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白袍总管

                      点击:
                      身怀佛家神通,进入国公府成为杂役,江湖之中,庙堂之上,儿女情长,英雄壮歌。

                      第1章 神通
                      大季王朝逸国公府
                      楚离驾舟行于湖上,湖风拂面,清爽沁人。
                      逸国公府是一片万顷巨湖,九十九座岛,他要去的演武殿与东花园距离十八里。
                      小船之上,他中等身材,一袭青衫飘飘,相貌平常却颇有英武之气,看着茫茫湖水,思绪飘远。
                      十九年两个月零三天,已经十九年两个月零三天!
                      堂堂高能物理研究员,前途光明的学霸,未来的大科学家,实验中一个小小失误,爆炸后来到这个世界,转世投胎重新做人!
                      “砰!砰!”闷响声打破了他的沉思,扭头看,一条金光闪闪的鲤鱼在船上跳动不停。
                      楚离摇摇头,弯腰把鲤鱼抛回湖里。
                      直起身,一座高楼映入他眼帘。
                      百米高楼,?#20102;?#38738;铜光芒,厚重森严,尽显国公府的威仪。
                      这座青铜高楼就是演武殿!
                      演武殿前是一片开阔的练武场,红泥铺地,数百人在练功,或练?#35835;?#21073;练拳练掌,或互相切磋,热闹非凡。
                      楚离?#30475;?#19978;岸,踏上练武场,没走几?#21073;?#24573;然闪出一个英俊青年,面如冠玉,眉毛如剑,神采飞扬。
                      他身形颀长,高楚离一个头,抱肩俯视他:“姓楚的,你来这儿干什么?!”
                      楚离皱眉:“让开,好狗不挡道!”
                      “呵呵!”英俊青年呵?#20999;?#36947;:“难?#24576;?#20320;想练武?”
                      楚离忽然笑了笑,继续往?#30333;擼?ldquo;卓飞扬,我倒地惨叫,信不信你要吃不了兜着走?”
                      府卫禁止私斗,不准自相残杀,府卫分护卫与侍卫,一武一文,两者尤其严禁私斗,轻则降品,重则逐出府。
                      楚离是未入品的侍卫,卓飞扬则是八品护卫,护卫对侍卫动手是大忌,他倒地惨叫,卓飞扬再天才也要受重罚。
                      卓飞扬剑?#23478;?#30385;:“姓楚的,行,够无耻!”
                      楚离继续往?#30333;摺?br /> 卓飞扬侧身让开一?#21073;?#38452;沉着俊?#24120;?ldquo;姓楚的,你?#33618;?#29992;这些小手段!”
                      楚离笑道:“对付你般这蠢货,小手段就足够!”
                      卓飞扬死死瞪着他,拳头攥得越来越紧,好似下一刻就挥出,楚离却懒洋洋看他,挑衅味道十足。
                      卓飞扬忽然露出灿烂笑容,用力扬手:“赵师?#33579;?rdquo;
                      远处一个婀娜多?#35828;?#32654;貌少女袅袅走来,她肌肤赛雪,杏眼柳眉,气质楚楚,温柔如水。
                      楚离?#25104;?#24494;变,?#26434;保?#36319;他们同时进府,美貌、善?#32908;?#28201;柔,是那种男人见了都会?#19981;?#30340;女人。
                      “卓师兄?”?#26434;?#36731;盈的走过来,?#28909;?#36947;:“楚师兄?”
                      楚离嗅着她带来的淡淡幽香,微笑:“赵师?#33579;?#22909;久不见。”
                      他自从分配进东花园,多数时间都去藏书楼,想用知识改变命运,罕来演武殿。
                      这次来演武殿,是修炼小洗脉诀遇到?#20365;猓?#24819;看一下小洗脉诀有关的秘笈及修炼笔记。
                      ?#26434;?#31505;道:“楚师兄,恭喜,东花园是个美差呢。”
                      楚离笑着点头:“还算不错。”
                      东花园直属于三小姐萧琪的玉琪岛,仅他与李越俩侍卫,不仅悠闲自在,还有机会见到三小姐,一旦获三小姐青眼,飞?#38138;?#36798;指日可待。
                      卓飞扬深吸一口气,这家伙运气忒?#33579;?#20559;偏竟进了东花园,老天太不开眼,自己非好好收拾他!
