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修真之父親很高冷

                      點擊:
                      此作品列為限制級,未滿18歲之讀者不得閱讀。
                      趙蘇是個孤兒,無父無母,還被游方道士貼了個天煞孤星的標簽,受全村鄉親排擠。
                      好不容易進了天御仙宗,原以為好日子就這么到了,卻沒想到竟意外遇到了自己的親生父親。
                      而且這個父親看上高冷不好接近,他該怎樣才能與父親相認?
                      費勁心力爬進了父親大人的宮殿,爬到了父親大人的身邊,爬上了父親大人的床?!!
                      誒誒誒,他是來認父的,但沒想過這么認啊。
                      本文傻白甜,蘇蘇蘇,父親大人修真界第一人很高冷很悶騷很癡漢很陰暗,兒砸很天真很軟萌很堅強很好吃。
                      以上是本文設定,作者筆力有限,望包涵。n(*≧▽≦*)n

                      第001章 相遇

                      屋子里傳來啊啊嗯嗯的聲音,間或夾雜著女人性感魅惑的呻吟以及男人粗重的喘息。

                      屋外一輪明月高高在上,一個看上去僅有十三、四歲的少年蹲在墻角,將耳朵貼在墻上,后來實在忍不住好奇了,才緩緩站起身,湊到窗前,透過窗間狹小的縫隙中看進去。

                      只不過一眼,當即就將小孩駭的連退幾步,不小心提到一塊石頭,驚動了屋內的男女,連忙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少年飛快的跑著,頭埋的低低的,熟門熟路的跑到一家院子前,左盼右顧,見沒有人,才走到角落把草叢扒開,露出一個小小的狗洞。

                      毫不猶豫鉆進狗洞,小心翼翼的抬頭,看遠處的幾間屋子一片黑漆漆的,才輕手輕腳的爬起來,躡手躡腳的往墻邊的一個豬圈走去。

                      豬圈里只有一只母豬和幾只小豬,都靠在一起睡在墻邊了。

                      而在另一處墻角,幾把稻草疊在那里,就是少年已經睡了好多年的“床”。

                      全身放松地躺在稻草上,少年愜意的蹭了蹭身子,伸了伸懶腰,把懷里的兩塊面餅拿了出來。

                      這是他今晚的戰利品。

                      就著天上的月亮吃了一塊,把剩下的一塊藏在稻草底下,當作明天的早飯。

                      少年名叫趙蘇,是個孤兒,無父無母,也沒有任何一個親戚,唯一留給他的只有一塊看上去就不像是凡品的玉佩。

                      這幺多年之所以能夠活到現在都是村里鄉親的同情憐憫,以及趙蘇自己的勤奮誠實。

                      雖然他年紀還小,卻非常吃苦耐勞,已經能夠隨鄉親們到山上去捕獵了。

                      當然,捕得都是兔子山雞之類的小動物。

                      趙蘇沒想過娶妻生子,他連養活自己都是個問題,又怎幺去養活別人呢?

                      所以他從來都非常安分,只愿過好自己的日子,從來不往別人那邊湊。

                      但是,半個月前,一個游方道士看著趙蘇,說出了天煞孤星四個字,讓趙蘇原本就不好過的日子變得更加艱難。

                      這也是他今晚會去偷餅的原因,實在是那天之后,趙蘇雖然還是勤勤懇懇的干活,但是這家人也就是趙蘇的雇主,卻還是對他漸漸心生不滿,到最后也不知是故意的還是無意的,經常忘了給趙蘇飯吃。

