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我的絕色女房客

                      點擊:
                      兵王之王王小石,十年后回歸都市,機緣巧合與三個絕頂美女同住一個屋檐下,嫵媚妖嬈、活潑可愛、精靈古怪,一系列沖突事件接踵而來。兵王回歸,叱咤風云,地下勢力、基因重組、家族企業、特戰小組,各個組織透過無數只眼睛,關注著這家美女公寓。王小石望著窗外不屑一顧的說道:在偷看,小爺我廢了你們那雙眼睛!

                      正文:

                      “十年了,終于回來了。”

                      王小石走在青州的大街上,看著大街上熙熙攘攘的車流人潮,心中一陣感慨。

                      近鄉情怯。

                      記憶中,熟悉的小吃一條街,已經被鱗比櫛比的高樓大廈取代,王小石漫無目的在陌生的街街道道亂逛,試圖找回一點曾經的記憶。

                      “嘿嘿,安蕾小姐,不是我們心狠,二叔說了,一定不能讓你活著回去,你認命吧。”

                      轉過一條生僻的巷子,眼前是一幢荒涼的爛尾樓,王小石剛剛想轉頭,卻聽見這么一句惡狠狠的話。

                      聲音壓得很低,但是語意中卻殺氣十足。

                      王小石皺了皺眉,青州市什么時候變得這么亂了,大白天居然有人要行兇?

                      他躊躇了一下,慢慢地走進了爛尾樓。

                      爛尾樓中,到處堆放著亂糟糟的水泥紅磚,廢舊鋼筋,顯得很是臟亂陰暗。

                      在一大堆廢舊鋼筋旁邊,四五個精悍漢子圍著一個女孩,手中匕首閃著寒光。

                      為首的一人,一臉冷酷,高舉著匕首,慢慢向女孩逼近。

                      女孩蜷縮著,慢慢后退,楚楚可憐:“大勇哥,我只是回來看一眼我的父親,求求你,你讓我走好不好?”

                      這是個讓人憐愛的女孩。

                      她有著一雙美麗而羞怯的眼睛,白皙的肌膚,凹凸有致的嬌軀,有一種從骨子里面透出來的溫柔,水蓮花一般干凈清純。

                      這樣的女孩,怎么會跟仇殺血腥扯上關系?

                      名叫大勇哥的精悍漢子臉色如鐵,高高揚起了手中的匕首:“安蕾小姐,我放了你,我就得死,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吧。”

                      他說著,匕首劃過一道寒光,向女孩的嬌嫩的脖子抹去,女孩無處可避,只得閉目待死。

                      “砰!”

                      就在此時,只聽一聲悶響,大勇哥魁梧的身子,好像被野牛撞了似的,飛出兩米多遠。

                      巨大的沖撞之力,把他身后的水泥柱子撞出一個大坑,水泥塊嘩啦啦往下掉。

                      王小石懶洋洋地站在安蕾的身邊:“你們這伙人渣,還不快滾!”

                      作為世界第一的殺手組織GOD的實際掌控者,死在王小石手中的人數不勝數,個個都是身份顯赫的大人物。

                      這些小蝦米,還沒有資格死在王小石的手中。

                      “殺了他”

                      大勇哥鼻子眼睛里都迸出鮮血,掙扎著坐了起來,指著王小石大叫。

                      所謂無知者無畏,四個亡命徒聽著大勇哥一聲令下,全部亮出匕首,向王小石沖了過來。

                      王小石輕嘆一聲:“難道這就是命,到哪里都逃脫不了殺戮和鮮血?”

                      他的身子,突然變得猶如影子一般空靈虛幻,閃了一閃。

                      只見四個大漢前沖的勢頭猛然止住,每個人的咽喉,一抹鮮紅漸漸擴大,然后箭一般,飆出鮮血來。

                      王小石一步一步,走到了大勇哥的面前,懶洋洋地看著他,然后伸出左腳,踩在大勇哥左胸的心臟位置:“要怪就怪你的命不好。”

                      喀拉一聲,大勇哥心臟爆裂,哼也不哼,倒地死去。

                      安蕾看著這猶如地獄一般的情景,只覺得天旋地轉,在她暈倒之前,她聽到王小石的聲音:“喂,天星小區在哪個方向?”

                      半個小時后,一張出租車在小區門口停下,司機按了計時器,回過身來:“先生,天星小區到了,一共三十三塊錢。”

                      王小石翻出皺巴巴的零錢給了司機,下了車,舒服地伸了個懶腰,嘆了口氣。

                      他瞇著眼睛,盯著小區門口一塊兩米多高的泰山石,喃喃地說:“不錯,老狐貍做事還算實誠。”

                      高大的泰山石上,刻著幾個鎏金色的篆體,正是天星小區四個大字,閃閃發光,很有氣勢。

                      天星小區是青州市兩年前開發的最為豪華的別墅群小區,以仿古園林為主打風格,曲欄飛檐,雕梁畫棟,充滿了濃濃的華夏明清時代的建筑風情。

                      別出心裁的設計風格,清幽秀美的綠化,糅雜以現代高超新潮的電子技術,讓天星小區成為青州市房地產中的一顆明珠。

                      任何人在這里有一幢別墅,都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所以,王小石很有成就感,因為從現在開始,屬于老狐貍的天星44幢別墅,就是王小石的了。

                      丟掉手中的舊報紙,王小石顛了顛電子鑰匙,哼著小調,向門口走去。

                      第四號別墅和周圍別墅一樣,一共兩層半,飛檐鉤角,雄偉大氣,青磚黑瓦,不加粉飾,自然有一番雅致的意味。

                      推開了門前的黑色木柵欄,進入小院,繞過小院之中一泓清泉,王小石就到了檀木大門前。

                      他取出房卡,在大門的電子鎖上掃描了一下,滴地一聲響,檀木大門緩緩打開,王小石不再猶豫,邁步進入其中。

                      “啊!”

