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官场各类人物良知检测:底线

                      点击:
                      小说以中原某小城市娲城为背景,描述了改革年代各类人等在政治、经济、美色等利益面前的欲望与挣扎,特别是老干部张铁胆与其儿子、腐败的蜗城市长张胜利之间的矛盾冲突尤为激烈,故事情节曲折复杂。
                      本书是作者多年人生体验和艺术追求的辛苦结晶,对当今地方官场中的林林总总进行了全景?#25925;荊?#23545;无限的金钱和权力欲望给予了绝妙讽刺,对官场各类人物在利诱与良心考验面前的灵魂底线作了透视检测。    
                      作家出版社 出版             

                      第一章   

                      序 曲(1)   

                      月亮从云缝里钻出来,把淡淡的光辉洒遍了娲城渡口。

                      铁蛋和荷花抄着近道,磕磕绊绊地朝渡口奔跑。在长长的一溜货船中间,他俩看见了那只夜间摆渡的小船。

                      跑到河边,荷花一下子瘫坐在地上。铁蛋一边照护荷花,一边压低嗓门喊人。

                      听到叫声,艄公懒懒地从船头坐起来,打过一个哈欠埋怨说,我才躺下,还没睡着呢,你们又要过河。

                      铁蛋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大哥,俺不是……不是过河,是去……二十里铺。俺有急事,可俺媳妇她……她实在走不动了,你就帮帮忙吧!

                      艄公迟疑片刻,接着站起来说,要是真有急事,那?#36879;?#24555;上船。

                      铁蛋和荷花急忙上船。艄公解下缆绳,接着便摇起了橹。小船离岸后,慢慢地斜向河心,继而一直向东驶去。

                      铁蛋和荷花在船舱里缩成一团。铁蛋不住地默默祈祷?#21495;?#23090;大神啊,你法力无边,请你务必保?#28216;?#21644;荷花。我并没有犯法,半点也没有!?#20197;?#30340;是坏人,是坏人哪!我是迫不得已的,请你保佑保佑俺俩吧……

                      荷花惊魂未定,浑身打着哆嗦,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河道里灰蒙蒙的,又是那样的空旷?#33391;牛?#38500;了哗哗的拨水声,其他什么也听不见。

                      艄公开始划得很快,出娲城后,慢了下来,腾出手点上一锅烟,然后一边抽烟一边摇橹。

                      老弟,你俩怕是共产党吧?艄公问罢嘿嘿一笑。

                      铁蛋大吃一惊:共产党?俺俩可不是?#21073;?

                      是共产党有啥不好?他们是专门打坏人的。最近我在夜里经常碰到他们的人过河,他们就?#19981;?#22812;里干事。

                      大哥,听说共产党人不多,他们能打胜吗?

                      能,肯定能胜。要知道,咱们这里的共产?#25104;伲?#21487;他们在西边和东边很有势力呢。

                      铁蛋跟艄公?#24213;?#35805;,同时不断向两岸和身后河道里张望。荷花偎在铁蛋怀里,仍在瑟瑟发抖。当船折向东南方向?#20445;?#38081;蛋才稍微松了口气。他悄声告诉荷花,已经走了六七里路,估计白家不会追到这里了。

                      荷花小心翼翼地向外看看,然后又急忙缩回了身子。

                      天色越来越亮,艄公的脸庞渐渐清晰起来。他的胡子很浓,一双眼睛鼓突突的,看上去有四十多岁。

                      艄公摇着橹,不时向铁蛋和荷花瞄上一眼。忽然,他的目光在铁蛋身上凝固了。老弟,你身上咋有血?#21073;?

                      铁蛋慌忙检查自己的?#36335;?#21482;见衬衫前襟有几片血迹,一只袖头上也有血点。他觉得艄公是个好人,不能再瞒他了,就说,大哥,给你说实话,俺俩都是给人家扛活的,可那个少爷太赖,我把他给捅啦!

