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星際之婚婚欲醉

                      點擊:
                      原創  男男  未來  高H  正劇  高H  美人受
                      此作品列為限制級,未滿18歲之讀者不得閱讀。 俗話說的好,沒事不要亂救人,特么的勞資就不該救那個人渣!
                      籬景沒有想到自己出于好心救了沈梓寒一命,竟然讓他從此跌入了欲望的深淵之中……
                      【星際雙性,主要走腎,攻是獸人,會有人獸,不能接受的親請自動逃離!】
                      【強制愛!調教play!慎入!】
                      【攻受雙潔,1v1,無炮灰攻,各種play,歡迎點梗。】
                      不忙日更,催更微博請@風起云袖

                      第001章 :手撕包菜

                      疼,一種無法言語的疼讓籬景醒了過來。

                      眼前有些模糊,看的不是很真切,腦子里也是昏昏沉沉的不知道身處在何處。

                      耳朵里卻傳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讓他忍不住輕顫。

                      “終于醒了?再不醒我就要考慮是不是給你加點料了。”

                      是誰在說話?

                      籬景甩了甩頭,努力的讓自己保持幾分清醒,想搞清楚眼前是什么情況。

                      然而男人并沒有給他太多的時間,沾滿潤滑劑的手來到了他因為跪著而繃緊的圓潤臀瓣間。

                      這具身體只有二十歲,正是青春年少的時候,充滿了活力。

                      男人的手在那道縫隙之間來回的滑動著,有潤滑劑的幫助,在那里來回游移的手沒有受到一點阻礙。

                      一直有些發懵的腦袋更加的昏沉了,男人這曖昧的姿勢讓籬景清醒了幾分,他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男人。

                      “是你!”

                      他想起來了,剛就覺得這個聲音有些熟悉,卻原本兩人前不久才見過。

                      正是認出了男人,籬景掙扎了起來,可是他的舉動根本就是徒勞的。

                      “很高興你沒有忘記我,小景。”

                      男人勾了勾唇角,讓自己看上去開心一些,可那眼中的笑意并沒有抵達眼底。

                      籬景更加用力的掙扎了起來,把綁著他的架子晃動的嘩啦啦的響。

                      “沈梓寒你放開我,別碰我。你這個小人,早知道這樣,我就不該救你,讓你被星際海盜抓走算了!”

                      “小景,你怎么能這么說呢,我太傷心了。”

                      被稱為沈梓寒的男人擺出一副傷心的模樣,手里的動作一點也沒有停頓。

                      籬景是第一軍校大一的學生,因為常年的鍛煉,他的身上沒有一絲贅肉,曲線非常的完美。

                      沈梓寒已經將他身上的衣物全都去掉了,因為暴露在空氣之中,胸前的兩點普通石榴子一般挺立了起來。

                      沾染了潤滑劑的手一路向上來到胸前,他擰著一顆撥弄按壓,疼痛中夾雜著麻癢,籬景難受的躲避。

                      可被綁住的他所能移動的空間非常狹小,根本避無可避。

                      “別……”一連番的刺激讓籬景忍不住發出了喘息般的驚呼。

                      正玩弄的起勁的手又怎么會停下,沈梓寒加重了力道,讓籬景吃痛的想要躲避,乳頭因為掙扎被拉扯得很長,籬景疼得一個哆嗦。

                      “你的胸部好軟,你說如果天天這樣玩弄會不會有奶水呢?”

                      “怎么可能?”籬景瞪大了眼睛像是看神經病一樣的看著他。

                      他不明白自己明明是去學校的路上,怎么會落在這個男人手里。

                      沈梓寒捏住那逃離的乳頭繼續揉掐,另一只手也捏上了另一邊被冷落的乳頭。

                      胸部的異樣感越來越清晰了,籬景再也憋不住口里的呻吟聲,喘息起來。

                      沈梓寒真是愛死了他這幅隱忍的模樣了,終于他放棄了把玩那兩顆已經紅腫的果實。

                      他來到籬景的身后,仔仔細細的打量著他的身體。

                      他拉開那兩條腿,將他們分別在工刑架的兩邊固定住。

                      被迫打開而暴露在人前的下身讓籬景羞恥的閉上了眼睛。

                      因為那里不僅有男性的欲望所在,也有女性的花穴。

                      第002章 :紅燒茄子

                      沈梓寒像是發現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情,饒有興趣的用手摸了一把,入手的細膩手感讓他瞇了瞇眼睛。

                      “這還真是意外的驚喜啊。”

                      “不,別看!”

                      籬景心里滿是惶恐,他隱藏了這么多年的秘密就這樣暴露了。

                      沈梓寒卻是用手把玩了起來,將這個部位里里外外的把玩了一遍,陰唇,陰蒂還有那緊致的小孔。

                      大概是主人從來沒有使用過這里,顏色還是漂亮的粉紅色。

                      捏住陰蒂挑逗著,很快這具年輕的身體就起了反應,緊閉的小孔里淌出了透明的液體。

                      沈梓寒沾了一點,拿到鼻間聞了聞,有股淡淡的腥氣,不是很濃,他惡劣的將手指塞進籬景的嘴里,翻攪著舌頭。

                      “怎么樣?自己的味道還不錯吧。”

                      上下都被把玩著,籬景只能被動的承受,嘴巴被迫張開無法閉合,無法咽下去的口水順著嘴角流了下來,拉出一道道銀絲,看上去色情極了。

                      “唔……”

