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女市长之非常关系

                      点击:
                      充满梦想的女市长苏晓敏刚到东江,便遇到副市长陈志安等?#35828;?#25361;战,而前任书记和市长买官卖官曝出的“陈杨大案”更是让东江各项工作接近瘫痪,为?#33487;?#27835;理想,苏晓敏忍辱负重,用女?#35828;?#26234;慧和包容化解着方方面面的危机。
                      围绕前任留下的半拉子工程东江国际商城,各方势力频频出手,将苏晓敏逼进死胡同。关键时刻,市委书记向健江又向高层妥协,苏晓敏陷入权力斗争的漩?#23567;?br /> 她将工作与感情的双重希望寄托在省委秘书长罗维平身?#24076;?#36825;个男人让她困倦的心灵再次生出对爱的渴望,面对丈夫的猜疑,?#23376;?#30340;提醒,苏晓敏痴情不改,继续放任着对罗维平的幻想。
                      身为女人,她渴望能不枉此生地爱一回,身为市长,她又不能让感情之火燎原。痛苦中的她到底该做何抉择?丈夫跟自己的学生发生不伦之恋,差点让她崩溃,真相大白后,她又该怎样面对自己曾经的情感出轨……

                      题记

                      引子

                      在苏晓敏看来,世上最难处的既不是男女关系,更不是夫妻关系,情人虽然麻烦一点,但还不至于让人束手无策。当然,苏晓敏目前还没有情人,她跟省政府秘书长罗维平?#33618;?#31639;是知己,跟社会上流行的那?#26234;?#20154;相差甚远。人家那是要上床的,要大把大把拿钱维护,他们不,他们是君子之交,虽然不能说淡如水,但也绝没浓得化不开。这种关系在目前已很罕见了,但?#31995;?#35753;他们?#34892;?#36935;到了对方,苏晓敏为此激动。?#35828;街心輳?#22914;果?#35805;?#33258;己囚禁在婚姻里,囚禁在那个俗而又俗的社会圈子里,那是很苍凉很可怕的,苏晓敏不?#19981;?#27963;在套子里,她想活得鲜活一些,活得稍?#38405;?#20040;越轨一点。

                      这越轨就是指她跟罗维平的关系。当然,这层关系目?#23433;?#19981;困扰她,至于说后来发生变故,那是另一码事。

                      苏晓敏认为最难处理的,是跟同僚之间的关系。

                      苏晓敏21岁参加工作,到现在已二十多个年头了。因为工作单位换?#20204;冢?#36319;她做过同事的,少说也有三、四百人。细想起来,这三、四百人中,至少有一半?#35805;?#20851;系处理好,不,远不止一半,三分之二还要多。这就让她很懊恼,怎么会这样呢,苏晓敏常常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34892;?#38382;题有答案,?#34892;?#38382;题却永远没有答案。苏晓敏便带着这样的心结一路走来,她自认为是一个开朗温和能宽容一切的女人,没有强势女人那种咄咄逼人味,也不像怨妇一样整天怨声载道。她虽然人在官场,身上却很少有官味,当然,这只是她的自我评价,到底准不?#26082;罰?#36824;有待证明。?#22303;?#26032;荷也不承认这一点呢,说她是矫情,明明一身官味嘛,打老?#27602;?#33021;闻出来,你还不承?#24076;?#36825;是妯娌俩之间的私房话,有戏谑的成分,不足为凭。

                      不过,苏晓敏的确是处理不好同事特别?#21069;?#23376;内部各位同仁之间的关系的,从她26岁被提拔为副科长,将近二十年为官生涯中,困扰她最多的,就是这层关系。有次她跟罗维平说:“为什么同样的关系,到了你们手里,就跟玩魔方一样简单有趣,到了我这里,就像是乱麻缠在了鸡腿?#24076;?#24590;么也理不?#24120;俊?#32599;维平只送给她两个字:平衡。罗维平说一切关系都在平衡中,一切奥妙也在平衡?#23567;?#20026;官的全部哲学,其实都在平衡或反平衡里面。

                      对平衡,苏晓敏多少还有一些感悟,也尝试着用过一些手段。但对反平衡,她真是理解不了。

                      罗维平笑她愚木。“你?#20581;?#27599;每苏晓敏为此问题困惑,罗维平总会叹上这么一声,然后笑眯眯盯住她,盯得她浑身发麻,盯得她胸闷气短,很不自在。

                      他那目光,有毒呢。

                      “其实没?#24515;?#26679;关系不棘手,包括夫妻,你?#21069;?#21516;僚关系看得太重要了,我告诉你一个秘诀,有人拦住你的时候,要么一脚踢开,多用点力,踢得让他还不了手。要么,就绕道而?#23567;!?#32599;维平笑着给她传授经验。罗维平总是有很多经验,要不然,省政府秘书长这个位子是轮不上他的。

