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璀璨王座

                      点击:
                      T&D模特经纪公司暗地传言有个特殊的模特,他有一流的外表,一流的实力,却甘心只做一个?#35828;?#19987;属模特而始终无法走进顶级时尚圈。
                      然而一场意外的走秀之后,他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这天起,他再也不站在别?#35828;?#38452;影中,他要走上星光璀璨的顶级T台,成为真正的King

                       第一章 专属模特

                      “叮”的一声,电梯?#29976;?#28783;缓缓停在38的数字上,门朝两侧滑开。

                      徐波率先迈了进去,左手被自己的女伴挽着。

                      电梯里没有外人,他看着墙镜里的自己,高挑、帅气,不由满意地打个九分——嗯,要是拿到的是一等奖的话那就是十分了。

                      他的女人踩着细高跟,看起来也比徐波差不了几公分,同样对着墙镜左看右看,随手拨弄两下烫卷的长发,嘴里对着徐波娇笑道:“恭喜啊,全国平模大赛三等奖,不请我喝一杯?”

                      徐波笑了笑,谦虚中又隐隐有藏不住的喜悦:“那还用说,不过?#19968;?#30495;没料到能拿奖,毕竟那套写真也就随便拍拍。”

                      这个电梯途经的30到40楼全部都属于一间叫T&D的模特经纪公司,这两人显然都是旗下的模特。虽说现下平面模特满地走,不过能在权威的全国赛事上获奖,即使是三等也相当不俗了。

                      他徐波好歹也在T&D混了将近3年,兢兢业业,只?#19978;?#36825;个行当竞争实在太激?#36965;?#38271;得漂亮身材好?#27169;?#19968;抓一大把,眼看着比自己晚进公司的新秀后辈都一个个混出了名气,他心里不急是不可能的。

                      这次居然撞上了大运,一个含金量这么高的奖项竟然落到自己头上,莫非终于到了轮到他出头的这一天?

                      徐波心里荡漾地想着。

                      就在徐波神思不属的时候,女伴凑过来神神秘秘地问:“听说平模赛今年男模的冠军也是我们公司?#27169;?#39640;层可高?#35828;?#19981;得了呢,你知道那个?#19968;?#26159;谁么?”

                      “谁?”徐波一?#21486;?#19979;意识皱了皱?#32426;罰?#21018;才还在为自己拿到三等奖而?#20945;?#33258;喜,当头一盆冷水就浇了个透心凉。

                      T&D虽说是?#30340;?#19981;错的公司,但是旗下有冠军实力的模特并不多,而且个个都是时尚圈里有名的顶级模特,根本不需要跑来参加这种赛事。

                      “你竟然不知道吗?就是公司里传闻的那个‘专属模特’!”女伴眉飞色舞地讲着小道消息,脸上露出兴味十足的表情,“据说这个人在圈子里是出名的古怪,出道2年多就一直只做一个名不经传小设计师的专属模特,根本不穿其他设计师的衣服,连那些邀请他去拍平面和走秀的工作接都不接,甚至还拒绝了EG那种大品牌的发布会走秀邀请呢!”

                      她完全没注意到徐波难看的?#25104;?#33258;顾自地?#20004;?#22312;八卦中:“我们公司居然会有这种奇葩,就算世界超模那个水准的模特也不至于拽到这个程度吧?更奇怪的是他居然没有被公司开除,他们都在偷偷猜,这个男人该不会是公司里哪个高层包养——”

                      “好了闭嘴吧!”徐波突然冷冷地打断了她,语气相当的不快。

                      女孩吓了一跳,有点不高?#35828;?#22047;囔道:“怎么了嘛,难不成你认得这个奇葩专属模特?”