                      老實說,這味道并不是很好,籬景皺了皺眉被手指翻攪的感覺一點都不好,可這人就像是沒有玩夠似的,手里一直動作不停。進的有點深,他有種想要嘔吐的欲望,終于在他快要忍受不住的時候,沈梓寒撤出了手指。

                      “哈……哈……”籬景大大喘了幾口氣,有些惱怒的瞪向他。

                      “你到底想干嘛?松開我,我今天還有課呢。”

                      他在學校的學業并不輕松,每一天的訓練量讓原本就資質平平的他只能勉強完成,被抓來這里也不知道多久了,今天的訓練任務怕是要泡湯了。

                      “松開?”沈梓寒有些嘲諷的笑了一下,大力的在他乳頭上掐了一下,籬景吃痛的發出一聲驚呼。

                      “你似乎還沒有明白你的處境。”

                      他將手松開,來到那還不不曾迎接客人的花穴,中指在那條細縫里借著之前流出的液體來回的摩擦著。

                      被迫跪著的籬景開始了掙扎,想要逃離那雙手,心中異樣的感覺越拉越強烈了。

                      當沈梓寒的手來到那個緊緊閉合的小孔處時,籬景渾身顫了顫,聲音都在發抖。

                      “不,別……你不能……”

                      沈梓寒殘忍的笑了笑,用行動告訴他,他能不能。

                      從來沒有開啟過的地方猛然間進來個事物讓籬景疼得厲害,下意識的瘋狂掙扎,可被綁住的手腳怎么也逃脫不開,沈梓寒不顧他的意愿在里面頻頻進出。

                      “來了我這里,你覺得我還會放你走嗎?天真,愚蠢,不過這個地方倒是聽話的很,瞧瞧它吸得多緊,吃的有多開心。”

                      “嗚……你怎么能這樣……”

                      在適應了手指的粗細之后,那一點點疼痛在慢慢的減少,隨著沈梓寒的把玩,快感越積越多,籬景的呼吸不穩起來。

                      他拼命壓抑著即將脫口而出的呻吟,最終在沈梓寒摸到一層膜的時候,他忍不住哀求。

                      “啊哈……不、不行的……”

                      “沒有想到啊,你這里發育的還挺齊全,連這個都有。”

                      沈梓寒稍稍將手指退出了些許,兩片陰唇因為快感的積累已經自動開始一張一合起來,泛著粼粼水光,如果不是有身后的架子撐著,籬景犯軟的腿腳幾乎快要跪不住。

                      第003章 :鯽魚豆腐

                      “既然有子宮,那是不是也會懷孕?”沈梓寒有些惡意的問。

                      “啊啊……不要了,別在……”

                      “回答我的問題。”

                      沈梓寒又進去了些,頂在十分富有彈性的薄膜上,籬景吃痛的夾了夾雙腿。

                      “不回答嗎?那我捅進去了。”

                      “不!不要!!”籬景瞳孔都有些收縮了,驚恐的看著他,原本升起的情欲被嚇得稍稍退去了些。

                      “回答我。”

                      那手指實在具有威脅性,籬景真的怕他不顧一切的捅進去,有些小聲的說:“能……醫生說它發育的很好。”

                      這本來是他極力想要忘記的事情,現在全都暴露了出來,這種感覺像是把他脫光了丟在滿是人群的大馬路上一般,讓他從心底里感到羞恥難堪。

                      “嘖嘖,你這樣的人還真是少見啊。”沈梓寒玩味的說道,繼續在甬道里面抽插把玩,將更多的水逼出來,籬景的眼眶紅了起來,兩條腿更加跪不住了。

                      “不要了……別!放手……”

                      從來沒有用過花穴,這里泛起的熱潮實在是陌生,籬景不知所措的想要抓住什么,卻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將綁住他的鏈子掙得嘩啦啦的響。

                      突然沈梓寒松開了手,被打斷的高潮更加讓籬景難受。

                      花穴吐出了更多的透明液體,像是一張貪婪的小嘴在挽留到嘴的食物。

                      “清潔模式。”

                      這話不是對籬景說的,沈梓寒的話落,房間里想起了機器人沒有感情的聲音。

                      “指令收到。”

                      房間的地板晃動了下,籬景的腳下的地板突然一分為二向兩邊退。

                      綁著他的工形架向地面沉下去,以他為中心很大一塊區域都比之前的地面矮了十五公分左右。

                      墻壁換成了防水的材料,原本擺放著的沙發也換成了實木的。

                      等到一切改變完成,沈梓寒這才又來到籬景面前,他左邊的墻上是洗漱工具,一旁的小柜子上還擺放著不少瓶瓶罐罐。

                      他撥弄著那些不知道有什么用處的瓶子,籬景的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他又要做什么。

                      突然見他選好了,籬景一顆心都提了起來,看著他走到自己面前。

                      “第一次嘛,就用這個好了。”

                      “什么?”

                      沈梓寒晃了晃那一大瓶的液體,里面淡黃色的液體讓他有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果然,他的話下一刻就應證了籬景的猜測。

                      “我特別調配的灌腸液,效果很不錯哦。”沈梓寒笑瞇瞇的說。

                      “不——!”

                      籬景掙扎,卻無法撼動刑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把這一大瓶液體加入到一個輸液器中。

                      沈梓寒將刑架方平,放開他的雙腿改為屁股懸空一左一右吊起的姿勢,拍了拍那緊致圓潤的屁股,他拿過已經準備好的灌腸工具。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