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超級男秘

                      點擊:
                      風情女同事的逆推,純情蘿莉的死追,和嫩模同居,收來看病的小少婦,樣樣拿手!
                      神奇的靈醫術,神秘的身手,掘金得來的無盡錢財,少年郝浪身處叢叢謎境,卻蛋定的和女子醫院里的白衣美女們拉開了快活人生的大幕……

                      第001章 密探香臥

                      S市機場,一架銀色的國際航班降落。

                      白底綠色海棗樹的寬大短袖襯衫,下身穿著在南非J國淘金者必備的破舊牛仔褲,郝浪手里拎著行李箱正準備走出機場大廳,眼光卻被大廳里LED廣告屏上正播放著的炫彩畫面所吸引。

                      畫面上,一個明艷的女子笑魘如花。

                      柳菲,S市香雅集團老總,郝浪通過琳姨提供的照片認識她,他這次匆匆回國,很大程度上也正是為了她;

                      廣告屏上畫面一轉,打出了香雅集團暨香雅女子醫院建院五周年慶典酒會的廣告,時間是今晚七點,地點在萬盛花園大酒店。

                      信息和琳姨在電子郵件中提供的絲毫不差,郝浪屆時將準時進入酒會,并且找機會潛進柳菲的臨時休息房間,查探有關她身份的秘密。

                      眼光從柳菲那動人的臉蛋兒上滑落,郝浪踏步出了機場鉆進一輛候客的出租車中。

                      琳姨今天不會來接機,她要去辦那件事。她在郵件中已經告訴過他,落地后需要的東西在金牛苑。

                      金牛苑,S市金牛山上,一座環境幽雅的陵園。

                      郝浪走下出租車,順著陵園里肅穆幽靜的水泥小道很快就找到了十九排二十七號座。

                      去南非J國加入淘金大軍,歷經風雨沉浮,三年后回來,墓碑照片上老媽的笑容依舊。

                      老媽照片的旁邊,另外預留了一處空白,那是郝浪為從未見過面的老爸留的。他的老爸是誰,這是一個母親未來得及告訴他的謎。

                      “老媽,這次回來,不論三年前的事情牽扯到怎樣的黑幕,幕后人如何位高權重,我都會一查到底!原本屬于咱們的我也都會要回來!”

                      郝浪攥緊了拳頭,臉上顯出冷峻的剛毅。

                      墓碑前放骨灰盒的水泥槽里,有一塊兒蓋板是活動的,郝浪用力將它移開,伸手掏出一串鑰匙以及一個嶄新的手機。

                      鑰匙是琳姨幫著租的那套房子的,房子在S市中心繁華位置,龍江花園,一個頗為高檔的小區。

                      郝浪走進小區,立馬對那鬧市中少有的靜雅環境感到滿意。

                      打開房門,屋子是精裝修過了的,溫馨中有種小資情調。郝浪踏步朝開著門的那個臥室走去,將行李箱放在了地板上之后他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時間,離七點還剩下不到一個小時。

                      匆匆走到洗漱間用涼水沖了一把臉,郝浪甚至都沒時間換一套衣服,抬腳就向門外走,眼光卻瞥見了洗衣機上一個七彩塑料包,一個大大的姨媽巾的特寫彩印尤為顯眼。

                      “姨媽巾?次奧,琳姨怎么會將它遺落在這里?”

                      念頭在郝浪腦海里閃出的時候他已經走進了電梯。他以為那包花花綠綠的東西是琳姨清理房間時遺忘的,但實際上幾個小時后當他重新回到這兒的時候,他才驚訝的發現,它們另有主人。

                      萬盛花園國際大酒店,S市香雅集團暨香雅女子醫院建院三周年慶典酒會晚七點整準時在二樓的宴會大廳里舉行。

                      郝浪坐在角落里的沙發上,冷眼旁觀。

                      “先生們,女士們,今天是我們香雅女子醫院建院三周年,三年來,香雅集團的發展和成長離不開你們的支持……”

