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型月之主角養成系統

                      點擊:
                      型月世界,美女如云!穿越到型月世界,變身主角,開啟養/成之路!
                      擁有騎士精神、貴族血統的saber!
                      天真善良,溫柔體貼的ruler貞德!
                      傲/嬌任性,腹/黑而又強大的黑貞!
                      古靈精怪,俏皮可愛的小狐貍玉藻前!
                      歌聲感人,傲/嬌刁/蠻的小公舉伊/麗莎白!
                      高冷**,實力強大的師匠斯卡哈!
                      雙馬尾傲/嬌,腿/玩/年的大小/姐遠坂凜。
                      合法蘿/莉,身材嬌/小又可愛的伊莉雅。
                      一覺醒來,發現她們居然都是自己的從者(婆)……

                      背影—莫德雷德(番外)

                      我與父親不相見已有一章余了,我最不能忘記的是她的背影。那年冬天,Master拯救了人理,父親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可以放松的日子,我從卡美洛到迦勒底,打算跟著父親去沙灘度假。到迦勒底見著父親,看見廚房滿院狼籍的碗杯,又想起Emiya慘白的臉色,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淚。父親說,“事已如此,不必難過,好在還有這枚金牌!”

                      回家變賣金牌,父親還了虧空;又借錢買了食材。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慘淡,一半為了食材,一半為了父親賦閑。采購食材完畢,父親要到新宿謀事,我也要出發去演舞臺劇,我們便同行。

                      剛到日本時,有舊友約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須乘地鐵到新宿,下午轉車離去。父親因為事忙,本已說定不送我,叫圓桌里一個熟識的瞇瞇眼陪我同去。她再三囑咐瞇瞇眼,甚是仔細。但她終于不放心,怕瞇瞇眼睡著;頗躊躇了一會。其實我那年已十五歲,新宿已在master給我地圖上背熟了,是沒有甚么要緊的了。她躊躇了一會,終于決定還是自己送我去。我兩三回勸她不必去;她只說,“不要緊,讓他自己Icanfly去!”

                      我們下了樓,進了車站。我買票,她忙著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安檢人員借臺推車,才可過去。她便又忙著和他們挑推車。我那時真是中二過分,總覺她說什么都不對,非自己插嘴不可。但她終于要到了推車;就送我上車。她給我揀定了靠車門的一張椅子;我將她給我做的綠色厚披風鋪好坐位。她囑我路上小心,夜里要警醒些,不要受涼。又囑托瞇瞇眼好好照應我。我心里暗笑她的迂;他只認得那三根弦,托他直是白托!而且我這樣大年紀的人,難道還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現在想想,那時真是太中二了。

                      我說道,爸爸,你走吧。她往車外看了看,說,“我買幾杯冰激凌去。你就在此地,不要走動。”我看那邊月臺的柵欄外有幾個賣東西的等著顧客。走到那邊月臺,須穿過鐵道,須跳下去又爬上去。

                      父親穿著泳裝還拿著水槍,走過去自然要費事些。我本來要去的,她不肯,只好讓她去。我看見她拎著水槍和咖喱棒,穿著白色泳裝,踢拉著涼鞋,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她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臺,就不容易了。她蹦跳著將水槍和咖喱棒甩到站臺上,又放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

                      她矮小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她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拭干了淚,怕她看見,也怕別人看見。我再向外看時,她已抱了三大杯企鵝冰激凌往回走了。過鐵道時,她先將冰激凌杯子好好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杯子走。到這邊時,我趕緊去攙她。她和我走到車上,將冰激凌杯子一股腦兒放在她給我的綠色厚披風上。于是撲撲身上蹭到的塵土,心里很輕松似的,過一會說,“我走了,到那邊來信!”我望著她走出去。她走了幾步,回過頭看見我,說,“進去吧,里邊沒人。”等她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里,再找不著了,我便進來坐下,我的眼淚又來了。

                      近幾年來,父親和我都是東奔西走,迦勒底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她少年出外謀生,獨立支持,做了許多大事。哪知換了職階都未曾出現在主線里!她觸目傷懷,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于中,自然要發之于外;新活動便往往觸她之怒。她待我漸漸不同往日。但最近兩年不見,她終于忘卻我的不好,只是惦記著我。

                      我北來后,她寫了一封信給我,信中說道,“我身體平安,惟腹部疼痛利害,舉箸提筆,諸多不便,大約大去之期不遠矣。”我讀到此處,在晶瑩的淚光中,又看見那瘦小的,白色泳裝,白色涼鞋的背影。唉!父親!你這是餓的啊!

                      說到底,我其實是想治愈父親的孤獨。我只是想把他為了成為王而舍棄的東西都撿起來而已。”

                      沒錯。

                      他是孤獨的,他是孤高的,就像在多云的天空中悄悄閃耀著光芒的新月一樣。

                      他總是孤單一人,凄凄清清。

                      因為大家都在仰望著他,所以就連哭泣和叫喊也做不到——

                      如果有誰成為王的話,你就沒有必要這樣。

                      你就可以放下心來,露出安穩的微笑——我是想告訴他這一點。

                      多年之后,我才明白了這一點……莫德雷德于迦勒底,公元2015年七月。
                      第一章 穿越成了衛宮士郎!(求收藏和鮮花)

                      一陣鉆心的疼痛襲來。

                      林全感覺到自己的意識似乎在逐漸的渙散,身上的痛感也慢慢的模糊了。

                      在迷迷糊糊之中聽到了一個女孩子的聲音:“為什么偏偏是你,要在今天,在這個時候!”

