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穿越一八五三

                      点击:
                      十九世纪,是西方列强瓜分世界的时代,也是中华民族堕入深渊的开端,如果有一个穿越者来到十九世纪的中国,他能否改变中国的命运?
                      1853年春,太平军攻打南京,特工王枫魂穿清军丁壮,生死一发之际,果断开城献降,得东王杨秀清赏识,成为东殿扈从,但理念的不同与太平军高层的腐朽,使他与太平天国渐行渐远,走上了自己创业的道路。

                      第一章 活命的机会

                      “轰!”的一声巨响,一枚炮弹击中城?#21073;?#25104;片的砖石哗啦啦直往下落,连地面都剧?#20063;?#25238;起来。

                      王枫也缓缓睁开眼晴,目中却充满了迷惘,自己不是死了吗?亲眼看到自己乘坐的船被反舰导弹击中,强烈的爆炸把身体扯的粉碎,?#32531;?#22312;剧痛中意识全无,怎?#20174;?#27963;了过来?

                      王枫记得自己与战友去美国窃取一份重要资料,得手之后,却被接头的人出卖,遭美国海豹围攻,毙敌二十余人,终因弹尽粮绝,三名战友以生命作为代价,掩护自己携带资料逃了出来,从东海岸一路南逃到佛罗里达,又潜伏了一段时间,?#25490;?#20102;条船准备往古巴,这是一个强烈反美的国?#36965;?#23408;不料,美国的情报网无孔不入,自己刚?#25112;?#20837;公海,几枚空?#36234;?#23548;弹就打了过来,连跳海逃生都不及!

                      ‘光盘呢?’王枫伸手向?#36335;?#25720;去,却意外发现,缝?#36335;?#37324;的暗袋没了,当下低头去看,一身笔挺的西装竟然变成了土?#23478;路?#33016;口印着个大大的勇字!

                      ‘这....怎么回事?’王枫一怔,又感觉后脑?#20146;?#26377;条东西在晃里晃荡,于是扯来手里!

                      草!两股油光发亮的大辫子绞的异常紧密,这分明是猪尾巴啊!

                      王枫心里一凉,赶紧往额头摸去,果然,脑门及天顶的前半部分光滑滑,这他娘的不就是我大清的招牌吗?

                      一瞬间,王枫惊醒过来,立刻四周一看,周围七零八落,清一色清军,有的手里拿着火绳枪,还有少量的燧发枪,伴着阵阵青烟,炒豆子般的枪声七零八落,有的在开弓射箭,箭如连珠,射速比枪快的多,还有人探出半边身子向红夷大炮里捣实弹药,但都是露头没多久,就惨叫着摔了下去。

                      ‘嗯?’王枫心中一动,非常莫名的,头脑里多出了些资料,这下子全明白了,原来自己魂穿成了?#36867;?#20853;勇,驻守江宁。

                      时值太平军攻打江宁,江宁共有旗兵?#36867;?#20116;千余人,还有临时募集的壮勇万人,在钦差大臣兼两江总督陆建瀛的带领下固守待援,因为钦差大臣向荣与琦善各率南北两路清军正兼程赶来,自己的身份,则是临时募集的壮勇,一部分搬运战备物资,另一部分捣弹药,也就是?#22766;?#30340;炮?#36965;?br />
                      自己很不?#36965;?#20998;派的工作是捣弹药!

                      王枫只觉得有些头晕,自己穿越到了清朝?还是太平军攻打江宁之时?也就是说,眼下应该是1853年三月,即咸丰三年,城外的太平军号称五十万,实数约为十七八万。

                      “发匪杀人如麻,**捋?#28216;?#24694;不作,一旦城破,无人能活!向大人与琦大人不日来援,坚持,都给本官坚持住,凡有击毙发匪者,按人头赏白银一?#21073; ?#36825;时,一名须发斑白的老?#19968;?#25391;臂高呼,这正是王枫记忆中的两江总督陆建瀛!