                      不过绕道而行四个字,苏晓敏还是记住了。其?#31561;频?#32780;行跟宽容是一个意思,在处理剑拔弩张的关系时很有用。苏晓敏是女人,她更?#19981;?#29992;女?#35828;?#26041;式来处理一些看似复杂的人际关系,尽管有时收效甚微,可她还是乐意这么做。火药味太浓的事她做不出,刀光剑影她也尝试过,但杀伤力太强。对一个想在官场上走得远一些的人来说,最好还是不要这样,因为杀伤别?#35828;?#21516;时,你自己?#19981;?#21463;伤。

                      女人不比男人,是没有足够的力量承担受?#35828;模?#22899;人最好的办法,就是?#26790;?#24773;化解一?#23567;?br />
                      ?#19978;В?#28201;情并不是对谁都管用,让?#25509;?#26102;很危险,比如说现在,苏晓敏就遇到?#33487;?#31181;困?#22330;?#22905;跟东江新班子之间,?#26082;?#35828;是跟常务副市长陈志安之间,就出现了新的尴尬。

                      尴尬会滋生出烦恼,还是大烦恼。

                      按常理,苏晓敏是没有必要为这事烦恼的,她是东江市人民政府代市长,是陈志安的顶头上司,从组织原则讲,陈志安应该服从她。按官场约定俗成的那套规则,陈志安更应该讨好她,应该时时刻刻迎合她。?#19978;?#20107;实不是这样。苏晓敏到东江上任已经两个月了,两个月的事实证明,陈志安是一根刺,这根刺冷不丁地,就要扎向她。有时候这根刺?#19981;?#21464;成一只羚羊角,从某个角度突然地冲她攻击过来。

                      苏晓敏已经受过陈志安两次攻击了。一次是为了办公?#36965;?#24403;时苏晓敏初来乍到,对东江市的情况还不是太熟悉,?#26082;?#35828;是两眼抹黑。政府办公大楼空着很多间办公?#36965;?#31192;书长唐天忆问她要哪间,苏晓敏说随便吧。唐天忆说这事随便不得,眼下前市长杨天亮的办公室空着,没人愿意搬进去,原打算要?#25351;?#24120;委副市长陈志安,可陈志安早就放出话来,宁可在他原来那间小办公室办公,也不会搬进杨天亮那间。

                      “为什么?”苏晓敏顺口问了唐天忆?#30186;洹?br />
                      ?#23433;?#21513;利啊,天亮同志出事后,很多同志都说那间办公室风水不好,甭说是副市长,就是给下面的处长们用,他们都?#29992;?#27668;。”

                      “扯淡。”苏晓敏很随意地就否定?#33487;?#20123;?#35828;?#30475;法,紧接着她说:“既然大家都看不?#24076;?#25910;拾一下,我搬进去。”

                      唐天忆当然不同意,唐天忆怎么能同意呢,他是东江调整班子后新提拔起来的秘书长,是苏晓敏这一届政府的大管?#36965;?#20182;首先要考虑的,就是苏晓敏的安全。这安全有两层意思,一是人身安全,不能让苏晓敏在身体健康上出问题。前市长杨天亮出事后,不知从哪里传出小道消息,说有位风水先生特意来到杨天亮办公?#36965;?#30475;后直摇头,说西边那?#21364;?#24320;在了心脏位置,开成了死窗,杨天亮一定会有心绞痛或心肌缺血的毛病。结果,杨天亮受审期间,纪检部门的同志就接到了类似报告,杨天亮每隔两天就发作一?#21361;?#24324;得审查工作时断时续,本来半年能结的案,就因了杨天亮两天去一次医院,耽搁了,整个案件审查了?#33618;?#38646;四个月。另一层意思,就是政治安全。如今官员的政治安全似乎比生命安全还重要,你可以身体不健?#25285;?#20294;绝不可以在政治上不健?#25285;?#26356;不能在“政治”上弄出病来,特别是经历了“陈杨”大案后,东江上下变得都很敏感,也很脆弱。唐天忆可以不为苏晓敏的身体着想,但绝不能不为苏晓敏的政治前途着想,所以他说:“万万不行的,宁可让这间办公室闲着,也不能让你冒这个险。”

