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青春无悔

                      点击:
                      我爸当着我的面将邻家的漂亮姐姐给……
                      从此我的命运和她纠缠在一起,因为她,我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

                      第1章雪姐

                      老家拆迁的时候,我家分了两套房和三十万,我爸立马辞了工作在家游手好闲,没多久就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输的只剩住的房子,脾气也越来越差,输钱就?#26579;疲?#21917;醉了就拿我跟我妈撒气,我妈护着我,我爸当场将我妈打的头破血流,我吓得不敢动弹。

                      终于,我七岁那年,我妈忍受不了我爸的暴行,跟别人私奔了,我爸喝?#32654;?#37257;回来,用皮带将我抽的半死,我?#36816;?#26356;害怕了,看到他喝醉就吓得发抖。

                      我家对门住了个女大学生,她叫程雪,刚考上大学不久,人长得很漂亮,我叫她雪姐,有一次雪姐正好撞见我爸喝醉了在打我,就把救了下来,用云?#20064;?#33647;给我擦伤口,问我痛不痛,说以后我爸要是打我就来找她。

                      ?#38405;?#20197;后我爸喝醉酒我就吓得躲到雪姐那边去,雪姐就会挡在我前面呵斥我爸,我爸不敢得罪城里人,?#33618;?#24178;瞪眼,怏怏的离开,果然再也没有打过我。

                      雪姐疼我,不仅护着我,还经常让我去她家吃饭,给我洗衣服,有时候还让我跟她一起睡,雪姐抱着我,我总是特有安全感,雪姐身上很香、很软,我最?#19981;?#24448;她怀里蹭,雪姐总会脸红红的让我别动,我问她怎么了,她捏了一下我的鼻子,说我是小调皮。

                      直到有一天夜里下暴雨,我爸很晚才回来,满身的酒气,身上还挂着伤,见到我就骂骂咧咧,说我是贱、人生的,狠狠地扇了我一个耳光。

                      我吓得赶紧去敲雪姐的门,雪姐穿了一件睡裙就出来了,我可以闻到她身上的香气,指着我爸骂他不是男人,喝醉了就拿小孩子撒气。

                      谁知道我爸一听,表情狰狞无比,一把揪住雪姐的头发将她往屋子里推,还伸手去打雪姐,我彻底吓住了。

                      “贱女人,让你们他妈的装清高。”我爸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打雪姐,将雪姐狠狠地按在了客厅的沙发上面,跟发疯的禽、兽一样去扯雪姐的衣服,雪姐惊恐的尖叫,一边用双手去推我爸。

                      不过并没有任?#24043;?#29992;,我爸狠狠扇了雪姐两个耳光,雪姐顿时蒙了,躺在沙发上不再反抗,外面闪电照亮了屋里的一切,我看的呆住了,雪姐满眼泪水的向我求助。

                      “不要啊,放过我吧,小志快来帮姐姐一下,你爸疯了……”雪姐求我,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我有点胆怯的看着我爸,双腿好像灌了铅一样沉重,怎么也迈不开脚?#21073;?#21162;力了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个苍白的字眼,“爸”。

                      “滚进房间去,不然老子打死你!”我爸粗、暴的对我吼了一声,我吓?#27809;?#36523;一抖,在雪姐绝望的眼神中往房间走去。

                      “小志,你别走,快帮姐姐一下,姐求你了,雪姐不能对不起男朋友。”雪姐在求我,我点点头,可是一想起我爸的恐怖我就迈不动脚步。

                      看着我懦弱的模样,雪姐心彻底凉了,又去哀求我爸,拼命的捶打着他,我爸嘴里骂骂咧咧,又是两个耳光,将雪姐?#35753;?#20102;,双手垂落不再反抗。

                      我害怕的躲在房间里,外面雷声轰鸣,却掩盖不住客厅传来雪姐的惨叫,撕心裂肺,脑海中浮现出雪姐绝望的眼神,我害怕的哭了,当时的我还不知道这种事意味着什么,以为我爸发?#21697;瑁?#22312;打雪姐。

                      终于,外面的惨叫声终止了,我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我爸已经不在了,雪姐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我害怕的走了过去,跟雪姐说对不起,雪姐转过头,眸子里面满是怨恨的看着我,猛地将我推倒在地,冲我大吼,“滚,你给我滚!”

