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英雄聯盟之最強穿越

                      點擊:
                      文案:主角楊爵在網吧“擼啊擼”時意外觸電,結果穿越到瓦洛蘭大陸,演繹了一段無比精彩,堪稱“最強穿越”的穿越人生!
                      “兄弟!跟我走!老子帶你去打劫!”海盜船長與他稱兄道弟。
                      “噓!別出聲!老哥帶你去泡妹子!”蓋倫和他臭味相投。
                      “你膽敢捅我的菊花?難道不怕我捅你的菊花?”趙信一臉不信。
                      “你竟然敢踩老娘的尾巴?”凱南十分憤怒。
                      在拯救世界的同時,主角還順手偷了安妮的內褲,搶了女槍的胸罩,摸了艾射的長腿,親了豹女的屁股,騙了琴女的感情,奪了風女的初吻,吃了阿貍的豆腐,上了寡婦的床……

                      第1章 銜寶而生

                      在異界,一個名叫“符文之地”的世界一直存在著。

                      瓦洛蘭大陸,是這個世界的中心。

                      艾歐尼亞,是這塊大陸北端的一個島國。

                      馬索維亞省,艾歐尼亞十七省之一,位于西部。

                      紐倫堡,馬索維亞省德庫拉伯爵的領地。

                      此時,滿臉肥肉的德庫拉伯爵正戰戰兢兢地恭候在自家馬廄附近的一座小屋旁。

                      時節已是深冬,夜晚的寒風如刀子一般狠狠地刮著。一向錦衣玉食的德庫拉伯爵哪受得了這種罪?只見他冷得全身直嗦,卻不敢多說一句話。

                      不為別的,只因德庫拉伯爵面前正站著幾位鼎鼎有名的大人物。他們中的每一位,其身份說起來都足以令他閉嘴。所以在沒得到允許之前,他不敢貿然開口說一句話,一直小心翼翼地陪在一旁,唯恐惹惱了這些大人物。

                      而在德庫拉伯爵的身后,身份卑微的馬夫約瑟夫更是連大氣都不敢出,一直低著頭,垂手立于一旁。

                      “大祭司,你說的那位在將來某一天必將拯救整個符文之地的‘天才召喚師’難道就出生在這樣的鬼地方?而且他還是一名馬夫的孩子?”說話的人是一名頭上長著七只眼睛的中年漢子,腰挎一柄隱隱發光的寶劍,整個人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易大師,難道你也懷疑我的預言術?”如此反問的人卻是一名像傳說中的獨角獸那樣頭上長著螺旋角的女子,皮膚白皙,手臂及服飾上都紋著神秘的日月星辰圖案,顯得圣潔而高貴。

                      “我不是懷疑,而是好奇。翻江倒海,吞云吐霧,追星趕月,偷天換日,簡直無所不能!索拉卡,我很懷疑瓦洛蘭大陸是否真的會有這樣強大的魔法師誕生?”

                      “會有的,事實將證明一切。不信的話,等著瞧好了。”

                      “好吧。”中年漢子無奈地嘆道。

                      以上說話的兩人,其中一個,便是易,“無極劍圣”易,大師級別的用劍高手,所以人們更喜歡稱他為易大師。

                      而另外一個,則是“眾星之子”索拉卡,瓦洛蘭大陸第一個真正接觸到宇宙魔法的高階女祭司。在當年那場慘無人道的諾克薩斯入侵戰爭中,索拉卡犧牲了自己的神性,重創了敵人,因而贏得了艾歐尼亞人民的普遍尊重,全國上下早以將她當作精神領袖,以她馬首是瞻。

                      在他們身后,有“暗影三忍”之稱的暮光之眼慎、狂暴之心凱南和暗影之拳阿卡麗默默地站成一排,從頭到尾不出一聲。三人臉上都戴著面具,只露出兩只眼睛,因而看不出他們的神情到底如何。不過比較滑稽的是,由于凱南的身高還不及另外兩人的三分之一,所以他們三人站在一起,總有一點搞笑的意味。當然,想必不會有人會小看那只全身裹在一套紫色衣服里的“小耗子”,畢竟作為均衡組織最杰出的三忍之一,她的瞬間殺傷力是常人難以想象的。

                      以上七人索拉卡、易大師、暗影三忍及德庫拉伯爵,還有那個身份低微的馬夫,所有人都安靜地站在屋子外面,耐心地等待著。

                      小屋之中,一直傳出產婦臨盆時痛苦的喊叫聲,以及接生婆不停安慰鼓勵產婦的話語聲。

                      忽然。

                      “生了!生了!孩子生了……”馬廄旁邊的小屋中傳出了接生婆歡喜的叫聲。

                      接著,身形佝僂的接生婆從屋里跑了出來。一邊在圍裙上擦手一邊向馬夫約瑟夫喊道:“是個兒子!約瑟夫,生的是個兒子!恭喜你了。”

                      “是兒子?”馬夫約瑟夫喜出望外,他一直以為妻子懷上的是個女孩兒呢。

                      “約瑟夫,你還愣著干嘛?還不進去看看你的兒子?”接生婆沖馬夫喊道。

                      “哦。”約瑟夫這才反應過來,連忙跟著拉生婆往屋里跑。

                      不料德庫拉伯爵卻一把將他拉住,拎著他的耳朵劈頭蓋臉地罵道:“不長眼睛的東西!竟然不知道等幾位大人先進去看!你腦子壞掉了?連這點規矩都不懂!”如此罵了兩句,轉過身,德庫拉伯爵便對那大有來頭的五個人賠著笑說道:“各位大人,你們請進!”

