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沖喜

                      點擊:
                      豪門季家唯一繼承人季臨淵突得怪病,沒幾天好活了
                      只有找到運氣足、八字相旺的人結婚沖喜才能保命
                      徐長命自小錦鯉附體,運氣爆棚
                      入娛樂圈不到半年,順風順水高高興興
                      某日
                      認識僅一天的季臨淵找上門
                      問:徐先生,結婚嗎?
                      不是人會生崽子很愛作死撩攻運氣好的小明星徐長命受x表面病美人君子寵妻溫柔腹黑天蝎座季臨淵總裁攻

                      看文須知:
                      ①主受,先婚后愛,生子文
                      ②架空世界,同性可婚,沒有原形沒有原形
                      ③種田風,日常溫馨,流水賬
                      ④真的甜【信我!

                      內容標簽: 生子 靈異神怪 豪門世家 娛樂圈
                      搜索關鍵字:主角:徐長命,季臨淵 ┃ 配角:王萌萌,王萌萌家影帝大佬 ┃ 其它:娛樂圈戲精小甜餅

                      第1章

                      星光璀璨,燈光熠熠。

                      紅毯兩側保安盡職的守著,唯恐線外這些粉絲太過熱情造成什么混亂。記者早已架好了長槍短炮,占據最佳位置,身后的粉絲們一波興奮的尖叫聲,就是經常外出采拍的記者們這會耳膜也有些吃不消了,短暫耳鳴,一浪接著一浪的呼聲響起。

                      “啊啊啊!!!晨寶看我!晨寶最帥!”

                      “ky組合最棒!”

                      “長命!徐長命,給你打長命鎖!!!”

                      別人家粉是打call,這家粉是打長命鎖。記者聽聞回頭一看,頓時笑出了聲,他身后一位戴著口罩的粉絲還真舉著大大的長命鎖,隨著興奮晃蕩,掉在長命鎖下的鈴鐺叮叮當當的,一瞬間恍惚不像是紅毯氛圍了。

                      記者回過神,往紅毯末端看去,踩著紅毯走過來的是四位風格不一的小鮮肉。紅毯兩邊的歡呼興奮尖叫聲像是能掀開房頂,記者心道難怪了,這四位是《要秀》選秀節目出道。《要秀》作為一檔綜合性選秀節目,今年這一屆可謂是炒到了全民性,整個暑假大街小巷到處都能聽到《要秀》消息,短短兩個月時間,出頭的前三名真的算是一夜爆紅了。

                      這運氣在娛樂圈沉沉浮浮紅不了的其他人眼里,眼睛估計要紅出血了。

                      “走在紅毯上的四位想必大家都不陌生,讓我聽聽你們的熱情~”簽名牌處女主持人活動著氣氛,話音還未落,紅毯兩邊粉絲的熱情尖叫聲撲面而來,女主持人臉上一笑,一一介紹:“歡迎帥氣與才華并重的ky組合!歡迎單純小王子許晨!歡迎黑馬徐長命!”

                      隨著主持人介紹,紅毯上四位分別向兩側粉絲擺手。ky組合是兩人,走在最右側,兩人擅長音樂創作,年輕個性。中間的許晨個頭稍微矮一些,留著軟軟的蓬松的短發,一雙眼亮晶晶的,臉頰略帶嬰兒肥,一笑兩側有個小梨渦,像是不知人間疾苦單純的小王子。

                      徐長命站在最左側,二十出頭年紀,不同于許晨的孩子氣,徐長命五官更為立體一些,頭發收拾的利落清爽,露出光潔的額頭,眼睛狹長,看到什么,微微一挑,眼里泄出幾分慵懶的愉悅,整個人鮮活明亮起來。

                      舉著長命鎖的小姑娘看到,手里的鎖晃的更起勁了,叮叮當當的鈴鐺甩在自己臉上也顧不得。

                      徐長命嘴角帶著笑,抬腳走了過去,一手握著小姑娘手里碩大的長命鎖,鼎沸的人聲中聲音清亮,“長命百歲,別砸了自己。”

