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異世穿越帝國

                      點擊:
                      易星辰一次意外,擁有一個穿梭兩界的空間通道,他是要借助兩界不同的產品與資源,帶領一群亡國的遺民重建帝國;還是要結合現代科技與煉金技術,走出一條不一樣的科技興國路,建立了一個橫跨兩界的大帝國。
                      關鍵詞:位面 學生 輕松 隨身流

                      第一章 父親的遺物

                      “易先生,易老先生生前,曾經委托我交給你一幅畫。”坐在易星辰對面的王律師,拿出一副鑲邊水彩畫作平放在桌面上,并緩緩推到易星辰的面前。

                      易星辰順勢看去,這畫作看起來并不大,大概有4A紙大小。但易星辰在意的并不是這個,而是王律師話里行間的意思。

                      “王律師,我爸還有沒有別的遺言留給我?他就只給我留下一幅畫嗎?”易星辰又震驚又難過地問道。

                      “很遺憾,是的。雖然你們父子已經相認,但易老先生突然辭世,很多法律文件都沒來得及更改。所以,即便是在他的遺囑里,也沒有任何關于你的內容。

                      只有這幅畫,是易老先生很久之前就已經言明要送給你,一直寄放在我的律師行里的。根據易老先生生前所示,他是準備在你就讀大學的那天,將這幅畫作為慶祝禮物送給你的。他希望你在未來,能夠擁有一片屬于你的天地。如果這幅畫不是易老先生事先放在律師行里,也許你連這么一件禮物都不會有的。除此之外,你一無所有。”

                      王律師嘆了一口氣,繼續道,“同時,我還需要告訴你,因為易老先生的去世,相應的認親法律手續,已經單方面宣告失效。所以,遷移戶口的事情,也只能停止辦理,你還是遷回原籍吧,不會影響到你上大學的手續的。當然,這些我會為你辦妥,并且不會額外收取你任何費用。”

                      在過去這一段時間里,王律師受易老先生之托,全權負責辦理易星辰認親的所有法律手續。包括,遷移戶籍、身份證明、銀行賬戶管理等等,本都進行得很順利。也許要不了多久,易星辰就能擁有一個光明正大的受法律保護的身份,擺脫私生子的黑名,認回自己的親生父親。

                      可是,造物弄人,易星辰享受照顧的日子,連一個月都不到,就發生了這場變故,易老先生遭遇空難,半句話都沒留下就與世長辭,而一切,就此開始改變了。

                      “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王律師的話,斷了易星辰最后一絲幻想,讓他頓覺瞬間從天堂掉到了地獄,實在有些無法接受,“我爸有幾十億的身家......我連哪怕一分錢都沒有嗎?我的學費呢?他答應過我,會供我上大學的。”

                      “易先生,很遺憾,事實只能如此了。或許易老先生已經有所決定,準備在財產分配上做些更改,但沒人想到會發生這場空難,所以他什么也沒給你留下。而且,因為認親和遷回戶籍的事情,也不得不中斷,所以,從法律意義上來說,你并不是易老先生的兒子,也就沒有合法繼承權。

                      事實上,整個易家,在易老先生去世的三天后,就已經達成了遺產分割協議。易老先生名下所有的錢財和產業,已經瓜分一凈。你不會得到哪怕一分錢的遺產。

                      更何況,易先生,你要明白!現在,在易老先生家人面前,不過是個私生子,甚至他們還有可能連你的這個身份都不會認同,因此,我勸你還是放棄爭奪遺產的想法吧。否則,怕只怕會給你帶來很大的麻煩。”王律師很認真地說道。

                      在王律師來說,從事律師這一行許久,很多事情,他早已司空見慣。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王律師也不希望看到,易老先生身后,他的家人因為遺產的問題鬧得劍拔弩張,更不希望看到易星辰徒惹麻煩,因此便再三勸告易星辰看開一些。

                      易星辰聞言,不禁癱倒在椅子上。他實在有些難以接受,一個月的幸福,這么短暫,來得這么突然,去得也是如此突然。

                      一個月前的一天,易星辰收到了大學錄取通知書。正當他想要將這個喜訊與母親分享時,母親卻因為長期勞累過度,積勞成疾,昏倒在工作的地方,竟就從此撒手人寰。

                      一直以來,母親獨力撫養易星辰,母兼父職,為了他生活,上學讀書,吃盡了苦頭,兩母子的生活,也是僅僅剛夠而已。易星辰希望他朝自己出人頭地的時候,能讓母親過上好日子。可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母親甚至都來不及知道,易星辰成為大學生的好消息。

                      但生活總在繼續,正當易星辰想要收拾心情,去多打些零工賺取大學學費的時候。

                      易老先生卻突然出現了,他告訴易星辰,他是他的親生父親。

                      當易老先生,這樣一位擁有偌大家業的億萬富翁,出現在自己的面前,告知自己那不為人知的身世之謎時,易星辰卻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雖然眼前這個目光如炬的商城贏家,向自己好生解釋了當年他與母親之間的問題,愧疚地自責從未盡父親的責任,但易星辰仍是像聽著別人的故事一般,渾渾噩噩,目無表情。

                      易老先生甚至當場表示,為了彌補易星辰,他愿意承擔易星辰在獨立成家前的所有費用,包括生活費、學費等等,并且承諾只要易星辰大學順利畢業,還會提供一筆創業資金,讓易星辰獨立創業,有一份產業。