                      王小石剛剛進入別墅大廳,就聽見一聲尖叫,眼睛掃過,不由得呆了一呆,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大廳之中,陳設極為簡單,一組豪華的真皮沙發,還有一個寬屏的等離子電視,大廳的中心,吊著一盞璀璨耀眼的復葉式蓮花大吊燈。

                      但是這些東西,統統沒有引起王小石的注意,此刻他的眼睛瞪圓了,正盯著寬大沙發上的一個美女猛看。

                      美女沒什么稀奇的,但是上身光溜溜的美女,就讓人驚艷了。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好,再來一次……”

                      寬大的等離子電視之中,漂亮的女主持人,一邊念著節拍,一邊往自己的胸上畫圈圈,電視背景墻上,有著“魅力無限豐胸舞”的字樣。

                      敢情這女人正在跟著電視做豐胸舞呢。

                      時間仿佛在這一刻停止了,除了電視上的聲音,便是一陣死寂。

                      “啊!色胚子!”

                      死寂之后,便是一聲尖叫,仿佛拉響了警報,刺得王小石耳根發麻。

                      王小石笑了,他長方臉蛋,尖下巴,嘴唇很薄,微笑起來,優美的唇線,流露出一股壞壞的的意味。

                      施施然站在客廳,王小石帶著壞壞的微笑,作勢敲門:“實在不好意思,忘記敲門了,沒有想到,這屋子居然有人住著。”

                      道歉歸道歉,但是這家伙的眼睛卻沒有閉上

                      美女又驚又羞,雙手護住了胸前,見他目光灼灼,絲毫不避諱,更是羞惱交加。

                      她一揚手,將一塊好像毛巾似的東西,扔了過來。

                      王小石眼前一黑,柔軟的布料,罩住了他的腦袋,甜香味直往他鼻子中鉆。

                      他嘿嘿一笑,伸手去抓,卻聽得那美女大叫:“不許動!”

                      王小石眼前黑乎乎的,手停在了半空,只聽得外面悉悉簌簌的聲音,想來是坐豐胸舞的美女正在手忙腳亂地穿衣服。

                      “大壞蛋,我打死你!”

                      隨著一聲大叫,一道勁風往王小石的心窩飛來,王小石聽風辨形,讓了開去,隨手一抓,就將遮住腦袋的布料抓了下來。

                      一件粉紅色的肚兜!

                      看著手中這件充滿蠱惑的女人肚兜,帶著濃濃的女人的香味,王小石感覺自己平靜的心境,忽然亂了。

                      “臭色胚,還敢躲,我打死你!”

                      就在此時,隨著清脆女聲一聲嬌喝,一股勁風,又沖王小石的下巴飛奔過來。

                      就這么一瞬間,王小石已經看清了美女的面容,櫻唇星眼,一頭散碎的齊肩短發,略微彎曲的發梢,勾勒出嬌俏美麗的臉部輪廓,整個人身上,透露出颯爽不凡的英武氣質

                      波濤洶涌啊……


                      王小石驚嘆著,身子不退反進,懶洋洋地伸手往外一招,好像抓蒼蠅似的。

                      就這么隨隨便便一招手,美女凌厲剛猛的穿心腿就被王小石抓在手中,無法動彈。

                      要是一般人被這么制住,只怕再也無法翻身。

                      但是,只聽得美女嬌叱一聲,借力起勢,另外一條腿,如同一條大鐵鞭似的,砸向王小石的太陽穴。

                      王小石咦了一聲,這個美女的反應和格斗能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屈指一彈,正敲中美女的小腿麻筋,只聽得美女哎喲一聲,扎手扎腳地摔了下來。

                      王小石微微一笑,斜刺里一抄,摟住了美女柔若無骨的腰肢,避免她在地上摔傷。

                      兩人面面相對,氣息相聞,王小石促狹地伸嘴作勢一吻,那美女大驚,也不知道哪里來的氣力,猛地掙開他的懷抱,叫道:“臭色胚,你死定了。”

                      王小石呵呵一笑:“誰讓你偷襲我的。”

                      “啊呸,誰偷襲你啊,有本事公平決斗,今天老娘要好好教訓你。”

                      那美女啐了一口,擺出架勢,好像一頭暴怒的小豹子。

                      王小石的眼睛,不懷好意地掃了她高聳的胸前一眼,懶洋洋地道:“沒問題,不過,這次我要使絕招了,你可要…..”

                      話還沒有說完,美女就大喝一聲,再次沖了上來。

                      砰!砰砰!

                      接連兩聲響,整個房間都靜了下來。

                      王小石的大手猶如虎爪,緊緊抓在了美女胸前左邊渾圓的半球上。

                      啊!

                      0.01秒之后,美女發出一聲大叫:“臭色胚,你今天死定了。”

                      暴怒的她,腳底好像安了彈簧,蹦了起來,側踹,直蹬,左右旋踢,高壓踢,一雙玉腿,猶如風車輪轉,精彩紛呈,每一腿,都攻向王小石的要害。

                      王小石嘖嘖稱嘆,練武的妞兒果然爽啊,那溫軟的手感,那充滿彈性的韌勁,簡直美得冒泡。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