                      “赵师?#33579;?#29997;理这废物,我昨天刚练成破妄剑法,切磋一下呗?”
                      “卓师兄——!”?#26434;?#36441;眉,觉?#31859;?#39134;扬说话难听。
                      “好?#33579;?#19981;说他废物就是!”卓飞扬忙赔笑,扫一眼楚离:“尽管他就是个废物!”
                      “还说!”?#26434;?#19981;满的瞪大眼。
                      “赵师?#33579;?#27809;关系,”楚离微笑道:“对这种狂妄自大的蠢货,没必要?#24179;稀?rdquo;
                      “楚师兄!”?#26434;?#21972;道。
                      楚离伸手做投降状:“赵师?#33579;?#26469;东花园玩吧,风景很美,李兄的厨艺也极好。”
                      “好啊。”?#26434;?#31505;眯眯的道:“一直想去看看呢,东花园啊……”
                      “哼,有什么可看的!”卓飞扬撇撇嘴:“不过花花草草而已,有那时间还不如练武,玩物丧志!”
                      “照你这么说,三小姐与大公子都是玩物丧志,不如你喽?”楚离似笑?#20999;Γ?#35199;花园属于大公子萧铁鹰。
                      卓飞扬俊脸涨红,冷笑连连,决定不跟他斗嘴。
                      “卓师兄!楚师兄!”?#26434;?#19981;满的嗔道:“你们消停一会儿好不?#33579;?hellip;…楚师兄,我会过去玩的,你有事就?#35753;?#21543;。”
                      楚离深深看她一眼:“赵师?#33579;?#26377;人空长得一副好皮?#36965;?#26085;久才能见人心,师妹不要轻易相信别人!”
                      “姓楚的,你什么意思!?”卓飞扬哼道。
                      楚离不理他,冲?#26434;?#31505;着抱抱拳。
                      ?#26434;?#36716;身离开。
                      卓飞扬忙要跟上,临走之际,趁着?#26434;?#19981;注意,忽然一伸手。
                      他巴掌几乎要扇到楚离?#25104;希?#38750;常自信楚离来不及避开,看似不注意,却是运了内力,速度奇快。
                      楚离轻轻一侧头,卓飞扬的指尖贴着脸?#31456;?#36807;,能感觉到微风,这一掌的力量不轻。
                      “啪!”清脆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楚离左掌拍在自己?#25104;希?#28165;脆响亮,用力不大,声音很响,然后迅速收手。
                      ?#26434;?#24537;扭头看。
                      楚离神色不变,好像这一掌不是打在自己?#25104;稀?br /> 卓飞扬?#25104;?#38452;沉的瞪着他。
                      楚离笑了笑,摸摸自己的脸庞:“真是好功夫,佩服!”
                      卓飞扬死死瞪着他。
                      “卓师兄——!”?#26434;?#27785;下玉?#22330;?br /> “对不住对不住,我真不是有意的。”卓飞扬咬着牙,声音齿缝里挤出来,冷冷道:“想必楚师弟不会在意,是吧,楚师弟?”
                      楚离扭头笑道:“赵师?#33579;?#31639;了。”
                      ?#26434;?#19981;好意思的看看他,忙扯着卓飞扬离开,再呆下去,两人非打起来不可!
                      楚离盯着?#26434;?#23104;娜的背影一动不动,摸了摸火辣辣的左?#24120;?#21551;动大圆镜智压住心绪波动。
                      如果不是大圆镜智,免不了遭卓飞扬暗算!
                      这个世界以武为尊,从小深?#26448;?#24515;的观念,?#26434;?#28201;柔善良,明着暗着护着自己,让他颇为感动。
                      但他身为一个男人,需要女人护着,身为男人,实在不能忍!
