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末日邊緣

                      點擊:
                      破曉之戰后,地球進入高級戰爭時代。
                      不同星球的文明碰撞,侵略與征伐成為唯一的主題。
                      遠征的號角已經吹響,野心與欲望再不受拘束。
                      所以我們去掠奪,我們去破壞。
                      最終卻發現,那昨日的天堂,原來已是末日的邊緣!



                      無知,是災禍之源!

                      不知從何時開始,人類開始向外太空發送各種頻率的信號。在這些被稱為科學實驗的背后,充斥著人類對尋求智慧生命的希翼與渴望。若是偌大的宇宙,只有地球才有智慧生命,那人類實在太孤單的。

                      可有時候,孤單未必見得是件壞事,特別是你還沒來得及做好準備迎接更為強大的訪客之前。

                      宇宙間并非只有一個銀河系。

                      宇宙里,也如人類所希望的,并非只有地球才擁有智慧生命。

                      在瑪雅人預言中2012的末日過去了兩年之后,那一年的10月末,美國西海岸的炎熱尚末散盡。比基尼女郎和滑浪運動仍是當地主題的時候,一個小男孩在傍晚時分,用稚嫩的手在沙灘上堆起了一個簡陋的沙堡。

                      他得意洋洋,那雙透著稚氣的眼睛抬頭看向漫天的晚霞。

                      然后就看到了它們。

                      那是幾點亮光,突兀地出現在天穹上,就在彎如銀鉤的月球旁側。看著這幾個光點,小男孩有些疑惑,甚至連被沙堡被海浪卷倒也不知道。

                      就在那天晚上,美國太空總署發現了一片不同尋常的隕石群。接著隔天中午,隕石群進入了大氣尾,按照太空總署的計算,這些隕石將會掉進太平洋里。可就在進入大氣層之后,其中一些特殊的隕石突然改變了軌道,最終落在了華。盛頓、渥太華、倫敦、巴黎、莫斯科、北京、東京、開羅等世界十幾個國家的首都。

                      其落點之精確,已經顯示這不是一場普通的隕石雨,而是一場精密的軍事行動!

                      來自外太空的入侵,就此展開。

                      當那“隕石”的外衣脫落,露出轟鳴的鋼鐵機身、猙獰的先進炮臺以及相關的武器系統、還有那從尾部引擎噴射而出的藍色電火時。地球終于如愿以償迎接來自宇宙深處的訪客,只是這些訪客并非帶來友善的橄欖枝,而是發動以侵略為目的的戰爭。

                      戰爭幾乎在同一天,于世界各地爆發!

                      那一天,是兩種不對等文明的碰撞;那一天,是鮮血和槍械的回響。

                      城市變成了廢墟,數以百萬的人在一夜間死去。大地在呻吟,江河被鮮血染紅,尸體堆積如山。面對這忽如其來的襲擊,世界各國政府甚至沒來得及發動核打擊,戰斗便結束了。人們朝城外的荒野逃去,躲進深山密林里,一切回到了原始的年代。

                      就這樣過了兩年,人類才知道訪客的名字。

                      他們自稱尼姆人,來自宇宙中遙遠的另一個星系——約頓。

                      這是地球的黑暗期,尼姆人統治了地球近70%的陸地及海洋。人類變成了奴隸,他們必須在充滿灼熱蒸汽的工廠中生活,為尼姆人抽取著地球的能源。這是毫不節制的開挖索取,外太空的訪客根本不在意地球的死活。

                      然而有黑暗就有光明,有混亂,便會有秩序。

                      在地球進入黑暗期的第三年,另一支外太空的訪客進入了銀河系,他們為地球的人類帶來了希望。

                      被逼進絕境而迸發的生命源力、用魔方能源驅動的機械傀儡、第一個激發基因回路構成刻紋的人類、第一次慘烈卻義無反顧的反擊。人類開始反抗,用生命和熱血追逐光明及自由!

