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倉鼠要吃雞

                      點擊:
                      據說,有只倉鼠吃掉了你的雞。
                      當相依為命的姥姥去世之后,小倉鼠被迫開始“艱難”的人類生涯。
                      操著一口流利的奶味兒普通話,白小舒毅然決然走上游戲直播的生財之道,靠著一身歐皇氣在百人逃殺游戲中混得風生水起。
                      硝煙四起,殺機四伏的游戲中。
                      某非酋大佬:“崽,你這樣要是還能活著吃雞,我頭上的ID就給你當草拔了!!!”
                      白小舒大搖大擺地在槍聲四起的主城漫步,安然無恙地駕著祥云抵達大佬跟前。
                      “綠草大哥,你剛剛說了什么,槍聲太吵我沒聽清。”
                      某非酋大佬:“……沒事,來,給我日一下沾點歐氣。”
                      直播間眾網友:臥槽臥槽臥槽!!!警察叔叔,就是這個壞淫!!!
                      ——————
                      吃雞大佬寵溺非酋攻x倉鼠小白奶音歐皇受

                      看文須知:日更三千不斷,除非特殊情況,文章邏輯死亡,天雷滾滾不歇。
                      蘇蘇蘇蘇蘇各種蘇!甜甜甜甜甜各種甜!
                      歡脫日常+建國后成精系列+不正經的電競之路!!!

                      文中游戲設定參考《絕地求生》《荒野行動》,作者會自行添加新的元素。
                      文中游戲名架空,但還是吃雞類百人逃殺游戲!!
                      會有全息,會有鍵盤,兩個游戲模式共存文中世界。

                      內容標簽: 游戲網游 甜文 爽文 直播
                      搜索關鍵字:主角:白小舒,戎毅 ┃ 配角:許多 ┃ 其它:甜寵歡脫無邏輯,直播,網游電競,全息

                      第1章 我成了孤家寡鼠

                      三月,春風來,桃花開。

                      一只雪白的小倉鼠趴在軟綿綿的特質小木床上,慢悠悠地睜開眼。

                      看著窗外的飄落的桃花瓣,小倉鼠黑水晶似的小眼睛眨了兩下,這才慢騰騰地滾了一圈,從床上坐起來。聞著淡淡的桃花香,小倉鼠伸出小爪子,自覺地將床鋪整理好,然后麻溜地從柜子上跳下來,邁著小腿奔往廚房。

