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肤
                      字号

                      大明神相

                      点击:
                      自认地球第一帅的柳文扬重生到了洪武二十八年,家中无钱又无粮,老爹是神棍一枚,且生意清淡,如此家境如何拼爹?
                      这一年朱老八还在拍苍蝇打老虎。
                      这一年朱太孙还在学习尊老爱幼。
                      这一年燕王还在谋思着一国两治。
                      这一年僧道衍夜观天相大呼妖星降世……
                      这一年柳文扬很苦逼地穿起了没底裤的衣服,绞尽脑汁还俏寡妇的钱……

                      第一章.洪武28

                      "啊呀!"大叫一声,柳文扬从昏昏沉沉中苏醒,第一?#20174;Γ?#22836;?#20174;?#35010;。整个脑袋像是被电钻使劲儿狠钻一样,头骨都快被掀翻。

                      "看起来不能再喝那多酒了!"他心中嘀咕着,脑海中不禁浮现除昨晚生日狂欢中的一?#33618;弧?br />
                      啤酒对?#30475;擔?#34507;糕四处甩,狂乱的身影,吵闹的噪音……整个ktv陷入疯狂。

                      闭着眼,柳文扬努力让自己的脑袋清醒起来,压制住那种令人恶心的晕眩,然后他就感觉到,自己怀里似乎抱着一个人!

                      没错,是个人,因为柳文扬能够亲切地感受到那人火热的体温。

                      "难道是……练歌房作陪的小姐?"柳文扬一阵惊喜,美人在怀,体温犹在,想起自己那帮狐朋狗友煞费苦心的安排,某人一阵感动。

                      只可惜自己喝了太多酒,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知道有没有和这位亲爱的小姐那个啥,如果没有的话,那可就辜负了朋友们的一番心意,也辜负了?#19988;?#32463;付出的过夜费……最重要的是,也不知道这个小姐长得美不美?#33510;牛?#23601;先用自己的手公测一下吧。

                      想到这里,柳文扬就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身边的人,"嗯,这身子也太瘦了,尤其前面简直像飞机场,平平无奇,毫无新意,简直没?#34892;?#22043;,干瘪瘪的,这样的人也能做小姐,奇迹啊奇迹!"

                      又一?#20843;迹?难道说这个属于那种没身材有长相的那种货色?那就摸摸脸吧!"柳文扬继续摸去。

                      "咦,这是?#36710;?#23376;吗?不怎么光滑,还?#34892;?#31895;糙,看起来这位小姐的命也不好,是啊,命好的?#20843;?#21448;会来做小姐,早去求**了……?#36824;?#33258;己那帮哥?#19988;?#22826;抠门吧,找这样的货色来搪塞自?#28023;浚?

                      柳文扬一边愤愤不平地?#20843;迹?#19968;边继续用自己的咸猪手摸索。

                      "哈,这是什么什么,嘴巴吗?很干燥啊,看起来没选对好的唇膏,需要很好地滋润滋润了……还有这……这是……"柳文扬猛地一惊,睁开眼来,但见自己伸手摸着的一把胡子!

                      没错,就是一把胡子,并且是很低级的山羊胡!

                      晕!有没有搞错?!

                      柳文扬整个人被吓醒了,但见睡在他身边的,哪里是什么如花似玉的小姐,而是一个模样猥琐的胡子男!

                      怎么可能?自己竟然抱着这个?#19968;?#30561;了一夜?!

                      柳文扬猛地缩手,浑身上下一阵恶寒,忙不迭地检查自己是否遭遇过什么不幸的事儿,继而内心一阵悔恨,愤怒,还有一丝丝疑惑。

                      那山羊胡本就睡的不踏实,被柳文扬这么一折腾,自然就醒了,他揉揉眼睛,便往床上看去,只见柳文扬正在用很古怪的目光望着自己。

                      不知为何,那山羊胡的眼泪一下子就夺眶而出,然后一把抓住柳文扬的手,带着哭腔道:"天可怜见,佛祖菩萨城隍爷保佑,阿扬,你终于醒了?!"

                      这句话长短?#25163;校?#35328;辞?#32478;擔还?#35821;气却充满了惊喜,充满了关心,充满了说不出的……基情!

