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縱意花叢別傳:商途

                      點擊:
                      楊野,一個普通潛水服務公司的潛水員,在打撈外星飛船殘骸時,意外發現了一串極有可能是從飛船上散落下來的奇特項鏈。
                      在遇見了項鏈中的智能意識星痕后,楊野開始學習記錄在星海圖書館內的知識,并且與傾心與他的美女老板葉昕商量起創業事宜。
                      在經歷了一系列困難后,兩人終于達成了共識,但是卻發現事情并沒有他們想像的那樣簡單……

                      第一集 ~前言~

                      "距離降落時間還有五分鐘……"

                      雨慧走到我面前,傾身輕聲報告。我微微抬起頭,一眼就看到她低領襯衫里的那兩團雪嫩飽滿的乳肉,不禁胸中一熱。

                      可惜,這么快就到目的地了!我在心中暗嘆,隨后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那副精巧眼鏡,向雨慧做出了頷首的回應。

                      得到我的回應,雨慧連忙轉身吩咐隨行人員準備一切,雖然是駕輕就熟的事情,她卻沒有絲毫放松,相反,總在努力做得更好。

                      其實,這種事情本不必由她親自來做,但是身為我的高級貼身秘書,她總喜歡將一切控制在自己的思考范圍之內,以便最大限度地制造出讓我不費力氣的空間。

                      這是她卓越能力的體現,然而對我來說,也是一種溫柔的體貼──女人的體貼。

                      我叫楊野,現年二十三歲,卻已身為世界上四大私營跨國貿易實體之一(簡稱四大貿易實體之一)──天野集團的總裁。

                      我雄踞一個龐大金融王國統帥的寶座,而鑄壘這個王國的時間,不過才短短七年。

                      我從一個月薪只有幾千元的潛水員到身家超過萬億美金,輕輕一咳嗽也能讓世界經濟抖三抖的超級富豪,其間的時間跨度如此之短,短到所有財金雜志只能將所有這一切稱為"神話"。

                      我很想詳述這個"神話"的由來,然而現在還不是時候。

                      第一集 第一章 天野總裁

                      二○三○年,香港最大的私營機場(同時也是所有機場中最大的)──云夢機場,和往常一樣,雖然比香港其他任何一個機場都要忙碌,但一切依舊顯得這么井然有序。

                      忽然,通往登機口方向的候機大廳起了一陣很大的騷動,有人在驚呼。

                      "我不是在做夢吧?!"

                      "這么多極品美女從哪兒冒出來的?怎么比那些紅透半邊天的明星還漂亮?"

                      各個地勤點的工作人員先是一愣,其后搖頭苦笑。他們已經接到通知了,集團總裁的專機會在香港停留,不用說,那些旅客口中驚呼的美女一定是負責專機服務的空姐。也只有她們,才會比明星還能引起更大的騷動。

                      每個有資格進入天野集團旗下機場做空姐的女人都知道,在天野集團的機場中,存在一個特殊的群體,那就是金牌空姐組,又稱專機空姐特勤團。天野集團在全球擁有大大小小機場一百七十五個,到目前為止,卻只有不到兩百名金牌空姐,也就是說,平均一個機場只產生一個金牌空姐。

                      而令所有人員最眼紅的是金牌空姐的收入,傳說她們的年薪為一千萬美金,并且每人在升做金牌空姐時,會接手一張無限額的特殊金卡,能在全球任何地方任意消費,并且享受頂級貴賓的待遇。

                      這對那些已經成為空姐的女人來說是個致命的誘惑,其他機場的空姐都想跳槽來到天野集團旗下的機場,而在天野集團旗下機場做空姐的女人則拚命努力,期望著有一天跳過普通空姐的七色等級(由低到高為:紅、橙、黃、綠、青、藍、紫),逼近那巍峨的高處。雖然那個黃金銘牌遙遠得像個夢,但畢竟實實在在地存在。

                      真實的誘惑,遠比任何言語鼓動還要讓人心跳加速。

                      金牌空姐的著裝與普通空姐不一樣,她們渾身雪白,沒有一絲異色,服裝的剪裁都是根據各人身材獨立量身打造的,雖然款式一樣,但穿在不同的身體上,卻顯出了不同的頂級美感來。

                      現在,正有四個如此著裝的絕色美女從候機大廳中穿過。她們本可以使用專用通道進出機場,不過云夢機場正在翻修擴建,專用通道也處于改造之列,所以她們第一次暴露于眾人眼前。

                      成語說"冰肌玉膚,沉魚落雁",原以為只是夸張之辭,現在所有人都相信古人所言,誠不我欺!

                      "我也見過服務那些國家首腦的空姐,但也沒有漂亮得這么夸張啊!"有人不滿地咕噥。

                      有個小子則忍不住嚷道:"這幾個女人是怎么生出來的?"

                      于是,有人哄然大笑,有人則黯然搖頭:身邊原本頗有姿色的女友比起這些女人來,正是爛土豆撞上了夜明珠,連比的資格都沒有啊!

                      只看人家那皮膚,連顆痣都沒有,舉手投足間各有迷死人不償命的風情,以及連九天謫仙都嫉妒的氣質。那身材,曼妙之處無法以筆墨形容,都說身材的極品以"魔鬼"形容為最佳,然而眼前這些女人的身材怕都應該稱為"撒旦",因為用"魔鬼"形容太委屈人家了。

                      四個專機空姐的銘牌分別為兩個亮白色以及兩個金黃色,這讓看到的地勤人員心頭一震。

                      他們知道雖然專機空姐都稱為金牌空姐,其實當中還分三類:第一類戴黃金銘牌,人數最多;第二類戴白金銘牌,人數次之;第三類戴稀有的雪玉銘牌,人數只有二十幾個。

                      以前他們也只見過戴黃金銘牌的專機空姐,想不到今天竟能見到戴白金銘牌的,真算開了眼界。

                      一陣柔和的金屬聲響起,辦公室的自動感應門打開,有人走進來了。

                      我沒有睜開眼睛,繼續閉目養神的狀態:"說吧!"

