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长生在武侠世界

                      点击:
                      两千八百年前,一介顽童拜师陆信,一百年后,成为一统天下的始皇帝,其文治武功被称作千古一帝!
                      两千五百年前,一位儒生进京赶考,差点猝死山中,被陆信所救,自此一代剑仙横空出世,一把剑,一壶酒,剑光所过之处,各大武林门派莫不臣服,他叫李太白!
                      两千年前,一位褴褛女童卑微乞讨,陆信心生怜悯将其带走,二十年后,绝代女帝日月横空,创下女帝宫,威名一时无两!
                      ……!
                      万丈红?#25937;?#21315;年,悠悠时光莫奈何,锦衣夜行,不显凡尘,可历史的洪流中,却有着他的身影!
                      这是一个长生三千年的老?#27835;铮?#27963;在武侠世界的故事!

                      第一章 长生三千年

                      天地之无垠,乾坤之浩淼!

                      ?#25991;?#39118;华绝代,博得帝王一世宠爱,到头来也是红粉骷髅,?#25991;?#19968;代天骄,坐拥万里江山,也终将化作黄土!

                      长生!

                      一个简单的字眼,不知多少天?#25937;?#20498;在这两个字的面前!

                      历史的车轮按照恒古不变的定律缓缓转动,生老病死,天灾横祸,从降生到垂暮,直至化作枯骨,这?#28216;?#26377;过丝毫改变!

                      沧海桑田,岁月变迁,纵然天地也有湮灭的一天,更别提长生之说!

                      古松摇曳,清风徐徐,也让陆信的发丝随风飘扬,他淡然俯瞰眼前的无尽云海,双眸当中流露沧桑孤寂之意!

                      “沧海横移…时光荏茬…那曾经熟悉的人…或物……早已化作尘埃……可是三千年了…为什么…?#19968;?#27963;着……?”陆信沙哑呢喃,周身孤寂之气更加浓?#36965;?br />
                      陆信有个天大的秘密!

                      他并非这个世界的人,他前世被一道雷电劈中,本以为必死无疑,却没想到睁眼之时,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

                      这个世界跟地球古代相似,但又完全不同,这是一个武侠世界,武者可以飞檐走壁,登萍渡水,更可在万军阵中,取敌将头颅如探囊取物!

                      三千年前!

                      陆信初到陌生的世界,很是彷徨不安,可随着时光的流逝,他发现自己容颜并无丝毫变化,随着第一百年的时间过去,他终于发?#33267;?#35753;他兴奋的秘密!

                      长生不死!

                      不错!就是长生不死,那道天雷不知乃是何物,虽然将陆信带到陌生的世界,但?#21019;?#20104;了他长生不死之身!

                      两千八百年前,一介顽童拜师陆信,一百年后,成为一统天下的始皇帝,其文治武功被称作千古一帝!

                      两千五百年前,一位儒生进京赶考,差点猝死山中,被陆信所救,自此一代剑仙横空出世,一把剑,一壶酒,剑光所过之处,各大武林门派莫不臣服,他叫李太白!

                      两千年前,一位褴褛女童卑微乞讨,陆信心生怜悯将其带走,二十年后,绝代女帝日月横空,创下女帝宫,威名一时无两!

                      ……!

                      万丈红?#25937;?#21315;年,悠悠时光莫奈何,锦衣夜行,不显凡尘,可历史的洪流中,却有着他的身影!

                      两千七百年前,始皇宫!

                      一位垂垂老矣,身穿帝袍的老者瘫倒在帝榻之上,他泪眼婆娑望着眼前青年,再无千古一帝的威严,剩下的仅仅?#30343;?#26080;尽留恋!

                      “小…小政…再也…再也不能聆听先生的教诲…只求…只求先生能庇护小政后世子孙…不至血脉断绝!”

                      望着曾经顽童化作垂暮老人,泪眼婆娑看着自?#28023;?#38470;信缓缓闭眼,而后轻轻点头!

                      两千三百年前,青莲山!