                      卓飞扬,破妄剑法……
                      他穿过练武场上的人群,进入演武殿。
                      解下腰?#23454;哪九疲?#36882;给殿前的青年,青年目光如电,扫一眼,示意他可以进去。
                      入眼是一排排书架,他信步而行,偶然停住,伸手抽出一本书,迅速的翻一遍,放回去继续走,再停住,又抽一本书翻一遍。
                      一个时?#21073;?#20182;翻了二十二本书。
                      好像他早就知道这些书的位?#33579;?#30452;接过去抽出来就?#33579;?#20854;实他是第一次过来,小洗脉诀是在藏书楼看的。
                      整个演武殿皆呈现在他脑海,每一排书架,每一本书的名字,清清楚楚,历历在?#20426;?br /> 他信步来到二楼,直接来到第三排书架,在第二层抽出破妄剑谱,翻过一遍,然后又抽出七?#20037;?#31496;,是破妄剑谱的修炼心得。
                      他离开演武殿时,脑海已经烙印了三十?#20037;?#31496;,二十二本小洗脉诀修炼笔记,一本破妄剑谱,七本破妄剑修炼心得。
                      他驾着小船行于湖上,清风徐来,原本的熊熊怒火已经消散。
                      脑海里三十?#20037;?#31496;开始融会贯通。
                      ……
                      正午的阳光?#35889;疲?#20182;驾船回了东花园。
                      东花园是一座方圆两里的小岛,划分为一个个花圃,?#31185;?#19968;种珍奇之花,整座小岛飘浮着花香。
                      岛上只有一座小?#28023;?#26970;离推门进?#28023;?#38452;凉气息扑面而来,一棵大树遮住半边院子,驱去热气。
                      他进西厢房,提?#35805;?#38738;锋剑出来,在院中央?#28216;瑁?#32531;慢如太极剑,片刻便出了一层汗,额头泛亮。
                      他过目不忘,看过的秘笈一遍?#34850;?#21360;脑海,刚从演武殿学来的破妄剑法果然威力惊人,但也极耗力气。
                      “吱呀……”正厅走出一壮硕青年,圆饼大?#24120;?#23567;眼睛。
                      他黑熊般摇摇?#20301;危?#38271;伸两懒腰,连打俩呵?#32602;?#25165;懒洋洋的说话:“兄弟,这么早就回来了?”
                      楚离专注练剑,只“嗯”了一声。
                      李越,九品侍卫,两人一起负责东花园,好口腹之欲,厨艺极?#33579;?#27494;功?#33579;?#21364;怕死不闯九品楼,?#23454;?#20365;卫。
                      国公府侍卫与护卫都分九品,工钱差十倍。
                      侍卫工钱少,品级要熬资历,三年九品,十年八品,二十年七品,四十年六品,七十年五品。
                      护卫升品不论其他只看武功,闯九品楼,闯过一层升一品。
                      工钱多,还能经常出府做任务,活得多彩多姿,不像侍卫?#33618;?#21574;府里伺候人,但凡有点儿能力的,都当护卫。
                      李越摇摇脖子,伸伸腿,骨节发出一串串噼啪响,随后挥拳开练,拳如流星,呼呼生风。
                      “兄弟,别练剑,跟我练拳吧!”李越的嘴闲不住。
                      楚离?#24576;?#22768;。
                      “不能练内功,练套拳法强身健体就?#32654;玻?#32451;什么剑!”
                      “闭嘴!”楚离吐出两个字,额头一层黄豆汗。
                      这个世界武学昌盛,练武从娃娃抓起。
                      八岁到十八岁,趁着发育期,练筑基心法,把经脉练得强壮坚?#20572;?#21542;则承受不了内力冲击,?#34892;?#21629;之危。
                      过了八岁到十八岁,一旦经脉定?#20572;?#20877;神奇的心法也事倍功半,要花上数倍时间筑基。
                      十八岁前,他在从小长大的秋叶寺苦参大智度本源经,错过筑基。
                      精魄是常人两倍,精神强横。
                      加之他前世是高能物理研究员,对世界的认识远非常人可比。
                      两者相合,他才最终练成大智度本源经,成就大圆镜智神通。
                      精神强横,他修炼?#20013;?#26102;间远胜常人,神通在身,观照入微,故他小洗脉诀进度很快,五年即可筑基。
                      “呵呵……就你那剑,鸡?#37319;?#19981;死,你还练个什么劲儿?”
                      楚离忽然收剑,哼道:“比比?”
                      他气喘吁吁,浑身软绵绵的,把剑往地上一拄,才?#25243;?#36523;子,破妄剑法太耗体力。

                      第2章 枯荣
                      “哈哈!”李越大笑,拳风更猛。
                      “你打不过我!”
                      “哈哈!哈哈!”李越笑得更大声。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