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谁的小眼睛还没看影帝

                      点击:
                      江子城从小身负异能,只要他与人(或动物)对视,就有三次机会看到这个人的未来。
                      他凭借这个能力在娱乐圈如鱼得水,规避无数风险。
                      他主演的第一部电影是小众文艺片,爆冷拿了金狮奖的最佳电影。
                      看好的影视项目拉不来投资,他去赛马场转了一圈,捧回来大把现金。
                      玩票投资了一家餐厅,两年内分店遍地,赚的盆满钵满。
                      某天,江子城在一次晚宴上,遇到了一位圈内大佬,同时也是自己未来的老板。
                      对视……
                      ……咦???他看到的未来里,为什么他会跪在大佬的西装裤下,委屈巴巴地求他放过自己?
                      ※※※

                      预知能力使用说明:
                      1.需要对视达到十秒
                      2.看到的内容随机
                      3.每个人/每只动物,只能预知他/她/它的三段未来
                      4.隔着镜片(含隐形眼镜、美瞳)无法发动能力
                      5.……?
                      内容标签: 娱乐圈 甜文 爽文 都市异闻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子城,谢北望 ┃ 配角:小白貂 ┃ 其它:

                      第1章 好运来

                      当《满堂彩》入围威尼斯电影节的消息传回国内时,知道内情的人,都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句“太邪门儿了吧?#34180;?br />
                      威尼斯电影节身为国际三大电影节之一,偏好艺术与先锋电影,即使电影略有瑕疵,只要聚焦的内容新颖、手法独特,都会被电影节所接纳。

                      《满堂彩》就是这么一部内容新颖手法独特的作品:影片很短,加上片头片尾勉?#30475;?#21040;70分钟,讲的是一个戏班下乡演出的故事。主人公一个,配角两个,群演若干。

                      这部戏前后?#32435;?#26102;间只有短短十天,导演名不见经传——他此前一直在别的剧组里做摄影,剧本是他自己写的,灯光?#23478;?#37117;是熟人帮忙,场地免费的,甚至连摄像机都是蹭来的。

                      就是这么一部看上去像是闹着玩的作品,居然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

                      但大家感叹的“邪门”指的并不是这件事情,而是这部电影的男主角江子城。

                      因为江子城的运气,好的未免太邪门了。



                      见过江子城的圈内人,对他的印象?#24049;?#22909;。

                      小伙?#24433;?#31505;,一双眼睛亮闪闪的,睫毛长,皮肤白,长得周正漂亮,是现如今最流行的花美男长相。这种长相最适合走流量小生路线,只要在镜头前摆几个造型,挑起女主角下巴说几句土味情话,就能把小粉丝的心撩拨得砰砰乱跳。

                      江子城并不是个花瓶,正经科班毕业,成绩过硬,入戏快、肯下苦劲儿。可他的经纪公司不给力,没资源,根本接不到什么好工作。

                      可他接的第一部“烂”戏,就爆了。

                      那部戏改编?#38405;?#25163;机app恋爱游戏,逆后宫向,八个男主为一个女主争风?#28304;住?#25293;到一半,那家小公司居然倒闭了。按理说这部戏也该流产了,谁想接手这烂摊子的人,居然是某某地产集团!

                      集团老总的千金是这个游戏的忠实玩家,千金小姐带了大额投资空降剧组,直接挤走女主角,亲身上场,与八位美男上演了一出爱情猜猜猜。

                      因为整个?#32435;?#25925;事峰回路转,而戏内八男争一女的场面又十分辣眼,于是这部剧直?#39062;?#39554;上了?#20154;眩?#25972;个暑假都没有消停。

