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滿級賬號在異界

                      點擊:
                      打拼十年,終于坑死體內老爺爺,繼承他的系統,穿越到劍與魔法的異世界。
                      村民開局,等級歸零,還有女兒要養,就連壁虎也爬上床欺辱他。
                      丟你壁虎~
                      【殺死壁虎,等級上升lv1、lv2、lv3……lv120】
                      【恭喜游戲者,已達到滿級】
                      ???
                      【請游戲者開始攻略世界,剩余世界數9^999】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就是發展輪回者這種生物,才能維持得了生活這樣子
                      (真.無敵+小世界快穿+靈氣復蘇,再問自殺)
                       
                      第一章 游戲落幕

                      虛擬游戲《光影頌歌》,十年前推出,兩年后一舉成為世界最具人氣游戲,在火了八年后,不可避免地進入人氣下滑階段。

                      而今天,《光影頌歌》在線人數一舉回到巔峰時期。

                      但這不是游戲的中興,而是游戲的落幕。

                      這一天,是游戲中最大的兩個公會,諸神王座與黑暗天幕決戰的第七天,也是最后一天。

                      諸神王座基地,奧丁之城。

                      鮮紅的血液灑在灰白色的城墻上,一個穿著重鎧的男人倒在一旁,殺他的劍士還沒來得及將劍拔出,就被遠處飛來的箭矢刺入了身體,而射出箭矢的弓箭手,又被飛在天上的法師一個火法吞沒。

                      燃著火的尸體從城墻翻下,落在了城墻下的尸體堆上。火焰從尸體上蔓延開來,不久之后,整個城池成了一座火城,赤色成了天地間唯一的顏色。

                      城池中央,神殿。

                      一個頭生雙角,穿著破鎧的惡魔拄劍喘息著,他的眼睛緊緊地盯著面前的人影。

                      那是一個穿著破爛長袍,持著一本金色書籍的教皇,教皇的呼吸同樣粗重,他抬起自己的手,嘴唇嚅動起來。

                      一道白色的光槍出現,刺入了惡魔的小腹,將他的半個身子消散,惡魔單手持劍,發出怒吼,展翼來到了教皇的面前,一把將劍刺入了他的身體。

                      教皇的手指顫動著,他盯著面前的惡魔,張口吐出鮮血。

                      “我贏了。”慢慢抽出自己的長劍,惡魔的臉上卻沒有一點兒笑容。

                      教皇的尸體倒在地上,到死也沒能夠說出話來,但是他死死盯著惡魔的眼眸,已經將他的話語表示干凈。

                      拖著自己的殘軀,惡魔來到了大廳的正中央,在這里,放著一把黃金王座,王座只剩下一小塊,其余的部分被戰斗余波破壞。

                      在惡魔在王座上坐定的時候,大廳涌進兩對士兵,他們分別是兩大公會的精英。

                      看著王座上的惡魔,又看著地上的教皇,一隊人跪地痛哭,另一隊人舉手歡慶。

                      惡魔勉力舉起自己的大劍,劍上閃過黑色的光芒,黃金王座也慢慢染為了黑色。

                      “我,斯巴魯,大陸之主,惡魔之王!”

                      “魔王!”

                      “魔王!”

                      “魔王!”

                      “魔王!”

                      ……

                      一道道聲潮從神殿中傳出,響徹城池。

                      交戰的雙方停止了戰斗,一方揮劍高呼,一方黯然退場。

                      一道洪亮的聲音在天空響起,傳遍了整個大陸。

                      【命運的對決已經結束,黑暗覆蓋天幕,諸神跌落王座,大陸歸于惡魔,人類退守祖地】

                      公告聲回響了三遍,又響起了另一道公告。

                      【半個小時后,游戲將閉服進行更新,預計四個小時后完成】

                      聽完公告,玩家們沒有絲毫逗留,紛紛下線,在長達一周的決戰中,他們已經花費了太多的精力。

                      城池中央,教堂大廳。

                      惡魔的身上籠罩著一道黑霧,那是十二級惡魔系生命魔法。

                      黑霧散去,惡魔的身體恢復了原狀。

                      “斯巴魯,恭喜!”為惡魔治療的惡魔神官笑道。

                      “同喜,不是嗎?”惡魔露出笑容。

                      “哈哈哈哈,要是十年前,我絕想不到這個大陸是屬于我們的。”

                      “這是大家努力的結果。”

                      “也是。”惡魔神官咧著嘴,“斯巴魯,你怎么看起來不怎么興奮。”

                      “也許是太過高興,所以不知道應該露出什么樣的表情吧!”

                      “你那是太累了,趕緊下線歇歇吧!”說完,惡魔神官按下自己的登出鍵,離開了游戲。

                      惡魔神官是城里最后一個登出者,看著身旁的斷垣殘壁,惡魔臉上勉強露出的笑容慢慢消失。

                      “夠了嗎?”惡魔丟開了自己的大劍,扯下了自己的披風。

                      他的周圍沒有任何生物,卻又響起了一個人聲:“可以了,收集到的信息已經可以進行跳躍。”

                      “那么開始吧。”

                      “預計花費時間十分鐘。”