                      我低着头流泪,不断地跟雪姐说对不起,可是雪姐一言不发的起身,一件衣服也没有穿,将我推了出去。

                      我回到家,我爸已经倒在客厅呼呼大睡起来,我小心翼翼的躲进房间,死活想不通为什么雪姐会发那么大的脾气。

                      第二天中午外面一阵嘈杂声将我惊醒,我冲出来看到我爸被几个警察死死地按住,我一下子慌了去推那些警察,我爸冲着我大吼,“小志,别过来,这次我错了,我对不起你雪姐。”

                      我?#24187;?#30333;什么意思,我爸被带走了之后我去敲雪姐的门,可是敲了很久都没有人开门,过了两天,对门搬来了新的租户……

                      县城就那么大,我爸强、奸雪姐这事就闹得沸?#37266;?#25196;,小区里的孩子都被告诫不许跟我走的近,尤其是女生,对我如避蛇蝎,还说我爸是畜生,我是畜生的儿子,我不懂,可也知道这是在骂我,我觉得好委屈。

                      后来,我妈听说了这件事就过来接我,跟我妈同居的男人叫林刚,我叫他林叔,早些年离异了带了个女儿,长得特别漂亮,叫林诗诗,跟我一般大小,刚进门的时候,林叔拉着林诗诗的小手笑嘻嘻的说:“来,诗诗,这是阿姨的儿子杨志,以后要叫他哥哥。”

                      林诗诗瞥了我一眼,很不屑的哼了一声,大声道:“他就是强、奸犯的儿子啊,真恶心。”

                      林叔骂诗诗不懂事,林诗诗却扬着小脸很不服气,义正言辞的说?#32416;?#23601;是,还让我不许靠近她,觉得我脏,诗诗过生日的时候,我帮诗诗点蜡烛,诗诗立马哭了起来说我弄脏?#35828;?#31957;,让我滚,?#38405;?#20197;后我对诗诗都是能躲就躲。

                      林叔叔虽然表面护着我,说林诗诗不懂事,实际?#38386;?#37324;根本瞧不起我,?#30475;?#36319;我妈出去都会把诗诗带着,从来不让她单独跟我相处,因为我是强、奸犯的儿子。

                      我觉得特委屈,我已经努力躲着他们了,可是他们还是带着有色眼镜看我。

                      上了学之后,我渐渐明白什么是强、奸,也明白那晚我爸对雪姐所造成的伤害,心里对雪姐无比愧疚,当同学在背后议论我的时候,我感觉好羞愧,按照他们的话说,我身体里流着畜生的血?#28023;?#32942;脏的很。

                      久而久之,我整个人都变得自闭,尤其对女生,我不敢跟她们交流,我怕她们知道我是强、奸犯的儿子会嘲笑我。

                      上初中那会,我接触到了网络,周末的时候经常跟同?#33713;?#21435;包夜打游戏,到了半夜就会上一些网站看片,?#38405;?#20197;后我的思想就渐渐发生变化,看到女生,脑海里面总会想对方不穿衣服会是什么样子。

                      渐渐地,我看着诗诗的时候?#19981;?#20986;?#32456;?#20010;念头,女生发育的总比男生早一点,初三的时候诗诗的胸部已经鼓鼓的了,再加上雪白的皮肤和一米六五的个头,在学校是公认的校花。

                      我跟诗诗一个班,同桌吴杰上课的时候总会指着诗诗说,你看那身?#27169;?#30495;他妈正点,要是我马子,我天天去她家。

                      我总是笑着说你真色,因为我妈跟林叔是非法同居,诗诗一直认为是我妈拆散了她的家庭,何况我爸还是个强、奸犯,对我又厌恶又恨,威胁我在学校不许表现出我认识她,否则就把我赶出去。