                      臺上,鮮花點綴,香雅集團總裁柳菲一身黑色的晚禮服凸顯著她魔鬼般的身材,正神采飛揚的演講。

                      幾分鐘后,整個酒會的氣氛達到了高朝,郝浪迅速起身離開,乘電梯向著酒店十二樓的1288總統套房而去。

                      1288房間是柳菲的臨時休息房,郝浪準備潛入,看能否查探出柳菲神秘身份的蛛絲馬跡。

                      這個女人身上的謎和她的美一樣在S市出名。

                      三年前她“空降”S市創立香雅集團,很快成為S市商界尤其是醫藥界舉足輕重的人物,但沒有一個人知道她的背景,甚至是她從哪里來,曾經做過什么。

                      S市有很多狂蜂浪蝶公子哥都對她展開過猛烈的追求,但至今沒聽說她和其中某一個傳出緋聞,她卻能應付自如,讓那些難纏的公子哥一個個知難而退。

                      1288房門前,頭戴只露出兩只眼睛反恐帽的郝浪從口袋里掏出一個精致的解碼器,按動了上面幾個按鍵,解碼器上紅燈閃爍,十幾秒的工夫,就聽見門鎖處傳來“滴”的一聲,郝浪伸手推門而進。

                      在有世界各地屌絲的J國淘金大軍中混了三年,郝浪學到了很多技能,包括剛剛使用的這項“開鎖術”。

                      房間很寬敞,迎面的客廳里擺設整齊,整間屋子沒有柳菲的私人物件兒,于是郝浪的眼光掃向臥室門。

                      虛掩的門縫里透出透出神秘。門被動過了,想必剛剛柳菲正是從這里稍事休息后下到二樓宴會廳的。

                      臥室,一向是女生喜歡放置私密物品的地方,郝浪毫不猶豫的走了過去……

                      第002章 被偷窺

                      臥室里厚厚的窗簾被拉上了,空氣中漾著一種淡淡的香味兒,光線黯淡,氛圍噯昧。

                      郝浪拿出手機,憑借著屏幕發出的微弱光線在床頭柜上找到了床頭燈開關,打開。

                      一個粉色的密碼手提箱小巧而精致,郝浪一眼認出琳姨在電子郵件里發給過他它的照片,柳菲裝私密物件的隨身攜帶物。

                      他不假思索的將它掂在手中,心中涌起一陣莫名悸動,柳菲那亭亭玉立的身體閃現在了他的腦海里。

                      美麗女人的私密總會讓男人心癢心動而且充滿好奇。

                      郝浪大咧咧一屁古坐在床上,將密碼箱拿在床頭燈下仔細觀看密碼位置,隨后附耳在了箱體上,右手拇指和食指配合,靈巧的撥動著箱子上的密碼。

                      “啪!”“啪”“啪”三聲密碼撥對后發出的響動過后,他的臉上露出得意一笑。

                      打開密碼箱,幾份文字資料,兩個蓋著紅色騎縫章的牛皮紙檔案袋,一個八角棱形的徽章,上面是一只萌態十足的刺猬。

                      另外,赫然還有一個粉色的類似于按摩棒一樣的東東!

                      這些東西一時間讓郝浪目瞪口呆。柳菲這樣的絕色美女,怎么可能會用上按摩棒?

                      那個八角棱形刺猬圖案的徽章,更是意外的勾起了郝浪的回憶。

                      大二那年他處了個女朋友叫藍瀾,有一次在藍瀾裝衣服的皮箱里,他就發現過這樣的徽章。他問過藍瀾,這是什么徽章,現在回想起來,藍瀾是有意的岔開了話題,搪塞過去,并沒有給他答案。

                      他是因為特殊的原因和藍瀾分了手。郝浪猛然想起,他和藍瀾分手的那年,也正是柳菲神秘來到S市的那一年,隨后他的人生,他的家庭就發生了難以想象的變故。

                      兩個一樣的徽章,兩個姿色非凡的美女,難道這里面有什么聯系?

