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穿入中世紀

                      點擊:
                      一點來自未來中國技術宅男靈魂的智慧,一點來自日耳曼貴族性格的刻板,通過神秘的力量穿越時空,混合在神圣羅馬帝國小貴族的身體中,無人能夠想象的反應即將發生。
                      看中國技術宅靈魂穿越中世紀,運用自己的智慧和高貴血統,在黑暗混亂的中世紀殺出一條通往榮耀之路,他是騎士誓死效忠的主人,德意志傭兵忠誠擁護的隊長,貴族中的貴族,馬槍與長矛,長弓與弓弩,長劍與戰斧,帶您穿入中世紀。

                      第一節  技術宅男

                      夏日悶熱的氣浪席卷著某市,在市郊區的一棟單元出租房內,客廳中一臺電視正播放著新聞,新聞里面似乎正在插播一條關于奇特的九星連珠的天文奇觀,聲音傳入客廳旁邊的小房間中,不過房間里面的人對此卻充耳不聞。

                      薛正手中拿著一柄螺絲刀,瞇起眼睛盯著手中的部件,嘴巴上咬著的半截香煙長長的煙灰如雪般掉落,可是他卻顧不上這些,因為此時正是關鍵時刻,只見他沉思片刻后,眉頭微皺一下,放下了手中的螺絲刀。

                      “哦,感覺來了,嘎嘎嘎。”薛正蒼白的小臉獰笑一聲,搓動自己的雙手,笑的是如此猥褻,盯著那一小塊集成電路板好像是看見了脫光衣服的美女。

                      頓時,只見這個貌似宅男的猥褻者,猛的抄起自己放下的螺絲刀,雙手快如閃電般的在集成電路板上揮動,猶如一個嫻熟的外科醫生,片刻之后才滿意的點點頭,停止了手中的動作。

                      “喂,薛老大怎么樣,能仿嗎?”從薛正身后緊閉的房門,打開一條縫,一個胖胖的腦袋探頭探腦向里張望,本來想進來可是看了看各種機器部件堆滿的房間,猶豫了一下覺得沒處落腳,便站在門口高呼幾聲。

                      “哦,小胖啊,好了,你看看。”薛正頭也不會的對身后的人說道,而自己將熄滅的煙蒂扔進雜亂的桌子上的臟兮兮的紙杯里面,翹起腿愉快的抖動起來。

                      “哎呀,薛老大我就知道你能行。”小胖歡呼一聲沖進來,在雜亂的房間中蹦來跳去的,笨拙的動作滑稽可笑。

                      “小心我的暖水瓶,小心我的工具箱,死胖子你踩到我的衣服了~~~。”薛正聽著小胖子在自己房間中引發的各種雜音,不由得皺起眉頭不滿的嚷嚷著,要不是看在這死胖子是自己從小死黨的份上,他才不愿意接這個活呢。

                      “老大我看看,鴨梨機子。”小胖子討好的嘿嘿笑著,將薛正雜亂的工作桌上一部手機拿了起來,翻來覆去樂不可支的看著。

                      “小心點,浪費了爺多少腦細胞。”薛正點燃一根煙,夾在左手指上對著小胖子指指點點,心中卻想這死胖子不知道又要去騙哪個無知少女,明明家那么有錢,還用這爛手機仿世界知名的鴨梨手機,泡妞也不下點本錢,光知道占我的便宜。

                      “謝謝老大,哈哈,果然是山寨達人,用一部幾百塊錢的爛手機,就改成了鴨梨手機,這手藝真是沒話說,難怪畢業這么多同學里,就你有膽魄自己出來闖。”

                      “滾蛋,我要是有個像你一樣的有錢老爹,還吃這苦。”薛正不耐煩的罵罵咧咧道。

                      “嗨,我老爹倒是老在我面前提起你,說你是個人才,怎么樣有沒有興趣去我那干?”

