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上門女婿/我的性感姐妹花

                      點擊:
                      第一章 我把自己嫁了

                      我叫王浩,一個山村娃,大學畢業后,留在了江城。可惜自己只是一個三流大學畢業生,專業也不行,根本找不到好工作,混了三年。一事無成。

                      這天,自己又失業了,交了下個月房租之后,身上僅僅只剩下了三百多塊錢。這點錢在江城就算是省著花也熬不了一個禮拜,我有一種走投無路的感覺,甚至于腦海之中有一種鋌而走險的危險想法,人被逼急了,真是什么都敢干。

                      正當自己處于人生低谷的時候,一個意外的電話,卻讓我的命運出現了拐點。

                      張姐,以前公司的人事經理,她竟然莫名其妙的給我打來了電話,接通電話之后,聽完張姐的敘述,我完全的蒙逼了,拿著手機足足愣了一分鐘沒有說話,直到電話里傳來張組的催促聲:“王浩,行不行給個話,張姐看你老實,又符合對方的要求,這才把這樣的好事介紹給你,你可別不知好歹。”

                      “張姐,我考慮一下。”我腦子有點發蒙,于是只好先拖著。

                      “好吧,明天早晨必須給我回復,王浩,其實也沒什么,對方要錢有錢,要權有權,只要你同意,就給你二十萬的聘禮,你又不虧。”張姐絮絮叨叨的說了一會,這才掛斷電話。

                      結束通話之后,我發了一會呆,突然抬手給了自己一個耳光,確認一下剛才是不是在做夢。

                      電話里,張姐說要給自己介紹一門親事,對方要求很奇怪,必須當上門女婿,并且要求男方的身高要180以上,長相中等偏上,學歷本科,特別注明要老實忠厚,最好是一個內向的農村娃,而這些條件,我剛好符合,仿佛就是為自己量身打造的一般。

                      老實,內向,甚至于有點木納,身高183,長相英俊,雖然是三流大學畢業,但是畢竟也是本科。

                      張姐說,女方叫李潔,三十歲,市政府國土局工作,正科級干部,只要通過對方的面試,就可以給二十萬的聘禮,條件只有一個,那就是馬上結婚。

                      房子和車子都由女方提供,并且房子還是在江城的市中心豪華地段,這個地段的房子,動輒就要上千萬。

                      我考慮了一個晚上,心動了,只是自己雖然內向,但是并不是傻瓜,女方這么好的條件,為什么要花二十萬找一個木納老實的男人,并且還要馬上結婚,肯定有隱情。

                      至于什么隱情,我已經管不了那么多了,二十萬的聘禮對于貧困的自己來說絕對是一筆巨款,再說了,因為窮的原因,今年二十五的自己還是一個處男,不知女人是啥子滋味。

                      第二天一早,我便給張姐去了電話,同意接受面試,于是當天下午,張姐便帶著我來到了中山路的云霧茶樓。

                      在茶樓里我見到了李潔,本來以為她會很丑,沒想到見到本人之后,自己驚為天人,李潔絕對是一個美女,十分的漂亮。她穿了一件套裙,裙擺到膝蓋,下面是肉色絲襪,干練的短發,臉上略施脂粉,一副女干部的打扮配上絕美的容顏,這種反差讓她充滿了魅力,對男人的殺傷力巨大,我看了她一眼,都有一種支帳篷的沖動,征服這種女人,會讓男人有一種滿足感。

                      我十分的激動,說話都結結巴巴起來,可是對方的態度卻十分的冷淡,大約談了一刻鐘,便匆匆離開了。

                      回到出租房之后,我覺得自己肯定沒戲了,也沒有再跟張姐聯系,但是沒有想到,三天之后,竟然接到了李潔的電話,她約自己再次到云霧茶樓見面。

                      這次見面,李潔穿得很隨意,牛仔褲配T恤,配上她絕美的容顏和短發,隱隱有種男女通殺的感覺。

                      我十分激動的坐在她的對面,聊了沒兩句,李潔便拿出一份協議,說:“這是一份保密協議,你簽了的話,我馬上支付你二十萬聘禮,今天下午我們就去登記。”

                      “呃?”我表情一愣,沒想到這么快就登記結婚。稍傾,自己拿起桌子上的保密協議仔細的看了起來。

                      保密協議一共四條內容,第一,名為夫妻,實則各過各的生活,互相不得干涉;第二,不準泄漏關于她的一切事情;第三,在外人面前必須維護兩人之間的夫妻關系,并且還要表現出恩愛的一面;第四,如果自己違反上面三條的任何一條,將支付一千萬的賠償金。

                      我放下協議,盯著眼前的李潔,眼睛里露出異樣的目光。

                      “同意的話,就簽字按手印,然后把你的卡號給我。”李潔十分不耐煩的對自己催促道。

                      我思考了大約十幾秒鐘,最終在協議上簽上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按了手印,因為這件事情對于自己來說好像沒有什么損失,無非就是結一次婚而已,但是卻能收獲二十萬人民幣,所以簽字的時候,沒有任何心理負擔。

