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砮道官途/能大会小

                      点击:
                      老话说的好,能大会小是条龙,只大不小是根绳。
                      官场现象其实也印证了这句老话,要想真正为人们群众做点什么,不仅仅要有强硬的手腕,还得会做出?#23454;?#30340;妥协。
                      在十几年的官场生涯中,刘岩从一个青涩的普通公务员成长为一个高?#35835;斕几?#37096;,慢慢领悟到了能大会小这句话的真?#23567;?br />
                      序章

                      悲催?#21073;?#22826;悲催了!刘岩研究生毕业回到家里的第一天,父亲刘启月就已经为他安排好了接下来的前程。

                      “你导师已经和我商量好了,下一?#21073;?#22905;要保送你读博。”

                      父亲霸道的表情和毋庸置疑的口吻让刘岩愤怒:凭什么?#21073;?#35201;读你读去,我说什么都不再读了。

                      抬起头来?#20445;?#21016;岩不得?#35805;研?#37324;的愤怒隐藏起来,声音弱弱地说了一句:“我能不再读书吗?”

                      “不能!”

                      “为什么?#21073;?#20154;家的孩子想干啥都是自己决定的。”

                      “你是人家的孩子吗?人家的孩子有你学习成绩那么好吗?人家的孩子会这样被导师器重吗?我告诉你刘岩,亲戚朋友都看着你呢,都指望着你呢。你没有任何理由让自己堕落!”

                      父亲的表情和语气让刘岩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是六年前吧,就上演过同样的一幕。

                      当时是为了填报高考志愿,刘岩跟父亲商量,想读一所不太出名的一类大学,这所大学的新闻摄影专业,在全世界都颇有名气。刘岩非常?#19981;?#25668;影,他想读这个专业。

                      父亲的眼珠子立马瞪的溜圆:“我告诉你刘岩,你这是自甘堕落。你要是像其他的孩子那样学习成绩差点,读摄影也就算啦,你这么好的成绩去读摄影,不是往你老师的心窝子里捅刀子吗?亲戚朋友们都看着你呢,都指望着你呢,你不能由着性子胡来。”

                      刘岩屈从了父亲的淫*威,只好去人大读了法?#19978;擔?#25972;整六年,刘岩的命运一直被父亲主宰着。

                      现在,父亲又要主宰他的命运了。

                      刘岩在心里喊:我绝对不会做任人宰割的羔羊!

                      “爸,我不是不想继续读书,问题是现在的文凭就跟现在的货币一样,它贬值啊!你要是不及?#27605;?#36153;出去,攥在手里它就会一天比一天更不值钱。”

                      刘岩让自己说话的语气尽量委婉和真诚,见父亲的眼珠子有了一点点转动,便趁热打铁:“爸,你看哦,我两年前拿到的大学文凭,含金量还不如你三十年前拿的高中文凭吧?我现在拿到的硕士文凭,拿到社会上找工作还不如两年前的大学文凭管用吧?要是我去读博,两年后说不定还不如现在的这个硕士文凭呢!”

                      刘启月硬梆梆地说:“你不读博,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早点参?#24248;?#20316;。”

                      “想干什么工作?”

                      “想···想···”刘岩把自己急出了一脑门的汗,终于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爸,你觉得我去搞摄?#38712;?#20040;样?”

                      “老子还想搞呢!”父亲额头上面的青筋一下子就挑了起来,“老子知道你怎么想的,搞摄影无拘无束的,想去那儿就去那儿,还可以撩妹子,对吧?”

                      主卧室的门响了一下,刘岩一个劲地冲父亲眨巴眼,意思是要告诉他,妈妈出来了。

                      “你眨巴眼也没用,别想拿歪点子糊弄老?#21360;?#36824;是那句话,搞摄影就是不?#23567;?#21448;轻省又可以撩妹子,这种好事老子还想呢!”

