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修真之父亲很高冷

                      点击: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赵苏是个孤儿,无父无母,还被游方道士贴了个天煞孤星的标签,受全村乡亲排挤。
                      好不容易进了天御仙宗,原以为好日子就这么到了,却没想到竟意外遇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
                      而且这个父亲看上高冷不好接近,他该怎样才能与父亲相认?
                      费劲心力爬进了父亲大?#35828;?#23467;殿,爬到了父亲大?#35828;?#36523;边,爬上了父亲大?#35828;?#24202;?!!
                      诶诶诶,他是来认父的,但没想过这么认啊。
                      本文傻白甜,苏苏苏,父亲大人修真界第一人很高冷很闷骚很痴汉很阴暗,儿砸很天真很软萌很坚强很好吃。
                      以上是本文设定,作者笔力有限,望包涵。n(*≧▽≦*)n

                      第001章 相遇

                      屋子里传来啊啊嗯嗯的声音,间或夹杂?#25490;?#20154;性感魅惑的呻吟以及男人粗重的喘息。

                      屋外一轮明月高高在上,一个看上去仅有十三、四岁的少年蹲在墙角,将耳朵贴在墙上,后来实在忍不住好奇了,才缓缓站起身,凑到窗前,透过窗间狭小的缝隙中看进去。

                      只不过一眼,当即就将小孩骇的连退几?#21073;?#19981;小心提到一块石头,惊动了屋内的男女,连忙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少年飞快的跑着,头埋的低低的,熟门熟路的跑到一?#20197;?#23376;前,左盼右顾,见没有人,才走到角落把草丛?#24378;?#38706;出一个小小的狗洞。

                      毫不犹豫钻进狗洞,小心翼翼的抬头,看?#27934;?#30340;几间屋子一片黑漆漆的,才轻手轻脚的爬起来,蹑手蹑脚的往墙边的一个猪圈走去。

                      猪圈里只有一只母猪和几只小猪,都靠在一起睡在墙边了。

                      而在另一处墙角,几把稻草叠在那里,就是少年已经睡了好多年的“床”。

                      全身放?#20667;?#36538;在稻草上,少年惬意的蹭了蹭身子,伸了伸懒腰,把怀里的两块面饼拿了出来。

                      这是他今晚的战利品。

                      就着天上的月亮吃了一块,把剩下的一块藏在稻草底下,当作明天的早饭。

                      少年名叫赵苏,是个孤儿,无父无母,也没有任?#25105;?#20010;亲戚,唯一留给他的只有一块看上去就不像是凡品的玉佩。

                      这幺多年之所?#38405;?#22815;活到现在都是村里乡亲的同情怜悯,以及赵苏自己的勤奋诚实。

                      虽然他年纪还小,却非常吃苦耐劳,已经能够随乡亲们到山上去?#35835;?#20102;。

                      当然,捕得都是兔子山鸡之类的小动物。

                      赵苏没想过娶妻生子,他连养活自己都是个问题,又怎幺去养活别人呢?

                      所以他从来?#25380;?#24120;安分,只愿过好自己的日子,从来不往别人那边凑。

                      但是,半个月前,一个游方道士看着赵苏,说出了天煞孤星四个字,让赵?#36213;?#26412;就不好过的日子变得更加艰难。

                      这也是他今晚会去?#24403;?#30340;原因,实在是那天之后,赵苏虽然还是勤勤恳恳?#27597;?#27963;,但是这家人也就是赵苏的雇主,却还是对他渐渐心生不满,到最后也不知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经常忘了给赵苏饭吃。

                      赵苏没办法,他十三四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胃口大的厉害,晚上一吃不饱,半夜就饿的厉害,他忍不住,只能去偷了。