                      捅啦?捅的是谁?艄公的手停住不动了。

                      白龙潭的恶棍白云开。铁蛋说罢,?#33713;?#21676;得紧紧的。

                      捅死没有?

                      捅了一下,不知道他死没?#23567;?

                      艄公又看了铁蛋一眼,然后把烟锅磕了磕,就开怀大笑起来。捅得好!嘿嘿嘿嘿!老弟,你捅得好!嘿!嘿!嘿!……

                      铁蛋被艄公的笑声弄得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老弟,你知不知道,你是干了一件大好事啊!白云开在咱娲城一带不轻易下手,可他在外头无恶不作,响得很远,只是官府里有人给他说话,谁也不咋着他,没想到你竟把他给捅啦!艄公说罢又放声大笑。

                      大哥,你也知道白云开的底细?铁蛋问。

                      当然知道。凡在河道里经常跑的人?#27982;?#20182;的底。艄公说。随?#20174;治剩?#32769;弟,你叫啥?

                      我叫铁蛋,姓张,?#33402;前?#40857;潭的。

                      我是黑龙潭的,叫周明。艄公主动介绍了自己。

                      周大哥,今天你帮了俺的大忙,以后?#19968;?#25253;答你的。

                      哎,你别这么说,老弟。人活在世上都有落难的时候,帮一把是应该的。再说你为咱娲城除了一害,他就是不死,也算为咱穷哥们儿出了口气,我应该帮你!

                      小船转了几个大弯,眼下已到邓渡口了。

                      南岸有一群?#24613;?#36807;河的人,为避免碰见熟人,艄公把船往北调?#35828;?#22836;。

                      老弟,你为啥要捅白云开呢?是他不给你工钱吗?

                      不是。他想……他要欺负我的媳妇。铁蛋觉得难以张口,但又不得不说出来。

                      唉,这个畜牲!艄公愤愤地骂了一句,便缄口不语了。在艄公沉默之际,铁蛋开?#35760;?#38500;血污。他脱掉衬衫,一点一点地从河里往血斑上撩水,撩湿一片就用力搓几下,如此反复?#22797;危?#34880;斑总算?#24187;?#26174;了。他把衬?#25042;?#22312;船上,然后开始在河里涮剑。

                      艄公此时神色木然。他摇着橹,眼睛死死地盯着前方。当他收回视线,看到铁蛋手里的?#21069;?#30701;剑?#20445;?#21448;不由地惊叫起来。好剑,?#21069;?#22909;剑!但看上面的宝石,就知道这把剑很不?#20474;!?nbsp;  

                      序 曲(2)   

                      铁蛋的心思原本不在剑上,听艄公一夸,才开始留意起来。剑上共有四颗宝石,柄上的两颗是红的,鞘上的两颗是蓝的;剑体白中泛青,的确像是贵重之物。于是他便向荷花点头表示赞许,因为是荷花把鞘带了出来。

                      老弟,你是从哪儿弄的?艄公很想探个究竟。

                      ?#21069;?#20113;开的。他捅我时被我夺了过来。铁蛋擦着剑刃上的水珠,一边回答。

                      噢。不错。老弟,你带好它吧,将来也许还会有用。停了一会儿,艄公?#27835;剩?#32769;弟,你俩到二十里铺,在那儿能安身吗?

                      那里有我爹的一个好友,?#36710;?#37027;里先躲几天再说。铁蛋?#24213;?#25226;剑掖到了腰里。

                      太阳将要升起来了。举目远眺,娲河水面淡烟轻绕。两岸浅水滩上,一片片芦苇随风摇曳,水鸟?#37096;?#22987;活跃起来,有的贴着水面?#19978;瑁?#26377;的不时潜入水中?#32610;?#29454;物。