                      说到这儿,刘启月?#28079;?#20809;扭向主卧,一下子就傻眼了。

                      “我赞成岩儿的想法。”

                      这是母亲张明月的声音,听到这个声音,那爷俩的表情是一样一样的,全都瞪圆了眼张大了嘴。

                      张明月是个温柔似水的女人,这么多年了,她一向顺从于丈夫的强势,从来没有跟刘启月顶撞过,甚至从来就没有发表过自己的意见。在刘岩的眼里,妈妈简直就是爸爸的奴隶。

                      妈妈今天是怎么啦?看起来有点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意思?#21073;?br />
                      刘启月的心情要比儿子复杂的多,他心里明白,今天这个事,误会就误会在自己刚才那句混账话上了。刘启月很想解释,其实自己根本没有那个意思,只是把想搞?#22303;妹?#25918;在一起说了。

                      嘴巴张了几张,刘启月愣是没有说出一句话。他在家里面强势惯了,让他跟老婆服软,而且还当着孩子的面,他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老脸哦!

                      看着父亲窘迫的表情,刘岩高兴坏了,他在心里喊着:老妈啊老妈,你太可爱了!你早应该这样了。坚持下去,咱们家以后就是解放区的天了。

                      沉静了好长时间,客厅里再次响起了刘启月瓮声瓮气的声音:“不想读博也可以,那就去考公务员,要是不读博也不考公务员,那就是死路一条。”

                      刘岩将求援的目光投向老妈,张明月只是看了一下刘启月,闷声不响的又走回了卧室。

                      刘岩在心里埋怨:老妈啊老妈,你也太不给力了!刚刚才有?#35828;?#32763;身农奴的意思,这么快就又被打回原形了!

                      刘岩只好独自面对父亲了,他得跟父亲玩玩。

                      为了应付父亲,刘岩不得已在网上报了名。然后?#22949;?#36827;了自己的?#32771;洌?#24320;始鼓捣自己新发明的摄像机。他最近有一个想法,?#24613;赴研?#37324;面所有的美好憧?#21073;?#21464;换成图像在摄像机里真实的?#20174;?#20986;来。他现在正在鼓捣的,就是这样的摄像机。

                      至于公务员考试,刘岩早想好了,他?#24613;?#32771;砸。

                      想到要考?#36965;?#21016;岩的脑海里立刻浮现出父亲的影子,他得意洋洋地对着那个影子说:“你不是说人家?#32423;?#25105;抱有很大期望,是因为我的成绩一直很好吗??#21073;?#36825;一次我就偏偏?#20960;?#23404;成绩让你看看!”

                      而且刘岩早已经想好了考不好的理由,上学的时候考试的是科学命题,现在考公务员是社会命题,这两者之间根本就不搭嘎,在这方面我根本没有优势。

                      想法是挺好的,?#27426;?#21016;岩百密一疏,还是把戏给演砸了。他一门心思鼓捣摄像机,居?#35805;?#32771;试的日期给忘了。

                      考?#38405;?#22825;早上,刘岩穿着睡衣蹄拉着人字拖正在?#32771;?#37324;鼓捣的起劲呢,刘启月以为儿子还没有起床,就推开了他的房门。

                      这一下,刘岩所有的猫腻全部败?#35835;恕?br />
                      看到父亲,刘岩都吓傻了——怎么回事啊?这不是老同志的?#36824;?#39118;格哦!平时不管自己在?#32771;?#37324;捱多久,老同志?#36824;?#30340;做法,就是站在门口冲着?#32771;?#37324;吆喝两嗓子,今天这是怎么啦?

                      看到父亲一脸愠怒的表情,刘岩明白了,今天对老同志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他的儿子要参加公务员考试。

                      刘岩慌里慌张的从抽屉里划拉出来准考证和必须携带的文具,撒腿就往外面跑。

                      身后传来了父亲的声音:“老子不怕你跟我调蛋,这一回要是考不好,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刘岩穿着睡衣蹄拉着人字拖硬生生闯进了考场。

                      弄得监考目瞪口呆的盯着他看了老半天,心里道:这是谁家的熊孩子?#21073;?#30561;糊涂了吧?