                      這是一場星球土著和入侵者的強硬碰撞,這是由剩余的數百萬人類集體發出的憤怒吶喊!

                      最終,人類取得了勝利。在尼姆人的殘余艦隊消失在地球的天幕上時,東方的地平線上露出了一線曙光。后世的學者,將這場戰役稱為“破曉之戰”。

                      破曉之戰是人類擺脫被殖民的重要轉折點,也是進入宇宙高級戰爭時代的入場劵。而這一切,必須感謝那些給地球帶來希望的異星人。

                      他們稱自己為艾達華星人!

                      公元2031年的夏天,地球迎來嶄新的紀元,幸存的人類匯聚在一起,成立了地球聯邦政府。而這一年,同時也是破曉歷1年。

                      故事并未因此結束,相反,它只是剛剛開始。

                      第一卷 若彼時年少

                      第1章 艾倫

                      破曉歷423年。

                      6月第一個星期天,黑黃相間的大地一片死寂。

                      在這片大地的一個角落,有石塊動了動,首尾長及近米的巖蝎拱開了石塊爬了出來。破曉之戰后,原先地球上的物種已經有50%徹底消失。然而那剩下來的大多數則早已進化成充滿危險性的生物。

                      幸存的人類,管這些生物稱為“危險種”。

                      巖蝎正在尋找食物,一道森然龐大的氣息突然由遠方升起。這股氣息是如此之巨大,便像是一座山巒橫空而來。巖蝎抬頭,就見一片陰影匍匐蔓延而來。

                      這片陰影是如此遼闊,幾乎橫亙了整個地平線。它以緩慢卻恒定的速度前進著,投射下陰影的,是一座堪比得克薩斯州面積的浮空島,那是破曉之戰后,人類最偉大的造物之一。巴比倫浮空島以魔方能源驅動,按照設定好的軌道,如同近地衛星般不斷繞著星球運行。

                      直到傍晚,巴比倫浮空島才成為了遠天的一抹剪影。這個時候,戈壁又重新熱鬧了起來。其中一些像巖蝎這樣的危險種逐漸朝戈壁西側的邊緣移動,那里有個小鎮,鎮上的人們靠挖礦為生。而人類,在危險種的眼中則是再好不過的食物。

                      小鎮不大,住著幾百號人。屋舍簡陋,其中能夠擋風遮雨的鐵棚屋便已經是豪宅。更多的,是用木板和生銹的鐵皮胡亂搭起來的平房。

                      在小鎮的外圍,是一圈鐵絲網,以及一端削尖的木柵欄。它們能夠有效地防止一些低級的危險種闖進小鎮,而到了晚上,則會有三五名獵人充當護衛,拿著火把守在小鎮的出口。

                      夜晚并不見得完全黑暗,在小鎮外的荒野上。藍的綠的紅的,點點奇異的熒光在游動著。突然從鎮口處響起一聲粗糙的槍聲,來自火藥槍械的聲音在夜晚的曠野上回蕩著,于是黑夜下游蕩的熒光便少了許多。

                      一個戴著牛仔帽,穿著打滿補丁的格仔襯衫。穿著條多處磨花的牛仔褲,雙腿套在油漬斑斑的長筒靴里的男人正收起槍口還散發著青煙的雙管散彈槍。他正值壯年,有著灰藍色的眼珠,線條分明的臉上那圈青色的胡須就像鋼刺般堅硬。

                      “媽的,危險種越來越多了。”男人低聲罵了句。

                      “得了吧,烏茲。你是我們鎮上最好的獵人,危險種越多,你不是賺得也越多?我看你是偷著樂吧。”一個光頭的黑人打趣道,他左眼別著眼罩,右腿下關節則裝著機械義肢。黑人背著一挺沖鋒槍,那是把二手貨,但就威力而言要勝過牛仔手上那把散彈槍。