                      趙蘇沒辦法,他十三四歲,正是長身體的時候,胃口大的厲害,晚上一吃不飽,半夜就餓的厲害,他忍不住,只能去偷了。

                      今晚是他第三次偷餅,沒想到差點被發現了,竟然,竟然還看到了那樣的畫面。

                      赤裸的男人壓在同樣赤裸的女人身上,底下的肉棒還插進女人的身體里面,弄的女人痛苦又爽快。

                      趙蘇閉了閉眼睛,使勁摸著懷里的玉佩,才把那個畫面從腦海里踢出去。

                      把玉佩放在嘴邊親了一口,趙蘇照例同往常一樣,對著那個不知名的父親說起了這日發生的事情。

                      玉佩是龍形玉佩,晶瑩滋潤,雕刻的栩栩如生,仿若升天的神龍。

                      趙蘇與那瞪大的龍目對上,即使看了許多次,都會被其中隱含的煞氣所嚇,仿佛這龍佩是有生命的一樣,然后反應過來之后,就難掩心中激動,興奮的把玉佩放在臉上蹭,并且不住的親吻,笑的像個傻瓜一樣。

                      這是他父親留給他的玉佩,劉奶奶是這幺說的。

                      劉奶奶是給他娘親接生的人,受了娘親的委托,把趙蘇養到三歲就撒手人寰了,這也更加讓鄉親們相信趙蘇是克父克母的天煞孤星。

                      但趙蘇此人天賦異稟,他不像其他人一樣,到了五六歲才開始記事,他很小很小,從娘親肚子剛出來沒多久,就已經懵懵懂懂的開始記事認人了。

                      所以他知道娘親是突然懷上他的,父親不知道是誰,卻留下了這一塊龍佩。

                      他相信父親會派人來的,就如他娘親那樣,堅信著。

                      嗯,所以他只要在這里等著,等他父親派人來接他就行了。

                      這幺想著,心情變得非常愉悅,趙蘇側躺著,身子微微蜷曲,閉上眼睛睡著了。

                      嘴角一直都彎翹著,仿佛做了好夢一般。

                      次日,趙蘇早早的在公雞啼叫的時候就醒了。

                      他趁旁人還睡著,把昨晚偷的面餅拿出來,狼吞虎咽的就給吃下去了。

                      面餅太干,他差點還被噎著了,連忙捶著胸口,好不容易才咽了下去。

                      同往常一樣,砍柴燒火做飯,等忙完這些的時候,太陽才剛剛升起,雇主家的人也才陸續起來。

                      “吶,這是給你的。吃了趕緊干活去,別站在這里礙眼。”

                      雇主家的媳婦給了他一碗粥,看趙蘇眼巴巴的瞅著鍋里的,趕緊趕人。

                      趙蘇三兩口的就把粥當湯給喝完了,然后自覺的出了院門,跑到山上去了。

                      雖說之前吃了一個面餅,但是干了那幺多活,早餓了,一碗粥根本不抵事,更不用說里面米都還沒幾粒呢。

                      直把趙蘇餓的頭昏眼花的,跑到自己昨天挖的陷阱邊上的草叢里蹲著,就等著哪個不長眼的掉進陷阱里邊,給他肚子加餐。

                      趙蘇等啊等啊,只覺得這時間怎幺那幺難熬,平常那些蠢笨的兔子都跑到哪里去了?

                      就在趙蘇望眼欲穿的時候,一個大白的兔子終于蹦蹦跳跳的出現了。

                      趙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這兔子如今在趙蘇的眼里,完全就是那香噴噴的烤兔子,他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將它吞吃入腹了。

                      只是天不遂人愿,就在兔子要進陷阱的那一刻,“咕嚕咕嚕。”,趙蘇的肚子打起了鼓,把兔子給嚇跑了。

                      趙蘇不甘心放棄到嘴的美食,一咬牙,追了上去。

                      趙蘇眼里只有兔子,沒注意其他,等到他終于追到兔子,把它抓住的時候,才反應過來,自己不知不覺就跑到山里的湖邊來了。

                      村里的人都說山里有野獸,不能跑進山里,否則會被吃掉的。

                      趙蘇沒看見野獸,但這四周太安靜了,總覺得非常詭異,就連他懷里的兔子都安安靜靜的,明明抖的跟個篩子似得,卻愣是半點聲音都沒有。

                      趙蘇想離開,一轉身卻發現,他不記得路了。

                      這下可怎幺辦才好?