                      “不认识。”

                      “那你发什么火……”

                      徐波不?#22836;?#22320;站直身体往旁边走了两?#21073;骸?#25105;就是不想听你提这个?#19968;?#24590;么了?公司又不是他家开?#27169;?#26089;晚不得——”

                      恰在这时,停下并打开了门的电梯让徐波不得不把后面的话憋了回去,一个高大的男人出现在电梯门口,长`腿一迈便跨了进来。

                      本来身为模特的徐波已经挺高了,眼?#26263;?#30007;?#21496;?#28982;比他还要高上半截,白色的衬衣只随意扣了中间两粒扣子,勾勒出紧致的腰线,从敞开的衣襟?#32769;?#21487;见匀?#24179;?#23454;的胸肌,卷起的袖子露出一双精韧有力的小臂,双手插在休闲?#24867;?#37324;,身材比例简?#27605;?#27839;着?#24179;鴟指?#32447;刻出来的一样,堪称完美。

                      这个男人简简单单往那一站,徐波和他的女伴就不由自主地往后?#35828;浇?#33853;里去了。

                      有心理学家研究过电梯站位效应,一般人大多会选择靠墙壁的位置,这人却完全没那?#25293;睿?#19968;进来就杵在电梯中间,自然得仿佛这块小地方是他的领地似的。

                      后面又?#21483;?#26377;乘客进来,无论先前是否在跟人谈话,见到这?#35828;?#31532;一?#20174;?#37117;是不约而同的噤声,然后在电梯四周找个地方站好,不由自主地把目光往那人身上隐晦地扫。

                      电梯里人越来越多,却越来越安静,30多层楼一路往下,一会有人进又一会有人出,在沉默中总觉得电梯下降得特别慢。

                      自从那男人进来起,徐波的?#25104;?#23601;相当的不好看,更让他不爽的是身边的女伴简直跟丢了魂似的盯着人家猛瞧,徐波不屑地翻个白眼,特地把头扭到一边去,可过了一会又忍不住从墙镜里偷偷打量他。

                      ?#35828;?#24515;态心总是很微妙,明明嫉?#23454;?#35201;死,又要表现出不屑一?#35828;?#27169;样。

                      这个世上就有那么一种人,仿佛萦绕着某种气场,天生就能吸引周围一?#24515;?#20809;和注意而自己却浑然旁若无人,毫不在意。

                      显然这个男?#21496;?#23646;于这种人。

                      他看起来很年轻,一头黑发留到脖子,发梢有些自然的卷翘,先?#26263;?#22899;孩心里痒痒地想去搭讪,好不容易挨到了1楼,那?#35828;?#19968;个就走了出去,她想追过去却被徐波一把拉住,不满地抱怨一句:“干嘛,?#19968;?#27809;问他要手机号码呢……”

                      徐波黑着脸道:“人都走?#35835;耍?#20844;司里最不缺的就是出挑的模特,看你那花痴样儿,你至于么?”

                      “他果然是我们公司?#27169;?#25105;的天,我们公司有这么帅的男模我居然没见过!”女孩夸张地叫了一声,脸上跃?#23621;?#35797;的神情显而?#20934;?br />
                      徐波冷笑一声,毫不留情的打击对方道:“你刚才不是提到他吗?哼,这小子就是那个拽的不得?#35828;摹?#19987;属模特’!”

                      “啊?!你不是才说不认识吗?”女孩大脑当机了一下,不过论翻脸的本事这世上没有什么别的物种比得上女人,前一刻嘴里还在恶意的?#21999;?#20154;?#36965;?#29616;下立马态度来了个180?#21364;?#36870;转,“原来拿下平模赛男模冠军的就是他?#21073;?#30495;酷啊!”

                      “我是不认?#21486;?#20294;我见过这?#19968;鎩?#19981;就是脸好么?有什么了不起,平模冠军又怎样?不接其他的广告和秀,曝光率永远都低的可怜,活该他混不出名堂,白白浪费条件和公司?#35797;礎?#20896;军给那种人根本就是浪费名额!”徐波阴沉着眼,懒得再说,转身就走。

                      这栋高达50层楼的商业大厦坐落在市中心的?#34987;?#22320;段,街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

                      压根不知道暗地里有人对自己议论?#36861;?#30340;秦亦,此刻正大步地往临街的凯尔斯酒店走,不过?#20945;?#20182;的性格,即便听到了那些流言蜚语也完全没兴趣理会。

                      走出大厦的时候秦亦就机智地掏出了一副宽大的墨镜戴好,遮住了半张脸,不过即使如此仍然无法挡住路人们热情的视线——尤其是年轻的女孩?#29992;牽?#19981;过作为一个混了2年的模特,这些都是小意思。

                      当他第5次摸出手机按下那个熟悉的号码,里面又传来该死的?#22836;?#25552;示音的时候,秦亦皱紧了?#32426;貳?br />
                      ……搞什么鬼。

                      “秦亦,这里!”

