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异世穿越帝国

                      点击:
                      易星辰一次意外,拥有一个穿梭两界的空间通道,他是要借助两界不同的产品与资源,带领一群亡国的遗民重建帝国;还是要结合现代科技与炼金技术,走出一条不一样的科技兴国路,建立了一个横跨两界的大帝国。
                      关键词?#20309;幻?学生 轻松 随身流

                      第一章 父亲的遗物

                      “易先生,易老先生生前,曾经委托我交给你一幅画。”坐在易星辰对面的王律师,拿出一副镶边水彩画作平放在桌面上,并缓缓推到易星辰的面前。

                      易星辰顺势看去,这画作看起来并不大,大概有4A纸大小。但易星辰在意的并不是这个,而是王律师话里行间的意思。

                      “王律师,我爸还有没有别的遗言留给我?他就只给我留下一幅画吗?”易星辰又震惊又难过地问道。

                      “很遗憾,是的。虽然你们父子已经相认,但易老先生突然辞世,很多法律文件都没来得及更改。所以,即便是在他的遗嘱里,也没有任何关于你的内容。

                      只有这幅画,是易老先生很久之前就已经言明要送给你,一直寄放在我的律师行里的。根据易老先生生前所示,他是准备在你就读大学的那天,将这幅画作为庆祝礼物送给你的。他希望你在未来,能够拥有一片属于你的天地。如果这幅画不是易老先生事先放在律师行里,也许你连这么一件礼物都不会有的。除此之外,你一无所?#23567;?rdquo;

                      王律师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同时,?#19968;?#38656;要告诉你,因为易老先生的去世,相应的认亲法律手续,已经单方面宣告失效。所以,迁移户口的事情,也?#33618;?#20572;止办理,你还是迁回原籍吧,不会影响到你上大学的手续的。当然,这些?#19968;?#20026;你办?#31069;?#24182;且不会额外收取你任何费用。”

                      在过去这一?#38382;?#38388;里,王律师受易老先生之托,全权负责办理易星辰认亲的所有法律手续。包括,迁移户籍、身份证明、银行账户管理等等,本都进行得很顺利。也许要不了多久,易星辰就能拥有一个光明正大的受法律保护的身份,摆脱私生?#25317;?#40657;名,认回自己的亲生父亲。

                      可是,造物弄人,易星辰享受照?#35828;?#26085;子,连一个月都不?#21073;?#23601;发生了这场变故,易老先生遭遇空难,半句话都没留下就与世长辞,而一切,就此开始改变了。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王律师的话,断了易星辰最后一丝幻想,让他顿觉瞬间从天堂掉到?#35828;?#29425;,实在有些无法接受,“我爸有几十亿的身家......我连哪怕一分钱都没有吗?我的学费呢?他答应过我,会供?#30097;?#22823;学的。”

                      “易先生,很遗憾,事实?#33618;?#22914;此了。或许易老先生已经有所决定,准备在财产分配上做些更改,但没人想?#20132;?#21457;生这场空难,所以他什么也没给你留下。而?#36965;?#22240;为认亲和迁回户籍的事情,也不得不中?#24076;?#25152;以,从法律意义?#20384;?#35828;,你并不是易老先生的儿子,也就没有合法继承权。

                      事实上,整个易?#36965;?#22312;易老先生去世的三天后,就已经达成了遗产分割协议。易老先生名下所有的钱财和产业,已经瓜分一净。你不会得到哪怕一分钱的遗产。

                      更何况,易先生,你要明?#31069;?#29616;在,在易老先生家人面前,不过是个私生子,甚至他们还有可能连你的这个身份都不会认同,因此,我劝你还是放弃争夺遗产的想法吧。否则,怕只怕会给你带来很大的麻?#22330;?rdquo;王律师很认真地说道。

                      在王律师来说,从事律师这一行许久,很多事情,他早已司空见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王律师也不希望看?#21073;?#26131;老先生身后,他的家人因为遗产的问题闹得剑拔弩张,更不希望看到易星辰徒惹麻烦,因此便再三劝告易星辰看开一些。

                      易星辰闻言,不禁瘫倒在?#24043;?#19978;。他实在有些难?#36234;?#21463;,一个月的幸福,这么短暂,来得这么突然,去得也是如此突然。

                      一个月前的一天,易星辰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正当他想要将这个喜讯与母亲分享时,母亲却因为长期劳累过度,积劳成疾,昏倒在工作的地?#21073;?#31455;就从此撒手人寰。

                      一直以来,母亲独力抚养易星辰,母兼父职,为了他生活,上学读书,吃尽了苦头,两母?#25317;?#29983;活,也是仅仅刚够而已。易星辰希望他朝自己出人头地的时候,能让母亲过上好日子。可树欲静而风不息,子欲养而亲不在,母亲甚?#28860;?#26469;不及知道,易星辰成为大学生的好消息。

                      但生活总在继续,正当易星辰想要收拾心情,去多打些零工赚取大学学费的时候。

                      易老先生却突然出现了,他告诉易星辰,他是他的亲生父亲。

                      当易老先生,这样一位拥有偌大家业的亿万富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告知自己那不为人知的身世之谜时,易星辰却没有任何特别的感觉。虽然眼前这个目光如炬的商城赢?#36965;?#21521;自己好生解?#22303;说?#24180;他与母?#23383;?#38388;的问题,愧疚地自责?#28216;?#23613;父亲的责任,但易星辰仍是像听着别?#35828;?#25925;事一般,浑浑噩噩,目无表情。

                      易老先生甚至当场表示,为了弥补易星辰,他愿意承担易星辰在独立成家前的所有费用,包括生活费、学费等等,并?#39029;?#35834;只要易星辰大学顺利毕业,还会提供一笔创业资金,让易星辰独立创业,有一份产业。

