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混在初唐

                      点击:
                      杨恒,是一个非常小心的人,就是在过斑马线的时候,也要在绿灯亮了再观察八遍,直到确认两边没有闯红灯的车辆,还有快速拐弯的车辆的时候,才会迅速通过,可他就是如此小心,可还是在一个冬天出事了!
                      “哆哆哆,哆哆哆,啊,好冷,好冷,让我点上炉子好好睡一觉,?#34180;?
                      “啊呀,不好,忘记把窗子给开一点缝?#35835;耍?#36825;,这,我怎么动不了了……”杨恒发现自己有些煤气中毒了……

                      第一章 这是哪

                      ?#30452;?#25665;猴子摁住了,杨恒在心中想到,这所谓的摁猴子,也就是梦魇了,民间的说法是摁猴子,摁虎子,鬼压身,据科学的解释就是脑子里面意识那半醒了,而另外的没有醒来。当杨恒醒来后动了一下动不?#35828;?#26102;候,我?#30452;?#39751;住了,他就知道,自己又一次的被梦魇了,这感觉太熟悉了,不要着急,慢慢来。

                      动动小手指,还好小手指在动,再睁睁眼,眼皮很沉,没有睁动,这很正常,十次梦魇,能有八次是睁不开眼睛的,再摇摇脖子,这是从梦?#25163;?#33073;离的最重要的一?#21073;一撾一危一?#26179;晃。

                      哎呀,这次梦魇的时间咋这?#38383;?#21602;,就是晃不醒呢,杨恒一下着急了起来,好吧,再来一遍这个程序,先动动脚趾,一二三,还好,脚趾动的很轻松,动动手指,一二三四五,五根手指也都能动,啊,对了,另一只手,一二三四五,同样都能动,就是幅度不大。

                      睁睁眼睛,眼皮很沉,好似有东西压着一般,这跟平常不一样,摇摇脑袋。

                      “恒儿,你醒了,是不是饿了,娘马上给你弄东西?#38383;浴!?#26524;然是在做梦,娘,娘不知道早就去了多少年了,还有,这也不是娘的声音呀,怎么感觉带着一些陕西的口音呢,不去管她,继续晃脑袋,一二三四……醒呀醒呀,你快醒来呀,杨恒更是着急了。

                      “恒儿,你等急了吧,娘来了,娘来了,娘是给你做的鸡汤,娘特地把咱家?#24515;?#21482;打鸣的大公鸡给杀了,医生说了,你受伤了,要好好补补。”

                      这个自称为娘的人又一次出现了,还哩哩啰啰的说着什么,接着杨恒就感觉自己好似被人扶了起来,现在自己好像是在坐着了,不过后面还是有人扶着,不然他会倒下去的,此时杨恒也顾不上想什么事情了,因为有一个碗已经放在了自己的嘴边,还往自己的嘴巴里面倒着什么,难道这就是那个自称娘的人说的鸡汤,果然,在里面有一股很浓的鸡汤味,什么时候鸡汤的味道这么浓了,果然自己还是在做梦,虽然醒来之后就会忘记这件事情,可现在在梦?#24515;?#23601;好好享受一下这浓烈的鸡汤吧。

                      “咕咚咕咚,”杨恒大口的喝了起来,幸好在梦中喉咙还有吞咽的能力,要不然自己怎么能够享受这么香浓美味的鸡汤呢。杨恒贪婪的吞咽着鸡汤,好东西,要多喝些。

                      “别急,别急,看你这孩子,鸡汤这里还有的是。”这个妇人一看杨恒吞咽了起来,可是高兴坏了,要是吞?#35782;?#19981;能的话,这还不给活活的饿死呀。

                      可在杨恒的心中却想着,我这难道是受伤了,可受伤?#35828;?#35805;应该挂水呀,不应该有饥饿的感觉呀?是个问题,要好好想想,这是怎么回事,再说,这身下也不是回事呀,怎么感觉这么不平整呀,一块大一块小的,可是给咯的不舒服呢,还有,盖的这是什么,怎么听起来好像有草的刷拉声呢?