                      看着眼?#21543;?#32650;胡那?#34892;?#36807;度夸张的眼圈泛红,和被对方紧紧拉住的手,柳文扬地一?#20174;?#23601;是:"我勒个去!松手!"奋力一甩,那床板原本就很窄,山羊胡一侧身就滚地葫芦般滚下了床。

                      "哎呦!妈呀!啊!"连续三声惊叹,山羊胡很滑稽地跌落床下,揉着屁股,大半天?#25490;?#36215;来,然后用一种很惊喜地眼神看着柳文扬,"阿扬,看起来你的病真得已经好了许多,这一手,蛮有力气的嘛!"

                      摔成这样还夸人力气大,这人脑袋进水?!

                      脑袋彻底清醒过来,就着微弱的光线,柳文扬这才看清楚那?#35828;?#20855;体模样,年纪大约三四十岁,虽然五官长的还算?#33487;?#21364;给人一种贼眉鼠眼的感觉,留着一把看似很低级,却自认很风骚的山羊胡,最主要的是……他的脑门上经竟然还顶着一个"叉烧包"!

                      不,准确地说应该是发髻!

                      那发髻就那?#27492;?#20415;一挽,用树杈做了簪子一插,散落下来几缕长发,倒添了几分斯文韵味儿;再看他身上罩着一件破破?#32654;?#30340;大襟粗布道袍,肥大的裤子,扎着绑腿,穿着一双硬邦邦的布鞋。整个古装戏里男?#35828;?#25171;扮。

                      道士?!

                      演?#20445;?br />
                      古装戏?!

                      看着眼前这位发髻高挽,一袭古代道袍的?#19968;錚?#26611;文扬只觉一阵晕眩。

                      低头再看看自己身上,竟然也是一身古装打扮,一身葛衣长袄,配着一条灯笼裤式样的肥大棉裤,摸摸头上,竟然也有一个……叉烧包!

                      哦,买噶!

                      某人只觉脑袋更晕了。

                      好不容易将慌乱的心神稳定下来,"这里是哪里?你是谁?我又是谁?"柳文扬喃喃问道。

                      "阿扬,你是不是又病糊涂了?我就说你的病还没好吧,那个该死的郎中就是不肯来看一眼,说什么雪下的太大,道路不好走,我看他是怕我付不起他的出诊?#30505;?#29399;眼看?#35828;?#30340;?#19968;錚?#26089;晚有一天我要让他知道我的厉害!"山羊胡骂不咧咧地,所说的话柳文扬一句没明?#20303;?br />
                      眼看山羊胡还在罗哩罗嗦,柳文扬急忙喝止道:"打住!请问大哥……哦不,大叔,或者大伯……"看着对方的模样,实在看不出来具体的年龄,说三十,又像四十,说四十吧,沧桑的又像是五十,难道是传说中的未老?#20154;ィ浚?br />
                      "请问这里究竟是哪里?我又是谁?你又是谁?!"

                      "这里是你家,你叫柳文扬!"山羊胡看着柳文扬郑重地说,心道,难道是失心疯?

                      柳文扬松了一口气,还好,名字是自己的,?#36824;?既然这里是我的家,那你又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山羊胡眼睛瞪得更大了,诡异地看着柳文扬,然后用手去摸了摸柳文扬的脑门,柳文扬避开他的手,狐疑地看着他。

                      山羊胡长叹一口气,然后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说:"我是你爹!"

                      ……

                      "我是你爹"四个字,像是掺加了无边魔法,直?#24433;?#26611;文扬震得七荤八素。

                      如果记得不错,自己可是孤儿啊,怎么会半路跑出一个爹来?!

                      自己最近做过什么?除了举办生日宴会,就是在超市参加了一次卫生纸大抽奖……难道是抽奖抽出来的?!买一卷手?#21073;?#36865;一个爹?!

                      不!我一定是在做梦!

                      是的!一定是在做梦!

                      柳文扬使劲儿拍打自己的?#36710;?#23376;,想让自己醒过来,可是眼前的一切却让他实在难?#36234;?#37322;。

                      如果说这是一场梦,那么这场?#25105;?#22826;逼真了!