                      姑娘呆愣了一秒,反應過來想將長命鎖送出去時,只看到了偶像離開的背影,眼里帶著幾分懊惱,可更多的是興奮,晃了下手里的鎖,想到偶像叮囑,高高興興的收起來大聲給偶像加油。

                      今晚是百花頒獎典禮,全程直播。

                      徐長命剛耽擱了下,同行的三人已經到了簽名牌處。他也不急,悠哉的過去接了筆簽上了名字,被主持人打趣,跟著笑笑,就跟著其他三人去了休息室。

                      “拽什么拽,就他一人有粉絲,這么愛表現。”許晨不滿聲沒有收斂,像是不怕別人聽見。

                      徐長命眼神掃了過去,沒有說話。

                      被忽視,許晨更不滿了,諷刺說:“某人的晉級賽也不知道動了什么手腳,還真當是黑馬——”

                      “好了不說了。”經紀人劉軍說了句,帶著許晨·直接進了休息室,至于對許晨明里暗諷的徐長命,劉軍連面上客氣敷衍一下也沒有。

                      《要秀》節目今年大爆,ky組合拿了第一,許晨第二,原本人氣呼聲很高的第三被爆出了丑聞,一向人氣平平的徐長命反倒這個時候沖出決賽投票,拿下了第三。不過整個節目中,徐長命表現一般,既沒有ky的才華也沒有許晨的觀眾緣會來事,節目結束也就簽下了個小公司,跟許晨和ky在的星燦娛樂不是一個地位,剛才許晨又沒指名道姓的罵,旁邊ky也是自己人,徐長命和他的小助理,劉軍壓根沒看在眼里。

                      走廊一下子安靜了。

                      助理小朱偷偷看了眼徐長命,小聲不滿說:“徐哥,那個許晨那么說你,你不生氣啊?”

                      “我房間在哪?”徐長命沒回答小朱的話。

                      小朱一聽也就不多說了,只是心想徐哥人也太好了,可在娛樂圈混,被人家這么踩不回回去也是有點窩囊了。
                      ——

                      京都南山別墅。

                      客廳燈光明亮,門口聽到汽車聲,保姆開了門,迎上前接過從車上下來男人手里的公文包。

                      “少爺。”

                      被叫少爺的男人不過二十七八,身材高挑顯得十分清瘦。男人點了下頭,聲音溫和:“爺爺呢?還沒休息?”說著往客廳去。

                      客廳電視正響著,流行歡快的音樂節奏流淌在整個客廳,沙發上的老人正聚精會神的盯著電視,不像是消遣,倒像是做研究。

                      聽聞動靜,抬著眼皮看了眼過來的孫子,笑呵呵的招手,“臨淵,快過來,陪爺爺看會電視。”

                      男人也就是季臨淵聞言坐下,看了眼電視內容有些詫異,應該是什么晚會,臺上的年輕男孩打扮的花枝招展正在跳舞,季臨淵看了眼就收回目光,他對這個不感興趣。

                      “哈哈,真是個小古板。”季向河看孫子表現,笑呵呵兩句,打趣說:“臺上表演的這個,聽說今年特別紅,你們小年輕都喜歡看,小玉她們就經常提。”

                      小玉是家里的保姆。

                      季家雖然家大,但是家風寬容溫和,平時季向河也喜歡跟著年輕人聊聊天,知道的比季臨淵這個真年輕人還要多。

                      “我對娛樂明星不是很了解。”季臨淵語氣溫和解釋。

                      季向河也知道孫子脾性,不再打趣,目光慈祥,緩緩道:“臨淵,還記得爺爺跟你提過的娶妻的事情嗎?人找到了。”目光不由看向電視。

                      季臨淵隨著爺爺目光看過去,正好是一曲結束,那個打扮的花花綠綠的小男孩畫著眼線,睜大了水汪汪的大眼睛,咬著嘴巴,露出半個圓潤的肩膀,觀眾一陣歡呼,季臨淵忙收回目光,頭疼且正直說:“爺爺,封建迷信不可信。”