                      “呜呜呜呜。”是谁在哭,杨恒再次听到声音,或者说是再次从梦中醒来,“你个?#38553;?#35199;,我们孩儿不就是去偷听那个什?#27492;?#31168;才教书么,你就下这么大的狠心?#38383;?#32602;我们的孩儿,要是孩儿有个三长两短的话我就跟你拼了。”

                      “娘子,是我错了,是?#20063;?#23545;,可你也知道,这些日子我们家的事情,那个李三郎可是逼迫的厉害呀,你说我们要是这个铺面没了,我们该到哪里去呢,还有这个酸秀才早不来,晚不来,为啥偏偏在李三郎来了之后才来说事呢,如果?#20063;?#24809;罚这小子,也许他们会把恒儿送到官府去呢。”

                      “孩呀,孩呀,我苦命的孩呀,那字可不是咱家能学的东西,你咋就这么不听说呢,还跑去私塾那里偷学,还?#24515;?#36825;个狠心的爹,不就是个李三郎么,他要这铺面我们给他就是,你这个狠心的爹竟然让你在火炉边上罚跪,那火炉边上是好跪的地方么……”

                      大体杨恒算是听明白了,自己有可能是穿越了,要么就是还在做梦,这个梦好长的,?#24049;?#36807;多次的鸡汤了,不过感觉一次比一次淡薄,应?#27809;?#26159;那一只鸡熬的汤,可见这个家庭也不是很好,到底火炉是何火炉呢?那个李三郎是何人,还有自己是什么身份,怎么不能学字呢。

                      ?#21834;?#26472;家娘子,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还有我奉劝你们,还是如了李三郎的意吧,否则,嘿嘿,那咱就官府见了。”前面的没有听明白,看来那个害的他烤火炉的酸秀才来了,不过听这个意识应该是为那个什么李三郎来当说客的。

                      可这个便?#22235;?#20146;也不是好惹的,“滚,你个酸秀才,?#24515;?#19968;声先生你还拽起来了,什么非礼勿视非礼勿言,你以为老娘真的不明白呀,滚,滚,滚,他李三郎要这个铺面就自己来说。”

                      “哎呀,你怎么能打人,疯婆娘,疯婆娘,?#20063;?#36319;你说了。”看来这便?#22235;?#20146;不知用什么把这个所谓的秀才给打了,不过估?#24179;?#20182;秀才也不应该是考中秀才了,应该就是?#35835;?#20960;个字的文人罢了,不知是自己开的私塾,还是别的什么。

                      “杨家娘子,我来给令郎撤下药布来了。?#34180;?#21834;,是王医生呀,快里边请里边请,你看这又麻烦你了。?#34180;?#23064;子客气了客气了。”

                      “恒儿,醒了没有,娘要扶你起来把眼上的药布给撤了。”那个,我说一直怎么就没有看到过什么呢,原来在脸上还有药布呢,还正盖着眼,不要眼睛出现什么问题了吧。

                      杨恒忐忑不安的想着,让娘亲给扶着坐了起来。“医生,你说我家孩儿怎么还不能动不能说话什么的,到什么时候能好呢。”

                      “杨家娘子,我跟你说过,这眼睛我能保证治好,可这掉了魂就需要找人来叫魂了,不知你找了没?#23567;!薄罢?#20102;,道士也找了,和尚也找了,他们都说很快就会好的。”

                      “那杨家娘子就不要着急了,这魂要?#25351;?#21407;位可是要好长时间的,你这几天有没有见令郎一次比一次好呢。”

                      “有啊,有啊,我家恒儿先前只会动动手指,现在能活动到手腕了。”可不是,经过了杨恒几天的努力,现在是手腕脚腕都能够活动了,不过他还以为这有可能是一个梦,一个做不完的梦呢。

                      “那就好,那就好,这是要?#25351;?#30340;好现象呀。”慢慢的,脸上的布一层一层的解了开了。

                      “怎么样,恒儿,能看到为娘么。”杨威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聚?#21653;?#28966;,我再聚焦,“啊,鬼呀。”杨威的眼睛睁开的时候,就发现眼前一个面色惨白带着不少疤的脸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接着就大叫一声晕了过去。

