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見稽古之眼的綜漫之旅

                      點擊:
                      見稽古之眼,何意何解?
                      見稽古這個名字應該是取“見一次就能愚弄前人”的意思。
                      意思就是說,被見稽古之眼看過一次之后,學來的東西就可以輕松愚弄原主了。
                      天才之眼「見稽古」又稱「觀武」之技能。
                      無論是什么東西,是書面文字,武器的使用,還是各種奇異的武術、甚至是體質,像是其他種族的遺傳能力,幾乎是世界上的所有東西,只要親眼看過一遍,便可完全了然于心并且熟練使用。
                      是一種近似怪物的技術。

                      0001 初入火影世界

                      一片綠蔥蔥的山林里,在中間那處空地的草叢上,一個體格有些偏瘦,穿著破舊衣物的小男孩正倒在那里,只見他雙眼緊閉也不知是昏過去了還是只是在熟睡。

                      “嗬。”

                      就在這時,一個厚重的呼吸聲從一旁傳出,只聽一陣‘嘩啦、嘩啦’響動,從樹林中緩步走出一頭灰藍色皮毛的野狼來。

                      只見野狼先是抬頭往前張望了一眼,然后警惕的從左到右走了一圈,見一直沒有什么危險發生,男孩兒也一直都沒有睜開雙眼,神態漸漸放松下來,但也沒有太過大意,而是放輕腳步緩緩往前接近而去。

                      “不好。”

                      就在這時,樹林上空忽然響起一聲驚呼,只見一個人突然出現在野狼身前,不等它有所反應已是一把苦無扎了過去,瞬間就結果了它的性命。

                      “這么小的孩子是怎么來到這里的?是附近村子的人嗎?可方圓十幾里根本就沒有村莊啊?”

                      只聽那人口中一邊有些疑惑的自語著,一邊邁步來到跟前,先是抬手試探了一下小男孩的呼吸,然后又翻了翻他的眼皮,最后得出結論,道:“餓暈過去了嗎?看來只能帶他回火之寺了。”

                      。。。。。。

                      “呃。”

                      口中發出一聲痛哼,楊磊緩緩睜開雙眼,有些不爽的咒罵道:“怎么回事?這是被鬼壓chuang了還是怎么著?怎么渾身都疼啊?...,話說,這他么是哪兒啊?”

                      終于看清了眼前的景物,楊磊被驚呆了,發現自己一覺醒來竟然跑到陌生的環境去了,有些想不明白都發生了什么。

                      “綁架?呵,我一個無父無母的孤兒,只能租住在最便宜的地下室,存折里的錢從沒超過三千,誰綁我干嘛?”

                      在心中自嘲了一聲,楊磊轉頭四顧著周圍的環境,最后發現,自己所處的房間應該是日式系的裝扮。

                      “唉?”

                      收回眼神,楊磊下意識的低頭往身上看去,結果又是一呆,他一個快二十的大小伙子怎么突然變成四五歲的小孩兒了?

                      “穿越?只是睡一覺就穿越了?能能有點創意啊?”

                      心中想著,楊磊猛的往后面倒了下去,結果卻忘記了一點,這是日式系風格的裝扮,此時倒著的自然就是榻榻米了,腦袋沒摔在枕頭上而是砸在木板上了,瞬間就又‘睡著’了。

                      “什么聲音?”

                      門開,一個大漢闖了進來,正是之前救了楊磊一命并把他帶到這里來的那個人。

                      “阿斯瑪,怎么了?”