                      江子城接的第二部剧,开拍之初也不被看好。名字叫什么《男生宿舍之睡在我床下的兄弟》,恐怖网络剧,一看就是烂片配置。

                      结果上映的时候,恰好赶上一个相似的社会热点新闻,于是稀里糊涂的拿下?#35828;?#26376;的付费观看冠军。

                      然后是第三部剧……第四部剧……第五部剧……

                      短短两年的时间内,江子城参演的片子?#23478;?#21508;?#25351;?#26679;的理由红了起来。这些片子有的又烂又糙,有的制作精良,有的大咖云集,题材各不相同,可偏偏就是火了。

                      而频繁在这些“火”片里出镜的江子城,逐渐?#36824;?#20247;?#20146;?#24847;到了。

                      江子城的演技没话说,?#36824;?#26159;扮?#26376;?#24039;,还是玩狠装酷,都刻画的入木三分。等到下了戏、?#35835;?#22918;,他摇身一变就成了社交网络上的搞笑博主,每天都有金段子分享。

                      他完全没有偶像包袱,接地气的很,开起玩笑荤素不忌。

                      经纪人实在受不了他在微博上成天飙车,就没收了他的微博账号。

                      后来他开了个小号,?#23567;癅江子城1?#34180;?br />
                      经纪人又没收了这个账号。

                      于是他就开了个“@江子城2?#34180;?br />
                      经纪人?#38047;?#27809;收?#35828;?#20108;个小号。

                      可他的小号就像是韭菜一样,一片又一片,先是“@江子城3?#34180;?#20877;是“@江子城4?#34180;?#28982;后是“@江子城5?#34180;?br />
                      ……就这样,他一直开到“@江子城18?#20445;?#32463;纪人终于放弃,懒得理他了。

                      粉丝?#24378;?#29609;笑,说他哪天要是不想拍戏了,可以转行去做杜蕾斯的微博文案,绝?#38405;?#25343;到百万年薪。

                      “@江子城18”回复了这条评论:我还没拿到三大电影节的影帝,我是不可能退休的~

                      而就在他写下这个评论的第二天,《满堂彩》入围威尼斯电影节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娱乐圈。



                      天心影视公司的老板办公室里,冷气开到了十八度。

                      江子城坐在单人沙发里,姿势不太规矩。宽大的潮牌T恤松垮地笼罩住他的身体,他今天穿了一条破洞牛仔裤,?#22870;?#33181;盖都露在外面,他正奋力把T恤往下扯,想要给自己的膝盖保保暖,?#20048;?#24180;纪大?#35828;?#32769;寒腿。

                      在他对面,这家公司的老板拿起手帕,擦拭起光溜溜脑瓜上的汗水。

                      “那个,子城啊,恭喜你的新片入围了威尼斯电影节。”老板的语气非常客气,甚至还带着一点点谄媚。

                      没办法,这家影视公司小极了,唯三的签约艺人有两个闲到抠?#29275;?#27743;子城是当之无愧的一哥——虽然这个“一哥”放在别的影视公司,只能算是十八线小艺人。

                      江子城还在和自己的大T恤与破洞裤奋?#21073;?#38543;口答道:“老板,您这么说就太客气啦。我还要谢?#36824;?#21496;?#24066;?#25105;私下接活儿呢。”

                      没错,《满堂彩》这部让江子城第一次登上大荧幕的电影作品,是他自己淘换来的。电影预算?#36824;?#19977;十万,导演一人身兼数职,几个圈内朋友负责灯光、收音、剪辑、配乐,拍了十天就杀青。导演拿了一半预算请戏班唱了十天戏,江子城身为男主,片酬只有区区五万块钱。

                      他现在拍一集电视剧都不止这个价格,他接下这个工作时,经纪人怀疑他疯了。

                      可没办法,谁让他是“一哥”呢。

                      而且这个“一哥”运气旺得要命,只要他参演过的片子,绝对会火。

                      只是经纪人也没料到,这次他会火到威尼斯电影节上去。

                      老板端起茶杯默默喝茶,半天没说一句话。

                      江子城一边拉扯着T恤下摆,一边随口问:“您叫我来,是要和我讨论之后的营销怎么搞吗?我还是希望低调为主,吹电影可以,吹我就算了,尤其别把我和其他明星捆绑在一起。您也知道我那些铁粉基?#38236;?#20110;不存在,到时候被人屠版了太难看。”