                      郝浪將疑問壓在心頭,放下徽章,伸手拿起了那蓋著紅色騎縫章的檔案袋,看樣子這里面應該裝著什么秘密。

                      “砰!”的一聲,外間的房門被推開的聲音。

                      “咔嗒咔嗒咔嗒”,這是女人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

                      有人推門進房間了!

                      郝浪一驚,下意識迅速將手中的文件袋放回原處,并且合上密碼箱。

                      外面的腳步聲聽起來很急,而且更糟糕的是居然一路直奔臥室而來。郝浪左右環顧,這才發現整個臥室沒有合適的藏身之處。

                      他的眼光落在西面墻上一扇磨砂玻璃門,此刻也顧不上許多,兩個箭步躥過去,推門而入,藏身在了洗浴間里。

                      幾乎就在他關上洗浴間門的同時,柳菲臉色緋紅的走進了臥室。她呼吸明顯急促,手里拿著手機撥動了秘書的號碼。

                      “小雨,查一下剛剛在酒會上給我端過酒的侍者,我剛剛喝過的酒里應該是被人下了迷情藥了……沒事,沒事,我想我沖個涼,休息一下會好!”

                      柳菲感覺渾身燥熱,手機扔在床上就開始脫身上那件高雅的連衣裙。

                      沖涼?柳菲的話郝浪聽得清清楚楚,不由在洗浴間里焦躁萬分。哪個挨天殺的給她酒杯里下藥,以至于讓她在酒會開了一半就不得不回房間來壞了他的事情?

                      透過磨砂玻璃門,郝浪能模糊的看見正站在床邊那個窈窕的身影,很美。她的雙手一陣動作之后脫下了穿在身上的連衣裙,隨手扔在了床上。

                      郝浪眨巴了幾下眼睛,不由自主喉結上下錯動,咽下一口唾沫。他是第一次這么近距離的“偷窺”一個女人脫衣服,男人某些應該有的反應此刻很不合時宜的有了動靜。

                      隨后,更讓郝浪心跳加速的事情出現了……

                      第003章 畫面太美艷

                      柳菲輕盈的一個轉身,沖著磨砂玻璃門就走了過來。

                      郝浪頓感心跳又加快了幾個節拍。

                      可此時更讓郝浪糾結的是柳菲進洗浴間,他該如何做?

                      他下意識的摸了摸掩住了臉龐的反恐帽,又環顧了一眼四壁光禿禿的洗浴間,一個念頭在心中油然生出:硬闖出去!

                      趁著柳菲毫無防備推門的瞬間,他沖出去,加上反恐帽的遮掩,她在受到驚嚇之余應該看不清他的面容。

                      郝浪不由自主的向著磨砂玻璃門走了兩步。外邊的柳菲已經走到門前。

                      站在門后的郝浪躲避不及,一個身體已經撲進了他的懷里。

                      “啊!”柳菲猝然受到驚嚇,叫了一聲:“你是誰?哦,我知道了,是你給我下了迷……”

                      郝浪瞬間感受到了撞擊在他胸前的物品的沖擊力

                      片刻的電擊酥麻感過后,他清醒過來,未等柳菲的話說完,迅速將她的身體推開,一個箭步躥出洗浴間。

                      出臥室,跨步到客廳盡頭房間門前,整個過程沒超過兩秒鐘,郝浪伸手拉開了房門,一只腳邁出去的同時卻像是被踩了制動的跑車,戛然停了下來。

                      情況有點兒不對!

                      按照常理,柳菲即便是不追著跑出來,也應該大嚷“救命”,可現在他的身后靜悄悄的,恍若無人之境。

                      “喂,你,你沒事兒吧?”郝浪將房門再次關上,回身小心翼翼輕聲沖著臥室里詢問。

                      剛才沖的太猛,他在和柳菲的身體擦肩而過的瞬間依稀覺得她背靠在墻上正緩緩下滑。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