                      后面,一個和尚跟了進來,先是看看熟睡在榻榻米上的那個小男孩,又看了一眼好友,納悶的問道:“你這是怎么了?莫非是因為三代大人的那封信而擾亂了心緒?看你魂不守舍的。”

                      “沒有,我剛才好像聽到房間里面有什么聲音,”阿斯瑪辯解了一聲道。

                      此時的楊磊不過才四五歲的年紀,加上之前被阿斯瑪遇到時是餓昏過去的,也就是說,他的身體素質簡直弱到爆了,說是風吹就跑也不為過。

                      所以,雖然他剛才把腦袋重重砸在榻榻米上了,可卻并沒有發出多大的聲音,門外聽不真切也是正常。

                      “好了,這孩子也不知受了多少的苦,身體都餓壞了,也不知會不會留下什么隱患,先讓他好好休息休息吧。”

                      和尚沒有在之前的話題上再多說什么,看向楊磊的眼神里面流露出一絲憐惜,輕嘆著拉著阿斯瑪就出去了。

                      。。。。。。

                      一天,自楊磊把自己砸暈在榻榻米上到現在已經過去一天了,半夜時分,隨著肚子發出一陣絞痛,他總算再次醒了過來。

                      “好餓,”口中喃呢著,楊磊發現自己四肢無力,竟是連坐起來的動作都做不到,實在是餓慘了。

                      “吱嘎。”

                      房門突然被人推開,阿斯瑪再次走了進來,一眼就在黑暗的房間中看到了那雙有些暗淡的小眼睛,不禁歡呼道:“你總算醒了!”

                      “日語?還好我為了我的二次元世界曾努力的自學過,說起來,這人好像有點熟悉呢。”

                      心中暗自想著,楊磊用盡全身的最后一點力氣按著在劇烈絞痛的肚子,有氣無力的喃呢道:“飯,餓。”

                      雖然楊磊曾自學過日語,但他也說了那是自學的,聽的方面已經沒問題了,可說的話,也就只能一個字一個字的往出蹦了。

                      “好,你別著急,馬上就來。”

                      阿斯瑪聽到了楊磊的話,趕緊轉身跑了出去,不大一會兒就捧著一盆粥回來了,也不用碗了,直接端著粥盆坐到楊磊的身旁,把他扶靠在自己的身上,用小勺開始給他喂起粥來。

                      別看這只是一盆粥,可在楊磊此時的嘴里卻簡直猶如世間最絕頂的美味,加上阿斯瑪的喂粥動作很是溫柔,讓他的心里生出了一絲觸動,因為孤兒的出身而已經不知冷卻多久的心漸漸軟化了下來。

                      “你幾歲了?”

                      一邊繼續喂著粥,阿斯瑪一邊開口與他交談起來。

                      “不知道,”楊磊搖搖頭說道,聲音總算能發出一些了。

                      這是實話,現在的楊磊是真的不知道自己的身體到底是幾歲。

                      “不知道嗎?”阿斯瑪皺了皺眉,想了想心中出現一個想法,要么是他受到重創而失去了記憶,比如物理上對頭部造成了什么重擊,再或者是心理上的,曾看到過小小年紀不愿接受的畫面。

                      最后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很可能他是一個野孩子,從小就被父母遺棄了,所以才不知道自己的年紀。

                      可不管是哪一種,對于一個看上去只有四五歲年紀的孩子來說,都是不可承受的痛苦吧?

                      心中暗自長嘆一聲,阿斯瑪不再多問,一會兒之后才開口,自我介紹道:“我叫阿斯瑪,猿飛阿斯瑪,之前是我救了你。”

                      “謝謝,”楊磊點點頭感激道,表面鎮定可心中卻在大聲高呼:“是他,果然是他,阿斯瑪。也就是說,我現在是在火影世界咯?太好了!”

                      “不客氣,”阿斯瑪笑著搖搖頭,繼續說道:“對了,明天我就要回木葉村了,我想問問你的打算,是要跟我回去木葉村,還是留在火之寺?放心,這里的主持是我的朋友,他可以照顧你的。”

                      “我要去木葉村!”

                      (PS:為了大家可以看得愉快,語言方面就只提一嘴,以后就不再出現任何障礙了,大家別糾結,主要是我不想水太多無用的字數進來。。。新書求收藏!鮮花!打賞!!!)

