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穿越一八五三

                      點擊:
                      十九世紀,是西方列強瓜分世界的時代,也是中華民族墮入深淵的開端,如果有一個穿越者來到十九世紀的中國,他能否改變中國的命運?
                      1853年春,太平軍攻打南京,特工王楓魂穿清軍丁壯,生死一發之際,果斷開城獻降,得東王楊秀清賞識,成為東殿扈從,但理念的不同與太平軍高層的腐朽,使他與太平天國漸行漸遠,走上了自己創業的道路。

                      第一章 活命的機會

                      “轟!”的一聲巨響,一枚炮彈擊中城墻,成片的磚石嘩啦啦直往下落,連地面都劇烈顫抖起來。

                      王楓也緩緩睜開眼晴,目中卻充滿了迷惘,自己不是死了嗎?親眼看到自己乘坐的船被反艦導彈擊中,強烈的爆炸把身體扯的粉碎,然后在劇痛中意識全無,怎么又活了過來?

                      王楓記得自己與戰友去美國竊取一份重要資料,得手之后,卻被接頭的人出賣,遭美國海豹圍攻,斃敵二十余人,終因彈盡糧絕,三名戰友以生命作為代價,掩護自己攜帶資料逃了出來,從東海岸一路南逃到佛羅里達,又潛伏了一段時間,才弄了條船準備往古巴,這是一個強烈反美的國家,孰不料,美國的情報網無孔不入,自己剛剛進入公海,幾枚空對艦導彈就打了過來,連跳海逃生都不及!

                      ‘光盤呢?’王楓伸手向衣服摸去,卻意外發現,縫衣服里的暗袋沒了,當下低頭去看,一身筆挺的西裝竟然變成了土布衣服,胸口印著個大大的勇字!

                      ‘這....怎么回事?’王楓一怔,又感覺后腦殼子有條東西在晃里晃蕩,于是扯來手里!

                      草!兩股油光發亮的大辮子絞的異常緊密,這分明是豬尾巴啊!

                      王楓心里一涼,趕緊往額頭摸去,果然,腦門及天頂的前半部分光滑滑,這他娘的不就是我大清的招牌嗎?

                      一瞬間,王楓驚醒過來,立刻四周一看,周圍七零八落,清一色清軍,有的手里拿著火繩槍,還有少量的燧發槍,伴著陣陣青煙,炒豆子般的槍聲七零八落,有的在開弓射箭,箭如連珠,射速比槍快的多,還有人探出半邊身子向紅夷大炮里搗實彈藥,但都是露頭沒多久,就慘叫著摔了下去。

                      ‘嗯?’王楓心中一動,非常莫名的,頭腦里多出了些資料,這下子全明白了,原來自己魂穿成了綠營兵勇,駐守江寧。

                      時值太平軍攻打江寧,江寧共有旗兵綠營五千余人,還有臨時募集的壯勇萬人,在欽差大臣兼兩江總督陸建瀛的帶領下固守待援,因為欽差大臣向榮與琦善各率南北兩路清軍正兼程趕來,自己的身份,則是臨時募集的壯勇,一部分搬運戰備物資,另一部分搗彈藥,也就是俗稱的炮灰!

                      自己很不幸,分派的工作是搗彈藥!

                      王楓只覺得有些頭暈,自己穿越到了清朝?還是太平軍攻打江寧之時?也就是說,眼下應該是1853年三月,即咸豐三年,城外的太平軍號稱五十萬,實數約為十七八萬。

                      “發匪殺人如麻,**捋掠無惡不作,一旦城破,無人能活!向大人與琦大人不日來援,堅持,都給本官堅持住,凡有擊斃發匪者,按人頭賞白銀一兩!”這時,一名須發斑白的老家伙振臂高呼,這正是王楓記憶中的兩江總督陸建瀛!

                      王楓眉頭微皺,江寧城是必破無疑,清軍固然神憎鬼厭,可太平軍也不是好鳥,據多方史料記載,太平軍破城可是死了好幾萬人呢,雖然對平民百姓屠殺不多,但對兵勇下手不留情,可以說,剛穿越就陷入了絕境!