                      被吴杰这么一说,我就会去注意诗诗的胸,还有下面,诗诗洗完澡之后总是会穿一条白色的小热裤,从后面看起来特别翘,?#30475;?#25105;都会死死地盯着,口干舌燥。

                      有一次我看的太?#24230;?#20102;,脑子里面都是一些龌龊的画面,以至于诗诗回头我都没有发现,目光依旧直?#22402;?#30340;,诗诗?#25104;?#19968;下子绯红,指着我的鼻子大骂:?#25226;?#24535;,你变、态,我要告诉我爸你偷看我。”

                      我慌了,我怕林叔,虽然说林叔平时对我还不错,可我感觉他这个人特别假,就是做给我妈看的,如果他知道我偷看诗诗,肯定会把我赶出去的。

                      我咬咬牙,死活不承认自己在偷看诗诗,鼓着嘴道:“我没偷看,我在发呆。”

                      诗诗鄙视的看着我,厌恶道,?#25226;?#24535;,你少不承认,你跟你爸一样变、态,你爸是强、奸犯,你以后肯定也是,我要我爸把你赶出去。”

                      我?#25104;?#28779;辣辣的,觉得她说的太过分了,红着脸争辩道:“我不是变、态,也不许你这样说我爸。”

                      “我就说,你爸是变、态的强、奸犯,你妈是下贱的小三,你是变、态和贱、货生下来的?#29240;鄭 ?#35799;诗指着我破口大骂。

                      我气的发抖,这时候林叔跟我妈从房间走了出来,我妈?#25104;?#32418;通通的,林叔?#25104;?#20063;不好看,看了看我跟诗诗,上前甩了诗诗一个巴掌。

                      诗诗顿时哇哇大哭起来,指着我?#38738;?#27875;道:“你们都欺负我,我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说完哭着跑了出去,林叔去追,可是没追?#21073;?#25105;可以感觉到林叔看我的眼神很厌恶,我怕他赶我走,?#30007;?#30340;回到了房间。

                      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诗诗跟往常一样来学校上课,可是?#25104;先春?#30130;惫,我心里一阵后悔,如果不是我事情也不会闹成这样,我知道诗诗脾气倔,不给她台阶下可能真的会不回家,想了想我决定去劝劝她。

                      “诗诗,对不起啊,我真没想到林叔会动手打你,其实林叔最疼你了。”我忐忑的说道,觉得很对不起诗诗。

                      啪!

                      下一刻我就愣住了,诗诗竟然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狠狠地给了我一个巴掌,指着我的鼻子吼道:?#25226;?#24535;,少在这里猫哭耗子,我跟你没完!”

                      这一吼,全班人都错愕的看着我俩,我感觉?#25104;?#28779;辣辣的,就?#30007;?#30340;回到了座位上,吴杰好奇的问我怎么会得罪校花的,我没有回答。

                      被林诗诗当众打了一个巴掌,我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趴在座位上不说话,上课的时候,训导主?#24043;?#36827;来告诉我们原先的班主任出国深造了,给我?#21069;?#25442;了一个班主任。

                      我心情不好,没心情理会这些,这时候吴杰却激动得推我,?#23433;?#33609;草,杨志快看,新来的班主任真特么靓。”

                      我没理他,他又推我,我还是没理她,不就是?#35805;?#20027;任么,跟我有什么关系,我最讨厌班主任了。

                      这时候新来的班主任开口了,声音轻柔好听,让我还有点熟悉,一时间?#20174;?#28857;想不起来,“同学们好,因为曲老师出国深造,以后就由我来做大家的班主任,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程雪,禾木旁的程,雪花的雪。”

                      听完,我猛地抬起头,看到讲台上那熟悉而陌生的?#24120;?#31616;直不敢?#22024;?#33258;己的眼睛,新来的班主任居然是多年不见的雪姐!

                      第2章羞耻

                      最后一次见到雪姐就是那个晚上,我到现在都无法忘记雪姐那晚看着我?#35805;?#22905;的绝望眼神,沙哑的呻、吟,还有躺在沙发上的空洞眼神,以及赶我走的时候愤怒的眼神。 .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