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thpzd"></listing>

                      皮膚
                      字號

                      巔峰小草醫

                      點擊:
                      從古老山寨走出,他是無所不能的草醫,縱橫都市,走上巔峰!

                      第一章 選撥

                      滇中大山深處有一個四面封閉,交通不便的山寨叫做莫家寨。

                      莫家寨是一個神秘的山寨,寨里面的人都懂一些草藥知識,不時到外出售一些草藥換取家用,進入現代社會之后,由于與時代脫節,整個的山寨也沒落了。

                      今天對于整個的山寨來說有著一件大事,鄉上給了莫家寨一個鄉衛生院臨時工的編制,由于只有一個名額,現在寨子里面打算從三十歲之下未婚的男人中選撥。

                      莫家寨的族長,也是現在的村長莫漢松坐在正中間,一些在山寨里面有著威望的老人們坐在他的兩邊,四周都是一些山寨里面的人們,凡是達到了標準的人員都坐在了正中間的地方。

                      一條條的長凳上,二十一個年輕人就坐在正中間。

                      這其中最惹人注意的就是頭上包裹著沙布的莫小葉了

                      寨子里面的女人們都笑看著莫小葉,都知道是莫小葉是什么一個情況。

                      一想到莫小葉頭上受傷的情況時,大家都暗自啐了一口,這莫小葉昨晚上竟然跑去偷看寡婦姜洗澡,被狗嚇得摔了下去,頭就磕破了。

                      想到寡婦姜時,大家的目光下意識都投到了一個美得讓人著迷的少婦身上,這女人是從外面嫁入的,沒想到的是剛剛成親,老公都還沒有進洞房里就在婚禮上醉酒死了,村子里面有一個人想娶她,都談好了改嫁的事情時,那男人竟然從山上采草藥時摔下來摔死了。

                      正是這樣,這個叫做姜幽幽的女人就成了一個無人敢碰的存在。

                      村長莫漢松也看了一眼莫小葉,眉頭微微皺了一下,心想這小子在村子里面就是一個讓人頭疼的存在,偷雞摸狗的都少不了他,家里面更是沒有了親人,父母都在他很小就病死了,正是這樣的情況,大家都任由他胡為,好在他這人嘴甜,就算是被偷了的人家也都不會恨他。

                      “大家聽好了,我們莫家寨的情況大家都知道,大家除了在外打工之外,就根本沒有什么出路,好在我們莫家寨出了一個大人物,雖然他沒有發話,縣里面還是很關照我們寨子,這不,鄉上的鄉衛生院需要一個臨時工,這個名額就給了我們寨子,名額只有一個,是到鄉衛生院做事的,也不能夠弱了我們莫家寨的名聲不是?鑒于大家都想去,我們商議了一下,凡是三十歲之下未婚的都可以參加選撥,沒別的要求,只有一個,最優秀的那個人就推薦到鄉衛生院去,你們二十一個都符合要求,我們會出一些題目讓你們比一比。”

                      看了一眼一個個都雙眼放光的年輕人,莫漢松又說道:“之所以給了我們山寨一個名額,不外就是我們莫家寨都是懂草藥的,大家從小都懂一些草藥的知識,所以,此次的比賽就是比寨誰的草藥知識更強一些,勝則前去鄉上”

                      村長在那里講著,坐在那里的莫小葉卻是陷入一種莫名的思緒之中。

                      “這是真的?”

                      “不會吧?”

                      “草醫竟然是這樣的一種情況?”

                      “這個草醫寶典也太強大了吧?”

                      “草藥訣真的能夠有那么強大的效果?”

                      莫小葉回想到了昨晚上從墻上摔下時正好撞在了橫著的木頭之上,頭上瞬間就出血了,然后,那血水就順著頭上向下,就流到了自己從小就佩戴著的一個據說是祖上傳下來有木佩之上,然后就是大量的知識注入到了自己的腦域,一個叫做草藥寶典的龐大知識庫,然后就是一套修煉的功訣叫草藥訣。

                      也夠奇怪的,當得到了這些知識之后,頭上的血也止住了,然后就是到來的村長等人用了一些草藥幫著自己包扎了一下,現在明顯頭腦清晰,全身都沒有了什么問題,當然了,除了還有一點虛弱之外。

                      偷眼向著姜幽幽的方向看了一眼時,正好就看到了姜幽幽看過來的目光。

                      那目光中水靈靈的,其中又透著莫名的意味,嚇得莫小葉快速的移開了目光。

                      莫小葉很苦,也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自從父母死去之后他就成了孤兒,山寨里面的人家都窮,他東吃一家西吃一家的長大,不時也做一些偷雞摸狗的事情,要不是這樣的話,他都不知道能不能活過來,現在十九歲了,由于家里面窮,加上他也沒有得到父親的草藥知識的太多傳授,可以說是村子里面最不成器的一個人了。

                      今天之所以讓他來參加選撥的原因不外就是他達到了標準,村長也多有關照,非要讓他也來參加。

                      如果是以前,莫小葉估計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指望,但是,現在的莫小葉卻是心中火熱著的,莫小葉有一種感覺,也許今天就是自己改變命運的一個時候,假如自己真的能夠去到鄉上,那么,從此之后自己的吃飯問題是否就能夠解決了?

                      想到這里,莫小葉再次研究起了頭腦里面得到的知識,還別說,那些知識就如同已經印在了他的腦域似的,就算是想忘也忘不掉,是那么的清晰。

                      “莫小葉,你聽到沒有?”