                      王枫?#32426;?#24494;皱,江宁城是必破无疑,清军固然神憎鬼厌,可太平军也不是好鸟,据多方史料记载,太平军破?#24378;?#26159;死了好几万人呢,虽然对平民百姓屠杀不多,但对兵勇下手不留情,可以说,刚穿越就陷入了绝?#24120;?br />
                      王枫前世是0257部队的大队长,与众多秘密部队一样,这支部?#21448;?#26377;编号,外人摸不清虚实,却是**垂直领导,专门从事绝密情报的刺探获取,王军虽然武功高强,军事素养娴熟,但这具身体,只是个十八岁的寻常少年,没经过恢复训练,不仅力量不足,很多杀招也?#38469;?#19981;出来,这意味着想凭武力逃命几乎是不可能,更何况十九世纪的枪炮虽然威力不如二十一世纪,打死人却不费事!

                      正暗暗?#20843;?#30528;脱身之法,“嗯?”王枫突觉一道劲风袭来,用眼角余光一?#24120;?#27491;是把总狠狠一脚踹向自己!

                      出于本能,王枫就要躲闪,但立刻忍住了,因为自己只是最普通的兵勇,在包括清军的旧军队中,下级胆敢躲闪上级的殴打那是找死,只得硬生生挨了这一脚!

                      “扑!”这一?#30424;?#20013;肩头,王枫打着横摔倒在地,肩头一阵火辣辣的疼!

                      这名把总破口大骂道:“你他娘的发什么愣?#23380;八?#26159;吧?快,把弹药?#24179;?#21435;!不然?#29486;?#21128;了你!”

                      太平军的炮火比城上的清军更?#26377;?#29467;,身边时不时就有人被子弹击中,当场打的血流满面,不死也是半残,更别提在密集的弹雨下,?#29260;?#22899;墙的掩护来杵弹药了,这是十死无生啊,可是不依把总的话去做,马上就是死,该如何才能活下来呢?

                      ‘看来,只能投降太平军了!’这是王枫唯一的生机,但投降太平军后果难测,他不?#19981;?#25226;命运放在别人手上,只有立下战功,才能被太平军高层重视,在太平军中出人头地,一步步晋升,而迫在眉睫的问题是,如何避过眼前这一劫!

                      王枫瞥了眼躲在城墙最后端,?#26412;?#33258;己约有十米的陆建瀛,决定先拖延片刻,再寻找挟持此?#35828;?#26426;会。

                      “是,是,大人教训的是,卑职这就去!”于是,王枫学着清宫剧的腔调,哈着腰爬了起来,刚拿起木杵,就故意踩上一滩鲜血,脚下顿时一滑,哎唷一声跌了个仰面朝天!

                      刷的一下,把总勃然大怒,半抽出腰刀,却是一阵呼啸声在头顶响起!

                      “快!保护大人!”陆建瀛身边的侍?#26469;?#22768;叫道,几个人围成人墙护住陆建瀛。

                      王枫暗道了声好机会,根据他的判断,炮弹落点距自己不会超过五米!

                      红夷大炮虽然远远落后于同时期的西方列强,但杀伤力不弱,实心弹的杀伤半径是两到三米,开花弹则达到七米左?#36965;?#29579;枫没法分辨太平军打来的是哪种弹,为保险起见,向相反方一扑!

                      “轰隆隆!”太平军打来的是实心弹,飞溅而射的碎石几乎是擦着王枫的屁股掠了过去,紧接着,便是数名躲避不及的兵勇惨叫着倒飞而出,也包括那名把总,在震上半空中的同时,已经已打成了筛子!

                      而王枫,也装着被震荡波掀起,惨叫一声,手忙脚乱的朝陆建瀛扑去!

                      第二章 挟持总督

                      由于之前的那一扑,王枫与陆建瀛的距离拉近到了六米,也就是两丈不到,以王枫的身手,尽管这具身体远不如前世强悍,却可?#36828;?#38470;建瀛形?#36175;?#32961;了。

                      其实王枫弹起时距着弹点足有三丈左?#36965;?#36825;么远还能被震飞,着实匪夷所思,但城头枪炮声不断,刚刚又是一枚实心弹落地,强烈的紧张感极大的干扰了?#35828;?#27491;常思维,使得陆建瀛的诸多护卫,竟无一人觉察到个中的反常之处,甚至还有人见王枫飞来,怕被砸中,往边上闪了闪!

                      毕竟自清军入关以来,足足两百多年的奴化?#36867;?#26089;已压垮了中华民族的脊梁骨,民对官稍有异议,轻则打板,重则杀头,民见了官,必须要恭恭敬敬的下跪,跪多了,膝盖就自然而然的变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又有谁能想到,一名小小的壮勇会对高高在上的两江总督大人存有歹念呢?

