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搶了老攻五個人頭后

                      點擊:
                      奇跡戰隊-隊長Knight直播間
                      夭壽啦!
                      電競圈兩大巔峰顏值男神公然出柜啦!
                      ----------------
                      Knight正等著系統倒計時,身后忽然冒出一個毛絨絨的腦袋,少年半裸著上身,彎腰下巴磕在他肩上,睡眼惺忪地問:“隊長,雙排呢?”
                      看了一眼爆炸的彈幕,Knight把肩膀上的腦袋按了回去,順手關掉視頻,低啞著聲:“直播呢……”
                      【woc!K神你閃開!我要看我家萌Kiki的小腹肌!】
                      【818辣個直播黑屏月入百萬的奇跡戰隊隊長!】
                      【隊長開視頻啊啊啊!!雙K戀大法好啊!】
                      【就我一個人聽出K神那句滿是寵溺的“直播呢”?】
                      【樓上你不是一個人!我已經腦補了一萬字啪啪啪!】
                      【猝不及防吞了一億噸狗糧,求你們繼續,不要停!】
                      【辣雞Se情主播,公然攪基撒狗糧,我已經報警辣!】

                      -----------------
                      一只腹黑小軟萌和高冷大流氓,為電競事業揮灑熱血青春的勵志故事。
                      順便再秀個恩愛虐個狗,日常發發狗糧攪攪基,偶爾開個車車什么的。
                      -----------------
                      閱讀指南:
                      1.主受,1v1,炒雞甜甜甜,一如既往的蘇天蘇地蘇炸天,謝絕扒榜,不喜勿入。
                      2.白皮芝麻餡腹黑混血小軟萌受×高貴冷艷禁欲霸道大流氓攻
                      3.小湯圓X日天日地大泰迪(這CP有毒!!)
                      4.時代背景架空,無原型請無對號入座,反彈所有KY,人參公雞。
                      5.游戲主設定來自【絕地求生(PUBG)】,其他添加內容為作者私設,千萬別拿游戲當前版本來做比較。

                      內容標簽: 強強 競技 甜文 爽文
                      搜索關鍵字:主角:祁奇(Kiki) ┃ 配角:南爵(Knight) ┃ 其它:

                      作品簡評:
                      vip強推獎章
                      祁奇曾是歐洲豪門俱樂部青訓隊的天才狙擊手,三年前的一場事故,失去最重要的親人,亦放棄了為之奮斗的電競職業夢想。直到三年后,遇上戰隊解散,同樣為夢想和前路迷茫的南爵。從倫敦到中國,夢想從此刻啟航……本文作為一篇絕地求生電競文,寫了兩個少年為夢想而奮斗的故事。祁奇沒想到自己偶爾的一次單人四排,會遇上剛剛解散戰隊的南爵,更沒想到自己會因為搶了他五個人頭而與他相識。祁奇的天賦與真誠,南爵的強大與信任,使得兩人最終并肩攜手,實現夢想。
                                                                                                          

                      第1章 天命圈(一)

                      “大吉大利,晚上吃雞!”

                      電腦屏幕上跳出熟悉的八個黃字,祁奇松開鼠標,隨手從桌上拿起一顆太妃糖塞進嘴里,目光在“淘汰23玩家”的擊殺記錄上停頓了一下,白皙俊美的臉上沒有任何驚喜的表情。

                      低分段的魚塘局,又是單人四排炸魚,這個擊殺數對他而言并不值得沾沾自喜。

                      鼠標點擊返回游戲大廳,祁奇重新點了一把單人四排,穿著一身灰白校服裙的少女角色剛進入到素質廣場,游戲突然報錯掉線。

                      和大多數絕地求生玩家一樣,祁奇對藍洞的垃圾優化已經習以為常,重新點開加速器登陸游戲,本該加載出來的游戲大廳突然彈出一個黑屏公告“YOU HAVE BEEN BANNED!”

                      因為角色賬號被舉報的次數過多,這個賬號需要進行封號檢測,直到2月19日才能解封。

                      祁奇:“………………”

                      _(:3」∠)_只不過是打了一把魚塘局,多殺了幾個人,這樣都能被官方教做人,可以說是很委屈了。

                      好在只封一天,祁奇也沒什么心理負擔,伸手摘掉耳機,揉了揉那頭被耳機壓得跟雞窩似的金發,站起身伸了個懶腰,慢吞吞走進浴室,拿著吹風機隨意吹了一把還沒有完全干透的頭發。

                      鏡子里的少年有著一頭淡金色的頭發,純天然的那種,發質很柔軟,帶了一點點微卷。

                      祁奇的膚色很白,臉小小的帶著東方人獨有的精致,鼻子很挺,眼窩略深,鴿子灰的瞳色和標志性的大眼睛才終于讓他有了些偏西方的混血兒特色。

                      今年是祁奇第二次跟父母回國過年,昨晚的飛機剛到深市,強行倒了一波時差,早上五點左右醒來睡不著,跟早起的爺爺出門跑了幾圈,回來沖了個澡,頭發沒擦干就戴著耳機上游戲先過了把癮。

                      誰能想到,第一次在祖國母親的懷抱里排了一把亞服,居然直接被舉報封號了,明明他也沒打出什么天秀的操作。

                      吹干頭發,在簡單的白T恤外頭套了件淺灰色的毛衣,祁奇看了一眼時間,下樓去見家里的長輩親戚。

                      大年初三的日子,祁奇一家又是難得回國過年,那些他不認識的親戚一早就聚在了爺爺奶奶住的主家宅子里。

                      祁奇的中文不太好,平時也不是個愛湊熱鬧的性子,跟長輩們問過好后便獨自找了個安靜的角落坐下。

                      想到自己被封的大號,祁奇有些無奈地撇了一下嘴,打開手機上的OPGG軟件,準備看一眼自己之前那場單人四排的擊殺情況。

                      剛進入到主頁面,入目第一眼就是“LB起源戰隊解散”的大字符標題。

                      “2018年2月17日凌晨2點,‘Let’s Begin’迎來了他的結束,LB起源戰隊官方微博正式發布戰隊解散公告…………戰隊隊長Knight及三名隊員至今無任何回應…………“

                      Knight的戰隊解散了?

