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萌娘綜漫

                      點擊:
                      在爺爺家中,張良偶然翻出了一個舊棋盤。接觸棋盤的一瞬間,附身于棋盤中的平安時代棋士——藤原佐為的靈魂進入了他的體內。
                      這只千年不滅的魂靈,將圍棋視為生命,在佐為的關注下,張良決定完成她的愿望。

                      [正文 第一章 秦時明月]

                      天邊的云朵緩緩飄蕩,湛藍的蒼穹下,都城外。

                      一位少年無奈的轉過頭看向自己身后的少女,聲音清朗:“蓉姐姐,你說的那棵藥草估計只有往后延期了,唯一能找到的一棵還是在那陡峭的山崖上,我改日再陪你一同出來采藥如何。”

                      “嗯,”被稱作蓉姐姐的少女看起來比少年的年紀大出一兩歲,面容清冷中帶著一絲絲讓人不敢過多接近的感覺,只有在看到少年的時候,那雙淡紫色的美眸中才會掠過一些異樣。

                      即使已經看過很多次,但是張良還是忍不住一陣驚.艷,面前的端木蓉,不管是看多少次,總是讓人有一股莫名的心動。藤紫色與白色相間的頭巾,清雅脫俗的色調,卻正適合端木蓉。

                      紫色的眸清新明麗,動人心魄,讓張良看的有一些失神,只是端木蓉此時那漂亮的秀眉正微微皺起,似乎是在為怎么拿到那棵藥草而傷神。見此情景,張良頓時反應了過來,估算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頓時打定了主意。

                      扭頭看看端木蓉,張良既然想去采草藥,自然要偽裝的天衣無縫:“蓉姐姐,我想去另一邊看看。”

                      端木蓉好看的秀眉微微皺起,看著張良臉上的笑容,想到一個可能,不過,很快的,端木蓉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再怎么樣,他不可能為了一棵藥草去冒那么大的風險。

                      想到這里,端木蓉便點頭答應了下來,只是末了添上一句叮囑:“別靠近山崖那里,那棵藥草,我會想別的辦法的。”

                      寥寥數語,卻可以發現這少女對少年沒有表面上那么冷漠,至少,那話語里的關心還是顯而易見的。

                      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張良看著面容看似冷漠的端木蓉微微一笑,答應了下來。

                      一個時辰以后,端木蓉看著面前的張良,還有他手中的藥草,哪里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呃,張良干笑著,看著面前臉黑的仿佛鍋底一般的端木蓉,嬉皮笑臉的想要岔開話題:“蓉姐姐,我們還差多少藥草?”

                      無奈的白了張良一眼,雖然知道這家伙的用意,但是端木蓉還是揚了揚手中的竹筐:“足夠了,下山。”

                      “嗯,”淡淡一笑,張良笑瞇瞇的想伸手去牽自己身前的端木蓉的小手,但是無奈的是,此時的端木蓉正在氣頭上,哪里會去理會這家伙的孟浪舉止。

                      被端木蓉無視成空氣的張良也不生氣,他跟端木蓉認識才幾天功夫,倒是不急,看她被自己惹惱的樣子反倒別有一番趣味,干脆跟在她的身后不緊不慢的走著。

                      山林之中,最多的就是毒蛇蟲蟻,會遇上這種東西,再正常不過。

                      “小心,有毒蛇。”

                      張良出聲提醒之時,端木蓉從不離身的銀針已經現在了指尖,看著針尖上的冷芒吞吐不定,張良忍不住在心中暗自捏了把冷汗,假如自己剛才上前強行握住端木蓉的小手,現在等待自己的,是不是也是這冷芒銳利的銀針,想到這,張良有種翻白眼的沖動,這是在拿生命去對抗軟妹紙的兇器啊。

                      只不過是嗤嗤兩聲,那銀針就已經直入樹木三分,將那嘶嘶作響的蛇信子釘死在了那樹枝上,這份準頭,讓原本還在心中想著某些歪主意的張良忍不住擦了把冷汗。

                      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著想,這位神醫自己一定得小心再小心,張良心中正想著的時候,正好對上了一雙眼睛,那美目正眨也不眨的盯著自己,似乎還帶著幾分羞憤。

                      “呃咳咳,剛才我看到有蛇,我這不是擔心你的安全嗎?”作為一個男人,在必要的時候,臉皮該厚就要厚一點。對此,張良很有這份覺悟,剛才他一邊出聲警告一邊將端木蓉拉入懷里的時候,第一次享受到了與這位外表看起來冷冰冰的佳人湊近的味道。

                      軟玉在懷,雖然是躺在地上,但是這叢林中到處都是樹葉,感覺軟趴趴的,就跟自己前世里的毯子差不多,所以張良還真有抱著端木蓉不準備起來的打算。

                      “放開我。”俏臉上滿布寒冰,只是聲音微微有一些走樣的一.顫,端木蓉看著面前這個家伙,那一瞬間被他拉入懷中的時候,自己清楚的感覺到了某個清楚的地方被他觸碰到了。

                      那一瞬間身體立即僵硬了起來,只是看面前這個笨蛋的模樣,應該是還沒有意識到他的手放在哪里。

                      “等一下,有一條毒蛇在你的身后。”此時的張良還真沒有什么閑情逸致去管自己剛才碰到了端木蓉的什么位置,此時的他正小心翼翼的盯著端木蓉身后的那條毒蛇。

                      見端木蓉要起身,張良連忙順勢按住她,左手一用力,立刻感覺到一股柔軟的觸感從指尖傳來,心中一驚,自己剛才碰到了什么地方。

                      那條毒蛇眼見著面前這二人的動作,似乎受到了驚嚇,只是一個呼吸的功夫,就飛快的躥入了旁邊的叢林里不見影蹤。

                      見此情景,張良用平生最快的速度從地上爬起來,順帶著還沒忘記將懷里的端木蓉扶起,只是,看著端木蓉那冷冰冰的俏臉,張良忍不住咳嗽了一聲:“那個,蓉姐姐,你沒事吧。”