                      绝代剑仙不复当年风范,化作垂暮老人,再无丝毫生气,他饮下最后一口酒,颤颤巍巍的将手中白首剑递向陆信。

                      “先生!太白虽有凌云之志,?#23665;?#26085;大限?#28798;粒?#20174;此不能侍奉先生,太白死而有憾!”

                      “?#30343;?#27492;剑乃先生所赐,太白不敢让神物蒙尘,特请先生为它另觅良主!”

                      一代剑仙李太白,终是埋骨青莲山中,?#30343;?#20182;的坟前,陆信眉目低垂,谓然一叹道:“此剑为你而生,也当为你而死,何有良主之说!”

                      封天困地,云雾遮掩,随着陆信离开,那孤坟旁边有一新坟矗立!

                      “青莲剑冢!”

                      一千八百年前,女帝门?#20898;?br />
                      陆信看着眼前墓碑,眼底划过凄凉之色!

                      君生我未生,

                      我生君长生。

                      怨天莫尤人,

                      此恨无绝?#20898;?br />
                      ……

                      云海蒸?#20898;?#24605;绪飘忽,三千年的时光,陆信经历了生离死别,遍观万物沧桑!

                      他是?#38706;?#30340;,并无长生不死的快乐,当他看着曾经幼童老死在他的面前,他有心相救,可却无能为力!

                      千年前!

                      陆信来到归云山,在此结庐而居,不理凡尘中事!

                      ……

                      苍茫浩淼,巍峨高?#21097;?#24402;云山座落在离水郡?#20898;?#32780;离水郡是大秦统辖之地,在三十六郡当?#20449;?#37051;金国边界,更有诸多门派驻扎于此,便是大秦官员也要看各大门派的?#25104;?#34892;事!

                      曾经始皇一统天下,所过之处江湖门派俯首,周边部落叩首称臣,可三千年后的今天,大秦已然衰落至极,这不得不说乃是一?#30452;?#21696;!

                      “驾!驾!”

                      急促的马蹄声在归云山脚下响起,只见一位中年男子浑身浴血,他怀中抱着一名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女,不断抽打骏马朝归云山疾驰而来!

                      而中年男子的身后,十数名身穿黑甲的兵士紧紧跟随,他们的身后更是传来大量的怒骂之声!

                      “安平王!你犯上作?#36965;?#20035;是大逆不道之罪,速速跟本官回返朝歌向陛下请罪!”

                      哧!

                      钢刀出?#21097;?#21010;破长空,中年男子持刀斜指身后追赶的人?#28023;成?#30340;表情显得极其愤慨道:?#30334;?#20914;这个狼子野心之辈,既然想要杀我全族,何必找这些虚伪的借口!”

                      “今天只要我赢山不死,他日定当找他报这灭族之仇!”

                      “赢山你大逆不道,既然如此,本官当遵循陛下旨意,将你就地格杀!”

                      “王爷先走,我等拦下他们!”十数名黑甲兵士悲戚怒吼,不待赢山阻止,便调转马身向身后敌人迎去!

                      铛铛铛!

                      金铁?#24187;?#20043;音在赢山身后响起,更伴随着凄厉的怒吼,虽然他看不到身后的景象,但他也能猜?#21073;?#21482;怕自己这些忠心的属下,全部都要葬身?#35828;兀?br />
                      在此生死关头,赢山眼眶含泪,可他知道不能回头,自己只有尽快带着女儿赶往归云山,才能有一线活命的机会!

                      “爹爹…我…我们要死了吗??#24199;?#27185;在父王怀中哽咽出声道!

                      耳闻女儿话语,赢山神情凄凉而不?#21097;?#20182;死死盯着前方的归云山,道:“不会的,不会的,我赢山一脉传自始皇帝,族中长辈曾说过,如果后世子孙遇到灭族之劫,带着始皇帝的九龙玉佩前往归云山,便能安然无恙!”

                      赢山死死捏着手中的九龙玉佩,他虽然不断宽慰着女儿,可眼底却划过绝望之意!