                      ?#28304;耍?#21018;刚丧母的易星辰,虽没有当场拒绝,但也没有表示要接受。

                      直?#21073;?#26131;星辰亲眼看见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安排王律师过来,协助父亲和易星辰操持母亲的丧事后,慢慢的,易星辰心里,开始尝?#36234;?#21463;这个父亲的存在。

                      只是,两父子尽管情分上相认了,但能够见面的次数非常的少。两人联?#25285;?#20027;要都是通过电话,或者由王律师从中安排。因此,父亲去世的消息,易星辰也是从王律师口中才得知。

                      这幅画作,父亲倒是曾经向易星辰提起过。

                      这是父亲在?#20998;?#19968;次商务旅行中,偶然见到的一副画作。虽然不是什么著名画家的作品,但是父亲一眼看见便?#19981;?#19978;了。他之所以把这幅画送给易星辰,便是想要告诉易星辰,父亲同样重视他。同时,也是希望易星辰能够振奋做人,有所作为。

                      只是,天有不测风云。王律师打来电话,?#29616;?#29238;亲为了一场商务?#27010;校?#20146;身带领商业团队,出国前往美利坚。然而,他乘坐飞机的不幸发生空难,机上无人生还。

                      当在电话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易星辰直感一个晴天霹雳打了下来。

                      而现在,听完王律师这番语重心长的话后,易星辰更感悲哀,言下之意,就是易星辰甚至不能出现在易老先生的灵前尽孝,为的是保住易老先生的名声,以免易老先生的生前遭他人耻笑。

                      第二章 国王的农场

                      “这幅画作,名为《国王的农场》,是你父亲最?#19981;?#30340;一幅画,他把画留给你,我希望你能好好保存。”王律师继续说道。

                      易星辰闻言,眼神一转,问道:“这幅画作值钱吗?”

                      易星辰不是一个迂腐的人,不管父亲对他的期望如何,在他的?#29616;?#20013;,也许只有上大学才能改变他的命运。更何况,这首先就是母亲生前的心愿。

                      “哦,不,据我了解,这是你父亲在东欧的一个破产的私人博物馆里购买的,花了他大约1000欧元吧。”王律师叹了一口气,他看出易星辰的想法,不得不打断易星辰的念想,继续说道:“如果是在?#20998;蓿?#36825;幅画你也许能卖出几百欧元,但是在华国,我想你是很难换来哪怕一百元华币。”

                      易星辰不可能拿着画作去?#20998;?#36137;卖,他连去往?#20998;?#30340;路费都筹不出来。至此,他再无一丝希望。

                      易星辰默默地拿起《国王的农场》,仔细端详画作。

                      这是很普通的一幅水?#21490;?#26223;画,线条中规中矩,画上的元素并不复杂。画面上,远处有一座小城堡,近处则是一块绿色的田地,看着是让人愉悦的,无怪父亲会?#19981;丁?br />
                      只是,这画作上,连画家的名字都没有标注。

                      易星辰想了想,又问道:“王律师,我的学费......”

                      可王律师不待易星辰说完,就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易老先生去世之后,他的私人账户已经被易家人?#35789;倍辰帷?#25152;以,只有第一个月的一千元生活费,会顺利转入你的账户。但未来,你不会再有一分钱。”

                      王律师的意思,易星辰听明白了,他不再有奢求,抱着画作起身告辞道:“总而言之,王律师,谢谢你!再见。”

                      王律师看见易星辰情绪低落的样子,有些心软地说道:“也许你可以考虑去借一?#26159;?#20808;交了学费。等上了大学后,?#32531;?#20877;以学生的身份,向银行申请助学贷款。如果你需要相关贷款证明的话,我可以帮你,同样不会收取你任何费用。”

                      易星辰闻言,心中有几分感动。不管怎么说,王律师算是?#25163;?#20041;尽了,易星辰由衷地鞠躬道:“谢谢你。”

                      王律师所说的办法,也算是一个不错的办法。易星辰但凡有机会,都不想放弃上大学,这是母亲生前对他的期望。

                      易星辰不是个不知?#20040;?#30340;人,自是不会继续纠缠王律师。拿起画,易星辰离开了王律师的办公室。

                      从律师楼出来,置身在阳光下,易星辰仍感觉有些许恍?#20445;?#22914;此戏剧化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他的身上。满脑?#25317;?#28151;?#36965;?#35753;易星辰甚至生出责怪父亲的想法,责怪他为什么那么晚才来与自?#21512;?#35748;,却又那么快就离开了人世!

                      心乱如麻。依?#21487;?#20307;的本能,易星辰一路前行,他想到马路对面的车站乘坐公交车。

                      心事重重的易星辰,并没有注意?#21073;?#34892;?#35828;?#19978;红绿灯的变换。

                      此时红灯已经亮起,易星辰却没有停止脚?#21073;?#20173;然继续穿越马路。以至于,才刚刚走到路中央,一辆飞驰的轿车,迎面撞向他。

                      嘭的一声巨响!

                      在路?#35828;难?#20013;,一场车祸发生了,一个闯红灯的少年被撞飞了。

                      身上传来了剧痛,易星辰在周围一片惊呼中,发现自己被车撞了。下意识,他只知道牢?#24043;?#20303;画作。随后,他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喉咙里一阵翻涌,喷出一口鲜血,洒在了《国王的农场》上。

                      难道自己要死了吗?也罢,爸,妈,我来见你们了。

                      这一刻,易星辰竟觉有几?#32440;?#33073;。

                      不知道过了多久,易星辰感觉到一股能量冲入他的体内,他慢慢恢复知觉。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