                      如此人性化的一幕若是被人類發現,定是要引起轟動。但此刻,這偌大的房子里,似乎除了小倉鼠,再無別的生命體。

                      距離姥姥去世,已經過去三個月。

                      白小舒已經漸漸習慣了一只鼠的生活,不再刻意去掩飾自己的與眾不同。

                      順著垂在地上的一根小繩子,白小舒熟門熟路地爬上廚房的架子,然后找到一個裝著堅果的袋子。解開袋子上綁帶,從中掏出一些花生杏仁,然后開始一天的早餐。

                      一段咔吱咔吱的聲響之后,吃得圓滾滾的小倉鼠低頭看了眼快見底的糧袋,再一次深深地憂郁了。

                      忍不住抬起小腦袋,透過廚房門看著客廳墻壁上掛著的照片。

                      照片里,一位白發的老太太捧著本書端坐在藤椅上,一如既往慈愛安詳地笑著,溫柔的目光似乎正透過照片看著小倉鼠。

                      白小舒一個沒忍住,豆大的眼淚從眼眶里嘩啦嘩啦涌出來。

                      可憐的小倉鼠孤零零地坐在架子上,輕細的嗚咽飄蕩著房子里,聽起來寂寞極了,也傷心極了。

                      小倉鼠哭了好一會兒,終于擦干了眼淚,聳了聳鼻子,笨手笨腳地從架子上爬下來。

                      來到客廳里,小倉鼠跳到姥姥最愛的藤椅上,在靠墊的后面翻找出一個正方形的小木盒。

                      光滑實木的盒子上,除了角落兩個極小不起眼的孔,再無他物。

                      而小倉鼠卻嗷嗚地張開小嘴,露出兩顆乳白的小門牙,正對著木盒的小孔咬了下去。

                      咔噠一聲,盒子應聲而開。

                      門鑰匙,身份證,銀行卡,房產證……一切作為人類必備的東西,都安靜地擺在盒子里。

                      而這時,白小舒卻已經從椅子上跳下來。

                      小爪子將藏著脖子毛毛下的寶貝小項鏈摘下來,然后閉上眼,安靜地伏在地毯上。

                      一縷不知起于何處的朦朧白霧悄然籠罩著小倉鼠。

                      待白霧散去,小小的倉鼠已然變成了一個皮膚雪白,四肢纖細修長的少年。烏黑柔軟的頭發柔軟而極具光澤,一雙清澈的大眼睛似乎因為剛剛哭過,還帶著微微的紅。精致的五官說不出的清秀漂亮。

                      白小舒從地毯上坐起來,將姥姥編織的串珠小項鏈重新戴在手腕上,然后從木盒中拿出與他相貌一致的身份證。

                      再次抬頭看向墻上照片里的老太太,白小舒鼻子微微發酸,仿佛呢喃一般,“姥姥,我會一只鼠好好生活的,我還會努力替你找到大哥哥。”

                      清脆奶糯的聲音從房間里響起,窗外暖暖的陽光透過玻璃灑進屋子。

                      外邊枝頭上的朵朵桃花隨著風輕輕晃動,柔軟的花瓣安靜的從空中飄落,落在了葉片翠綠鮮嫩的草地上。

                      ……

                      十八年,白小舒第一次以一個合法人類的身份,在無人陪伴的情況下出門。

                      在出門之前,白小舒透過窗戶,仔細觀察了一下小區里走過的行人。按照他們的穿著打扮從柜子中翻出差不多的衣服來。放在以前,向來躲在姥姥口袋里出門的白小舒,才不會去關注這些無關緊要的細節。

                      白小舒將圍在腰間的毛皮短裙脫下,整齊地放在一邊,然后開始換上姥姥給他準備的人類衣服。穿上的一瞬間,白小舒頓時欲哭無淚,皺著小臉想要將衣服脫下來。不試不知道,一試嚇一跳!

                      人類干嘛要將自己包裹得這么難受!

                      白小舒苦著小臉,郁悶看了眼自己的一身衣服,最后嘆了一口氣,唉,做人可真累。

                      仔細檢查完自己的穿著之后,白小舒回憶姥姥以前出門時的準備工作,將門窗關好鑰匙拿上,然后背著小書包出門了。

                      誰知剛出門,白小舒就與住在對門的老先生打了個照面,還沒做好見人準備的白小舒,頓時緊張得全身毛發都要炸起來。

                      羅老先生看到白小舒從門里出來也是一愣,不過想起白老太太生前說過將這房子賣了別人,也就不那么奇怪了。羅老先生上下打量了一下白小舒,對這個長得乖巧、穿得整潔的年輕人,有了一個十分舒服順眼的第一印象。

                      白小舒戰戰兢兢,努力回想姥姥教他的理由,有些緊張地主動打招呼:“你……你好,我是新搬過來的白小舒,是白教授生前資助過的學生。以后咱們就是鄰居了,有什么事還請您多多關照!”

                      “這是自然。”羅老先生笑瞇瞇地點了點頭,他對待有禮貌的孩子向來很和藹,“我姓羅,以后叫我羅爺爺就好,歡迎有空來串門!”

                      “嗯嗯,我……我會的,謝謝羅爺爺。”

                      白小舒乖巧地點點頭,手心都捏出汗了。如此慫的模樣,全然不像當年在老先生頭頂上蹦跶撒歡的小倉鼠。

                      又聊了幾句,白小舒就和羅爺爺告別了。

                      松了一口大氣的白小舒,迅速躲進一處墻角,狠狠地撫慰了一下自己撲通撲通的小心臟。然后再次給自己做了一回心理建設,他得趕緊適應起來才是,待會還要和更多人類碰面接觸,可不能現在就慫了!