                      村長的聲音突然提高了許多。

                      聽到村長的話,大家都是一笑,誰都知道莫小葉東學一點西學一點的,并沒有傳承,他所學的內容只是皮毛而已,這里的不少人都是跟著長輩走街竄巷,幫人治過病的,各種經驗自然是遠超莫小葉。

                      “聽聽到了我沒有問題。”

                      莫小葉的回答頓時引起了大家的哄堂大笑。

                      這下子莫小葉才算是恢復了過來,不解地看向了大家。

                      看到莫小葉那剛剛清醒過來的樣子時,大家再次大笑了起來,那些小媳婦們更是向著莫小葉的身上看去。

                      “村長問你是否有信心奪取第一,你竟然說沒有問題,呵呵。”旁邊的一個年輕人解說著,也是笑了起來。

                      誰都知道莫小葉是來陪襯的,也沒有誰認為他就能夠拿到第一,自然都是笑了。再說了,莫小葉現在這懵懂的樣子,加上他長得又帥氣,小媳婦們也喜歡逗他玩,自然是笑得最歡的一群。

                      第二章 勝出

                      大家笑過之后,莫漢松也是一笑道:“小葉說他有信心,大家可得認真了,別讓他比過了,呵呵。”

                      說到這里,一個老頭站起身來。

                      莫小葉知道他是寨子里面醫術最高的人了,叫莫天九,據說他還給大領導治過病,藥到病除,在草醫界也很有名。

                      莫天九是一個嚴肅的人,站起身來道:“現在辨藥,我這里有著幾種藥,大家自己拿一樣,拿過之后就答出這是用來做什么的,有什么樣的藥理。”

                      二十一個年輕人都走了過去,然后一個個的選擇了一個紙包。

                      “這”當一個個的人把紙包打開時,大家都愣住了。

                      一個年輕人道:“天九叔,怎么我們都是同樣的舌頭草呢?”

                      “是啊,這種草藥我們都知道,沒有人不知道的。”

                      莫小葉也學著大家點了點頭。

                      那些一直關注著莫小葉的人們也都再次笑了起來。

                      一個少女大聲道:“莫小葉,你也知道舌頭草啊?”

                      眾人頓時再次的大笑了起來。

                      “懂啊,我聽天九叔說過的,這東西還能治宮頸糜爛,你需要?”

                      “呸呸呸,你亂說什么啊!”

                      那少女是村長的小女兒,頓時就羞怒了起來。

                      眾多的女人們都起哄起來。

                      莫天九這時輕咳了一聲道:“不錯,你們都是同樣的舌頭草,但是,由于采摘中加入了一些特別的手段之后,它所起到的功效是不同的,這就需要你們有一種獨特的制藥知識把它的藥性發揮出來了,這其實是考試的制藥手段,現在需要你們自己把藥制出來,然后由我們判別你們的能力,所取之物只能是這個院子里面。”

                      莫小葉這時也在看著自己手中的那個紙包。

                      當他的目光投到了紙包之上時,種種的知識就涌現出來。

                      就在大家在快速的做著事情時,莫小風卻是把手伸入到了自己的大腿之上,然后就搓了一些泥出來。

                      不少人都看向了莫小葉,特別是那些女人們,又都啐了一口,不過,她們還真的看到莫小葉的種種做法。

                      只見莫小葉把雙手不停的搓動,搓了一陣之后,這才拿起了那舌頭草在那里揉搓了一陣,做完了這事就說道:“我好了。”

                      啊!

                      大家都不知道該說什么才好了。

                      莫天九卻是雙眼一亮,看向莫小葉道:“你說一下你的制藥過程,是什么道理?”

                      “我看了一下,這是一個女人采摘的,女人應該已有男人了,已是元陰混雜,這就讓舌頭草充滿了一種極陰駁雜之氣,我是元陽之身,用我自己的陽氣沖抵了采摘時的那些駁雜之氣,從而還給了舌頭草本來之藥力,舌頭草用了紙來包裹,紙屬木氣,在制紙時又夾雜了金氣和火氣,雖然火氣早已散去,金之氣與木之氣仍然存在,我身上的雜土之物搓了之后再搓在上面,這就徹底的把駁雜之氣沖抵,現在的舌頭草才算是還原了它本源之氣,可以入藥了。”

                      說完這話,莫小葉就不再多說了,他的頭腦里面涌現出來的大量知識也正在吸收著。

                      莫天九沒有說話,坐在那里又向著其他的人們詢問著。

                      大家都開始解說著自己的制藥過程,到也都是有著各種的方法。

                      待二十一個人都解說完成之后,幾個老頭都私下議論了一陣。

                      過了不長的時間之后,莫天九讓人把一些早已寫好的內容一一對照擺放在了每一個人的面前道:“你們自己可以看看這采藥的情況和制藥的情況吧。”

                      大家都在那里看了起來,莫小葉自然也是在看著。

                      當莫小葉看到了那紙上的情況時,他自己的雙眼都睜大了,果然,自己剛才所說的采摘情況是一樣的,其中一種制藥的手段也是同樣的。

                      難道說自己真的得到了一份了不得的寶典了?

                      嘆氣聲不停的傳出,許多人都沒有達到標準。

                      莫九天嘆了一聲道:“許多草醫的知識都是經驗,得到傳承之后,在制藥上就有著經驗,我們草醫的眼里面無物不是藥,無物不能用來治病,可是,我們又不可能隨時都帶著各種的制藥物品,就必須要隨手制藥,在這方面許多人都忽視了,你們中有三分之二的人都沒有制藥成功,用錯了方法,你們照搬著家傳的手段制藥,卻不知你們那樣的制藥辦法有的讓藥性大幅的下降,有的卻是讓藥性向著另外的方向發展了,就算是制藥成功的人們,你們自問一下,你們的方法是如果換一種的話會是什么樣的情況?”
                      极速体育直播吧
                      <listing id="thpzd"></listing>

                                          <listing id="thpzd"></listing>