                      “滾蛋,讓爺給你當手下,做夢。倒是你小子,快點找個好媳婦讓你老爹省點心,上次那個媛媛就不錯,又漂亮身材又好。”薛正雙手放在腦后,躺在自己的旋轉椅子上,帶著酸酸的醋味說道。

                      “什么媛媛啊?早分了,沒激情,太古板。”小胖子撇撇嘴巴,不屑的說道。

                      “我cāo,你個身在福中不知福的禽獸,拿了機子快點滾蛋,我這還有活,沒工夫跟你耗。”薛正不知道為何心中一陣煩悶,揮手轟著這個面前的死胖子,轉過身去也不再理會他。

                      “嘿,老大那我就先走了,錢回頭給你,這還有個約會,小師妹哦~~~。”死胖子猥褻的嘿嘿一笑,恭敬的轉身走出了這個又臟又亂的房間。

                      薛正聽見房門碰的一聲關上的聲音,頓時除了客廳的電視廣告聲,一切變得沉靜,他從左邊桌子一堆書籍中翻出一本看了起來,這是一本介紹中國古代各種技術的書籍,是薛正在大學讀歷史系時候買的一本書,也是他唯一喜歡的一個教材書籍了。

                      認識薛正的人都會認為他是一個怪人,除了最流行的宅以外,他還是一個技術狂,只要是和制造有關的東西都會勾起他強烈的好奇心,薛爸薛媽很清晰的記得只有五歲的小薛正,將自己家不多的小電器拆成一地小部件的情形。

                      這件事情讓薛爸和薛媽曾經很激動一把,認為自己兒子是學理工的天才,可是沒想到薛正長大后是挺喜歡數學物理的,可是英語卻死活毫無興趣,在一個用其他國家語言衡量人才的國度里,這也注定了薛正與畢業后好找工作的理工科無緣,無奈之下只得報考了某大歷史系。

                      可是今天自己最喜歡的技術圣書也無法勾起薛正的興趣,他看了一會卻覺得心情更加的煩悶,于是放下手中的書,從抽屜中拿出一塊手表,但是和普通手表不同的是能夠從旁邊拉出來一根數據線,當薛正把線連接在自己那落滿了灰塵的電腦上的時候,熒幕上出現了人影并逐漸清晰,只見一個漂亮端莊的女孩子出現在熒幕上。

                      “媛媛你還好嗎?”薛正有些激動的搓著自己的手,蒼白的臉上浮現出一抹紅暈,他心中一陣苦楚,自己竟然喜歡上死胖子的女友,哦不,是前女友。

                      不過愛情這種事真是無法可說,當薛正被死胖子非拉著一起吃飯的時候,那個身穿白色長裙,長發飄飄的女孩便把他這顆宅男的心俘虜了,可是自己這張遠遠沒有手指靈活的嘴巴,竟然一句話也搭不上,只能眼巴巴看著死胖子和女神親親我我。

                      不過恰好,那天他正在幫別人山寨一枚監控手表,于是才能夠保存住女神的影像聊以自慰,當他對著電腦的熒屏發花癡的時候,夏日的窗戶外,開始刮起大風,這是雷陣雨的前兆。往日這正常的自然天氣,卻在今天極為不尋常,很快烏云黑壓壓的浮現在城市上空,閃電劃過天空如金潢色的騰蛇翻騰著。

                      “我cāo,這么大的風,閃電?糟了,樓頂上給別人調試的接收器忘了收。”薛正從滾滾的雷聲中醒悟過來,他連忙登上人字拖,踢踏踏的沖出房門向樓頂奔去,如果接收器被雷劈中,那自己半個月的心血就白費了。

                      沖上樓頂的薛正,看見那接收器長長的天線,在狂風中左右搖擺有折斷的趨勢,他連忙奔上前顧不上大風席卷,一把握住天線企圖將其收回,就在此時,一道金色的閃電突的一下從天空中落下,恰好擊中了天線。

                      “不好了,有人遭雷劈啦~~~~。”在薛正意識迷離的時候,這是出現在他耳邊的最后聲音,而他的心中卻在哀嘆,果然是朋友妻不可欺呀,真是無端躺下也被劈。

                      而在薛正租的房間客廳中,那臺電視正播放到一個金發碧眼的歐洲小妞,對著一座廢棄的中世紀城堡搔首弄姿,似乎是給導游在介紹德國中部一座有著悠久歷史的城堡。

                      閃電劈中接收器天線后,電視的屏幕便劇烈的閃動數下,更加詭異的是在晃動的屏幕里面竟然浮現了一個人的面孔,若是被小胖看見的話一定會大吃一驚,那分明是薛正那張蒼白的小臉,可是在電視屏幕里面卻被拉長跳動了幾下,然后整個電視里面發出燒焦的味道,屏幕變得漆黑一片。

