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東北表弟好兇猛

                      點擊:
                      我的表弟龍是一名高二體育生,結實的肌肉,高大的身材,
                      以及胯下那根粗大驚人的肉棒,不知道讓我在午夜夢回里暗爽了多少次。
                      我本以為這一輩子都只能想一想這禁斷之戀,
                      可沒想到,這個假期,他竟然帶著一身痞氣來到了我家,
                      從此我每天的小嘴便不再輕松......
                      本文陽剛粗暴風,總受文。作者不坑,可放心進,日更。以肉帶情,書寫這一群人的人生。

                      第一章 我的體育生表弟龍

                      曾經有個朋友說過這幺一句話:“冬天室內外溫度低于50度地方的都不配稱為東北”。確實,東北的冬天就是這幺有勁兒。

                      但是對我而言,東北的男人更是有勁兒。那一身結實的肌肉,舉手投足間充滿了男人味,進屋直接大方光膀子,沖進浴室里還能看見他們胯下那根碩大搖擺的JB。

                      我是個GAY,還是個喜歡被爺們大JB狠操的gay。還記得有一次約炮,那個痞子軍官爺們將他那根硬得嚇人的大JB狠狠地操進我屁眼兒里,張口罵道,“騷逼!老子的JB夠大嗎!是不是一天不被男人的大JB操就活不了了!”

                      我被他大JB操的大聲淫叫:“是啊!兵哥哥的大JB操的我好爽!我是騷逼,是喜歡被男人大JB操的騷逼!兵哥哥你操死我吧!我要你天天操我!用你的大JB狠狠操我!”

                      回應我的,是軍官爺們那根滾燙的大JB在我屁眼兒里的狂猛抽插,每一次進出,都帶起嘖嘖作響的淫水聲,而我則在他的大JB抽插下放聲淫叫,要他狠狠操我。

                      我就是這幺淫蕩的一個人,天生對男人尿尿操逼的大JB沒有一點兒抵抗力,而很巧的是,我生在東北,生在這個大JB男人遍地走的一個地方。東北從來不缺JB大的男人,上到公司董事長大老板,下到路邊擺攤的小販、社會上的混混,褲襠里一定都有一條沉睡的碩大巨龍。

                      我表弟龍,雖然只有17歲,可土生土長的東北基因決定了他褲襠里那根家伙的尺寸一定不可小覷,再加上他是一名體育生,平時每天的鍛煉量非常巨大,全身肌肉結實無比,高大的身材,帥氣的外型,不知吸引了多少女生暗自思春,多少欲求不滿的男人在夜里幻想著他的大JB打飛機。

                      這其中,當然也有我一個。事實上,對于小小年紀便雄性荷爾蒙爆表的表弟,我早已覬覦良久。不知有多少次,我幻想著他用那根粗大的JB狠狠地操干我,操出我的精液,操的我痛哭求饒。

                      我原以為這一輩子我都只能在自己的幻想里和表弟瘋狂做愛,可沒想到這個冬天,他竟然來到了我這里消磨寒假。

                      他來的那一天我特意把屋子好好收拾了一番,因為我一個人住,所以東西四處亂放沒有規矩,更何況還有好多我和其他男人做愛時留下的痕跡沒有消去。這一番折騰,確實耗費了好一番時間。

                      等我趕到火車站的時候,龍早已等的有些不耐煩了。

                      “怎幺才來啊哥?不會是操逼操的爽沒舍得拔出來吧?”龍說話永遠都是這幺痞子味兒十足,光是這一句話,我就想跪下來,張口含住他褲襠里那條沉睡中的巨龍。

                      “小屁孩瞎想什幺呢成天,我收拾收拾家,免得待會兒把你嚇著。”我的目光根本移不開他的褲襠,即使什幺都沒做,就這幺站著,他的褲襠還是隆起一個大包。

                      看來里面的貨真的不小,我已經開始幻想他下面的碩大了。

                      “行了行了,別墨跡了,快上車吧,凍死了都。”龍緊了緊羽絨服,打開車門鉆了進去。

                      回去的路上我一邊開車一邊小心地在后視鏡里偷看表弟。他可能是來的時候太累了,所以沒過多久就睡著了,也不知他是做了什幺夢,嘴里不時發出沉重的哼聲,褲襠也漸漸支起了一個大帳篷。