                      李潔收走了協議,當時就帶著我去了一趟銀行,從銀行里出來的時候,我卡里多了二十萬,下午的時候,我們兩人去民政局領了結婚證,成為了法律上的夫妻。

                      當天晚上李潔又帶我去了她父母家,她爸爸早逝,母親是江城大學的哲學教授,五十多歲的老太太保養的像四十歲的阿姨。

                      李潔的母親可能為她的婚事沒少操心,聽說我跟李潔登記領證了,立刻審查起關于我的一切,我把自己的情況敘述了一遍,說完之后就發現李潔的母親眉頭緊促,一臉的不滿意。

                      其實不用想我都知道她不會滿意,一個木納老實的山里娃,怎么配得上她優秀美麗的女兒。

                      吃飯的時候,李潔和她母親說的是江城話,我聽不太懂,于是只能坐如針氈的悶頭吃飯,菜雖然很豐盛,但是我卻巴不得快點結束,這是自己第一次覺得吃飯是一種受罪。

                      李潔跟她母親吵了起來,最后扔下一句,你讓我結婚,我現在結了,你還想怎么樣,以后我的人生我自己做主,不會再讓你來支配我的生活,然后便帶著我離開了。

                      半個月之后,我和李潔舉行了婚禮,因為李潔是市政府國土資源和房產管理局的正科級干部,所以雖然想低調結婚,但是扔然來了不少人,政商兩界的人都有。

                      結婚當天,我就像一個木偶似的,跟在李潔旁邊,臉上始終帶著卑微的笑容,跟一個一個的大人物喝酒,到了后來自己都麻木了。

                      房地產有多火,國土資源和房產管理局就有多火,幾乎江城的房地產企業都派人來參加了婚禮,后來我才知道,傳言李潔明年兩會可能還要再進一步,十分有可能坐到副局長的位置。

                      我喝的爛醉如泥,反正也碰不了李潔的身子,什么狗屁洞房花燭夜跟自己沒一毛錢關系。

                      深夜,因為酒渴突然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大床上,當然身邊沒有李潔的身影,我撇了撇嘴,離開/房間去廚房打水喝。

                      在經過主臥室的時候,發現房門虛掩,從里邊傳來一絲女人痛苦的聲音,從來沒有上過女人的自己,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于是便大著膽子把虛掩的房門輕輕的推開一條縫,朝著里邊望去,這一看不要緊,我瞬間心跳加快。

                      床頭開著橘紅色的臺燈,首先映入自己眼簾的是一雙雪白的大腿緊緊的盤在一個男子的腰上,然后就是一個男人的后背。看到這樣的場景我瞬間瞪大了眼睛,下一秒,馬上用手捂住了嘴巴,生怕自己發出一點聲音。

                      那不堪入目的畫面充斥在自己的眼前,讓我有一點憤怒,媽蛋,自己結婚,竟然別人在玩自己的老婆,雖然李潔只是自己名義上的老婆,但是做為男人,看到這一幕,我心里仍然十分的不爽,仿佛受到了某種侮辱。

                      大約五分鐘之后,兩人停了下來,一切歸于平靜,只有淡淡的呼吸聲,不過李潔雪白的大腿仍然夾在男子的腰上,并且還用手在其后背溫柔的撫/摸著。

                      “江哥,我現在已經結婚了,明年提副處的事情你可要放在心上。”李潔的聲音。

                      “放心好了,你的洞房花燭夜都給我了,只要我坐上那個位置,你的副處跑不了。”

                      “謝謝江哥。”

                      ……

                      兩人在床上說著一些臉紅的話。

                      稍傾,男子從李潔身上下來,轉身的一剎那,我看清楚了此人的容貌,嚇得自己一身冷汗,翹起腳尖不敢發出一點聲音,慢慢的回到了房間,因為那個男人李潔白天帶著自己敬酒的時候介紹過,好像是江城的副市長。

                      在離開的時候,我聽到男子說要梅開二度,李潔的腦袋已經趴在了對方的雙腿之間。

                      媽蛋,完了,徹底完了,這下上了賊船了,看樣子想要脫身還不一定能走的了,回到自己的房間之后,我一臉的憂慮。

                      本來自己想著過個一年半載就離婚,再撈點錢,然后就拿著錢回鄉里找個黃花大閨女結婚生子,現在看來是異想天開了,李潔的事情絕對不可能讓別人知道。

                      如果脫離她的控制,自己不會被滅口吧?我突然心里感覺到了一絲害怕。

                      正文 第二章 李潔的要求

                      第二天一早,等我起來的時候,江副市長已經離開了。李潔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情一般,正坐在餐廳里吃早餐。因為我倆屬于晚婚。所以她有十五天的婚假,不過為了往上爬,她已經向組織申請只休一天,明天就會去上班。

                      坐在餐椅上的李潔。身穿著一件淡色的絲綢睡衣,兩條光滑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邊,讓剛剛起床的自己瞬間下面支起了帳篷,并且嘴里還發出很響的吞口水的聲音。

                      咕咚!

                      李潔瞥了我一眼。露出厭惡的表情,于是我馬上彎著腰去了洗手間。

                      等我洗漱完了,從洗手間出來的時候,李潔已經吃完了早飯,她朝著我招了招手,說:“有事跟你說。”

                      我盡量控制自己不去看她光滑雪白的大腿,然后低著頭慢慢的走到了她身邊。

                      “坐!”李潔說。

                      “哦!”我應了一聲,在旁邊的沙發上坐下,有點局促,始終不敢正眼看她。

                      “既然我們是名義上的夫妻,那么你必須得有一個身份,我在市里有一家西餐廳,你掛個名,表面上你是老板,實際上,我每個月給你6000塊的工資,怎么樣?”李潔說道。

                      “需要我做什么?”我問。

                      “什么都不需要做,你愿意去餐廳看看,就去看看,不想去也沒關系,反正我一直請專業經理人打理。”李潔回答道。

                      聽到她這樣說,我心里一陣喜悅,什么都不用干就能每個月拿6000塊工資,住在這里不需要錢,唯獨吃飯可能要浪費一點伙食費,這樣的話,每個月至少可以節省4000塊錢下來,比自己工作強多了,于是我馬上答應了下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