                       0002 他是我兒子

                      或許對于很多人來說,火影世界是一個殘酷的,充滿著危機的世界。

                      但對于楊磊來說,本就一無所有的他,能來到二次元世界已是天大的恩賜,哪怕是死在這里也無憾了。

                      “總比哪一天餓死在街頭強多了,”心中暗自自嘲了一聲,楊磊被阿斯瑪緩緩放倒了下去,臉上帶著一抹放松下來的笑容緩緩睡了過去。

                      。。。。。。

                      第二天清早,一陣搖晃把楊磊從美夢中喚醒過來,緩緩睜開雙眼,只見進入眼簾的正是年輕時的阿斯瑪,此時的他還沒有蓄胡子,長得意外的有些小帥,也正是因此楊磊昨天夜里才沒敢輕信真的是他。

                      “阿斯瑪大叔,早,”揉揉眼睛打了個哈欠,楊磊沖阿斯瑪笑著打了聲招呼。

                      不是在裝嫩或什么,對于自己的救命恩人,還有昨夜他那么溫柔的態度,楊磊很是感激,自然而然就有了一股親切感。

                      “大叔?”

                      阿斯瑪一怔,然后有些哭笑不得起來,指指自己沒好氣的哼道:“我可不是什么大叔,今年也才二十歲而已。”

                      楊磊眨了眨眼睛,問道:“那我叫你阿斯瑪大哥?”

                      “呃,”阿斯瑪又是一頓,看看楊磊不過才四五歲的樣子,想想還是敗了,擺擺手說道:“算了,還是叫大叔好了。”

                      想著如果真被一個四五歲的小家伙叫成大哥,他豈不是要更加丟人?

                      “好吧,”楊磊無奈的聳聳肩,做出一副你年紀大你說的算的樣子,把阿斯瑪逗得一樂。

                      “好了,快別搞怪了,咱們趕緊吃完早飯就該出發了,”阿斯瑪一邊說著一邊指指放在楊磊一旁的一套衣服,又說道:“這是從附近村莊借來的衣服,也不知道合不合身,快去后面洗漱一下換上。”

                      “好,”楊磊聽話的點點頭,抱起衣服從后門出去,來到后院尋摸一圈不禁有些臉黑下來,只見院子中間只有幾口大木桶,話說,他這么小要怎么洗?進去不得淹死啊?那也太憋屈了吧?

                      倒也不是楊磊不會水,而是身子太小太弱了,別說踩水了,就是爬都爬不上去啊。

                      還好的是,阿斯瑪還算有心,也猜到他的難處了,不大一會兒就跟了出來,也是有些臉黑的把他抱起放進大木桶里,幫他擦洗了起來。

                      “話說,我一個二十歲大小伙子竟然就要伺候孩子洗澡了?這算怎么回事嗎,”一邊給楊磊搓洗著后背,阿斯瑪一邊心有不甘的抱怨起來,不過他可沒有真的怎么樣,只是隨口那么一說而已。

                      “嘿嘿,謝謝阿斯瑪大叔了,”楊磊趕緊道謝,讓阿斯瑪本就不壞的臉色更好了許多。

                      還是楊磊太小了,洗吧洗吧就完事兒了,從木桶里面出來,也不顧鳥兒還在外面露著,就著阿斯瑪的手穿上那套新拿來的衣服,踩上一雙小鞋子,看上去竟然也有點人模人樣了。

                      之前也是人的模樣,此時這話是在夸他,在洗去一身泥垢換上新衣服之后,楊磊的樣貌竟然有些初露絕頂帥哥的端倪了。

                      女生有美人坯子一說,男生是不是也有帥哥坯子呢?

                      “你這小子,長得還算不錯嘛,雖然比我還差一點,不過,長大以后應該也不是什么好東西,”阿斯瑪也不知是夸還是貶,笑著拿手在楊磊濕漉漉的腦袋上揉了揉,把他那一頭有些柔軟的短碎發弄成亂糟糟的一團,這才帶著不滿的楊磊往外走去。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