                      頭痛欲裂的感覺襲來,當他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一切已經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那樣,動動手指發出沙沙的聲音,摸到身下貌似干草的東西,他的口中發出一聲呻吟,那聲音非常陌生。

                      “我這是在哪?我怎么了?”薛正吃力的用手掌支撐著自己的身體,緩慢的起身,他覺得自己眼睛里冒著金星,腦袋沉的好似掛了一枚鉛球,兩條腿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他心想自己不是遭雷劈了嗎?難道這里是醫院?

                      腦袋的不適使得他沒有方向感,直覺告訴他這是一個昏暗的房間,他東倒西歪的將房間里面的一些木桌和椅子撞的咯吱直響,不過總算是摸到了門邊,這竟然是一扇木門,手指觸碰到門上的薛正立即反應過來,從手指的觸感來看,這扇門非常的簡陋,不過用料扎實,他邊想邊吃力的推開門,刺眼的陽光一瞬間照在臉上,他不由自主的抬起自己的右手擋在臉上。

                      “我滴個親娘啊,這也太扯了吧。”當眼睛適應了外面的環境的時候,薛正總算是能夠看見了,可是當他看見外面的情形的時候,驚訝的張大嘴。

                      頭頂萬里無云碧藍的天空下,一塊塊錯落有致的田地環繞四周,一條泥濘小路從眼前穿過,蜿蜒曲折的小溪嘩嘩的流淌著清涼的溪水,一座只有在荷蘭才能看見的風車磨坊坐落在小溪石橋旁邊,幾個身著打扮古怪的歐洲人趕著羊群,邊走邊哈哈大笑交談著。不時地幾聲犬吠響起,幾條花斑獵犬從森林里快速的竄出,緊接著幾名騎著馬的人吆喝著策馬狂奔,他們的身后幾名仆人打扮的人跑步緊跟在后。

                      第二節  家人

                      薛正坐在一張粗陋的木桌旁,皺著眉頭看著手中的鍍銀盤子,盤子上印出來他的模樣,原本因為宅的蒼白面龐變成玫瑰紅,這是因為他的膚色是西歐人的白皙,而因為年紀輕的緣故血色呈現出白里透紅,一張陌生的高鼻梁、藍眼珠子的鬼佬摸樣。

                      “我這是怎么了?”薛正摸著自己嘴唇邊,那金潢色毛絨的胡須,看年紀自己似乎是剛剛開始發育的大男孩,可是自己明明都已經成人了。

                      “嗨,阿若德怎么不吃媽媽做的熏肉,你以前最喜歡的了?”從薛正的身后傳來一個婦女的聲音,從聲音他可以聽出那是類似于德國人的語言。

                      “我,我這是在哪?我是誰?”薛正感到自己的后腦勺隱隱作痛,腦袋有些發蒙的感覺。

                      “哦,可憐的小阿若德,從馬上摔下來。”一雙溫柔的手放在了薛正的頭頂,輕輕的撫摸著他的金發,語氣充滿了溫柔的溺愛。

                      “乒~~。”忽然屋子的房門被撞開,一個大塊頭的金發日耳曼人大步走進來,他滿不在乎的看了看屋子,走到木桌旁邊一把抓起錫燭臺旁的火腿,大口大口的吃起來。

                      “依夫你的父親呢?”女人轉過身去,對大塊頭的年輕日耳曼人說道,目光中同樣充滿了憐愛。

                      “他在馬廄中套馬,馬上就來了。真是該死,我們今天差點就打下一頭雄鹿,可是那該死的鹿逃進了隔壁領地。”這個叫依夫的年輕日耳曼人,一屁股坐在餐桌旁,接過母親送過來的堅硬的大麥面包舔著盤子中的肉湯吃起來。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