                      "有三件大事:一、海底城的建設資金嚴重超出預算,需要追加投資一百億美金;二、集團今年的最大規模全球招聘工作定于本月二十七號開始,您有四天的準備時間;三、太空除塵計劃已經完成,神曲衛星系統部署完畢,倪萱小姐希望您能親自去神曲基地商討下一步計劃。"

                      "只有三件事?"我覺得奇怪,不禁睜開了眼睛。

                      出乎意料,進入辦公室的并非一人,而是兩個人──兩個長身玉立的絕色麗人,一個是清麗中暗藏性感的宋雨慧,一個是深具古典宮廷美的田清妃,兩人都是一年前剛剛升任高級貼身秘書。

                      此時,她們見到我微微一頓的樣子,便知道剛剛的小惡作劇起了效果,臉上都不禁浮起一絲動人的笑意。

                      "你們太頑皮了!"我微責道。

                      "我和清妃都想小小報復您一下。"雨慧笑道,她知道我的責備不過是做做樣子而已。

                      "為什么要報復我?難道……"我眼中顯出古怪之色。

                      "不是那回事,那是我自愿的。"清妃嬌嗔道:"我們只是不忿你這個頭頭比我們做下屬的還要悠閑。"

                      "好像是這個樣子。"我不好意思地抓了抓頭:"最近我的工作量的確減少了一點,不過這也不能怪我呀!助理秘書部那么多人,總得給你們留點工作做,否則你們會閑得發胖的,我可不想看到你們那個樣子。"

                      "您只給我留了一點工作嗎?是一大堆才對。"清妃辯道。

                      "有這么多嗎?"我連忙讓中央計算機調出數據,一看之下不禁目瞪口呆:"真的很多,昨天我還準備讓你們輪流放假,看來沒指望了。"

                      "放假就不必了,"清妃顯然并非真來訴苦的:"您只要參加本月二十七號助理秘書部的招聘活動就行了。"

                      "不必了吧?"我苦了臉:"每次搞得跟選秀女似的,現在人人都以為我是大色狼了。"

                      "您不是嗎?"這次竟是雨慧和清妃異口同聲地反問。

                      我愕然,連忙轉移話題:"助理秘書部真的缺人嗎?"

                      這次是雨慧答話,她先微微一笑,然后才道:"現在集團的業務正以每月百分之十的速度增長,助理秘書部的壓力的確很大。部里共有貼身秘書長六人、高級貼身秘書三十七人、中級貼身秘書五十八人,以及初級貼身秘書九十九人。人數看似不少,但是為了代您監督各項工作,這些人中有超過六成基本無暇承擔其他任務。其他人面對海量的工作,的確壓力很大。"

                      我沒想到問題這么嚴重,不禁蹙起眉頭:"集團常規機構中不也有一個龐大的秘書部嗎?從那里調人過來吧!"

                      雨慧連忙搖頭:"每年助理秘書部都會從集團秘書部徵選合適人選,今年這項工作已經完成,如果再臨時徵選,會降低人選素質的。"

                      "有這么嚴重嗎?集團秘書部那么龐大,我不相信只有幾個人才。"

                      "人才的確有,但達不到您的要求。"清妃小聲嘀咕道。

                      我知道她是故意說給我聽的,否則音量不會控制得剛好能讓我聽到,我不禁暗暗臉紅。

                      沒辦法,既然是貼身秘書,總得要求美貌與智能并存吧?嚴格要求之下,自然入選的極少。每年助理秘書部最頭疼的一件事就是從成千上萬的應徵者中挑選幾個符合要求的人選,只這項工作,就得耗費半個月的時間。好在她們雖然說忙,其實空閑的時間并不少,所以進行這項工作倒也無甚阻礙。

                      關于這件事的討論,最后仍然以我的"屈服"告終,助理秘書部的招聘會,我是鐵定要參加了。至于追加海底城投資一事,我還需要考慮,因為那方面牽扯太廣,不能草率行事。而倪萱的邀請,我更無法拒絕。那個女人有時是很恐怖的,對她的小小要求,我從來都是毫不猶豫地答應。

                      誰說我悠閑來著,現在一陣討論下來,我的日程安排又滿了。現在我才發覺,自己最累的不是要埋頭工作,而是需要滿世界地亂跑,簡直就像牧馬一樣,整個地球就是這樣一個馬場。

                      "香港龍神衛視"五月二十三日報導:世界四大貿易實體之一的天野集團總裁楊野先生,圓滿完成了與北美貿易聯盟關于月球發展規劃和太平洋海底礦產開采的新一輪磋商,今天乘專機天野二號經香港飛回位于星洲(原新疆塔克拉瑪干大沙漠)的天野集團總部。

                      我回天野總部了嗎?當然沒有。天野二號也沒有直接從香港飛回星洲,中途在南京停留了半小時,然后才像只大鳥一樣悠哉悠哉地飛回星洲。而此時身在南京的我,已經喬裝打扮成一個中年人,帶著貼身秘書們和保鏢乘坐三輛加長型黑色皮卡,奔向每年都必須去的一個地方。

                      十六歲之前,我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南京度過的。我不是地道的南京人,然而卻也沒什么兩樣,我的學生生涯都獻給了這里,這里給了我太多的回憶,就像這個城市本身承載的回憶一樣,美好與創傷并存。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