                      今晚是他第三次?#24403;?#27809;想到差点被发现了,竟然,竟然还看到了那样的画面。

                      赤裸的男人压在同样赤裸的女人身上,底下的肉棒还插进女?#35828;?#36523;体里面,弄的女人痛苦又爽快。

                      赵苏闭了闭眼睛,使劲摸着怀里的玉佩,才把那个画面从?#38498;?#37324;踢出去。

                      把玉佩放在嘴边亲了一口,赵苏照例同往常一样,对着那个不知名的父亲说起?#33487;?#26085;发生的事情。

                      玉佩是龙形玉佩,晶莹滋润,雕刻的栩栩如生,仿若升天的神龙。

                      赵苏与那瞪大的龙目对上,即使看了许多次,都会被其中隐含的煞气所吓,?#36335;?#36825;龙佩是有生命的一样,然后?#20174;?#36807;来之后,就难掩心中激动,兴奋的把玉佩放在脸上蹭,并且不住的亲吻,笑的像个傻瓜一样。

                      这是他父亲留给他的玉佩,刘奶奶是这幺说的。

                      刘奶奶是给他娘亲接生的人,受了娘亲的委托,把赵苏养到三岁就撒手人寰了,这也更加让乡亲们相信赵苏是克父克母的天煞孤星。

                      但赵苏此人天赋异禀,他不像其他人一样,到了五六岁才开始记事,他很小很小,从娘亲?#20146;?#21018;出来没多久,就已经?#35064;露?#25026;的开始记事认人了。

                      所以他知道娘亲是突然怀上他的,父亲不知道是谁,却留下?#33487;?#19968;块龙佩。

                      他相信父亲会派人来的,就如他娘亲那样,坚信着。

                      嗯,所以他只要在这里等着,等他父亲派人来接他就行了。

                      这幺想着,心情变得非常愉悦,赵苏侧躺着,身?#28216;?#24494;蜷曲,闭上眼睛睡着了。

                      嘴?#19988;?#30452;都弯翘着,?#36335;?#20570;了好?#25105;话恪?br />
                      次日,赵?#36213;?#26089;的在公鸡啼叫的时候就醒了。

                      他?#38376;?#20154;还睡着,把昨晚偷的面饼拿出来,狼吞虎咽的就给吃下去了。

                      面饼太干,他差点还被噎着了,连忙捶着胸口,好不容易才咽了下去。

                      同往常一样,砍柴烧火做饭,等忙完这些的时候,太阳才刚刚升起,雇主家的人也才?#21483;?#36215;来。

                      “吶,这是给你的。吃了赶紧干活去,别站在这里碍眼。”

                      雇主家的媳妇给了他一碗粥,看赵苏眼巴巴的瞅着锅里的,赶紧赶人。

                      赵苏三两口的就把粥当汤给喝完了,然后自觉的出了?#22909;牛?#36305;到山上去了。

                      虽说之前吃了一个面饼,但是干了那幺多活,早饿了,一碗粥根本不抵事,更不用说里面米都还没几粒呢。

                      直把赵苏饿的头昏眼花的,跑到自己昨天挖的陷阱边上的草丛里蹲着,就等着哪个不长眼的掉进陷阱里边,给他?#20146;?#21152;餐。

                      赵苏等啊等啊,只觉得这时间怎幺那幺难熬,平常那些蠢笨的兔子都跑到哪里去了?

                      就在赵苏望眼欲穿的时候,一个大白的兔子终于蹦?#22902;?#36339;的出现了。

                      赵苏忍不住咽了?#22763;?#27700;,这兔子如今在赵苏的眼里,完全就是那香喷喷的?#23601;?#23376;,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将它吞吃入腹了。

                      只是天不遂人愿,就在兔子要进陷阱的?#19988;?#21051;,“咕噜咕噜。”,赵苏的?#20146;?#25171;起了鼓,把兔子给?#25490;?#20102;。

                      赵苏不甘心放弃到嘴的美?#24120;?#19968;咬牙,追了上去。

                      赵苏眼里只有兔子,没注意其他,等到他终于追到兔子,把它抓住的时候,才?#20174;?#36807;来,自己不知不觉就跑到山里的湖边来了。

                      村里的人都说山里有野兽,不能跑进山里,否则会被吃掉的。

                      赵苏没看见野兽,但这四周太安静了,总觉得非常诡异,就连他怀里的兔子都安安静静的,明明抖?#27597;?#20010;筛子似得,却愣是半点声音都没?#23567;?br />
                      赵苏想离开,一转身却发现,他不记得路了。

                      这下可怎幺办才好?