                      扑通一声,王枫在陆建瀛身前半丈处重重摔落下来,一名最近的侍卫厉喝道:“?#25918;?#25165;,滚!惊扰了陆大人,?#29486;?#30733;你狗头!”说着,飞起一脚踹了过去!

                      这一次,王枫不会再挨踢了,侧身一闪,同时搓指成鹤啄,狠狠?#21335;?#20365;卫的膝盖下四寸中部,此处可分筋,亦可错骨,分筋之筋点,正是王枫的鹤啄所指!

                      “哎唷!”一声?#26149;簦?#36825;名侍卫挨了重重一击,当即栽倒在地,麻筋中招,该?#20154;?#40635;难当,失去了活动能力,王枫趁机伸手一勾,一把抽出他的腰刀,回臂猛削!

                      ?#26001;輳 ?#34880;花四溅,这名侍卫捧着咽喉,满脸不敢置信,他的咽喉处正有一蓬鲜血飙射而出。

                      变?#35782;?#29983;,所有人都是一怔,王枫赶紧翻身起来,“发匪,他是发匪,快保护陆大人!”这时,又一名侍卫回过神,抽?#26029;?#30528;王枫当头就劈!

                      王枫背后象长了眼睛似的,后脑壳一甩,那条粗大?#22303;?#30340;辫子就象鞭子一样直抽而去!

                      “啊!”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后,这名侍卫捂住眼睛,打着旋跌向一边,指缝有丝丝缕缕的鲜血渗出,显然,他的眼晴瞎了!

                      拨刀杀人,摆首甩鞭,瞬间两名侍卫一死一残,却丝毫没能阻挡王枫半分,他大步迈上,一记擒拿手抓住陆建瀛的小臂向下一拧,身体借势转向后方,再刷的一下,把?#20540;都?#19978;了陆建瀛的脖子!

                      清朝总督按律由文官担任,陆建瀛是道光二年进士,是标标准准的文官,年纪六十有二,年老体弱,这一被王枫挟持住,那是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但陆建瀛位高权重,从中进士开始,做了三十多年的官,又曾当过咸丰的老师,早已养成了处变不惊的气度,他挺起胸膛,沉声道:“你可知挟持朝庭命官当受千刀万剐之刑?但念你年纪青青,不明是理,你若?#30171;?#32610;手,本官可既往不究,或还酌情提拨!”

                      “快!快放开陆大人,你想夷九族不成?”

                      “你己铸下大错,?#24515;?#19968;错再错啊!陆大人既然当众允你,必不至于食言!”

                      “当发匪没有?#24052;?#21834;,将来全部要抄家灭族,你幡然悔悟,为时未晚啊,有大好前程等着,又何必自误?”

                      十余名侍卫围上前来,有的挺起长矛,有的端起枪,七嘴八舌的?#20843;担?#21364;紧张的声音都打颤,这?#35805;?#27861;,如果陆建瀛被杀,身为侍卫,他们中的每一个都要给陆建瀛陪葬,而且也没人敢开枪,清军的枪都是滑膛枪,那是真正的子弹不长眼睛啊,瞄准都不见得有用,打中陆建瀛更是罪加一等!

                      ‘信你们的话,下?#35828;?#24220;连小鬼都要耻笑!’王枫冷冷一笑,便压低声音道:“陆大人,卑职不是长毛,而是被你们强征的江宁百姓,杵弹药横坚是个死,倒不如临死前搏一把!

                      卑职只求活命,陆大人若是肯配合的话,你好我好大家好,否则咱们拼个同归于尽!哼,卑职烂命一条,死不足惜,而你,身为帝师,官居从一品,却死在一个卑微的壮勇手上,莫非你不?#22771;俊?br />
                      陆建瀛想想的确是,俗?#20843;担?#20154;越老越怕死,这就么死了,荣华?#36824;?#36716;眼成空,北京的如花小妾谁来照料?另外王枫自称不是发匪也让他稍?#36816;?#20102;口气。

                      ‘回头再把你这小畜生剥皮抽筋!’陆建瀛也是暗?#36947;?#31505;,小声问道:“你想要什么?说!”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