                      我艱難地咽了一口唾沫,收回目光不敢再看。我怕發生車禍。

                      到家的時候,龍依然在睡覺。緊身的牛仔褲依然抵擋不住里邊那根大肉棒的昂首,頂的老高,甚至于牛仔褲的表面都有了一點兒濕水漬。

                      不用說,肯定是表弟做了春夢,大龜頭不受控制地開始冒前列腺液了。都說這群體育生性欲最是旺盛,成天腦袋里想得都是做愛、操逼、打飛機這些事,今日一見,還真是名不虛傳。

                      我本來想叫醒他,可“龍”字剛到嘴邊又被我自己咽了回去。我心中有個大膽的想法:就地品嘗一下表弟的大肉棒。

                      明知這樣是根本不可以的,可我就是鬼迷心竅,控制不住自己腦袋里那個叫“騷貨”的小人兒,還是放倒了座位,顫顫巍巍地將手伸向了表弟的大帳篷。

                      先是那一點兒前列腺液暈開的水漬,我的食指剛摸到就感覺很粘稠,雖然還比不上精液,可也已經比我吃過的所有男人的大JB流出來的前列腺液都粘稠。

                      我用食指在前列腺液里抹了抹,情不自禁地裹進嘴里,一頓吸允。心里的那個小人更加肆虐地發起浪來,我感覺全身都是燥熱。

                      我輕輕解開表弟牛仔褲的拉鏈,剛拉開一點兒,一股精力旺盛的男人下體的氣味兒便鉆進了我的鼻子里,深深一吸,手上的動作也不由自主加快了起來。

                      終于只剩一層褲衩了。入目的是表弟的旺盛的陰毛,像一條黑色巨龍一般,從肚臍開始蔓延,一直沖進表弟那條淫蕩綠的褲衩里。

                      此時的我已經發春地不行,口舌都開始干燥起來,根本沒有什幺理智去思考后果,一下扒開了龍的褲衩,還沒來得及反應,剛掙脫了束縛的巨龍便帶起一條淫水直接噴到了我的臉上,我趕緊用手抹到嘴里。

                      “哥、你、你在干什幺?”龍被我的動作弄醒了,震驚地看著我伸出舌頭舔他的前列腺液。

                      我一時有些慌亂,旋即有些害怕,不敢吱聲。

                      龍看了看我,又看了看自己被扒下褲衩釋放出來的大JB,不多時,笑了。

                      “哥,沒看出來,你還有這愛好啊!虧得你在家里大人的心里還一直是小輩的榜樣呢,沒想到這幺騷!”龍坐起身來,卻沒有提上褲子,大JB依然怒氣沖沖地指著我。

                      我被龍說的也有些難堪,慌忙解釋道,“龍,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樣的,你聽我說——”

                      “得了吧,哥,你還當我是七八歲的孩子呢?”龍不屑地瞥了我一眼,出乎意料地竟然挺身朝我這邊站了起來,紫紅的大龜頭吐著淫水正沖向我的嘴。

                      “真的不是我想的那樣嗎?如果你說是,我馬上穿上褲子。”龍痞痞地朝我輕笑,還挺了挺大JB,強烈的荷爾蒙氣味刺激著我體內的燥熱。

                      我盯著面前這根離自己不到五厘米的大肉棒,滾了下喉結,內心一陣掙扎。

                      “呦,看來我真的誤會哥了啊!抱歉了,哥。”龍見我一直沒有動作,故意陰陽怪氣地說著,作勢就要退后,收回大JB。

                      “別別別!”我一下急了,一手上前抓住了他碩大滾燙的大肉棒,看著流水兒的大龜頭一口吞了下去。

                      “喔~爽啊~”龍仰頭發出一聲呻吟,“沒想到哥的小嘴這幺好用,平時該給不少男人舔過JB吧?”

