談生意,似乎并不是太過正經的談。

                      外面的雨還下著,周航沒有吃飯,而是拿把傘追了出去,看到張晴上了一輛黑色的轎車離開,他連忙在路上攔了輛出租車跟了上去。

                      前面的黑色轎車停在了一家名為假日酒店的豪華酒店門口,從車上先下來了一個男人,竟然給坐在后面的張晴開了車門,那就好像是服務上級領導一樣。

                      當張晴快步走向酒店時,他又將車開走了。

                      付了車資,周航連忙下了車,一直等到張晴進了酒店,他才跟著走了過去。

                      “你好,請問一下,剛才穿著鵝黃色裙子的女士,去了幾樓?”周航是第一次走進這種豪華酒店,他卻沒有一點生疏感,沒進來吃過飯,總在電視上常看過這些細節。

                      前臺的服務生先是打量了一下周航,看樣子有些猶豫。

                      周航忙笑道:“我是她的同事,因為來晚了,所以。。”

                      服務生可不知道周航在說謊,直接回道:“302包間,先生可以走樓梯,電梯因為故障還在維修中。”

                      這酒店高五層,還有電梯,真是挺實用的。

                      周航沒猶豫,走上樓梯一直爬到了三樓,這酒店豪華在于,裝修好,服務態度好,三樓一個走道里竟然有十幾個服務生,都站在包間外面,看樣子是為了服務留下的。

                      找到了302包間,周航也沒轍,門是關著的,他總不能直接進去吧。

                      在門口徘徊了幾秒,站在門口的一個女服務員,疑惑的問道:“先生,您找人還是用餐?”

                      周航心說自己是跟蹤老婆來的,總不能說找老婆吧。

                      “哦,沒什么事,我找衛生間的。”周航隨口說道。

                      女服務員一聽,向旁邊一指,嬌聲說:“一直走到盡頭就是。”

                      周航猶豫了一下,還是快步走了過去,直接進了衛生間。

                      在衛生間的獨間里,周航犯起了愁,自己這么跟來了又有什么用,又能看到自己老婆到底接觸了什么人嘛。

                      就在他思索著要怎么辦的時候,突然隔壁傳來了聲音。

                      “喂,肖麗啊,你介紹的人還真不錯,可是她不打算喝酒,那晚上哥哥我怎么辦啊,看她那態度,似乎對我不太滿意啊,生意上的事,要不改天談好了。”

                      是個男人在打電話的聲音,打電話很正常,可是這其中提起的名字,讓周航一下緊張了起來。

                      肖麗,那不是自己老婆的閨蜜嘛,肖麗現在是一家企業的老板,而張晴被她招到麾下,在她公司的公關部做一個部長的職位。

                      公關,對于周航并不陌生,因為他所在的廣告公司,就常與搞公關的人打交道。

                      所謂公關,分為很多種,有的是專門維護某些人的利益而做文筆公關,有的則是談生意,稱為生意公關,當然還有公關小姐,可是公關小姐和公關的含義卻相差甚遠了。

                      在許多大型娛樂場所,常會有高薪招聘女公關的廣告,周航也替寧海市一家娛樂會所做過這類廣告,說白了,公關小姐就是陪吃陪喝陪睡的,名字比出來賣的要好聽多了。

                      聽不到肖麗的聲音,但是卻可以從男人的話語中知道,肖麗給他安排了一個人妻,晚上喝完酒就能帶著去開房瀟灑瀟灑,那不就是陪睡的意思嘛。

                      聽完男人的話,周航整個人都呆若木雞了,難道男人和肖麗口中的人妻會是自己的老婆,可是張晴也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啊。

                      在一起生活了五年,周航對張晴還是很信任的。

                      只不過信任在這時都快瓦解了,他真想沖進302包間,質問一番。

                      “冷靜,周航,你老婆是為了和你有美好的生活條件,才出來陪客談生意,她不會背叛你,不會出軌的。”

                      周航自己在告訴自己,一定要相信老婆張晴。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在衛生間待了近半小時,周航忍不住才走了出去,當路過302包間時,他還是能聽到里面男女暢懷大笑的聲音。

                      在這等不出個結果,周航只能下樓離開了酒店,但是他并沒選擇回家,而是打著傘站在了酒店對面的一處廣告牌后面。

                      下雨了,天很冷,周航出來時急匆匆的衣著很單薄,但是身體上冷,絲毫比不上他的心冷。

                      時間定格在了晚上十點鐘,這場飯局持續了三個小時,能有多少話,竟然聊了這么久。

                      當一群男女從酒店里出來時,周航一眼就看到了自己的老婆張晴,此時此刻,她在一個男人的懷抱里,不,確切的說,是那個胖肚子的男人摟著她的腰,而張晴走路腳都有點打晃,明顯喝了不少。

                      再看肖麗更過分,她竟然左右摟著兩個男人,那親昵的態度實在是不忍直視,周航認識肖麗的老公,他是一家外企的經理,但是人家比他周航有錢多了,只不過人長得不行。

                      要是肖麗的老公在這看到這個局面,不知道會做何感想。

                      氣憤瞬間襲上了周航的腦門,他真想扔下傘沖過去,推開摟著自己老婆的胖男人,拉著老婆回家。

                      最終他沒有這么做,也因為五男六女已經陸續上了豪車。

                      看著車開遠了一些,周航立刻攔住出租車,繼續跟了上去。

                      三輛豪車并沒開多遠,就停在了路邊一家名為安都賓館的門前,安都賓館是寧海市三星賓館,來這里的人除了住宿睡覺,哪還能有別的事情做。

                      看到張晴被胖男人扶著下車,并且與他并行進了賓館,周航的腦袋轟得像要炸開一般,果然他沒想錯,他們要去開房,要在房間里做那些見不得人的茍且之事了。

                      如果一個男人見到自己老婆被別的男人帶進賓館還能忍的話,那也不是男人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