                      索拉卡略向他點了點頭,便領著易大師等人走進了馬廄旁的小木屋。

                      “明明是我的兒子出生,為什么我不能先進去看?”約瑟夫委屈地想。

                      小木屋中。

                      一位金發碧眼的虛弱女子正用愛憐的目光打量著懷中剛出生不久的小嬰兒。

                      仔細看,無論體形還是外貌,只見那嬰兒與別的剛出生的孩子沒什么兩樣。當然,如果再仔細一點觀察的話可能會發現,嬰兒的皮膚是黃色的,頭發是黑色的,只不過木屋里的燈光有些昏暗,包括孩子的母親在內,在場的人都沒有發現這一點。

                      “索拉卡,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將要拯救世界的孩子?看起來好像很普通啊。”看到這名嬰兒并沒有什么特別之處,易大師不禁再一次表示懷疑。

                      索拉卡也注意到了這名嬰兒的普通,也心存疑惑。

                      而在這時,作為孩子的親生父親,約瑟夫再也忍不住了。不顧德庫拉伯爵的反對,他猛地撲到床前,摟著心愛的妻子及剛出生的兒子,聲音顫抖地問:“瑪莉亞,這就是我們的孩子?”

                      “是的,約瑟夫。來,你抱抱他。”瑪莉亞將孩子交到約瑟夫的懷中。

                      約瑟夫心情激動,動作卻格外小心。

                      “哈……哈哈……”約瑟夫愛憐地看著懷中的孩子,一陣傻笑。

                      “咦,瑪莉亞,我們的孩子怎么不哭呀?”作為父親,約瑟夫終于發現了一個關鍵性的問題。

                      “咦,是呀。我們的孩子怎么不會哭呢?莉薩,你快過來看看,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瑪莉亞向那名接生婆招手道。

                      接生婆卻笑道:“不礙事,不礙事,只要拍拍孩子的腳底板,孩子就會哭了。”

                      瑪莉亞依言照做,但是動作很輕,興許是怕打疼了孩子的緣故。

                      “使點力,拍重一點。”接生婆建議道。

                      于是,瑪莉亞一狠心,加大力道拍了拍嬰兒的腳底。

                      就在這時,神奇的事情出現了。

                      “撲……哇……哇哇……”嬰兒受到刺激,開始張嘴啼哭。但在啼哭之前,他竟然張嘴吐了一個物件出來!

                      “叮咚!”東西掉在地上,發出清脆的呼聲。索拉卡眼疾手快,將其拾起,拿在手中仔細一看,只見那是一塊晶瑩透亮的翠綠色寶石,形狀大小與鵪鶉蛋差不多。不同尋常的是,寶石表面刻有繁復古樸的花紋,其內部似有一股股神秘詭異的氣息在緩緩流動。

                      “這是什么?”一向見多識廣的索拉卡也從未見過這樣的石頭。不過她猜測這石頭可能不是普通之物,一定是具有某種功能的奇特物品。另外,她也斷定,自己的預言可能沒有錯!眼前這名銜寶而生的孩子長大以后很可能是一名驚天動地的非凡人物!

                      為了驗證自己的判斷,索拉卡突然走上前,將手掌蓋在嬰兒的額頭上,然后閉上眼睛,靜心感應嬰兒的精神力。

                      “我的天啦!這孩子……”索拉卡倏地睜開眼,臉上現出恐怖之色,失聲道。

                      “怎么了,索拉卡?你發現了什么?”易大師好奇道。

                      “這孩子,他……他簡直是魔法天才!雖然他剛生下來,精神力還很弱,但我還是感應到了他的精神力。我隨即對他的精神力進行了分析,結果,我發現這孩子的精神力頻譜范圍竟然達到了一個恐怖的廣度!他的精神力中竟含有全系的元素魔法頻率!”索拉卡激動地說道。

                      “元素魔法?全系?!這也就是說,風!雷!水!火!土!光!暗!這孩子將來在這七系的魔法上都可能有所成就?”易大師倒抽了一口涼氣。

                      普通的元素魔法師,一般只專精七系中的某一系魔法,絕少有人能精通所有系。如果索拉卡說的是事實,那這孩子絕對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難怪易大師會感到驚訝。

                      “誰說不是?由于魔法有其特定的施放頻率。在施放某一種魔法時,必需得到魔法師精神力的切合。也就是說,魔法師的精神力頻率要等于所施放魔法的頻率,魔法才能被施放出去。因此,要成為一名魔法師,他的精神力中至少要含有某一系魔法的頻率,他才有可能學會這一系列的魔法。反過來說,如果一個人想學會某一系列的魔法,那他的精神力中必須包含得有這一系列魔法的頻率段,否則他是不可能學會這類魔法的。而且,一個人的精神力頻率段是固定的,生下來就如此,后天無法改變,這也就決定了每一個魔法師在魔法一途上所取得的成就將會達到什么程度。而我們面前這個孩子,他才剛剛生下來,我就能夠從他的精神力中查覺到了全系的元素魔法頻率,這是何等恐怖?”索拉卡顫抖地道。

                      “這也就是說,這孩子至少是一名魔導師的材料?”易大師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話。“魔導師!”這是多么高貴的存在!整個瓦洛蘭大陸的魔導師加起來都只是屈指可數的廖廖幾位!

                      “恐怕還不止。”誰知索拉卡竟然搖了搖頭,接著說道:“因為我從這孩子的精神力頻譜中還發現了召喚魔法、亡靈魔法和空間魔法的痕跡,甚至,呃,好像還包含得有精神魔法的頻率!”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