                      對此,剛剛喪母的易星辰,雖沒有當場拒絕,但也沒有表示要接受。

                      直到,易星辰親眼看見這個所謂的親生父親,安排王律師過來,協助父親和易星辰操持母親的喪事后,慢慢的,易星辰心里,開始嘗試接受這個父親的存在。

                      只是,兩父子盡管情分上相認了,但能夠見面的次數非常的少。兩人聯系,主要都是通過電話,或者由王律師從中安排。因此,父親去世的消息,易星辰也是從王律師口中才得知。

                      這幅畫作,父親倒是曾經向易星辰提起過。

                      這是父親在歐洲一次商務旅行中,偶然見到的一副畫作。雖然不是什么著名畫家的作品,但是父親一眼看見便喜歡上了。他之所以把這幅畫送給易星辰,便是想要告訴易星辰,父親同樣重視他。同時,也是希望易星辰能夠振奮做人,有所作為。

                      只是,天有不測風云。王律師打來電話,上周父親為了一場商務談判,親身帶領商業團隊,出國前往美利堅。然而,他乘坐飛機的不幸發生空難,機上無人生還。

                      當在電話里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易星辰直感一個晴天霹靂打了下來。

                      而現在,聽完王律師這番語重心長的話后,易星辰更感悲哀,言下之意,就是易星辰甚至不能出現在易老先生的靈前盡孝,為的是保住易老先生的名聲,以免易老先生的生前遭他人恥笑。

                      第二章 國王的農場

                      “這幅畫作,名為《國王的農場》,是你父親最喜歡的一幅畫,他把畫留給你,我希望你能好好保存。”王律師繼續說道。

                      易星辰聞言,眼神一轉,問道:“這幅畫作值錢嗎?”

                      易星辰不是一個迂腐的人,不管父親對他的期望如何,在他的認知中,也許只有上大學才能改變他的命運。更何況,這首先就是母親生前的心愿。

                      “哦,不,據我了解,這是你父親在東歐的一個破產的私人博物館里購買的,花了他大約1000歐元吧。”王律師嘆了一口氣,他看出易星辰的想法,不得不打斷易星辰的念想,繼續說道:“如果是在歐洲,這幅畫你也許能賣出幾百歐元,但是在華國,我想你是很難換來哪怕一百元華幣。”

                      易星辰不可能拿著畫作去歐洲販賣,他連去往歐洲的路費都籌不出來。至此,他再無一絲希望。

                      易星辰默默地拿起《國王的農場》,仔細端詳畫作。

                      這是很普通的一幅水彩風景畫,線條中規中矩,畫上的元素并不復雜。畫面上,遠處有一座小城堡,近處則是一塊綠色的田地,看著是讓人愉悅的,無怪父親會喜歡。

                      只是,這畫作上,連畫家的名字都沒有標注。

                      易星辰想了想,又問道:“王律師,我的學費......”

                      可王律師不待易星辰說完,就打斷了他的話,說道:“易老先生去世之后,他的私人賬戶已經被易家人即時凍結。所以,只有第一個月的一千元生活費,會順利轉入你的賬戶。但未來,你不會再有一分錢。”

                      王律師的意思,易星辰聽明白了,他不再有奢求,抱著畫作起身告辭道:“總而言之,王律師,謝謝你!再見。”

                      王律師看見易星辰情緒低落的樣子,有些心軟地說道:“也許你可以考慮去借一筆錢,先交了學費。等上了大學后,然后再以學生的身份,向銀行申請助學貸款。如果你需要相關貸款證明的話,我可以幫你,同樣不會收取你任何費用。”

                      易星辰聞言,心中有幾分感動。不管怎么說,王律師算是仁至義盡了,易星辰由衷地鞠躬道:“謝謝你。”

                      王律師所說的辦法,也算是一個不錯的辦法。易星辰但凡有機會,都不想放棄上大學,這是母親生前對他的期望。

                      易星辰不是個不知好歹的人,自是不會繼續糾纏王律師。拿起畫,易星辰離開了王律師的辦公室。

                      從律師樓出來,置身在陽光下,易星辰仍感覺有些許恍惚,如此戲劇化的事情,竟然發生在他的身上。滿腦子的混亂,讓易星辰甚至生出責怪父親的想法,責怪他為什么那么晚才來與自己相認,卻又那么快就離開了人世!

                      心亂如麻。依靠身體的本能,易星辰一路前行,他想到馬路對面的車站乘坐公交車。

                      心事重重的易星辰,并沒有注意到,行人道上紅綠燈的變換。

                      此時紅燈已經亮起,易星辰卻沒有停止腳步,仍然繼續穿越馬路。以至于,才剛剛走到路中央,一輛飛馳的轎車,迎面撞向他。

                      嘭的一聲巨響!

                      在路人的眼中,一場車禍發生了,一個闖紅燈的少年被撞飛了。

                      身上傳來了劇痛,易星辰在周圍一片驚呼中,發現自己被車撞了。下意識,他只知道牢牢抓住畫作。隨后,他眼前忽然一片漆黑,喉嚨里一陣翻涌,噴出一口鮮血,灑在了《國王的農場》上。

                      難道自己要死了嗎?也罷,爸,媽,我來見你們了。

                      這一刻,易星辰竟覺有幾分解脫。

                      不知道過了多久,易星辰感覺到一股能量沖入他的體內,他慢慢恢復知覺。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