                      ?#21073;?#23601;是这个熊孩子,?#36866;?#25104;绩居?#33618;昧说?#19968;。

                      看到自己的成绩,刘岩心酸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要是自己谨慎点,不让父亲发现自己的猫腻,这一次就可以考砸了。

                      唉!

                      听说刘岩考?#35828;?#19968;,那些亲戚朋?#23721;?#20010;个的都激动坏了,纷纷上门来表示祝贺。

                      “啧啧!刘岩这孩子实在是太厉害了,一页书没看,一节课没听,轻而易举就拿了个第一!啧啧!太厉害了!”

                      刘岩在一旁冷眼?#24616;郟?#24515;里道:你们别高?#35828;?#22826;早了,接下来还有面?#38405;兀?#38754;试我一定把它考砸。”

                      亲戚朋友七嘴八舌地跟刘启月和刘岩出主意:“面试可不比?#36866;裕?#19968;眼高一眼低是正常现象,你们最好是找找关系托托人。”

                      刘岩头一歪:“不托!不?#36965;?#25105;是大学生国?#26102;?#35770;赛的最佳辩手,那是什么场面?这是什么场面?因为这点事就去托关系,俺丢不起那人!”

                      刘启月?#35805;?#25484;打在了刘岩的?#26412;?#19978;:“你就犟吧!要是考砸了,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看着父亲那副骄傲的表情,刘岩心里后悔啊!千不该万不该,自己真不应该把话说的那么瓷实,真的要是考砸了,父亲的责备倒还在其次,主要是真的是很丢人?#21073;?br />
                      算啦,还是老老实实的?#21450;傘?br />
                      面试成绩也出来了,刘岩还是第一。

                      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刘岩就被钧都市市委组织部给录取了。

                      不过刘岩还是挺会安慰自己的——这两次?#20960;?#29238;亲长脸了,现在自己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国家公务员了,以后的生活,老同志应该不会再干涉了吧?

                      刘岩想的太单纯了!

                      1

                      第1章 西装太土鳖了

                      第一天去报到,为了穿衣服的事儿,父亲就把他好一顿训斥。

                      早晨六点半起床的时候,刘岩穿了一套休闲装,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父亲刘启月阴阳怪气地看着他说:“你就打算穿成这样去见领导啊!不就是考了个第一吗,你骚?#35835;?#39578;,你操?#35835;?#25805;?”

                      刘岩低头看衣服,小声说:?#38712;?#20040;啦?不行啊!”

                      “赶快脱了,你穿成这个样子,跟个二流子似的,也太不尊重领导了吧!”

                      父?#23383;?#20102;指?#21592;?#27801;发上的西?#20474;?#34915;和领带,说:“你拣一套换上。”

                      刘岩看了看沙发上父亲为自己?#24613;?#30340;衣服——一套蓝西装,一套灰西装,蓝西装?#21592;?#25918;着一条红领带,灰西装?#21592;?#25918;着一条黄领带,衬衣只有一件,纯白色的。

                      刘岩小声嘀咕:“穿成这样怎么见人?#21073;?#20063;太土鳖了吧。”

                      尽管刘岩的声音已经小到不能再小,可还是被父亲刘启月听见了。

                      刘启月的暴脾气一下子就?#20384;?#20102;,歪着脖子冲刘岩吼叫:“克林顿还穿西装呢,他也土鳖?”

                      刘岩虽然不敢明目张胆地反抗,但心里却在犯滋扭,他乜斜着沙发上那两套全身纯蓝纯灰的西装,心里?#20855;?#36947;:什么玩意啊,土鳖死了,简直就是土鳖装中的NO·1。

                      刘岩今天可是第一次去见同事们?#21073;?#25171;扮成这副德性,大?#19968;?#20250;怎么看他?#21073;?br />
                      刘岩觉得父亲提醒的太对了,简直就是至理名言,不就是在新同事当中学历最高吗?不就是考了个第一吗?不就是长得有点帅吗?

                      你就更应该矜持着点。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