                      “你王爺爺的話還是要信的。爺爺現在就剩你一個親人了,你想爺爺白發人送黑發人?這半年來,你瘦了一大圈,臉白的——爺爺也不想當老古董,插手你的婚事,可是在你生命安全前頭,爺爺只能當個壞爺爺了。”季向河是打定主意勸孫子娶妻,可別看孫子面上溫溫和和好說話骨子里犟著呢,實在不行他一哭二鬧也成。

                      季向河打著親情牌,電視里主持人正宣布最佳新人獎得主,明亮的光束在前排候選人中挨個掃過。

                      【最佳新人獎——徐長命!】

                      電視主持人拖長了尾音,吊足了觀眾的好奇心然后一口念出得獎名字。

                      季臨淵正頭疼怎么跟爺爺解釋‘沖喜’、‘八字旺他’這種封建不能信,就見爺爺興奮的拍著他手背,樂呵呵說:“好樣的,臨淵快看看,就是他,這名字也吉利,長命長命的,可不是長命百歲么,你看小伙子長得精精神神的,這運道果然好……”

                      鏡頭打定。

                      穿著清爽修身正裝的徐長命起身,看了眼旁邊座椅還帶著妝容的許晨,眼神微瞇,露出了八顆牙齒的微笑。許晨見狀一肚子的邪火,一夜爆紅的新人還沒在娛樂圈淬煉過,喜怒不形于色修煉的還不過關,原本裝作云淡風輕破功了,眼里明晃晃的嫉妒和憤懣扭曲了單純面容,盡管很快反應過來,可臉上表情實在是難看。

                      徐長命已經上臺了。

                      電視之外,季臨淵望著鏡頭中笑瞇瞇的男孩,眼里不自覺也帶了幾分笑意。

                      “臨淵,你王爺爺說了,長命八字好,運氣旺,跟你的八字算了真是互相旺盛 ……”季向河望著電視里的男孩露出了滿意的笑容,簡直是越看這位‘孫媳婦兒’越是滿意,落落大方氣質也好。

                      “爺爺。”季臨淵將水杯遞給口若懸河的爺爺,溫聲道:“求娶這件事,我自己來就好了。”

                      季向河一怔,反應過來,笑呵呵問:“不是封建迷信了?”

                      “傳統文化需要繼承。”季臨淵看向電視里鞠躬感謝粉絲而后下臺的挺拔身影,端坐在沙發,笑的溫和,絲毫沒有被打臉的尷尬窘迫,一派淡然。

                      作者有話要說:

                      主打甜撩,撒點娛樂圈事業爽

                      第2章

                      百花頒獎晚會是直播,不管是頻道彈幕還是微博話題粉絲們隨時隨刻都在刷新動態,從紅毯上哪位女明星著裝雷人,或者是誰誰臉上又不太對勁好像動了刀子等討論,一直到頒獎晚會開始。

                      《要秀》節目今年是第二屆,上一屆水花小,誰也沒能預料到今年大爆成了全民性話題。百花獎預熱時官博就發出紅毯預告名單,知道有《要秀》前三會參加,不管是粉絲們還是路人早已圍觀。前三中ky組合和許晨人氣旗鼓相當,決賽時許晨因為一千多票落敗第二,而老三徐長命就不如前兩位了。

                      為期兩個月的節目,徐長命表現一直是中游,誰都沒想到最后這位會拿了第三。

                      晚會頒發最佳新人獎前,微博話題區和彈幕早已刷屏,ky粉和晨寶粉掐的厲害,路人圍觀尋找最佳吃瓜姿勢,結果萬萬沒想到徐長命竟然拿了最佳新人獎。

                      驚的瓜掉了一地。

                      彈幕安靜了沒一秒中,剛剛還互掐兇猛的ky粉和晨寶粉開始矛頭一致對付徐長命了。

                      徐長命?什么鬼?是不是說錯了?

                      我不信!!!

                      徐長命憑什么拿新人獎!憑什么!

                      各方黑子可不管這倆家粉絲罵街,截了剛才許晨的表情制作成了動圖,微博話題區淪陷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