                      熟悉的嗓音伴随着轿车鸣笛声在他身后响起,秦亦一回头就看见纪杭封坐在他那?#31454;?#33394;的车里冲自己招手,他立刻飞快地跑过去,熟练地钻进副驾驶的位置。

                      车里放着舒缓的?#26234;?#26354;,驾驶台上常备一?#38752;?#27849;水。纪杭封扶着方向盘,他一身黑色西服熨帖得丝毫褶皱也没有,整个人从头到脚穿戴得规规矩矩一丝不?#21486;?#31508;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银边眼镜,就是坐姿都给人一种非常斯文儒雅的感觉——当然,前提是他不开口的话。

                      这不,秦亦甫一上车,纪杭封扶一扶眼镜,余光瞥向秦亦,立刻就叨上了:

                      “你说你是不是懒得抽筋啊那酒店这才临街而已一站路不到的距离你也好意思特地叫哥来接你过去自己走过去才花几分钟的时间你走?#35206;?#36335;能死么能死么你知不知道哥都已经到酒店门口了结果还?#38376;?#22238;停车场取车回来接你这大爷耽误哥多少工夫多少时间多少生命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赶紧去考驾?#31456;?#36742;车想去哪儿?#21496;?#21435;哪儿浪踩个油门累不死你哥发誓下次再给你当免费司机我?#36744;?#21057;脚……”

                      叨B叨B,短短5分钟不到的车程这货就足足?#35835;?分钟,还尼玛不带标点的。在这期间秦亦的余光就盯着纪杭封的嘴,他都已经连续换了三种坐姿,而对方一直保持着?#20439;?#30340;姿态,而那张神奇的嘴一直到两人下车就没歇过。

                      一般秦亦向别人介绍纪杭封的时候会这么说,喏,这是我的经纪人纪杭封,嗯,这?#19968;?#27809;什么缺点,唯一的爱好是叨B,一天叨叨23小时半,还有半小时在?#20154;?#31616;直神?#22330;?br />
                      经过他这么多年的熏陶,秦亦早已练就了一身左耳进右耳出,视噪音如无物,听唠?#24230;?#31914;土的神技来,所以说他向来对公司里那些针对自己的窃?#36816;接?#35270;若无睹,纪杭封委实功不可没。

                      每当这种时候秦亦都忍不住感慨,这就是传说中跟三井一样自带BGM的男人!

                      话回秦亦这里来,正如纪杭封愤愤不满的那样,在步行这一项上秦亦简直懒得令人发指,他的理由却相当理直气?#24120;和?#38271;的男人要少走路,因为步子迈得大容易扯到?#21834;?br />
                      一本正经满嘴跑火车的同时还不忘把自己暗捧一顿,贱`?#21496;?#26159;说的这种人。

                      然后纪杭封就会反讽他难道模特训练的时候是在用手走台步吗?

                      实际上就是因为长期的台步训练?#20204;?#20134;走到想吐,所以平时腿都懒得抬,但是就如同纪杭封这个自带BGM的奇葩一样,秦亦就是一朵完全不会开车的奇葩。

                      这年头连狗都会开车,秦亦别说开车,他对车这种东西完全不感兴趣,甚?#20142;?#22855;瑞和宝马都傻傻分不清。

                      用纪杭封的话来说,以他的智商也就只能分辨出出租车和私?#39029;?#30340;区别了。

                      在纪杭封去泊车的工夫,秦?#21999;?#25293;饿的?#31455;?#21483;的肚子丝毫不讲义气地自己率先滚进?#21496;?#24215;。

                      这间凯尔斯酒店楼上有一间非常宽敞的功能?#36965;?#32463;常被租用作为室内商业活动会场,更重要的是,这里离公司非常近。

                      今晚特别租下了这里,专门为庆祝公司大力培养的模特们在全国级赛事上获得的各大奖项。虽然不仅仅包含平模赛,不过作为拿到男模冠军的艺人,秦亦自然?#22681;?#26202;的主?#24688;?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