                      邁開步子,惡魔出了教堂,飛到鐘樓的頂端,看著下面的廢墟。

                      天空傳來雷聲,淅淅瀝瀝的雨聲隨之響起,雨點擊在奧丁城里,奏出沉重的旋律。

                      奧丁城沉默著,只有城外的大火還在抵抗著雨點的侵襲,發出滋滋的聲響,而這道聲響也慢慢泯滅,天地歸于岑寂。

                      【距離閉服更新還有十分鐘】

                      惡魔沒有理會這個提醒,實際上,就是他想要理會,也沒有方法。

                      因為他根本無法登出這個游戲。

                      對于別的玩家來說,《光影頌歌》只是有些真實的虛擬游戲,但對于他來說,這便是

                      ——現實。

                      伸出手,惡魔在虛空里點了一下。



                      游戲昵稱:斯巴魯

                      真實姓名:夏悠

                      身份證號:3212812099****1323

                      種族:惡魔

                      血脈:深淵惡魔

                      等級:120(max)

                      血量:10000/10000

                      魔力:23/20000

                      體力:100/15000

                      職業:惡魔法師、劍士

                      稱號:圣劍士、圣魔導師、惡魔之主

                      技能:惡魔魔法lv12(max)、劍術lv12(max)、精神力lv12(max)、魔力恢復lv10、體力恢復lv9、統帥lv8、堅毅lv7、生命恢復lv6……

                      裝備:……



                      他的真名是夏悠,一個在十年前已經死掉的家伙,死因是恐怖襲擊,當時他正在游戲倉玩游戲,絲毫沒能夠反應過來。

                      但是死掉的只有夏悠的身體,而夏悠的精神,則是在游戲中活了下來,這一切都要歸功于剛才和他對話的存在。

                      得到新生的夏悠在迷茫了一陣,很快恢復過來,《光影頌歌》的虛擬技術已經十分真實,活在這里和活在現實也沒有多大的區別。

                      但他當時被告訴了一個噩耗:《光影頌歌》只是游戲,而游戲是有著壽命的。

                      通過游戲閉服更新的體驗,夏悠知曉了一旦游戲壽命完結,自己的下場:

                      在無邊無際的黑暗中,無形無體的飄蕩。

                      一個正常人類,被關在小黑屋里幾天就要發瘋,更何況是丟了形體,永世在黑暗飄蕩?

                      為了自己的未來,夏悠和救了自己的存在進行了交易。

                      交易的內容是,夏悠幫助它收集玩家的意志,而它承諾事成之后幫助夏悠弄到一個身體。

                      夏悠花費了十年的時間,一次又一次討伐魔物,由一個第一次接觸虛擬游戲的玩家,成長到了能夠與全球頂尖高玩競技的存在。

                      他又一手創建了黑暗天幕,打敗了精靈、矮人、獸人……,干掉了最終的敵手人類,中間還因為將游戲進程推動過快,被游戲公司約談。

                      歷經艱辛,渡盡劫波,現在,他終于集齊意志。

                      “好了嗎?”夏悠問道。

                      “還有三分鐘。”

                      百無聊奈,夏悠點開了郵件,郵件里是發給他的最終獎勵。

                      【恭喜你,完成了最終任務——一統大陸】

                      【完成一統大陸任務,獲得一項技能】

                      【達成一統大陸成就,獲得稱號——魔王】

                      夏悠首先點開了魔王的稱號。

                      【稱號——魔王:大陸之主、惡魔之王;惡魔魔法lv+1,神性lv+1】

                      神性?新的技能嗎?看來游戲公司還想續一波啊。

                      不過這和自己沒有關系,不管今日如何,這個賬號自己是用不到了。

                      將魔王的稱號裝備上,夏悠又點開了技能獎勵。

                      獎勵的技能可以選擇,分別是:亡靈天災、真理之門、深淵之眼、女神之淚、元素低語、天罰之劍。

                      除了真理之門和女神之淚,其它都是攻擊技能。

                      真理之門是煉金術最高的技能,女神之淚是最高的治療技能。

                      這些技能夏悠都沒有聽說過,游戲公司果然還想續一波游戲壽命。

                      從自己的種族和技能來看,選深淵之眼或天罰之劍是最好的。

                      “選真理之門!”不知名的存在喊道。

                      點了點頭,夏悠移動自己的手指,按在了真理之門上。

                      十年,整整十年,夏悠不斷戰斗,沒有停歇,別人上線看風景的時候他在戰斗,別人上線撩妹的時候他在戰斗,別人下線休息的時候他還在戰斗……

                      要是能做宅在家里的煉金術師,真的不錯。

                      他又露出譏笑,笑自己居然還想著在游戲里繼續活下去。

                      今天,就是今天了。

                      “好了嗎?”夏悠又問。

                      “還有五分鐘。”

                      “怎么多了?”夏悠皺起眉頭。

                      “那個技能對我有用,我解析一下它,你別反抗,我用用你的數據。”

                      又等待了五分鐘,在將要閉服的時候,不知名存在終于完成了工作。

                      夏悠的身上涌出灰氣,灰氣組成了一個上半身,遠看來,就像夏悠長出了一個上半身一樣。

                      上半身哈哈大笑著。

                      等他笑完,夏悠開口道:“該兌現你的諾言了。”

                      上半身沒有回答,它扭過頭,盯著夏悠的眼睛。

                      良久,它的嘴角咧得更大了,笑聲也更加刺耳:“都是成年人了,你怎么還相信陌生人的鬼話?”

                      “那么你是不打算履約了?”

                      夏悠的面色平靜,他平靜的面色讓上半身有點發慌,笑聲也停了下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