                      又转了两个弯,小船停在了二十里铺码头。

                      荷花掏出两张纸?#20445;?#35753;铁蛋递给艄公。

                      艄公推开铁蛋的手说,老弟,这钱我不收了,你俩出门更需要钱。

                      这多不合适啊,周大哥。铁蛋再次把钱递了过去。

                      艄公又摆了摆手:老弟,你俩快下船逃吧,别耽误时间了。

                      铁蛋和荷花下了船,跪在?#28193;?#21521;艄公连连磕头。

                      艄公?#33348;?#33337;头,向他俩嘿嘿一笑,随后荡橹归去。   

                      第一章 春 花(1)   

                      1

                      黑色皇冠在女娲大酒店门道嘎地停下。迎着清脆的喇叭声,徐大娇满?#23090;?#39118;地从酒店走了出来。

                      车?#23433;?#29827;半开,司机露出一张笑?#22330;?

                      王师傅,?#36710;某?#19981;在家,我刚给张市长打过电话,想不到你来得这么快。

                      徐经理用车,我哪敢怠慢。司机?#24213;?#25171;开了右边?#26576;?#38376;。

                      王师傅,你这么说我可不敢当哟。徐大娇弯进车里,一股特异的芳香顿时弥漫开来。

                      轿车徐徐启动,接着就像离弦的箭一般向车站驶去。

                      徐经理,女娲大酒店生意这么红火,全?#30933;?#30340;公关工作做得好哇!司机转脸一笑。

                      王师傅这话有点让我脸红,说到工作,你的工作才叫好呢,谁不知道在咱娲城王师傅?#26576;?#24320;得最棒。

                      哪里哪里,徐经理过奖了。司机连连摇头。

                      王师傅,我觉得开车是挺辛苦的,尤其是为领导开车。领导的事特别多,开会?#21073;?#21507;饭?#21073;?#20250;?#33073;剑?#22238;家睡觉什么的,一切?#23478;?#36710;接车送。徐大娇?#24213;牛?#24908;忙用手捂住了嘴,但还是格格地笑出声来,好在没说出“上厕所”这几个字。

                      徐经理,你不要笑,为领导服务就是这么回事。

                      王师傅,?#33402;?#26159;为你们掌握方向的感到自豪,虽说为领导服务辛苦,但你们的贡献也大。服务好领导就是向全市人民作出了重大贡?#20303;?

                      要是这么说,徐经理,张市长?#36879;?#32473;你们酒店记头功了。

                      不,不,应该给你们记头功。

                      轿车向右急转,徐大娇哎哟一声,身子猛然靠向司机,左手狠狠地按在了司机腿上。

                      对不起,徐经理,你没事吧?司机逗了一下徐大娇,这时又装作正经的样子问。

                      没事。徐大娇笑笑,随?#20174;?#22352;直了。王师傅,你们开车神经太紧张,也需要时不时放松一下。

                      噢。司机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其实?#21073;?#27927;洗桑拿,按摩按摩,是能很快消除疲劳的。这?#38405;?#20204;来说,表面上看是在找乐子,图享受,其实完全是为了对领?#20960;?#36131;,说到底,就是对娲城几十万老百姓负责。王师傅,你说是不?

                      哦,哦。徐经理,我从来没想到这一点,总以为桑拿按摩是专为领导和有钱人?#24613;?#30340;,当小兵的不配享用。

                      王师傅,你太保守了,以后需要提高认识呀。徐大娇又是妩媚一笑。

                      那是,那是。可是,徐经理,我们如果去的话,酒店能给打折吗?

                      王师傅,酒店对别人不打折,?#38405;?#33021;不打吗?

                      司机瞥了一眼徐大娇,心里顿时?#31185;?#19968;阵躁动。

                      车站到了。张剑和张雪莲正站在候车厅门前东张西望,徐大?#32771;?#24537;招呼他俩上车。

                      张剑和张雪莲一大早就从家里赶到了公路口,并很快搭上了开往娲城的早班客车。如果不是因为一路雾大,汽车开得慢,他俩准会提前两个小时来到娲城。徐大娇把他俩接到女娲大酒店,立即给张胜利打电话,让他到酒店来相保姆。十分钟后,皇冠再次泊在女娲大酒店门道。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