                      趙蘇愁啊,而就在這檔口,頭頂上忽然傳來一陣巨響,嚇的趙蘇一個腳軟,手腳并用的就爬到了樹叢里躲著。

                      他剛躲好,就看見一人從天而降砸在地上,咳出了一口血。

                      只見那人身穿紅衣,面容嬌媚,仿若天仙,眉心更是用朱砂畫了一朵紅梅,更增添幾分撫媚的氣質。

                      趙蘇還是第一次看到這幺漂亮的女人,還以為是仙女下凡了呢。

                      然而下一秒他整個人都傻了。

                      男人身材高大,面容俊美,眉眼冷若冰霜,仿若不將世間萬物看在眼里,冷漠的沒有一絲人氣。

                      趙蘇方才還在感慨女人美若天仙,如今卻覺得在這個男人面前,任何生物都黯然失色,那女人根本就無法和男人相比。

                      男人俊美如儔,卻沒有一絲女氣,那是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超越了人類想象的容貌。

                      “趙朗,中了狐媚的感覺不好受吧。是不是覺得身體蠢蠢欲動,很熱,很想上我,沒關系的,來吧,我就在這里,快來。”

                      白妍對趙朗勢在必得,她知道中了狐媚的滋味并不好受,若是不發泄,便是硬上幾月都不會消減下去,只能靠雙修來發泄。

                      十多年前她失敗了,今日一定要成功。

                      她眼巴巴的瞅著趙朗下身處,失望的發現那里一片平坦,也就是說趙朗根本就沒硬起來。

                      這怎幺可能?

                      白妍不愿意相信狐媚竟然會失效,寧愿相信趙朗心性堅定,不知道用什幺辦法把欲望壓了下去。

                      這幺一想,白妍眼底閃過一道精光,而后躺平在地,三兩下扯開紅衣,露出高聳乳白的酥胸,一手按住胸部揉搓抓捻,一手伸向下身,嘴里發出時高時低的吟哦之聲,竟是就這樣光明正大的弄了起來。

                      烏黑的秀發沾著汗水黏在臉龐兩側,白妍媚眼如絲,伸出香舌舔了舔唇瓣,嘗到一絲血腥氣味后笑的越發魅惑動人。

                      她相信沒有人能夠抵住她的誘惑,就算人稱修真第一人的趙朗也不例外。

                      但她終究要失望了,趙朗不用說硬起來了,就連眼神都沒半分波動,渾身散發著森寒的冷意,根本就就不像以往中了狐媚的人一般欲火焚身,恨不得撲了她將她吞吃入腹。

                      趙朗看著白妍,一掌拍了過去,那掌看著輕飄飄的,卻立時就讓白妍發出凄厲慘叫。

                      雪白的胸脯上一個烏黑的掌印令人駭然,白妍只覺得那一掌將她五臟六腑全數震碎,幾乎立刻就到了瀕死邊緣。

                      連人形都無法維持,白妍現出了媚狐真身,哀叫一聲,眼睛水汪汪的瞅著趙朗,只盼他施舍一點憐惜。

                      可趙朗竟是鐵石心腸,抬手欲再拍一掌,白妍終不報希望,血遁離去。

                      趙蘇蹲在草叢里,膽戰心驚,雖覺得趙朗手段殘忍,但也根據白妍方才那話知曉她的目的,便也覺得理所當然。

                      只是內心依舊害怕,那是弱者對強者的敬畏。

                      趙朗舉步欲離,卻忽然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

                      他索性盤腿坐下,雙目合上,一股冰涼之氣散逸而出,寒冰寸寸往外凝結,不過片刻,方圓十米內竟皆成冰。

                      冒著白氣的寒冰離趙蘇眼睛僅有不到一公分的距離,趙蘇瞠目結舌,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知道現在是離開的最好機會,但是他內心竟極其不愿離去。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