                      端木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剛才真的有蛇在我背后嗎。”誒,聽著端木蓉那明顯帶刺的話,張良咳嗽一聲:“當然了。”

                      不過看著端木蓉的態度,似乎沒有對自己過多的反感,但是想到這位美女神醫那冷冰冰的態度,張良連忙收斂,他可不想讓面前的端木蓉抓到了自己的把柄。

                      ps:從秦時明月的世界開始,希望各位能點個收藏,分界在此感謝的鞠躬。全處全收還有每日三更什么的,一定會的。

                      只是發書的時間臨近凌晨,編輯沒有在線,讓分界感覺相當的無奈。在這里喊一下。

                      [正文 第二章 泡澡]

                      見張良沒有多說話,端木蓉也沒有追究,只是那看似平靜的表面下,卻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想到那家伙占自己便宜之后還不自知的表情,端木蓉真想直接將自己手中的銀針插到對方的身上去。有.意思書院

                      幸好張良不知道端木蓉在心中想著如何對自己施虐,要不然此時的他才不敢跟端木蓉靠的那么近。

                      兩人坐著馬車趕回都城,馬車夫是張家的家仆,忠厚老實,在山下等候多時之后也不多話,車輪轱轆轆的轉動著,飛快的趕到了都城。

                      聽著路過大街時,街旁小販的叫賣聲,張良有一些好笑,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大概幾天了,今天還是頭一遭出府。

                      “你是第一次看到這情景嗎?”端木蓉看到張良掀開車簾去打量街道,不由好奇的問道。

                      “嗯。”張良點頭,端木蓉答應之后就沒有了下文,看著繼續往外打量的張良,不由得在心中思忖,都說這張家的繼承人身體孱弱,看起來果然如傳聞中的一樣。想到張良因為身體不適無法出府,甚至連這等平常的市井都看不到,端木蓉不由得對張良多出一些淡淡的同情。

                      只不過,若是讓張良知道了端木蓉對自己的憤怒就這樣輕描淡寫的被化解掉的話,不知道這廝會不會笑瞇了眼。此時的張良的全部心神都在想著等下回府的事情,自己此時的身份是張良,要回的自然是張家。

                      張家在韓國地位崇高,世代為相,在韓國擁有極高的聲望,張良是張家的獨子,自然是讓全府上下心系。

                      眼見著張良回來,家中的管家福伯連忙安排張良去洗漱,用膳,張良扭頭看端木蓉:“蓉姐姐,一起去吃飯嗎?”看了看張良,見到少年臉上那如往常一般的笑容,端木蓉淡淡一點頭,沒有拒絕。有.意、思、書院

                      這倒是讓張良有一些意外,按照張良的設想,這個時候的端木蓉怎么說也應該對自己有一些不滿才對,怎么表現的如此平和。

                      雖然意外,但是張良還是與端木蓉一起用膳,父親張恒還有母親王氏此時都已經進宮去了,也不知是為何事。

                      此時身份是張家的繼承人張良,對于接受了記憶的張良來講再簡單不過,只不過在吃飯的時候有一個小插曲,端木蓉居然主動給張良夾菜。

                      這可著實是讓張良大為震驚,若不是條件不允許,張良只想伸手到端木蓉的額頭上去探看一下,端木蓉的腦袋是否發燒了。

                      幸虧端木蓉不知道張良的想法,否則端木蓉肯定得拿出銀針在張良的身上戳幾個窟窿眼出來。

                      吃完飯,端木蓉要整理一下草藥,所以匆匆的趕去了府內為她特設的藥房。至于張良,這一天在外面騎馬折騰,他此時的身體本來就有些弱,如此一折騰,頓時感覺渾身上下都快散架了似的,干脆去浴池泡著舒緩一下今日的勞累。

                      泡在浴池里,張良回想著自己與端木蓉相處的點滴,這個面無表情的美女神醫,與自己相識的天數屈指可數,但是兩人之間并無什么交集。加上端木蓉平時話不多,所以張良也沒有想到,第一天跟端木蓉單獨相處的時候,居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想到自己拉端木蓉入懷時的情景,張良不由得汗了一下,自己該不會是被誤會成登徒子了。

                      搖搖頭,此時最重要的不是這件事,張良睜開眼睛,看著頭頂隔著氤氳的霧氣仍然清楚的木質屋頂。再看看那完全古色古香的屏風擺設,忍不住嘆了口氣,自己真的是穿越了啊。

                      到這個世界大概兩三天了,張良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前世的他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雇傭兵而已,沒有想到穿越這種事情居然會發生到自己的身上。

                      假如張良沒有記錯的話,這應該是秦時明月的世界,只不過,自己居然成為了張良。

                      張良是何許人也,在千年之后還在有人為他樹碑立傳,雖然此時的他不怎么了解,但是怎么想也是一個不明覺厲的存在。至少此時的張良是這么覺得的,不過,此時的他似乎是穿成了張良的少年時期,還遠遠不是后來那個可以牛逼哄哄的大能。

                      只是讓張良感覺無語的是,這個世界似乎跟自己認知的不大一樣,在昨天的時候,張良特地跑去詢問自己的父親,也就是韓國的宰相,張恒。

                      經過張恒的介紹,再通過張良的代入,此時的年代應該是歷史上記載的戰國末期,也就是動漫秦時明月還沒有開始劇情的時候。此時的局勢是七國鼎立,張家是韓國的相國,似乎沒有什么不對的地方。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