                      “閉嘴,彼格。我是認真的。”牛仔有點氣惱地說。

                      “行了彼格,你就別招惹烏茲了,他現在心情可不太好。”最后一個獵人,頭上戴著頂礦工帽,身上穿著皮夾克,顯得有點不倫不類。他手上玩著一把匕首,匕首像是有靈性般輕在他五指間旋動著,在黑夜里映照著火光拉出圈圈橘黃色的虹光。

                      黑人拍頭,大笑道:“對了,我差點忘記今晚蘭妮好像要生了。”

                      “這不是最糟糕的,彼格。最大的問題是,我們的烏茲老大似乎連蘭妮的小嘴都沒有親上,人家卻要分娩了。”

                      于是囂張中帶著些許挖苦味道的笑聲在鎮口響起,接著烏茲憤怒的聲音在夜空中回蕩著:“上帝在上,如果你們再不閉嘴,我就用這把槍捅爛你們的屁眼!”

                      然而怒喝非但沒有發生作用,反而讓彼格兩人的笑聲更大了。就在烏茲想付諸行動的時候,一聲女人的凄厲叫聲從鎮子里響了起來。聽到這聲尖叫,三個獵人都往鎮里看去。黑人嘆道:“也不知道是哪個混蛋這么好的運氣,能夠把上蘭妮這辣妞。不過那狗娘養的竟然把一個女人就這樣拋棄,還真他媽不是男人!”

                      玩刀的獵人看向牛仔,沉聲道:“你有什么打算,烏茲?蘭妮已經不再是一個女孩,而是一個母親。”

                      “不管她是什么人,我都會照顧她!”烏茲的語氣不容反駁。

                      黑夜下,鎮口邊,一聲似有若無的輕嘆隨風飄逝。

                      在鎮中心一間還算說得過去的鐵皮屋里,幾個中年女人在一張床邊圍著團團轉。

                      “再用點力,蘭妮。我已經看見他的小腦袋了。”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再撐開點。”

                      “對,就是這樣。用你腹部的力量,小姐!”

                      生產是如此艱難,然而這只是新生命所要邁過的第一個難關。所幸這個小生命有個堅強的母親,隨著一記聲嘶力竭的叫聲,新生命終于順利誕生。

                      “看啊,是個男孩。”一個剪著短發的女人用張破破爛爛的毛毯包住了嬰兒,并把他放到了母親的床前。

                      年輕的母親疲憊地看向了自己的骨肉,那還帶著血污的小臉上,鼻子修長筆挺,一雙大大的艷紅色眼睛正好奇地打量著這個陌生的世界。他的嘴唇緊抿成一道刀削般的線條,帶著一點小小的倔強。和其它的初生兒不一樣,他不哭不鬧,安靜得太過詭異。

                      旁邊幾個女人議論紛紛,直到被短發女人一瞪,她們才閉上了嘴。短發女人柔聲道:“蘭妮,他是你的兒子。你已經想好名字了嗎?”

                      年輕的母親點點頭,看向嬰兒,眼神里充斥著復雜的情感,卻用輕柔如風的聲音吐出一句話:“艾倫,他叫艾倫。”

                      聽到母親的聲音時,嬰兒表情微微一凝。接著轉過頭,看向這個生下自己的女人。終于,那緊抿的嘴唇牽起了一道弧線。

                      他笑了。

                      看到這稚嫩的笑容,母親感覺心中的火焰,仿佛平息了不少。

                      破曉歷423年的6月,這年艾倫出生,他記住的第一個畫面,是母親那絕美又疲憊的臉。而人們記住的,則是沒有哭泣的嬰兒,卻無人知道。才剛出生的艾倫,已經具備了記憶!

                      世界仍按自己的步伐在前進著,時間的齒輪緊咬轉動。巴比倫浮空島上的貴民依舊在尋歡作樂,剛剛當選為新一任總統的莫比特剛結束了一場歡慶盛宴,而在地表某個不起眼的角落里,一個不平凡的生命卻就此誕生。

                      命運,總是喜歡在人們不經意的時候,留下一個小小的驚喜。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