                      “以后我該用什么樣的表情去面對那個孩子啊!”

                      女孩似乎在低聲哭泣,在意識渙散掉的最后一刻,林全聽到了最后一句話:“還有辦法,可以搶救!”

                      ……

                      不知道過了多久,林全感覺稍稍的有了一絲絲的力氣。

                      他掙扎著站了起來,茫然的看了看自己所在的位置,然后就驚呆了。

                      “我,這是……穿越了?”

                      不怪他這么吃驚,因為這個地方他從來沒有來過,自己身上的衣服也不是他的衣服,甚至連身高都不對,他前世可是一米七五的身高,而現在的這個身體,身高好像都沒有到一米七!

                      “咦,這是什么?”

                      林全看到地上一個紅寶石吊墜,撿了起來,看了一眼,頓時就大吃一驚!

                      “這是?遠坂凜的吊墜?”

                      作為一個fate迷,林全自然是認識這個東西的,而fate兩部動漫之中,印象最深的還是staynight里面的遠坂凜。

                      這個傲嬌的女孩,擁有著比主角saber更加強大的吸引力和人格魅力,傲嬌、高貴、善解人意而且還很有擔當和主見,跟男主角衛宮士郎比起來,她真的是更具有主角魅力一些!

                      等等,衛宮士郎?

                      林全對著教室走廊外面的鏡子看了一眼。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我覺得這個場景有些熟悉呢!原來是我穿越成了衛宮士郎啊!”

                      林全頓時釋然了不少!

                      他穿越了,而且穿越到了fate的世界里面來了,目前的時間點應該是衛宮士郎被Lancer刺殺之后被遠坂凜救了之后的事情了。

                      衛宮士郎雖然現在實力還比較弱,但是這個家伙有一點很令人感到羨慕,那就是他的從者是saber!

                      saber是不列顛的傳奇國王亞瑟王死后化身的英靈,不過跟歷史上記載的似乎是有些不同,這個騎士王居然是個女孩,而且還是個身材嬌小,面容姣好,充滿反差萌、性格正義正直的女孩!

                      這種設定,讓無數的fate粉絲成為了呆毛王的忠實粉絲,就拿林全來說,他喜歡遠坂凜,也喜歡吾王saber,畢竟很多被召喚的servant都是不正常的,比如說實力很強的金閃閃,吉爾伽美什!

                      這個家伙強是很強,但是性格高傲,而且陰狠善變,上一次的主人遠坂時臣就是被他慫恿言峰綺禮干掉的,而這一次的主人間桐慎二直接就被他自己干掉了。

                      想到這里林全就打了一個寒顫,金閃閃就算是再強,他也不想要,這家伙指不定什么時候就會干掉自己的master,他可不想被自己的從者干掉。

                      而且,金閃閃可是個男的啊,男從者有什么意思?難道搞基嗎?

                      那當然是不行的,還是女從者比較好,saber、R姐還有caster好像都還不錯,不過綜合來說,saber是最好的!

                      能夠穿越成衛宮士郎,還能成為saber的御主,林全覺得自己的運氣很不錯呢!

                      “不好!”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槍兵Lancer之前殺了自己一次,雖然被遠坂凜救了,但是這個家伙待會回來再干掉自己一次!

                      必須馬上回家,去把saber召喚出來!

                      不然,自己的小命可就沒了!

                      林全想到這里,再也不敢耽擱,提腿就跑,Lancer的動作很快,留給他的時間可不多了,而且Lancer的御主是最大的作弊者教會的監督者言峰綺禮,這個家伙應該在很多地方都有眼線,自己得抓緊時機了!

                      憑借著腦袋里面衛宮士郎的記憶,林全很快就回到了家。

                      他看過動漫,知道在自家的儲物間里面有一個召喚陣,這個召喚陣是在第四次圣杯戰爭之中,saber為了給愛麗絲菲爾療傷的時候自己刻畫的,而這個召喚陣的存在,使得衛宮士郎可以在第五次圣杯戰爭的時候召喚出saber,如果沒有這個召喚陣,衛宮士郎就真的GG了,槍兵的實力可不弱,甚至連紅A都有些打不過他!

                      一想到紅A,林全就感到有些頭疼,這個家伙就是未來的自己,而且這個時候還對自己抱有深深的敵意,甚至在最后還跟衛宮士郎發生了一場激戰!

                      “我這穿越的角色,怎么就有這么多的敵人啊!”

                      林全發出了一聲不滿的抱怨!

                      確實是需要抱怨了,衛宮士郎是衛宮切嗣的養子,后者被稱為魔術師殺手,他的魔法還是很厲害的,但是他并未把衛宮士郎當成是接班者培養,所以,衛宮士郎的魔法比較低級,投影是可以投影的,但是魔法回路并未完全建立起來,他召喚出的saber也因為沒有魔力來源,而沒辦法英靈化,只能一直保持實體,而且戰斗之中受到的消耗也沒辦法從衛宮士郎這邊獲得補充。

                      于是,看著面前的這個召喚陣,林全感覺一陣無語!

                      他已經念了三遍的召喚詞,但是,這個召喚陣好像什么反應都沒有!

                      肯定是魔力不足或者是條件不達到了!

                      林全心中急的像是熱鍋上的螞蟻一樣,Lancer估計已經在路上了,說不定這個時候已經快到了,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