                      王楓前世是0257部隊的大隊長,與眾多秘密部隊一樣,這支部隊只有編號,外人摸不清虛實,卻是**垂直領導,專門從事絕密情報的刺探獲取,王軍雖然武功高強,軍事素養嫻熟,但這具身體,只是個十八歲的尋常少年,沒經過恢復訓練,不僅力量不足,很多殺招也都使不出來,這意味著想憑武力逃命幾乎是不可能,更何況十九世紀的槍炮雖然威力不如二十一世紀,打死人卻不費事!

                      正暗暗尋思著脫身之法,“嗯?”王楓突覺一道勁風襲來,用眼角余光一瞥,正是把總狠狠一腳踹向自己!

                      出于本能,王楓就要躲閃,但立刻忍住了,因為自己只是最普通的兵勇,在包括清軍的舊軍隊中,下級膽敢躲閃上級的毆打那是找死,只得硬生生挨了這一腳!

                      “撲!”這一腳踢中肩頭,王楓打著橫摔倒在地,肩頭一陣火辣辣的疼!

                      這名把總破口大罵道:“你他娘的發什么愣?裝死是吧?快,把彈藥杵進去!不然老子劈了你!”

                      太平軍的炮火比城上的清軍更加兇猛,身邊時不時就有人被子彈擊中,當場打的血流滿面,不死也是半殘,更別提在密集的彈雨下,放棄女墻的掩護來杵彈藥了,這是十死無生啊,可是不依把總的話去做,馬上就是死,該如何才能活下來呢?

                      ‘看來,只能投降太平軍了!’這是王楓唯一的生機,但投降太平軍后果難測,他不喜歡把命運放在別人手上,只有立下戰功,才能被太平軍高層重視,在太平軍中出人頭地,一步步晉升,而迫在眉睫的問題是,如何避過眼前這一劫!

                      王楓瞥了眼躲在城墻最后端,斜距自己約有十米的陸建瀛,決定先拖延片刻,再尋找挾持此人的機會。

                      “是,是,大人教訓的是,卑職這就去!”于是,王楓學著清宮劇的腔調,哈著腰爬了起來,剛拿起木杵,就故意踩上一灘鮮血,腳下頓時一滑,哎唷一聲跌了個仰面朝天!

                      刷的一下,把總勃然大怒,半抽出腰刀,卻是一陣呼嘯聲在頭頂響起!

                      “快!保護大人!”陸建瀛身邊的侍衛大聲叫道,幾個人圍成人墻護住陸建瀛。

                      王楓暗道了聲好機會,根據他的判斷,炮彈落點距自己不會超過五米!

                      紅夷大炮雖然遠遠落后于同時期的西方列強,但殺傷力不弱,實心彈的殺傷半徑是兩到三米,開花彈則達到七米左右,王楓沒法分辨太平軍打來的是哪種彈,為保險起見,向相反方一撲!

                      “轟隆隆!”太平軍打來的是實心彈,飛濺而射的碎石幾乎是擦著王楓的屁股掠了過去,緊接著,便是數名躲避不及的兵勇慘叫著倒飛而出,也包括那名把總,在震上半空中的同時,已經已打成了篩子!

                      而王楓,也裝著被震蕩波掀起,慘叫一聲,手忙腳亂的朝陸建瀛撲去!

                      第二章 挾持總督

                      由于之前的那一撲,王楓與陸建瀛的距離拉近到了六米,也就是兩丈不到,以王楓的身手,盡管這具身體遠不如前世強悍,卻可以對陸建瀛形成威脅了。

                      其實王楓彈起時距著彈點足有三丈左右,這么遠還能被震飛,著實匪夷所思,但城頭槍炮聲不斷,剛剛又是一枚實心彈落地,強烈的緊張感極大的干擾了人的正常思維,使得陸建瀛的諸多護衛,竟無一人覺察到個中的反常之處,甚至還有人見王楓飛來,怕被砸中,往邊上閃了閃!

                      畢竟自清軍入關以來,足足兩百多年的奴化教育,早已壓垮了中華民族的脊梁骨,民對官稍有異議,輕則打板,重則殺頭,民見了官,必須要恭恭敬敬的下跪,跪多了,膝蓋就自然而然的變軟,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又有誰能想到,一名小小的壯勇會對高高在上的兩江總督大人存有歹念呢?

