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后武侠时代

                      点击:
                      90后大学生齐御风本是一名现代破落的武侠世家子弟。一次意外之旅将他穿越到了武侠的世界?#23567;?br /> 可是人家穿越后都能随时随地紧跟着小说剧情发展,我穿越怎么这么坑爹啊,胡斐已经马上不惑之年;郭靖眼已垂垂老矣;张无忌早就撂了挑子,不知何处;令狐冲,唉,令狐冲就不说了……
                      好在江湖犹存,处处龙腾虎跃!
                      你方唱罢我登场,天下英雄,草莽异士,民间豪杰,一时纷至沓来!
                      那慷慨悲歌,白衣飘飘的武侠年代,我来了!

                      第一章 初到贵境

                      正是八月毒辣的天气,太阳在天上铆足了劲的发光,晃得人睁不开眼睛,整个城市的建筑都被照得光亮灼热,阳光打在身上,如同鞭子抽过一般,火辣辣的发疼。

                      大街上一片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的繁荣景象,叫卖声,吵杂声,商家的音响声,吵成一片,咣咣的震天,令人焦躁不?#21834;?br />
                      齐御风下了火车,走出火车站站口,正巧身边过去辆汽车,车窗子反shè的光芒晃在脸上,顿时觉得一片滚烫。

                      他叹了口气,转身回转,蹲在站口yin凉处,等一身大汗被空调吹得干了,才走出车站。

                      他全身湿透,此时还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全身黏哒哒一片,本来在火车上时那空调就不太顶用,把他热得够呛,好容易检票出站了,这才才缓过劲来,这一出火车站大门,好?#19968;錚?#30495;是比在火车上面还热。

                      一阵冷一阵热,脑子也迷迷糊糊的,齐御风口干舌燥,到站前广场的?#32321;?#25674;买了瓶矿泉水,浇在嘴里,然后晃晃悠悠,走出闸门打了?#22659;?#31199;车,说?#35828;?#21517;,的哥一听,登时没了多大兴致说道:“这地方就十块钱,上车赶紧走吧,我就照直了喽,一个弯我都不带给你拐的!”

                      把行李放进后?#36214;洌?#22352;在司机旁边,汽车转弯出站,开动起来,齐御风打开一半的车窗,迎风?#36214;福?#36825;才爽快了些。

                      齐御风今年18岁,来自山东,今年考上了长chun市的一所大学,号称“明珠路中学附属大学”,暑假在家呆的烦闷,所以就提前几天,自己一个人跑来上大学。

                      齐家一脉家学渊源,世代习武,经商。戳脚,通背,云门十三剑,号称齐家三绝。齐御风从小练武,加上天资优厚,家传武功被他练的炉火纯青,在身边同龄人里面几乎无?#23567;?br />
                      换句话说,就是齐御风的家传武功几乎被他练到兴致索然,没太多软磨细耗的余地,唯独差了时间火候而已,了此一生,若想再进一?#21073;?#20063;只能攻他山之玉了。

                      齐御风家里也算个富裕人家,他也曾想拜师学艺,出去走走,找个师傅,学习其他武功。

                      可他老爹平ri唯唯诺诺,谈到这事?#27492;?#29343;死犟,说什么也不同意,说我老齐家子弟,在清朝,民国时候怎么说也是一方豪强,山东武术界的一杆大旗,眼下虽?#24187;?#33853;了些,但你若出去给别人端茶倒水,磕?#32439;?#25558;的,岂不是丢了老齐家列祖列宗的?#22330;?br />
                      齐御风当时就被痛陈家史的父亲说得一愣一愣的,看着他一副大义凛然肩负中兴家业的样子,被震慑的半天没有吱声,过了几天,看见他老爹提笼架鸟,溜溜达达的搓着卫生麻将,才恍然大悟,原来人家就是为了省钱打麻将嘛。不过作为家里面?#30475;?#30340;消费者,自然也没啥说话的权力,所以便作罢。