                      赵苏愁啊,而就在这档口,头顶上忽然传来一阵巨响,吓的赵苏一个脚软,手脚并用的就爬到了树丛里躲着。

                      他刚躲好,就看见一人从天而降砸在地上,咳出了一口血。

                      只见那人身穿红衣,面容娇媚,仿若天仙,?#22841;母?#26159;用朱砂画了一朵红梅,更增添几分抚媚的气质。

                      赵苏还是第一次看到这幺漂亮的女人,还以为是仙女?#36335;?#20102;呢。

                      然而下?#24187;?#20182;整个人都傻了。

                      男人身材高大,面容俊美,眉眼冷若冰霜,仿若不将世间万物看在眼里,冷漠的没有一丝人气。

                      赵苏方才还在感慨女人美若天仙,如今却觉得在这个男人面前,任何生物都黯然失色,那女人根本就无法和男人相比。

                      男人俊美如俦,却没有一丝女气,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超越了人类想象的容貌。

                      “赵?#21097;?#20013;了狐媚?#27597;?#35273;不好受吧。是不是觉得身体?#26469;?#27442;动,很热,很想上我,?#36824;?#31995;的,来吧,我就在这里,快来。”

                      白妍对赵朗势在必得,她知道中了狐媚的滋味并不好受,若是不发泄,便是硬上几月都不会消减下去,只能靠双修来发泄。

                      十多年前她失败了,今日一定要成功。

                      她眼巴巴的瞅着赵朗下身处,失望的发现那里一片平坦,也就是说赵朗根本就没硬起来。

                      这怎幺可能?

                      白妍不愿意相信狐媚竟然会失效,宁愿相信赵朗心性坚定,不知道用什幺办法把欲望压了下去。

                      这幺一想,白妍眼底闪过一道精光,而后躺平在地,三两下扯开红衣,露出高耸乳白的?#20013;兀?#19968;手按住胸?#21683;?#25619;抓捻,一手伸向下身,嘴里发出时高时低的吟哦之声,竟是就这样光明正大的弄了起来。

                      乌黑的秀发沾着?#39038;?#40655;在脸庞两侧,白妍媚眼如丝,伸出香舌舔了舔唇瓣,尝到一丝血腥气味后笑的越发魅惑动人。

                      她相信没有人能够抵住她的诱惑,就算人称修真第一?#35828;?#36213;朗也不例外。

                      但她?#31449;恳?#22833;望了,赵朗不用说硬起来了,就连眼神都没半分波动,浑身散发着森寒的冷意,根本就就不像以往中了狐媚的人?#35805;?#27442;火焚身,恨不得扑了她将她吞吃入腹。

                      赵朗看着白妍,一掌拍了过去,那掌看着轻飘飘的,却立时就让白妍发出凄厉惨?#23567;?br />
                      雪白的胸脯上一个乌黑的掌印令人骇然,白妍只觉得?#19988;?#25484;将她五脏六腑全数震碎,几乎立刻就到了濒死边缘。

                      连人形都无法维持,白妍现出了媚狐真身,哀叫一声,眼睛水汪汪的瞅着赵?#21097;?#21482;盼他施舍一点怜惜。

                      可赵朗竟是铁石心肠,抬手欲再拍一掌,白妍终不报希望,血遁离去。

                      赵苏蹲在草丛里,胆战心惊,虽觉得赵朗手段残忍,但也根据白妍方才那话知晓她的目的,便也觉得理所当然。

                      只是内心依旧害怕,那是弱者对强者的?#27425;貳?br />
                      赵朗举?#25509;?#31163;,却忽然一个?#24590;模?#24046;点摔倒在地。

                      他索性盘腿坐下,双目?#20185;希还?#20912;凉之气散逸而出,寒冰寸寸往外凝结,不过片刻,方圆十米内竟皆成冰。

                      ?#30333;?#30333;气的寒冰离赵苏眼睛仅有不到?#36824;?#20998;的距离,赵苏瞠目结舌,吓得一屁股坐在?#35828;?#19978;。

                      他知道现在是离开的最好机会,但是他内心竟极其不愿离去。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