                      看看这是什么地?#21073;?#22303;胚房子,破烂家什,生硬板床,还有自己床头这玩意是什么?黑漆漆的带把手的陶罐,难道是大号茶杯?却从口处弥漫着一股?#30001;?#21619;儿……哦不,应该是传说中的夜壶!

                      目光再扫过油灯,板凳,还?#37266;?#21069;这个坐在板凳上使劲儿揉着屁?#29022;?#20315;从考古坟墓中挖出来的"爹"!

                      这一切的一切,除了做梦,没有任何?#20384;?#30340;解释!

                      柳文扬?#22303;?#22320;摇?#25293;?#34955;,想要把自己从梦境中摇醒,可是突然间,脑袋里过电般,闪现出许多不属于自己的?#19988;洹?br />
                      柳显,字文扬,鄱阳县?#19968;?#38215;人,年方十六,秀才出身,因参与聚众闹事,诽谤主薄大人,刚刚被县太爷革去秀才功名,事后,受不了刺激,跳河自?#34180;?br />
                      跳河自?#20445;?#22823;冬天的,这厮也太会挑时辰了!就算不给淹死也给冻死。

                      至于眼前这位,柳文扬的老爹,名曰:柳达;绰号柳半?#26705;?#26611;神棍;职业:算命先生;专长:装神弄鬼。

                      ……

                      "前世今生,我到底是谁?!"柳文扬心中猛然一惊,意识彻底清醒了过来。

                      头脑中莫名多出一段的不属于自己的?#19988;洌?#23436;全是另一个?#35828;?#20154;生。从幼年到成人,母?#33258;?#36893;,父亲拉扯大,两人相依为命……点点滴滴,清清楚楚。

                      至于现在他所处的年代是---

                      洪武,二十八年!

                      "我晕,真的穿越了!"

                      柳文扬大呼一声,直接昏死过去。

                      ……

                      北风呼啸,鹅毛大雪下得正紧,一间破败的街边门户内,传来微弱的灯光。

                      快要干涸的灯油漂浮着隐灭晦暗的?#33769;尽5菩?#22140;里啪啦燃烧着,?#25214;?#30528;床铺上的一个病人。

                      柳文扬想要睁开眼睛,却因为之前消耗精力太多,眼皮子都睁不开。迷迷糊糊间,只感觉有人喂自己吃东西,像是粥水,又像是汤药,很是苦涩,他想要拒绝吞咽,奈何?#20146;?#19981;争气,竟然一口气吃了许多,直到那喉咙冒出苦水来,这才停止吞咽,再次睡了过去。

                      柳文扬再一次醒来,是被冷飕飕的夜风给冻醒的。

                      他抬头望着屋顶---如果说那算是屋顶的话,几个破洞正对着他的脸面,鹅毛般的雪花飘啊飘地落下来,更可恶的是那刺骨的寒风也从那洞穴中刮了进来,刺得柳文扬脸颊生疼。

                      努力地蜷缩身子,让自己尽可能缩成一团儿,这样能够汲取一丝温暖。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那袭葛布棉袄单薄的可以直?#29369;?#22312;背上,底下穿着的肥大棉裤裤脚没有扎牢,以至于那?#29399;?#39034;着裤腿儿直?#24188;?#36827;来,在裆内来回兜风,最令人无奈的是里面竟然没有穿**,以至于蛋冷,蛋冷的……

                      再看自己这张床,直接是用一张门板搭建的,上面乱七八糟地铺了一些茅草,茅草上面盖上一面被单,躺在上面,估计三天?#25165;?#19981;热。

                      "这是……我的家吗?比乞丐窝还不如啊!"柳文扬已经面对了现实,却面对不了如此残破的环境。

                      实际上,原本这家境也还过去,可是为了给柳文扬治病,作为老爹的柳达不仅变卖了家产,还变卖了?#31185;酰?#21487;以说现在连房子都不是他们自己的……

                      这些都是柳文扬所不知道的。

                      外面,刺骨的寒风还在呼呼地刮着,柳文扬把自己缩成一团,顺手抓过几把茅草塞进怀里,这样或许能够暖和一点。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