                      祁奇輕蹙了一下眉,他對國內的職業戰隊并不了解,稍微有些印象的就是去年PGL春季邀請賽的冠亞軍4H和LB。

                      近兩年國內FPS職業選手里,祁奇印象比較深的就是Knight,他看過Knight的訓練賽視頻,不論身法意識還是大局觀都堪稱神級,就突擊位而言,剛槍水平和臨場發揮跟他本人的囂張程度完美成正比。

                      這種水準的職業選手,多的是戰隊想接回去當菩薩供著。

                      腦子里閃過關于Knight的想法也就兩三秒的時間,祁奇很快就把注意力投到了自己的比賽記錄查詢上。

                      完全沒把LB戰隊解散當回事的祁奇并不知道,自從昨天凌晨的解散公告一發布,“Knight 南爵”的名字已經在微博熱搜第一掛了整整二十四個小時之久。

                      而作為熱搜當事人的南爵,這會兒正拎著一袋子小籠包,從一家早餐店里出來。

                      睡眼惺忪也掩蓋不了帥氣的K神,單手取下掛在牛仔夾克上的墨鏡戴上,一邊打著哈欠,一邊從褲兜里掏出車鑰匙,慢慢悠悠地踩著老年步,朝停在路邊的橙色騷氣超跑走去。

                      “wodema!快看!一眼望去全是腿!”

                      “這腿這身材,得有一米九吧?!”

                      “woc!這不是K神嗎?!”

                      “什什么??K神???!”

                      南爵還沒來得及摁下車鑰匙,就被四五個年齡不大的小姑娘團團圍住。

                      他松開手,側歪頭拉了拉鼻梁上的墨鏡,居高臨下地掃了幾人一眼。

                      近距離感受傳說中的K式招牌冷凍射線,幾個小姑娘不自覺瑟縮了一下,默默往后退了半步。

                      南爵見狀,朝著其中一個拿著筆記本和原子筆的小姑娘勾了勾手指頭,薄薄的唇微啟,冷漠中透著些許懶散的語氣:“簽一個,大冷天的少在街上晃蕩。”

                      明明是不怎么客氣的語氣,幾個女孩子的臉卻齊刷刷通紅一片,被點名的女孩子一邊小心翼翼地遞上原子筆,一邊用著有些緊張的聲音說:“謝謝K神。”

                      被簇擁著靠在車上的南爵,左手提著一袋子小籠包,右手就著小姑娘捧著的筆記本一陣龍飛鳳舞,潦草又不失霸氣的“Knight”字樣,躍然出現在雪白的紙張上。

                      把手中的筆遞回去,南爵環視了眾人一眼,把人看得又后退了半步,才打開車門,動作率性地坐進駕駛座。

                      眼看著他關上車門,捧著簽名的小姑娘不知哪里來的勇氣,隔著車窗大聲喊道:“K神,你還會繼續打比賽嗎?”

                      已經發動車子的南爵,踩油門的動作一頓,降下車窗,對著窗外的人說了一句:“回去開直播說。”

                      話音一落,車子便絕塵而去。

                      愣在原地的粉絲不約而同地驚呼了一聲,“直播!!走!趕緊找個地方等K神直播!!”

                      “對了,我們發個微博吧?很多人都等著K神出現呢!!”

                      “粉絲群里也去喊一聲……”

                      ……

                      一個人吃完三人份的小籠包,南爵隨手推了一把桌上的殘羹冷炙,依舊踩著懶懶散散的步子,打開一年沒用的書房門,一邊登陸游戲一邊打開直播。

                      直播間一開,人氣就跟坐火箭似地急速往上飆升,南爵打開直播間的標題,將之前的“起源戰隊-Knight”幾個字改成“有問必答付費欄目,上限20個-Knight”。

                      一小時內,只要是扔深水魚雷以上禮物的用戶,都可以向南爵提出一個必須回答的問題。

                      藍海直播的禮物單里,深水魚雷價值1314軟妹幣,也就是說向南爵提一個必答的問題,就需要花費1314的軟妹幣,真金白銀的那種。

                      即便是這樣,南爵的直播間標題剛改完,就有不少人拼手速扔出了不少深水魚雷。

                      南爵一邊用手機查看房管整理出來的問題,一邊開了新的一局單人四排。

                      同一時間。

                      吃完午飯上樓的祁奇,剛買了個新號登陸游戲,準備繼續去亞服魚塘局報復社會,以延續他大號被封的遺志。

                      這邊因為戰隊解散,同樣用上自己塵封多年的小號的南爵,幾乎是同一時間點下“Start”。

                      進入素質廣場不到十秒,就聽到有人用公開麥在那里嚎叫:“我次奧?!!!我他媽排到K神了???”

                      “哇!!兄弟!!我們也在看直播!!爵爺在哪里?”

                      “爵爺在S方向開鐵門,噪音鐵門,了解一下!!!”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