                      九龙玉佩传说乃是始皇帝的贴身之物,自始皇帝那一代便一直流传族中,?#23665;?#36817;三千年的时间过去,那祖上流传下的传说是否为真?

                      就算归云山中有着当初始皇帝的秘密军?#27185;?#21487;三千年的时间过去,只怕早已物是人非!

                      可赢山别无选择,他这一族尽数被杀,朝歌上下全是赢冲的人,他也?#33618;?#25340;死一搏,相信那个虚无缥缈的传说!

                      第二章 照破山河千万朵,一念飞花皆成沙!

                      唏律律!

                      马声?#24187;?#38050;?#29420;?#20925;,数十名大秦兵士将赢山父女围拢,也让父女二人面容苍白,双眸当中绽放绝望之意!

                      “安平王,本官说过你走不掉的,将九龙玉佩交出来?#26705; ?#38889;力虎说着此话,缓缓向父女二人接近!

                      锵锒!

                      长刀出?#21097;?#20932;厉不绝,赢山死死护持着怀?#20449;?#20799;,望着一望无际的归云山,眼?#33258;?#26080;丝毫希冀之色!

                      属下浴血搏杀,创造出一线逃生的机会,终是让父女二人终是进入归云山中,可整座归云山渺无人迹,到处都是飞禽走兽,那虚无缥缈的传说,也不过乃是一个笑话罢了!

                      “韩力虎!你这个赢冲的走狗,今天你要杀便杀,我赢山体内流着始皇帝的血脉,纵?#30343;?#27515;,也绝不会向那卑鄙小人俯首!”

                      “想要九龙玉佩?他是痴心妄想!”

                      望?#27966;?#24773;绝决的赢山,韩力虎冷笑道:“传说九龙玉佩当中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谁能开启这个秘密,将拥有整个天下,可惜,你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杀!”

                      铮铮铮!

                      数十名大秦兵士钢刀出?#21097;?#20004;腿夹着胯下战马,?#28216;?#38050;刀便朝赢山父女杀来!

                      “始皇!后世子孙不孝,不仅?#33618;?#20445;住赢家最后的血脉,反而将您打下的江山遗失,赢山这便向您赔罪!?#24199;?#23665;?#27966;?#24754;吼,手中钢刀猛然向?#26412;被?#21435;,纵?#30343;?#27515;,他也绝不能死在这些叛徒手中!

                      “爹!不要!?#24199;?#27185;悲戚哭?#22467;?br />
                      “哎!”

                      突然!

                      无奈低叹在八方天地响起,这莫名出现的声音,充满沧桑孤寂之意,他仿佛跨着时间长?#27185;?#20174;上古走向今世,让人心生渺小之感!

                      嗡!

                      九龙玉佩光芒大盛,自动从赢山怀中脱离,那炽烈的光芒刺人眼球,也让韩力虎等人神情大变,不敢相信竟然会发生此种诡异之事!

                      万古沧桑一世休,

                      命?#19997;部?#35805;凄凉。

                      照破山河千万朵,

                      一念飞花皆成沙!

                      “缘起缘聚…缘聚缘散……!”

                      “政儿!你让先生…如何是?#33579;俊?br />
                      如泉水叮咚,似烟云迷雾,沧桑嘶哑之声,在天地间响起,也让赢山神情怔然,而后猛然跪倒在地,激动的向虚空叩首道:“始皇后世子孙,?#24535;?#40857;玉佩而来,?#39592;?#21069;辈救我父女二人性命!”

                      随着赢山话语响起,那神秘的声音并无回应,?#30343;?#20061;龙玉佩依?#40644;?#28014;空中,也让韩力虎等人不敢妄动!

                      “韩…韩将军…怎…怎么办?”一名副将颤栗出声,显然眼前的神迹,让他心底有着一种大恐怖!

                      “哈哈!”

                      韩力虎?#27966;?#29378;笑,阴鸷的眼神不?#20185;?#35270;四周,道:“一些迷幻之术,真以为能欺骗本官?”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