                      第二章 老娘

                      再次醒来的时候,杨恒首先慢慢的睁开眼睛左看右看了一番,发现周围也没有什么东西,只是两面土?#21073;?#36824;有一个茅草的房顶。

                      “我起来。”嗯,好了,我竟?#33618;?#22815;坐起来了,原来那真是在做梦呢,要不怎么好的这么快呢。再一个翻身站了起来,这感觉不是很得劲的样子,虚的很。

                      “恒儿,你醒了,你好了,竟然真的好了,哈哈哈哈,天佑我儿。”原来不是在做梦,梦中的那个把自己吓晕的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不过现在看起?#27492;?#30340;脸并不白,而且有些显黑,就是满脸的疙瘩,而且这是穿的什么衣服,灰白色的,好像是电视上古人才这么穿呢,这是什么现象。

                      也许前面看娘亲的脸的时候因为刚刚睁开眼睛,所以看什么都是白的,不过也应该感?#33618;?#20146;这一吓,不然杨恒还不知道躺倒什么时候呢。

                      娘亲在杨恒身上东拍一下西拍一下,就是在看杨恒还有什么不适的地?#21073;?#32780;杨恒则是在张望着四周,低矮的草房,木床上面铺着些什么,看起来在布的里面好像是塞着一些草似的,还有,他这是在一个里屋里面,从阳光进来的角度看,这应该是在东间。

                      “娘亲,不要摸了,我都好了,就是现在浑身没有力气,我想出去走走,哦,阿耶呢?”啊,自己怎么叫的这?#27492;沉錚?#38463;耶是什么,啊,对了,就是爹的意思,“那个?#38553;?#35199;,这几天我就没有给他好脸色看,他每天除了吃饭就出去了,不要管他,儿啊,饿了吧,娘给你拿饭去。”老娘风风火火的就走了出去,没多久,就端着一个黑碗走了进来,这,这还是陶碗,这到底是什么年代,而吃的呢,尝尝,嗯,有小米,有高粱,就这两样了。

                      开口问问吧,可又不好张口,听老娘说的是老爹惩罚自己才把眼睛烤坏了,并晕倒在火炉边上,谁知道老爹对自己是什么态度呢,还是不要问了,否则再让老爹把自己当成妖怪给扔到火炉里面去,虽然自己现在也没有搞清楚什么样的火炉。

                      杨恒迈步走了出去,这才发现,这里竟然还有前后院,看来这就是所谓的二进院落了,在后面还有两处房屋,明显这两处房屋要比这一处小的多,看起来门也破了,能从门缝里看到里面堆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好像都是些石?#32602;?#36824;有一些铁块,而另一处房屋相对来说还好一些,至少门都是完整的,而?#19968;?#19978;着锁。

                      走出正门,这才发现在东厢还有一处房屋,不过这是一处框架式的房屋了,外圈是一些门板,这时杨恒才明白什么是火炉了,这不是打铁的炉子么,于是在他的脑子里隐隐作痛,好像记起来了一些什么,好像那个酸秀才来告状的时候,老爹正在融化那些矿石呢,这才让杨恒站在了炉子边上,而老娘在一边也没觉得这炉子能烤坏了人,甚?#20142;?#28789;魂都换了。

                      不过杨恒很庆?#36965;?#24184;亏自己是往后倒得,而不是往前倒,否则还有没有自己这条小命就说不上了呢,想着想着,杨恒不禁双手摸了摸?#24120;?#21834;”杨恒惊叫了一声。

                      “恒儿,咋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34180;?#27809;有没有,娘亲,你忙你的去吧。?#34180;?#37027;好,有什么事情就招呼娘亲,不要像上次烤伤了那样,你都十岁的孩子了,既然受不了了,怎么不?#24515;?#20146;呢,娘亲也是,就没注意到你竟然离火炉那么的近,这要是你爹那个?#38553;?#35199;这么近呆久了,也会受不?#35828;摹!?br />
                      杨恒惊叫什么呢,原来自己的脸上也是一些疙疙瘩瘩的,而听到老娘的话后,就挽起了袖子,发现自己真是一个孩子呢,这小胳膊小腿的,可这胳膊上怎么也是疙疙瘩瘩的呢,再细看看,这难道是被火星给烫的,“我的个娘哎,怪不?#27809;?#34987;烤晕了,就这胳膊也不知受了多少罪了,”再想娘亲的脸上,也是这?#25351;?#30249;呢。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