                      白小舒捏著小拳頭給自己加油打勁,然后深吸一口氣,抬頭挺胸地走上大馬路。

                      然而,才剛走出小區,某只小倉鼠就被四通八達的京城交通嚇住了。

                      頂著大大的蚊香眼,白小舒蒙圈狀地四處觀望。

                      ……銀行和商場在哪里來著?

                      白小舒站在原地欲哭無淚,一瞬間無比想念姥姥的外出用的手提袋。那是一個只要鉆進去打個盹,就能很快到達目的地的神奇傳送門。

                      白小舒眼巴巴地看著路上行人們的手提包,很想不顧一切地鉆進去。然而,此時的體型給了他無比沉重的打擊。

                      走投無路之下,白小舒只能絞盡腦汁回憶他這么多年來的人類觀察之路。模仿著周圍人類的動作,完成了鼠生第一回的公交車之旅。歷盡千辛萬苦,終于找到銀行,以及銀行旁邊的大商場。這里是姥姥經常給他買堅果的地方。

                      白小舒率先進入旁邊的銀行,從小背包里找出銀行卡。

                      “您好,需要辦理什么業務嗎?”

                      “謝……謝謝,我就想取些錢,然后再看看卡內的余額。”

                      白小舒按照流程指引,先取了一千塊現金,然后了解了一下自己目前的經濟狀況。盡管對金錢沒什么概念,但白小舒還是知道數字的大小的。姥姥留給他的遺產數額,似乎可以讓他很長一段時間不用為生計發愁。

                      如此認知,讓白小舒十分安心地走出銀行。

                      然而,在銀行門口,一段語氣略顯不耐的話語,卻不合時宜的傳進了他敏銳的耳朵里。

                      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正拿著手機暴躁地講電話,生氣地快要吼起來,“公司這期的廣告投入已經很大了,你一個個別想把我當提款機!電視臺這次獅子大開口,周末晚上八點段的廣告位,報價五秒一百萬,還只簽一個季度!!所以你們別給我找那么多理由,現在我他媽還得想辦法不被別人搶標……”

                      “……”白小舒揉了揉耳朵,內心無比希望自己聽到了一個假消息。

                      然而,西裝男人還在繼續咆哮:“就是五秒一百萬的底價,競標模式!我現在還不知道能不能拿下……”

                      再次聽清楚數額,白小舒頓時覺得前途一片黑暗。

                      他還想登廣告給姥姥找孫子來著呢……嗚嗚,怎么可以這么貴!

                      遭到嚴重打擊的白小舒,握著余額只有二十萬的銀行卡,委屈得淚花花開始在眼眶里打轉轉。難怪……難怪姥姥這么多年都找不到大孫子,原來這登廣告這么貴!白小舒傷心欲絕,沒錢的他要怎么才能完成姥姥的遺愿啊!

                      任重道遠的白小舒,一邊走一邊哭唧唧地思考著賺錢的方法,然后不知不覺就走到了旁邊商場的門口。

                      商場門口是一個大廣場,今天似乎在搞什么抽獎活動,還架了一個臨時舞臺。周圍圍滿了人,熙熙攘攘熱鬧嘈雜。白小舒賺錢的思緒也被這份熱鬧打斷,忍不住抬起頭來,然后全部心神都被舞臺背后的超大海報吸引過去!

                      硝煙彌漫的戰場,夕陽下殘破的城市,身著迷彩的戰士潛伏在殘垣斷壁中,提著槍浴血奮戰。殘酷壯觀的畫面刺激人的眼球,讓人腎上腺素急速飆升!而海報最上方,則是幾個粗體濃墨的大字

                      ——“為了使命,為了榮耀,為了生存!”

                      恢弘大氣的海報,讓許多不明真相的人誤解為是某電影的宣傳,而實際了解一下,才知道這只是一款大型網游的發售海報。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