                      他絮絮说了半天,都没听到老板的回话。

                      他这才觉得不对,他抬起头,看向老板身旁的经纪人。

                      经纪人?#29942;?#20102;眼睛。

                      他又看向了老板。

                      老板专注喝茶。

                      ?#21834;?#27743;子城预感到了什么,轻声问,“老板,咱们公司是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唔,这个事情嘛……”老板?#20154;?#19968;声,“你放心,倒闭是不会倒闭的,就是、就是过几天要换个名字——”

                      江子城懂了:“咱们被人吞并了?”

                      经纪?#35828;?#20302;的?#29677;擰?#20102;声。

                      江子城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他早就知道这种家族作坊式的小公司做不长。

                      全公司上下连带艺人?#36824;?#20108;十个人,除了江子城以外,剩下十九个人?#24049;?#32769;板有血缘关系。老板有着根深蒂固的大家族式?#25293;睿?#19968;个人开公司,全家人一起赚钱,就连看门的两只狼狗都不找外村的。

                      江子城调用起脸上的每一寸肌肉,发挥他从业两年来的顶尖演技,一寸一寸,一厘一厘,让自己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散发出了“惊讶?#34180;?#24847;外?#34180;?#19981;可置信”的气息。

                      “怎么会这么突然?”他声音里带着一种落寞和遗憾,眼睛里也盈起了薄薄一层泪花,“之?#24052;?#20840;没听到风声。”

                      “其实也不算突然了。”老板?#21442;?#20182;,“你之前一直在专注拍戏,可能没注意到,从今年年初开始,咱们公司的运营状况就不太好了。”

                      呸。

                      江子城怎么可能没注意到?去年底公司就发不出员工工资了,老板扣着他的片酬不放,忽悠他把片酬换成了公司五分之一的干股。他点头同意后,公司才有钱交下一年的房租。

                      经纪人说:“半个月前,瑞慈娱乐突然约谈咱们,说要收购,开出的条件很?#37197;住?#21681;们公司正在困难的时候,所以老板就同意了。”

                      老板很郁闷:“哪想到前脚敲定收购,后脚就传出来你的电影入围威尼斯的消息……看来他们是早就得到了内幕消息,提?#25226;?#20215;呢。”

                      江子城的身体微微往前倾,脸上挂着焦虑,拳头?#25112;簦?#36825;?#21271;?#29616;落在另外两人眼中,就成了紧张的代名词。

                      老板?#21442;?#20182;:?#23433;还?#23376;城你放心,你大小也算是咱们公司的股东,现在又有作品能进国际电影节,瑞慈娱乐绝对不会给你坐冷板凳的!”

                      江子城摇摇头,依旧一副不?#25353;?#20987;的模样。

                      经纪人和老板轮番?#21442;?#20182;,说到后来,三个大男人都忍不住红了眼睛。

                      江子城长得漂亮,哭起来也好看。泪珠挂在长长翘翘的睫毛上,轻轻一眨,便扑朔朔掉下来,一滴一滴,像是玉珠摔碎在领口上。

                      三个人呆在办公室里哭了整整一下午,最后还是经纪人率先收住哭声,把纸巾递给自家艺人。

                      “子城,别哭了,眼睛都要哭肿了。”他说。

                      江子城还在哽?#21097;骸?#21741;肿就哭?#35013;桑凑?#36825;一周我都不需要出门见人。”

                      公司不给力,他除了拍?#20998;?#22806;,极少有在通告里?#35835;?#30340;机会。

                      经纪人:“谁说的?后天晚上,瑞慈娱?#21482;?#20030;办一场晚宴,你的请柬和礼服已经送过来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