                      撲通一聲,王楓在陸建瀛身前半丈處重重摔落下來,一名最近的侍衛厲喝道:“狗奴才,滾!驚擾了陸大人,老子砍你狗頭!”說著,飛起一腳踹了過去!

                      這一次,王楓不會再挨踢了,側身一閃,同時搓指成鶴啄,狠狠啄向侍衛的膝蓋下四寸中部,此處可分筋,亦可錯骨,分筋之筋點,正是王楓的鶴啄所指!

                      “哎唷!”一聲痛呼,這名侍衛挨了重重一擊,當即栽倒在地,麻筋中招,該腿酸麻難當,失去了活動能力,王楓趁機伸手一勾,一把抽出他的腰刀,回臂猛削!

                      “哧!”血花四濺,這名侍衛捧著咽喉,滿臉不敢置信,他的咽喉處正有一蓬鮮血飆射而出。

                      變故陡生,所有人都是一怔,王楓趕緊翻身起來,“發匪,他是發匪,快保護陸大人!”這時,又一名侍衛回過神,抽刀向著王楓當頭就劈!

                      王楓背后象長了眼睛似的,后腦殼一甩,那條粗大油亮的辮子就象鞭子一樣直抽而去!

                      “啊!”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之后,這名侍衛捂住眼睛,打著旋跌向一邊,指縫有絲絲縷縷的鮮血滲出,顯然,他的眼晴瞎了!

                      撥刀殺人,擺首甩鞭,瞬間兩名侍衛一死一殘,卻絲毫沒能阻擋王楓半分,他大步邁上,一記擒拿手抓住陸建瀛的小臂向下一擰,身體借勢轉向后方,再刷的一下,把鋼刀架上了陸建瀛的脖子!

                      清朝總督按律由文官擔任,陸建瀛是道光二年進士,是標標準準的文官,年紀六十有二,年老體弱,這一被王楓挾持住,那是半點反抗能力都沒有!

                      但陸建瀛位高權重,從中進士開始,做了三十多年的官,又曾當過咸豐的老師,早已養成了處變不驚的氣度,他挺起胸膛,沉聲道:“你可知挾持朝庭命官當受千刀萬剮之刑?但念你年紀青青,不明是理,你若就此罷手,本官可既往不究,或還酌情提撥!”

                      “快!快放開陸大人,你想夷九族不成?”

                      “你己鑄下大錯,切莫一錯再錯啊!陸大人既然當眾允你,必不至于食言!”

                      “當發匪沒有前途啊,將來全部要抄家滅族,你幡然悔悟,為時未晚啊,有大好前程等著,又何必自誤?”

                      十余名侍衛圍上前來,有的挺起長矛,有的端起槍,七嘴八舌的勸說,卻緊張的聲音都打顫,這沒辦法,如果陸建瀛被殺,身為侍衛,他們中的每一個都要給陸建瀛陪葬,而且也沒人敢開槍,清軍的槍都是滑膛槍,那是真正的子彈不長眼睛啊,瞄準都不見得有用,打中陸建瀛更是罪加一等!

                      ‘信你們的話,下了地府連小鬼都要恥笑!’王楓冷冷一笑,便壓低聲音道:“陸大人,卑職不是長毛,而是被你們強征的江寧百姓,杵彈藥橫堅是個死,倒不如臨死前搏一把!

                      卑職只求活命,陸大人若是肯配合的話,你好我好大家好,否則咱們拼個同歸于盡!哼,卑職爛命一條,死不足惜,而你,身為帝師,官居從一品,卻死在一個卑微的壯勇手上,莫非你不蹩屈?”

                      陸建瀛想想的確是,俗話說,人越老越怕死,這就么死了,榮華富貴轉眼成空,北京的如花小妾誰來照料?另外王楓自稱不是發匪也讓他稍稍松了口氣。

                      ‘回頭再把你這小畜生剝皮抽筋!’陸建瀛也是暗暗冷笑,小聲問道:“你想要什么?說!”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