                      高二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齐御风终于看见了家传云门十三剑的原?#32426;?#35889;,一沓破破?#32654;?#30340;黄?#21073;?#30475;书脊页数应该有不少,可是后面全磨烂了。只余下十三招较完整的剑法剑经,其实就这十三招,还有不少都是后人们揣摩附会,按照里面上下文意思一点点演化出来的。

                      在后面磨烂的残片中,齐御风拼凑了半天,找到了“经于长chun”四字,和一张乱七八糟的地图,齐御风左?#21152;?#24819;,?#28866;?#30528;可能就在吉林省长chun市,于是暗下决心,到了高考的时候,就填报了长chun的学校。

                      长chun市是吉林省省会,位于吉林省中部,是东北名城之一。齐御风原来对此并不了解,后来高?#32426;?#20102;才知道,原来这个地方叫长chun市才不过200多年,登时目瞪口呆,心道我家那本书都说不上多少年头,这个地方才200年,况?#34915;?#28165;年代还?#23637;?#23553;闭,很少有汉人移民到此,那我家剑经在?#35828;?#20960;率也太小了,当即后悔不迭,没跟那些哥们儿报考本省院校。

                      但后悔也晚了,只能自己安慰自己,长chun厅建立之前就有长chun堡,还有个长chun河,?#23665;?#26102;代还有个长chun州,反正那些都不知道几百年了,死马就?#34987;?#39532;?#21073;热?#21487;能在长chun这片地方,那就仔细?#33402;?#21591;。况?#39029;hun市也是内家拳的一大发祥地,当年李书文的大弟子霍殿阁曾经做过末代?#23454;?#28325;仪的jing卫官,伪满的时候,溥仪的首都就定在长chun,所以留下了长chun八极拳一脉。齐御风对八极拳也挺感兴趣,也想去见?#37117;?#35782;。

                      出租车沿着大道,一路直行,果然如司机师傅说的一个拐弯也没有,齐御风渐渐凉快了下来,心下一动,突然想起上车时候司机说的那句话来,连忙叫道:“师傅,我要去的可是新校区啊,不是老校区啊!”

                      原来齐御风高?#32426;?#20102;没事,也曾在网络上看过长chun市地图,对此颇为了解,可以说在全中国,可能再也没有一个城市的地图如长chun市地图这般好记了。当中一条斯大林大街,从南到北,贯通上下,要去那里都绕不开这条大街,以此为坐标,再加上横贯其中的几条马路,就算从没?#22402;?#30340;人,只要能找到这条大街,也是永远走不丢。齐御风看过地图,自然知道自己要去的不是那个从火车站不用拐弯就能到的学校,而是这个学校的新建校区,只是上车匆忙,热得头昏脑涨,也没?#36214;耄?#23601;上了车。

                      “我去,那可不是十块钱了啊!”司机吃了一惊,正好前面红灯,脚下不?#36291;?#30340;点了下刹车,猛地一转头看向齐御风。

                      “没事,你打表吧。”齐御风有气无力的说道。

                      “你这,不是本地的吧?”司机转头开车,与他攀谈道,“哪里人啊?过来上学啊?”

                      “是啊,家山东的,刚开学嘛。”齐御风回答道。

                      “开学了吗?”司机挠挠脑袋,觉得这ri子好像有点不?#35029;?#25376;挠脑袋又说道:“行啊,你这学校,这学校在我们这……算相当好的了。”司机想说两句恭维话,可半天也找不着?#30465;?br />
                      齐御风闻言苦笑,心道若不是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剑谱,?#19968;?#22312;家里吹着空调逍遥呢,那用受这份罪。之所以报考这所大学,那也不过是随便一挑的事。

                      司机见齐御风不吱声,顿觉得?#36947;?#27668;氛有点安静了些,于是随手打开一个按钮,顿时各种声音此起彼伏的冒了出来。

                      “兄弟们,万达广场这不少?#35828;瘸的兀浇?#30340;赶紧过来?#21073; ?br />
                      “红旗街堵车了,都绕行吧!”