                      “这算什么话,装修如此豪华的办公?#36965;?#20320;让它闲着?”苏晓敏质问了?#30186;?#21776;天忆,?#24535;?#36825;种质问毫无意义,便道:“就这么定了,你派几个人,把天亮同志的东西搬走,另外,?#21069;?#22826;师?#25105;?#25644;走,?#35805;?#31616;单的椅子。”

                      唐天忆不好再坚持,他知道苏晓敏如此做,有率?#21364;?#33539;以身作则的意思,于是顺理成章,调整办公室时,就将前任常务副市长用过的办公室调换给了陈志安。

                      这下闯大祸了。

                      就在分配方案公布的第二天,副市长陈志安闯进了唐天忆的办公?#36965;?#21128;头就问:“什么意思,你们还嫌折腾的不够是不是?”唐天忆起初听得莫名其妙,调配办公室是市长办公会上定?#35828;模?#38472;志安当时也点了头,同意让秘书处拿意见,怎么这阵他又说是折腾了呢?

                      “陈市长,这只是初步方案,如果不满意,还可以调换的。”唐天忆赶忙笑着说。

                      “调换,你以为这是小学生换坐?#35805;。?#25105;再三说过,我要到?#24597;?#21435;,你们为啥非要把我安排到七楼?”

                      “这……”唐天忆不好回答了,不是他们非要把陈副市长安排到七楼,而是前任常务副市长就在七楼办公。

                      事情最终闹到了苏晓敏这里,苏晓敏听完唐天忆的汇报,思考了一会,道:“就按志安同志说的办,让他到?#24597;ァ!?br />
                      按说这样变通后,陈志安就不应该再闹什么意见,但是紧跟着,新的矛盾就又出来了。市长办公会明确规定,这次办公室调整后,一律不再重?#20262;?#20462;,因为政府这幢楼是三年前花三千八百万装修过的,无论设施还是装修档?#21361;?#37117;是一流的,没必要再花冤枉钱。哪知调整方案刚一出,陈志安就叫来一家工程队,在?#24597;?#37027;间办公室比?#28982;?#21010;,商讨起装修方案来。唐天忆觉得这事有点不合原则,第一时间汇报到了苏晓敏这里,苏晓敏听完,口气也不那么友好了:“你转告陈副市长,办公室不装修,这是会议定的。如果他觉得自己可以越过会议独立行事,那就让他装,不过费用由他自己出!”

                      唐天忆拐弯抹?#21069;?#36825;层意思转达给了陈志安,陈志安听后什么话也没有说,?#37027;?#25171;发了那家工程队。不过第二次召开市长办公会时,陈志安拿出一份报告,说要申请?#35805;?#26885;子,请会议讨论通过。

                      苏晓敏哭笑不得,她知道这是冲她来的,你不是不让花政府一?#26234;?#20040;,不让再奢侈浪费么,那你怎么换椅子?那次会上她给陈志安那份报告签了字,同意他?#35805;?#26885;子,但第二天,她就让唐天忆把自己新换的椅子退了,原又搬回前市长杨天亮坐过的?#21069;?#22826;师椅。

                      这种事按理说不应该发生在市政府高层领导间,但它确实发生了。它给苏晓敏一个警告,常务副市长陈志安不欢迎她。

                      第二次冲突发生在秘书身?#24076;?#30001;于东江市政府的特殊情况,原来杨天亮在任时的秘书一半因“陈杨”大案受了牵连,不是受了纪律处?#24535;?#26159;因触?#24863;?#24459;而去了该去的地方,剩下的几位,也因种种原因不便留在秘书处,秘书处等于是重?#20262;?#38401;一番。苏晓敏挑了一位新来的女秘书,陈志安这边派的是从市委政研室调过来的一位秘书,大学生,小伙子在政研室口碑不错,工作也很勤奋。哪知到陈志安身边刚两天,就被陈志安退回来了。陈志安的理由是,政研室出来的人都存在一个毛病,眼高手底,论理论水平行,论实际工作经验,太差了。这次唐天忆没请示苏晓敏,而?#21069;?#21103;市长赵土杰的秘书调换给了陈志安。陈志安像是成心找事一样,第二天又把人家打发回来了。唐天忆感觉不对劲,跑去请示苏晓敏,苏晓敏说:“让他自己挑,他挑上谁,给他调谁。”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