                      “是啊,可是他們都沒有表弟的JB大,哥想以后天天都可以吃到表弟的淫水,表弟的精液,可以嗎表弟?”我吐出嘴里的大龜頭,下賤地看著表弟。

                      龍的嘴角浮現出一絲笑,伸出手按住了我的后腦,大JB再度挺進了我的嘴里,一前一后抽插了起來。

                      “哥既然這幺愛吃男人的大JB那就吃吧,告訴你一個秘密,因為最近有體測考核,我已經禁欲一個月了,現在下面的蛋蛋里滿滿的全是精液,足夠哥吃個飽了。”

                      我這才明白他為什幺會在我的車里就作起了春夢。

                      表弟的大JB真的太大了,我盡力張開了嘴卻還有一大半留在外面,吃不進來,我只能使勁往前,讓大龜頭在我的喉嚨里來回進出。

                      “喔~好爽~哥你的嘴真他媽會舔~我的JB都快承受不住了~”表弟按著我的頭,兇猛地挺動起腰,狠狠地抽插起我的嘴。

                      “沒看出來哥你竟然這幺騷,以后讓你每天都含著我的JB睡怎幺樣?~喔喔~深點兒,騷貨~~舔我的大龜頭~~”龍兇狠地插進我的喉嚨里,前所未有的深度讓我有些不適。

                      “唔唔~唔唔~~唔~”我嘴里喊著龍的大JB,難受地搖著頭,卻被龍有力的大手狠狠地按住不得動彈。

                      “騷逼,以后看見我就要叫我爸爸知道不?”龍大聲辱罵著我,大JB在我嘴里瘋狂抽插。

                      “唔唔~~唔~~”我說不出話,只得屈辱的點了點頭。

                      “騷逼!給爸爸我乖乖地舔知道不!”龍挺著腰,又是一個猛力的沖刺,“爸爸的大JB有22厘米長,以后讓你吃個夠知道不!操死你這張逼嘴!讓你愛吃男人的JB!我操死你!給爸爸深點兒舔!”龍很明顯已經有些情迷其中,就連嘴上的稱呼都變了。

                      “唔唔~~唔唔~~唔唔~~”我含著龍的大JB,整個嘴里被塞得滿滿的,大龜頭在我的嗓子里橫沖直撞,讓我有一種要窒息的感覺。

                      “真是個騷兒子!~~操~~小嘴真他媽舒服~~”龍又在我嘴里猛地抽插了一會兒,突然停了下來,“騷兒子,想讓爸爸的大JB操你的騷屁眼兒不?”

                      我含著龍的碩大肉棒,急切地點了點頭。

                      龍的眼中滿是情欲,一個巴掌扇了下來,“騷逼,自己轉過去!爸爸今天要用大JB操死你!”

                      事實證明,東北爺們發起情來,真是兇猛無匹,夠勁兒!

                      第二章 表弟好厲害(車震激情)

                      此時的我已經徹底被火熱的情欲侵占,根本來不及思考后果,整個腦袋里全是龍的這根粗大的雞巴。我急切地吐出嘴里的大龜頭,像個騷狗一樣轉了過去,嘴里還喊著:“快,表弟,我要你的大雞巴,我要你的大龜頭操進我的騷屁眼里!”

                      龍淫蕩地沖我一笑,左手在雞巴上一抹,雞巴上我的口水和龜頭流出來的淫水沾了他一手。

                      “操!騷兒子,這幺喜歡吃爸爸的大雞巴幺?”龍聽著胯下的巨棒,一巴掌狠狠地拍在我的屁股上。

                      我已經徹底臣服在龍的胯下了,只想趕快被他粗大的雞巴狠狠操弄,放聲淫叫道:“是,騷兒子做夢都想吃爸爸的大雞巴,想讓爸爸的大雞巴狠狠地操騷兒子的小嘴!”

                      “操!真他媽夠騷的!”龍被我淫蕩的話語刺激的胯下的肉棒又硬了幾分,青筋暴起,紫紅碩大的龜頭更是汩汩的往外冒出淫水,長長的一道絲都滴在了我的車里。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