                      “哥几个中午打算在哪吃啊,二道区有一家新开快餐不错啊,有人搭伙没有?”

                      司机刚才打开的是车上一个车载电台,里面不停传出的是其他的哥的姐的声音。

                      话说车载电台也是长chun一道风景,别的地方都狠抓杜绝,唯?#33713;hun交jing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中缘由倒也有意思,容后再叙。

                      俩人陷入沉默,听着那动静,汽车一路向南,不停地奔驰。

                      过一会儿,车载电台突然响起一句:“有没有人去经开的?#22353;?#27809;有人去经开的?#22353;?#19968;辆银白sè捷达车,车牌号是吉a76451的,车上现在确定一名女司机被两名歹?#27975;?#25345;,在经开一区方向失去线索,有人看到请回话,有人看到请回?#21834;!?br />
                      车上司机随意瞥了一眼窗外。突然身体一震,抓起电台问道:“是不是?#30331;?#33080;上面挂个红葫芦,四个轮子上面有红缨?”

                      电台里面沉默了一下,突然激动道:“对对?#35029;?#20320;看到它了?”

                      “车尾巴有两个车贴,上面写着‘我是军火商,拉的都是枪’,后面一条是‘当你看到……这行字时,你离我……太近了。”司机望着外面的一台行驶中的汽?#30340;?#21480;。

                      ”对对?#35029;?#26159;它,在哪呢?”电台里传出急迫的声音。

                      “在卫星路和人民大街?#25442;?#36825;里呢,赶紧报jing吧。”司机回话道。

                      “哎,哥们儿,我就是管这事儿的jing察!麻烦师?#30340;?#24110;忙看一下,我们几个马上过去。今天只要这事成了,以后事都好办啊。”电台里传出一个年轻的声音,听起来颇为急?#23567;?br />
                      “那?#22659;?#22312;路口大回了,我先跟着,一会儿联系。”司机一听说jing察办事,登时jing神焕发,话筒一放,也猛打了舵,跟着那车拐了过去。

                      等汇入车流中,走了一段,突然前面红灯,司机拍一下大腿,骂了句脏话,?#25214;?#25260;手拿烟,突然看见身边还有个人,于是醒悟过来,递过一根烟不好意思的问道:”那个,兄弟,你着急不?你要着急我给你放下,完你再打个车?”

                      齐御风听得好奇,忙表示不抽烟,问道:‘那个,大回,啥意思?”

                      司机看了一眼前方捷达车,一边点上香烟道:“这一看你就没在本地呆过,你在本地打车要不知道这个,那帮老油子肯定多收你钱。”当下?#36214;?#30340;解释了大回,小回的意思。

                      这个是地方用语,类似于本地黑话,除了长chun市,全国任何一个地方都没这么叫的。

                      民国早年,长chun曾经作为伪满洲国的首都,当时的长chun由ri本占据,在长chun火车站前,有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右大廻,左小廻六个字,在ri语里面是大半弧,小半弧的意思。

                      传到后来,就是指右拐,左拐的意思。

                      因为当时长chun市左侧通行,跟现在的ri本一样,所以大回,小回的说法,是左右错位的。

                      外地人即使明白个大概,也经常转不过来弯。

                      是以一旦听不懂大回小回的,一般都被司机认为嘛事不懂的外地人,至于绕不绕远,那就纯看这出租车司机的品质和当天的心情了。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一个说法。

                      说是长chun80年代只有一所驾校,名叫黑嘴子驾校。这驾校里面的训练场?#20064;?#29289;的设置是向右拐有一个大道,左拐只有一个小路。所以这些司机就叫右转是大回,同理左转是小回。后来这些人出来开车,就习惯问人家大回小回。而这一批人都是后来长chun司机的老字辈。所以后来学生越来越多,而?#39029;?#23458;也越来越习惯这样?#23567;?#24930;慢的,就变成了长chun的特sè了。

                      齐御风挺的有趣,点点头,表示理解。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